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39章 与刘诏相约午后
    时间过了午后,顾玖应邀来到位于城中的白云观。

    白云观只是城中一个不知名的小道观,香火并不旺盛。

    “见过道长!”

    顾玖见到道观观主玄清道长,施了一礼。

    玄清道长面目和善,“无量天尊,施主请随贫道来。”

    玄清道长在前面带路,顾玖跟在后面。

    道观环境清幽,人员稀少,果然是一个谈事情的好地方。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公子诏将见面地点定在了白云观。

    穿过大殿,玄清道长停下脚步,指着后花园,对顾玖说道:“施主请自行前往。你要见的人,就在前面。”

    说罢,玄清道长转身离去。

    顾玖深吸一口气,走出一步。

    青梅却突然拉住顾玖的衣袖,“姑娘,不会出事吧。”

    王依立马说道:“青梅姐姐放心,有我保护姑娘,肯定没事。”

    顾玖也笑了起来,捏捏青梅的脸颊,“你听到了吧,有王依保护在我的身边,不会有事的。”

    青梅表情放松了一些,她松开顾玖的依旧,还有些不好意思。

    顾玖安抚她,让她别担心。然后径直朝道观后花园走去。

    从道观外面看,道观应该很小。

    穿过回廊,走进月洞门,才发现里面并不小,而是别有洞天。

    后花园布置得很精巧,小桥流水,假山凉亭,一副江南风光。

    凉亭里有琴音传出。

    顾玖驻足片刻,品鉴琴音。

    “顾姑娘来了,为何不上来?”

    一个清冷的男声从凉亭方向传出来。

    顾玖当即愣了一下,这个声音,听着怎么感觉耳熟。

    顾玖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有多想。

    她抬步,朝凉亭走去。

    凉亭用屏风围起来,顾玖在凉亭外看到七八个劲装护卫。

    一位内侍迎上顾玖,“顾姑娘,公子等候多时,你快请。”

    顾玖嗯了一声,“多谢公公。”

    林书平笑了起来,“当不起公公二字,顾姑娘快请。”

    顾玖走上台阶,琴音未停。

    内侍林书平拦住青梅几人,“公子喜欢清静,只能顾姑娘一人过去。诸位不如随我等候在此。”

    青梅着急,“姑娘?”

    顾玖回头,摆摆手,“不用担心我。”

    公子诏若是想耍花招,用不着这么麻烦。

    顾玖转过一个弯,从背风处进入凉亭。

    “是你!”

    顾玖看到端坐在椅子上的男子,有片刻愣神。

    刘诏停止抚琴,做了个请的动作,“顾姑娘,请坐。”

    顾玖恍然大悟。总算明白过来,公子诏为何要点名道谢约见她。

    原来公子诏就是西北遇见的刘公子。

    她以为自己是无名小卒,却不知,早在西北的时候,她在公子诏这里就已经挂了名。

    这个世界真小。

    刘诏见顾玖愣神,微微挑眉,“顾姑娘见到我,似乎很吃惊。”

    顾玖点头,“的确很吃惊。”

    说罢,她在刘诏对面坐下。

    一个婢女进来,斟茶倒水,取走古琴,转眼又无声无息地退出了凉亭。

    刘诏浅淡一笑,“我以为你早就猜到本公子的身份,才会唯恐避之不及。”

    顾玖自嘲一笑,“我只是猜到了其一,却没猜到其二。我只当你是皇室宗亲,却万万没想到你是公子诏,宁王嫡长子,鲁侯的外甥。不过身份揭开后,一切的疑问都有了解释。”

    刘诏点点头,“喝茶!”

    顾玖从善如流,端起茶杯浅饮一口。

    茶叶是好茶叶,从味道分辨,应该是今年的冬茶。

    放下茶杯,顾玖开门见山地问道:“你要如何才肯放过我父亲?”

    刘诏微微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玖。

    顾玖面色坦然,继续说道:“你选择到京城府尹衙门报案,应该是看中我父亲新官上任,不熟悉情况。

    之后,案子在你的操控下,一发不可收拾,从薛家到东宫,我父亲成了你手中的牵线木偶,无力反抗,只能按照你的意志行事。

    公子,我父亲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帮你在东宫这面靶子上,重重的射了一箭。如今,你是不是该将我父亲从诏狱里弄出来?”

    刘诏面无表情,语气清冷地说道:“顾姑娘果然蕙质兰心。那你再说说,本公子为何要亲自到衙门报案?”

    顾玖挑眉一笑,笑容有些冷,“自然是为了给我父亲施加压力。他一个刚上任的官员,公子亲自报案,岂敢敷衍了事。自然要特别重视对待。如此一来,正中公子下怀。”

    刘诏低头一笑,“本公子在顾姑娘的心目中,就如此阴险不堪吗?”

    顾玖抿了抿唇,说道:“你是不是如此阴险,我以为你自己应该最清楚。”

    刘诏摇摇头,端起茶杯喝茶。既不说要放顾大人,也没有言辞拒绝顾玖。

    空气都安静下来。

    顾玖有些慌乱,难道公子诏见她,不是为了谈判?

