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44章 打死你
    顾玖来到外院书房。

    “女儿给父亲请安。父亲平安归来,女儿心里头高兴得紧。”

    “坐下说话吧。”

    顾玖躬身领命,端坐在椅子上。

    顾大人大量了顾玖一番,问道:“最近有没有吃药?身体如何?京城的气候还适应吗?”

    顾玖欠了欠身,说道:“多谢父亲关心,女儿还吃着药,身体已经好了许多。京城没西北冷,女儿能适应这边的天气。”

    “那就好。缺了什么就说,不要憋在心里头。你过去身体不好,就是因为想得太多。”

    顾玖躬身,“女儿谨记父亲的教诲。”

    顾大人嗯了一声,“为父听说你前几天去给老爷子请安?”

    顾玖愣了下,没想到这件事已经传到顾大人的耳中。

    她坦然点头,“是,前几天女儿给老爷子请安。”

    顾大人盯着顾玖看,似乎是想从顾玖的表情上,看出她在想些什么。

    “怎么想到给老爷子请安?”

    顾玖抿了抿唇,说道:“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突然想起要给老爷子请个安,问候一声。快过年了,女儿身为晚辈,理应这么做。”

    顾大人点点头,“是啊,快过年了。听说你和老爷子聊了有小半个时辰,聊了什么?能不能和为父说说?”

    顾玖琢磨着顾大人的言下之意。

    顾大人是单纯的问问,还是说猜到了什么?

    顾玖说道:“老爷子喝醉了酒,不太清醒,一开始没认出女儿。后来我让丫鬟泡了茶,劝老爷子喝下,老爷子才醒过来。

    女儿虽说在房里停留了小半个时辰,其实真正说话的时间很有限。大部分时候,老爷子都是醉醺醺的。”

    “是吗?你离开后,老爷子就跑出了府邸,这事同你有关系吗?”

    顾玖摇头,一脸无辜地看着顾大人:“女儿也糊涂着,不明白大冬天外面那么冷,老爷子为什么要跑出去。”

    顾大人盯着顾玖,目光犀利,“你真的不知道?”

    顾玖点头,“女儿真的不知道。”

    顾大人蹙眉。

    马师爷上前,说道:“二姑娘,今日一早大人前往侯府请安。据老侯爷说,大人能够平安出狱,并不是侯府的功劳。

    此事不光是大人糊涂,我也有许多疑问。到底是谁帮助老爷平安出狱,为何做好事却不肯留名?对于此事,二姑娘有何见解?”

    顾玖一脸茫然,“我一直以为是侯府出力,救出了父亲。难道不是吗?”

    “的确不是侯府的功劳。我和大人大胆做了个猜测,这个帮助大人的人,要么来自宫中,要么来自那些在陛下跟前说得上话的官员。后一类,已经被否决。只剩下前面一种可能。二姑娘,你试着猜猜,宫里面谁最有可能主动出面帮助大人?”

    顾玖摇头,“我猜不出来。莫非是皇后娘娘?”

    马师爷摇头,肯定地说道:“不是皇后娘娘。”

    顾玖试着猜测,“会不会是陛下身边的人,他们说话,应该比一般的官员更管用吧。尤其是父亲这类案子,说严重很严重,说不严重其实就是莫须有的罪名。”

    马师爷盯着顾玖,“哦,没想到二姑娘和我猜到一处去了。然而大人在宫里并没有结下这等善缘,此事实在是让人疑惑不解。”

    顾玖低下头,假装很努力的思考。

    她偷偷出府,和刘诏见面,并且说服顾老爷子交出东西,让刘诏兑现承诺放出顾大人。这一连串的事情,顾玖并不打算说出来。

    顾玖还没有摸清顾大人对她的态度。

    她救顾大人,是从自身利益,大局利益出发。

    顾大人好好的,他们全家才能好好的。

    顾大人有难,她身为顾家的女儿,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至于顾大人对她的态度,到底是父女之情多一点,还是因为看到她有利用价值的原因占据主导?或许两者都有。

    不管是哪个原因,顾玖都不介意。

    有利用价值,本身就是对自身能力的一种肯定。

    如果一个人连一点点利用价值都没有,那才是可悲。

    顾玖之所以不肯说出实情,也是因为她不确定顾大人知道真相后,会利用她利用到何种程度。会不会丧心病狂的利用她?

    她也担心,顾大人知道真相后,会做出冲动的事情,破坏目前的局面。

    想都想得到,顾大人对刘诏的观感肯定不好。

    得知刘诏救了他,鬼才知道顾大人接下来会采取什么行动。

    对于不受控制的事情,顾玖情愿慢一点,缓一点。

    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顾大人平安归来,官复原职。顾府上下喜笑颜开。

    他们做子女的,可以继续享受父萌,安稳度日。

    顾玖说道:“马师爷想不明白的事情,我更想不明白。”

    顾大人沉声说道:“有孝心是好事。然而你是姑娘家,老爷子日子过得荒唐。以后没有长辈领着,你还是不要去见老爷子,免得遇到不堪的场面。”

    顾玖躬身称是,“女儿听父亲的,以后一定谨言慎行,不敢在任意妄为。”

    “回去后,好好做准备。初一早上跟着太太进宫朝贺。”

    “女儿遵命。”

    顾玖起身,告辞顾大人,离开了外院书房。

    顾大人问马师爷,“如何?”

