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53章 顾玖进宫面圣
    坐上马车,一路摇摇晃晃前往皇宫。

    “姑娘,会不会有事?”

    青梅担心得不得了,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仿佛要从嗓子眼跳出来。

    顾玖皱眉深思,额头上两道竖纹,看起来愁得很。

    她将进京后,所经历过的所有事情,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唯一肯定确定的是,开耀帝应该不知道她这号人物。十有九八是从别人口中,得知有她这么一个人。

    这个别人口中,顾玖只想到了两个人。

    一个是皇后娘娘,一个是公子诏。

    昨日朝贺,皇后娘娘特意问了她几句话,当时她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只是,皇后娘娘为何要在陛下面前提起她?这一点,顾玖想不通。

    或许不是皇后娘娘。

    那么就只剩下公子刘诏。

    顾玖闭上眼睛,她不想往最坏的方向去想,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她又不得不去想。

    皇孙选妻的节骨眼上,陛下召她进宫,若是此事是刘诏所为,那么事情真相已经昭然若揭。

    顾玖想骗自己都骗不了。

    她揉揉眉心,心里头憋着一股火。

    要是刘诏在她面前,她一定要痛扁对方一顿。

    神经病吧!身为皇孙不好好选妻,偏要将她牵连进来,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

    “姑娘,没事吧?”青梅担心地看着顾玖。

    顾玖摇摇头,“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大伯母给了你多少个荷包?”

    青梅小声说道:“一共给了十个。其中五个,里面装着十两银票,另外五个,分别装着五十两的银票。姑娘,这会不会太多了?”

    顾玖自嘲一笑,“你应该担心太少,不应该担心太多。真的要好好谢谢大伯母,替我想得这么周到。我们自己准备的荷包,先别拿出来。”

    毕竟顾玖手头上没多少银钱,她一共准备了十个荷包,每个荷包里面只装了二两小面额银票。

    同大伯母张氏准备的荷包一比,真的拿不出手。

    谁让顾玖太穷,钱都投进了生意,暂时还没见到收益。

    不过等到下个月,二壮那里应该能为她带来几十两的收益。剩下的钱,则用来请人扩大经营。

    马车直接驶入宫门。

    顾玖挑起车窗帘子,朝外面看了看。这是直接前往兴庆宫见陛下。

    马车在半路上停下,顾玖下了马车,跟随内侍走路前往兴庆宫。

    到了兴庆宫,内侍先去进大殿禀报。

    顾玖就站在屋檐下,偷偷打量周围的环境。

    宫人们有条不紊地做着事情,没有人关注她。

    顾玖等得无聊,脑洞大开。

    要是陛下命人杀了她,她能逃出去吗?

    到处都是人,怕是还没跑出去两步,就已经被人抓住,一刀咔嚓了。

    想到那个场面,顾玖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是有多无聊,才会开这种脑洞。

    “顾姑娘,请进!陛下已经等候多时。”

    殿门从里面打开,内侍出来,请顾玖进去。

    顾玖小声感谢,一个荷包送上,然后随着内侍走进大殿。

    她缓步上前,站在大殿中央,声音清脆:“臣女顾玖叩见陛下,陛下万福金安!”

    “平身!”

    一道浑厚的嗓音在大殿内响起。

    “谢陛下!”顾玖站起来,低眉顺眼的,都没敢朝前面偷看一眼。

    说起来,这算是她最守规矩的时候,不该看的绝不多看一眼。

    “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顾玖微微抬头,眼眸下垂,并不同开耀帝的目光对视。

    然而,她还是靠着眼角余光,看到了开耀帝的真容。

    一个老年肥胖的老头,留着灰白的胡须,气色一般。应该是操劳过度的原因。

    脸上隐约看得见老年斑。

    顾玖心里头想着,做皇帝的人果然都老得快。

    不光皇帝老得快,皇后娘娘也老得快。都是操心太多的缘故。

    开耀帝盯着顾玖打量,表情不怒自威。

    嘿,这小姑娘有点意思,竟然不怕他。

    开耀帝朝站在边上的刘诏看去,刘诏倒是没说错,则小姑娘没那么懦弱胆小。

    “你叫顾玖?”

    顾玖回过神来,打起精神应付开耀帝的问题。

    她躬身应答:“是!”

    开耀帝问道:“说亲了吗?”