    她低着头,将见面后,刘诏的一举一动,细细思量分析,以期能从刘诏的表情中看出端倪。

    “顾姑娘似乎很紧张?”

    刘诏终于说话了,却说了些在顾玖看来毫不相关的话题。

    顾玖抬起头,直面刘诏,“公子约见我,所为何事?”

    刘诏笑了。

    顾玖知道刘诏长得好看,却没想到刘诏笑起来,能如此好看。带着一点温暖,带着一点善意。和清冷的他,像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

    刘诏说道:“真是难得,顾姑娘总算问了今天最该问的问题。”

    顾玖的脸色蓦地变得通红。

    刘诏却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请顾姑娘回府后,替本公子问一声顾老爷子好。”

    顾玖懵逼,和顾老爷子有什么关系?

    接着,刘诏给了她答案。

    “顺便帮本公子问一句,东西什么交给本公子?本公子耐心有限,不喜欢等人。”

    顾玖脸色连连变幻,神情惊疑不定。

    “公子和我家老爷子认识?”

    刘诏微微点头,语气淡漠地说道:“见过几面,说过两次话。这件事,还请顾姑娘务必办到。不然,本公子只能亲自上门,同顾老爷子聊一聊。”

    刘诏的话中隐含威胁。

    顾玖没有动怒,只觉着浑身发冷。

    顾老爷子到底藏了什么东西,让刘诏如此惦记。

    而且刘诏刚才出口威胁,说要亲自上门找顾老爷子谈谈。

    顾玖从这番话中听出来,刘诏上门,对顾府来说是一次灾难,绝非好事。

    只怕他刚一登门,全京城的人都会闻风而动。然后,顾府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严寒的冬天,顾玖愣是出了一身冷汗。

    她不知道顾老爷子藏了什么东西。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会恐惧。

    顾玖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嘴巴发苦,嘴唇干裂。

    她端起茶杯,一口猛灌。直到对上刘诏的目光,顾玖才冷静下来。

    她偷偷深吸一口气,叮嘱自己,不能让对方看出虚实。

    顾玖冷静下来,直面刘诏,“公子的话,我会带到。不过我还是要问一句,公子如何才肯放过我父亲?”

    “你就认定本公子能救出顾大人?”

    顾玖重重点头,“这件案子,从一开始就在公子的操控中。我想,甚至我父亲被下诏狱,也是在公子的计划中。我会劝老爷子将东西交出来。那么公子是不是也该拿出点诚意。”

    刘诏微微眯起眼睛,眼神冷漠地盯着顾玖。

    被刘诏的目光盯上,顾玖仿佛置身冰窟中,浑身冷得发抖。

    只听刘诏说道:“正月初一,宫里有宫宴。本公子希望,届时顾姑娘能好好表现,不要令众人失望。”

    顾玖愣住,“宫宴?我如何能参加宫宴?我可没资格参加。”

    刘诏面色清冷地说道:“到时候,你自会有资格参加宫宴。”

    顾玖狐疑地盯着刘诏,猜不透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你想让我做什么?”

    “本公子不需要你格外做什么,你只需要好好表现,尽到本分就行。”

    顾玖皱起眉头,“我肯定能参加宫宴?”

    刘诏点头,“当然!”

    顾玖顿时松了一口气。

    她若能参加宫宴,是不是说明顾大人很快就能被放出来,并且官复原职。只有如此,她才有资格参加宫宴。

    她低着头,咬着唇。

    只是她看不透刘诏的目的。

    叮嘱她在宫宴上好好表现,到底有何目的。

    刘诏显然知道顾玖在纠结什么。

    他对顾玖说道:“本公子劝你还是不要胡思乱想。只是一个普通的宫宴,不必弄得那么复杂。”

    顾玖可不信他的话。

    既然是一个普通的宫宴,为何还要特意叮嘱她好好表现。太过诡异。

    顾玖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刘诏,这人肯定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

    然后刘诏明显不想深谈,端起茶杯下逐客令,“顾姑娘,时辰不早,你该回去了。身为姑娘家,还是不要在外逗留太久。”

    顾玖咬咬牙,转眼又笑了起来,“上次在西北,你让赵三给银票,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我感激不尽。”

    刘诏一副冷漠地样子,“那是你该得的。”

    顾玖含笑点头,“公子保重,我先告辞。我希望能尽早见到我父亲平安回府。”

    刘诏挑眉一笑,不置可否。

    顾玖知道,想让顾大人顺利回府,关键在顾老爷子身上。

    顾玖起身告辞,离开凉亭。

    她走下台阶,就见到了护卫赵三。

    赵三见到顾玖挺高兴的,咧嘴一笑,“顾姑娘最近可好?你和我家公子谈得如何?”