    马师爷犹豫了一下,斟酌道:“下官认为二姑娘没有说实话。”

    顾大人皱起眉头,“为何这么说?”

    马师爷说道:“在下官的印象里,二姑娘是个很有主见和想法的人。然而今日,二姑娘一直是跟着大人的话在说,从始至终没有主动提出过任何看法。”

    “为何如此?”

    马师爷说道:“下官有个大胆猜测,大人姑且一听。或许二姑娘知道大人平安出狱的原因,也知道背后那人是谁。可是碍于某些原因,二姑娘不能说出来。”

    顾大人先是笑了下,接着表情变得极为严肃,“你这个猜测,实在是过于大胆。小玖只是一个还未及笄的小姑娘,连侯府都办不到的事情,她如何能办到?她一个闺阁姑娘,如何能认识宫里的人?”

    马师爷也认为自己的猜测很荒唐,“大人说的是。此事应该和二姑娘没有关系。不过下官还是很好奇,二姑娘为何要去见老爷子。”

    顾大人蹙眉,“一会我去问问老爷子,听听老爷子怎么说。”

    ……

    顾老爷子见到顾大人,哪里会客气。跳起来,指着顾大人的鼻子大骂,骂他是不孝子。

    “因为你,全府上下鸡飞狗跳。你当的什么官,趁早滚回家吃闲饭吧。丢人,丢人,丢死人了。老夫怎么就生了你这个蠢货。”

    顾大人脸色漆黑。

    管家顾全赶紧躲出去,不敢再听下去。怕被顾大人‘杀人灭口’。

    顾大人握紧拳头,好不容易才控制住内心的怒火。

    “父亲,那天小玖来给你请安,有说什么吗?”

    “什么?你说谁?小玖是谁?”

    顾老爷子一边说话一边喷口水,口水都喷到了顾大人的脸上。

    顾大人闭上眼睛,擦了一把脸,然后尽量平静地说道:“我说二丫头前两天过来给你请安,都说了些什么?”

    顾老爷子砸了酒杯,“一点屁大的事情,你来问老夫,你闲的没事情干吗?老夫怎么知道她说了什么?小姑娘家家,吓唬一下,就哭哭啼啼。哼,以后别再让老夫见到你的儿女,一个二个都是讨债鬼,没一个会来事的。”

    顾大人蹙眉,“二丫头来给您请安,好歹也是一片孝心。老爷子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

    “怎么,你不满啊!这是老夫的家,老夫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骂谁就骂谁。老夫连你都骂,还不能骂你的闺女?你是蠢货吗?老夫生出你这么个蠢货,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滚滚滚,赶紧给老夫滚。老夫一看到你,就气不顺。”

    顾大人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在痛,摊上这么个父亲,真是人生大不幸。

    “你还不走?老夫打死你。”

    顾老爷子抄起茶壶,就朝顾大人头上砸去。

    顾大人当然不会站在原地乖乖被砸,他跳开,躲过茶壶。

    紧接着,顾老爷子又抄起酒杯朝顾大人砸去。

    顾大人被砸得没脾气,硬生生被打出了房门。

    顾大人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听着顾老爷子的骂声,顾大人阴沉着一张脸,“父亲不用骂,儿子这就离开。”

    顾大人怒气冲冲,甩袖离去。

    啪!

    顾老爷子直接关上房门,还不忘大骂两句,“蠢货,蠢货!一家子都是蠢货。”

    顾大人咬咬牙,克制了自己。

    有时候他真想做一个不孝子。

    如此就不会如此痛苦。

    顾老爷子骂够了,瘫坐在椅子上。

    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累死他了。

    房婆子推门进来,“老爷子,奴婢来收拾屋子。”

    顾老爷子踢翻身边的凳子,“收拾干净点,再给老夫拿两瓶酒过来。另外吩咐厨房,做两个下酒菜,老夫今天要大醉一场。”

    房婆子很干脆,伸出手,意思不言自明。

    要喝酒,要吃下酒菜,拿钱来。

    这些都是额外开销,公中不负担这部分开销。

    顾老爷子吹胡子瞪眼,“贱婢,一个个见钱眼开。”

    房婆子可不怕顾老爷子,昂着头说道:“这是府中的规矩,老爷子,你还是痛快给钱吧。”

    哼!