    顾玖一边在内心吐槽开耀帝八卦,一边恭敬地回答:“还不曾说亲。”

    “为什么没说亲?你快及笄了吧,这个年龄的姑娘,不是都早早的定了亲事吗?”

    顾玖瀑布汗,开耀帝果然是个八卦的皇帝。

    她斟酌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道:“之前臣女一直随父亲在西北任上,耽误了说亲。几个月前,因为父亲调动,全家才跟着回到京城。府中千头万绪,很多事情都要优先处理。不过家父说了,等过完年,就要替臣女说亲。”

    开耀帝暗暗点头,条理清晰,说话利落,胆子果然不小。

    “你什么时候和刘诏认识的?”

    开耀帝突然抛出这个问题,将顾玖吓了一跳。

    因她不敢乱看,之前都不知道刘诏也在大殿。

    这会,她瞄了眼大殿两边,才发现刘诏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顾玖看见刘诏,真是有种暴打对方一顿的冲动。

    她眼神凶狠地瞪了眼刘诏,然后虚弱地说道:“臣女也不太记得了,可能就是前两个月的事情。”

    开耀帝哈哈一笑,朝刘诏看去,表情戏谑,“诏儿,你听到了吗,顾姑娘说不记得和你认识。”

    刘诏瞥了眼顾玖,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她不记得没关系,只要孙儿记得她就行。”

    开耀帝盯着刘诏,目光深沉,“打定主意呢?朕给你机会,你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刘诏摇头,“多谢皇祖父给孙儿机会,不过孙儿已经打定了主意。请皇祖父成全。”

    我不同意!

    本姑娘坚决反对!

    顾玖在内心呐喊,可惜没人能听见她的心里话。

    顾玖为难死了,场合不对,她不能随意说话。只能在心里头,将刘诏打了一顿又一顿,打得皮开肉绽。

    刘诏突然感觉鼻子有点痒。

    他朝顾玖看去。猜测顾玖正在内心偷偷的骂他。

    顾玖:呵呵!

    开耀帝今天似乎很有空。

    他问顾玖:“顾玖,你看皇孙刘诏如何?”

    顾玖终于能够光明正大地朝刘诏看去,为难死她了,这个场合她能怎么说,当然只能说好听的话。

    顾玖羞涩一笑,“公子诏自然是极好的。”

    “是吗?这么说,让你嫁给皇孙刘诏,你愿意?”

    顾玖笼在衣袖里的手,死死的攥着手绢。

    面对天子的问询,她能说不吗?

    顾玖低眉顺眼地说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标准的官方答案,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出错。

    “朕听着你这话,似乎不太乐意嫁给皇孙刘诏。”

    顾玖低头,尴尬一笑,保持沉默。

    刘诏蹙眉,站出来,说道:“皇祖父,孙儿有几句话,想和顾姑娘说。”

    开耀帝似笑非笑地看着刘诏,“说吧,朕不妨碍你们。”

    刘诏板着脸,面无表情地朝顾玖走来。

    顾玖眼睁睁看着刘诏朝她走来,退又不能退,只能站在原地,瞪大了眼睛。

    刘诏来到顾玖身边,两人相距不到十公分的距离。

    顾玖悄声问道:“你要选妻,为何选我?你有病吗?”

    刘诏一脸严肃,挑眉,附耳说道:“本公子已经选定了你,我劝你乖乖接受吧。还是说,你想嫁到东宫?”

    顾玖半点不虚,“别拿东宫吓唬我。东宫怎么可能知道我,我不过是一个小人物,可入不了东宫的眼。”

    “你错了!从本公子圈下你的名字的那一刻起,你已经入了未央宫的眼,还入了东宫的眼。你若是不嫁给我,那就只能嫁到东宫?想明白了吗?”

    刘诏的嘴唇,就贴着顾玖的耳垂。

    热乎乎的气息,洒在耳边,让顾玖浑身不自在。

    “你算计我!”

    刘诏嘴角微微扬起,一本正经地说道:“对,本公子算计了你,你要打本公子一顿吗?”

    顾玖瞪了他一眼,“够不要脸!”

    刘诏全方位,无死角地堵住了顾玖的逃路。如今顾玖除了选择嫁给刘诏外,似乎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顾玖冷静下来,说道:“我家世不显,你娶我,没有任何好处。”

    刘诏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玖,“你确定?我认识的你,不会这么没自信。”

    顾玖蹙眉,“你到底看中我什么地方?我改还不行吗?”