    顾玖冲赵三微微一笑,“多谢赵护卫关心。这次的会见,多谢赵护卫。”

    赵三连忙摆手,“顾姑娘不用谢我。是公子想要见你,与我无关。”

    “咳咳……”

    从凉亭内传来两声咳嗽。

    赵三脸色一变,“顾姑娘,你先回吧。我不和你说了。”

    顾玖抿唇一笑,回头看了眼凉亭,自然是什么都没看到。

    不过她却可以做个大胆猜测,刘诏显然不喜欢赵三在外人面前爆料他。

    顾玖不知道,她的嘴角翘了起来,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青梅她们见顾玖出了凉亭,急忙迎了上来。

    “姑娘,没事吧?”

    顾玖摇头,“没事,我们回去。”

    “奴婢刚才见到了赵三。难道公子诏就是西北的那位刘公子?”

    青梅压着嗓音,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顾玖微微点头,“回去再说。”

    青梅心的提了起来。

    万万没想到,在西北天门寺遇见的刘公子,竟然会是宁王殿下的嫡长子公子诏。

    这件事,青梅不敢深想。

    似乎一深想,就会发现了不得的真相。

    那个真相,太可怕了。

    走出道观的时候,青梅脸色还是惨白一片,惹来二壮的关心。

    青梅冲他摇头,“赶紧送姑娘回府。”

    二壮点头,还是忍不住问道:“姑娘要不要去十里胡同看看?铺子生意很好,姑娘说的流水罪业,小的已经开始在找人。等过了年,就能做起来。”

    顾玖上了牛车,平静地说道:“下次有机会,我会去十里胡同。今天就不去了,我得赶着回府。”

    “小的明白,小的这就送姑娘回府。”

    二壮赶着牛车,将顾玖送到顾府后门。

    后门就是一条巷子。巷子安静,并无人员来往。

    顾玖下了车,开后门进入顾府。

    小翠一直守在后门,见顾玖回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姑娘,你可算回来了。”

    顾玖嗯了一声,“可有消息?”

    小翠摇头,“如今府中上下人等都在发愁,要是老爷回不来,可怎么办?”

    顾玖抿着唇,掷地有声地说道:“放心,老爷一定会平安归来。老爷子这会在哪里?”

    小翠愣了下,很意外顾玖会问起顾老爷子的情况。

    她说道:“没听到几个姨娘那边传来动静,老爷子就应该在房里喝酒。”

    顾玖点点头,没回后院,而是径直外院面见顾老爷子。

    刚到院门口,就听到顾老爷子正在唱曲,还伴随着丫鬟们的嬉笑声。

    顾玖皱起眉头,有些嫌弃。

    青梅说道:“姑娘,里面乌烟瘴气,姑娘还是别进去了。免得污了姑娘的眼睛。”

    顾玖摇头,“无妨。回京城后,还不曾给老爷子请安,这回正好赶巧。你让守门婆子通报老爷子,就说我来了。让你们的丫鬟,都给我滚出来。”

    青梅虽然不想让顾玖进去,免得看见不堪入目的一幕。不过顾玖态度坚决,她也没法,只能上前敲门,让守门婆子通报一声。

    守门婆子吐着瓜子壳,瞥了眼顾玖。

    “今儿真是稀罕,二姑娘怎么来了。”

    顾玖挑眉一笑,没作声。

    青梅赶紧送上荷包,“请大娘通报一声,我家姑娘孝心可嘉,特意来给老爷子请安。”

    婆子收了荷包,脸色总算好看了些。

    要知道,她守在这里,一年半载也未必能收到一回荷包。故此,对青梅送出的荷包还是很稀罕的。

    “二姑娘等着,我去给你通报。顺便清理清理里面,将那些贱蹄子都赶出去。”

    “多谢大娘。”

    青梅道了一声谢。

    婆子进去了。

    没一会,屋里就传来丫鬟们的叫嚷声,婆子的斥骂声,顾老爷子的怒吼声。

    乱糟糟的一片,不用亲眼看,都能想象到里面是个什么情况。

    很快,几个衣衫不整的丫鬟从屋里跑了出来。

    她们见到顾玖,也不难为情,反而大大方方地冲顾玖笑了笑。

    还有人同顾玖打招呼,“二姑娘来了,站着做什么。二姑娘快进去,老爷子就在里面。”

    “呸!”

    小翠嫌恶心,直接啐了几个丫鬟一口。

    丫鬟们不乐意,“好你个贱蹄子,连你也作践我们。我撕烂你的脸。”

    说罢,就朝小翠脸上抓去。

    “还愣着做什么。”

    顾玖板着脸,一声令下,王依就冲了上去,抱起那几个丫鬟,往地上一扔。

    “哎呦,哎呦……打死人了……”

    守门的房婆子听到动静跑了出来,见到几个丫鬟呼天抢地的,双手叉腰,“哭哭哭,哭丧啊。”

    紧接着,她又满脸堆笑,冲顾玖说道:“里面收拾好了,二姑娘快进去,老爷子正等着。这里我来处理,几个贱蹄子,不懂规矩,全都皮痒了。打一顿就好。”

    顾玖点点头,“多谢大娘。”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