    顾老爷子拿了一两银子丢给房婆子,“赶紧去。老夫要是饿着,我打死你。”

    房婆子捡起银子,撇嘴,扭着腰出门去了。

    ……

    顾府没有秘密。

    很快大家都知道顾大人去给顾老爷子请安,结果被顾老爷子打出来。

    下人们偷偷议论,看顾大人的笑话。

    大太太张氏得知此事,皱眉说道:“二老爷明知道老爷子行事荒唐,还去找不痛快。”

    丫鬟芍药说道:“二老爷好不容易出狱,理应给老爷子请安。”

    “老爷子为老不尊,还了谁?还不是害了全家。算了,算了,不说这些。”

    谢氏得知顾大人被顾老爷子打出门,眉头就皱了起来。

    她特别生气,对顾老爷子积累了许多不满。

    她抱怨道:“老爷真是的,老爷子那个德行,何必巴巴地去请安。结果如何,被老爷子打出门,让人看笑话。

    真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想的。老爷身为官员,被他打出门,这要是传出去,老爷多没面子。

    老爷子是恨不得将全家折腾得人仰马翻,人人都倒霉,他才高兴。”

    说完,谢氏咬着牙,恨不得亲自同顾老爷子理论一番。

    只是,顾老爷子肯定不会给谢氏面子,说不定还要将谢氏骂得狗血淋头,让谢氏丢尽脸面。

    毕竟,当初顾大人要扶正谢氏的时候,顾老爷子是坚决反对。

    从始至终,顾老爷子就看不上谢氏这个儿媳妇。

    小门小户出生,没读过几本书,通身小家子气,有什么资格做顾家的儿媳妇?

    可是拗不过顾大人,再说只是扶正,又不是原配,无奈之下,最终还是将谢氏扶正。

    谢氏自己也知道,她在顾老爷子面前没有体面可言。所以,她从不往顾老爷子身边凑,只敢私下里抱怨几句。

    像大太太张氏那般,火气上来,直接怼顾老爷子,还叫人将顾老爷子仍出门去,谢氏可不敢。

    谢氏没那底气。

    张氏不同,嫡长媳妇,明媒正娶的原配嫡妻,娘家给力,自身又有本事,外加三个儿子旁身。

    顾老爷子惹怒了她,照样收拾,绝不手软。

    春禾安慰谢氏,“太太别动气。老爷子荒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经过今天的事情,老爷也会吸取教训,以后对老爷子敬而远之。”

    谢氏连连点头,“是该对老爷子敬而远之。”

    顾玥和顾珊一起,来看望谢氏。

    “母亲,你身体好些了吗?”

    谢氏笑了起来,“好多了。珊儿,过来坐在我身边。”

    顾珊迟疑了一下,偷偷看了眼顾玥,这才走上前,紧挨着谢氏坐下。

    顾玥站在原地,有些回不过神来。

    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幕。

    那个位置,过去一直是她的。

    只有她才有资格紧挨着母亲坐,顾珊只能坐在边上羡慕她。

    这才几天,为何一切都变了。

    这个变化,打得顾玥措不及防,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春禾提醒顾玥,“三姑娘,别站着了。赶紧坐下吧。”

    顾玥回过神来,眼眶顿时红了,眼巴巴地看着谢氏,“母亲,女儿,女儿……”

    谢氏神情淡漠地说道:“坐下说话,别杵在那里。”

    顾玥心头一酸,眼泪一下子落下。她擦着眼泪,坐在谢氏下首。

    顾珊柔声问道:“母亲,初一要去宫里,女儿该做些什么准备?”

    谢氏笑了起来,“这个啊,一会侯府的嬷嬷来了,有什么问题你问嬷嬷。”

    其实谢氏也不太清楚。

    她也是第一次进宫朝贺,具体怎么做,还得靠张氏面授机宜。

    顾珊点头,“女儿听母亲的。”

    顾玥擦干净眼泪,心头很不甘心。

    她想要吸引谢氏的注意力,于是说道:“母亲,海西伯府那天也会进宫吧。”

    谢氏“嗯”了一声。

    “那在宫里,我们可不可以……”

    “不可以。”不等顾玥说完,谢氏果断打断她的话。

    她没心思听顾玥的想法。不管什么想法,都是荒唐的。

    谢氏板着脸,特别严肃地叮嘱顾玥,“玥儿,宫里不比其他地方。进了宫,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了顾家。

    你一人犯错,就会牵连到全家,甚至影响到你父亲的仕途。

    所以进宫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哪里都不准去。总之,你决不能在宫里乱走。

    要是冲撞了某位贵人,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顾玥张口结舌,眼泪又落了下来,看上去特别可怜。

    谢氏又强调,“这次我不是和你开玩笑。你胆敢在宫里乱来,届时就算你父亲打死你,我也不会拦着。你自己好自为之。”

    顾玥低着头,可怜兮兮地说道:“女儿听母亲的,不敢乱来。”

    “希望你说到做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