    刘诏吐血,冷哼一声,“总之,你就等着接旨吧。”

    说完,刘诏离开,对开耀帝说道:“启禀皇祖父,孙儿已经和顾姑娘谈好了。她同意嫁给孙儿。”

    这回轮到顾玖吐血。暗骂一句反复无常的小人,挨千刀的王八蛋。

    开耀帝盯着顾玖,“顾玖,你同意嫁给皇孙刘诏吗?”

    刘诏转头,目光像剑一样刺在顾玖的身上。

    仿佛是在提醒顾玖,不嫁给本公子,你就只能嫁到东宫。东宫两位公子都是胖子,你确定要嫁给胖子都不嫁给本公子?

    顾玖很暴躁,她深吸一口气,面色平静地说道:“全凭陛下做主。”

    身为姑娘家,当然不能直接说愿意嫁给谁。

    而且顾玖担心自己说愿意两个字的时候,声音会发抖,让陛下看出破绽。

    开耀帝哈哈一笑,“看来谈一谈,还是有用的。你先退下,回去等旨意吧。”

    顾玖躬身退下。

    刘诏则朗声说道:“多谢皇祖父成全。”

    开耀帝深深看了眼刘诏,“你不后悔就成。”

    “孙儿不后悔。”

    “如此甚好。下去吧。”

    “孙儿遵命。”

    刘诏退出大殿,追上顾玖。

    他板着脸,冷漠地说道:“本公子送你出宫。”

    顾玖蹙眉。

    内侍却知趣地退下。

    这下子,顾玖不接受也得接受。

    顾玖沉默地往前走,刘诏同她并排走在一起,“嫁给本公子,你不乐意?”

    顾玖以前十分忌惮刘诏的身份,对刘诏绝对是敬而远之。

    而今,想到两个人下半辈子要捆绑在一起,那份忌惮之情瞬间荡然无存。

    加上周围没人,顾玖于是无所顾忌地说道:“我怕死得太早。”

    刘诏眉眼一抽一抽,“你就这么看不起本公子,确定本公子会死?”

    顾玖停下脚步,看着他,“你们皇孙,都在作死。你不死,那就是别人死。总归你有五成的机会会早死。身为你的妻子,你死了我还能活吗?”

    说完,顾玖偷偷翻了个白眼。

    真是够了!

    她可是立志做小富婆。

    想象中的婚姻,也是门当户对,双方相敬如宾。她当富太太,一辈子锦衣玉食。

    然而,刘诏一出手,彻底打乱了她的设想。

    嫁给皇孙,她是嫌命长啊。

    以后都要提心吊胆的过生活,那日子还能过下去吗?

    刘诏此刻,真的很想将顾玖娶回家。这样他就可以按着顾玖打一顿屁股。

    这女人,是成心想要气死他吧。

    “你就不能盼着本公子好?你要知道,等圣旨一下,你和本公子就要捆在一起一辈子。本公子好,你才能好。”

    顾玖:呵呵!

    “你所谓的好,是什么样的好?入住皇宫?从皇孙摇身一变做皇子?到时候又是一番腥风血雨。我这小胳膊小腿,可担不起这么重的担子。”

    刘诏闻言,不怒反笑。

    他附耳说道:“你能说出这番话,就证明本公子的眼光没错。你比任何人都适合担起这份重担。”

    顾玖就跟看神经病似地看着刘诏,听不懂人话?

    刘诏突然握住顾玖的手。

    顾玖挣扎,却没有挣脱。

    “你放开,被人看见了。”

    “怕什么!反正你迟早是本公子的人。”

    顾玖哼了一声,一脸嫌弃,不过还是让刘诏握着手。

    刘诏的手掌很宽厚,他的手很稳,在冬日里暖暖的,带着温暖的体温。

    顾玖才不会承认,她喜欢被这样牵着手。冰冷的手,在寒冷的冬天里终于得到了温暖。

    她一脸傲娇,嫌弃,“你想说什么,快说。本姑娘时间宝贵。”

    刘诏嘴角抽抽,他怎么感觉,顾玖对他的态度前后差距犹如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过去,顾玖都是一副客客气气地模样,公子公子的叫着。

    如今,明显一副不耐烦,还嫌弃的样子,你啊你的叫着,连公子都不叫了。

    刘诏蹙眉,他是不是给自己挖了个坑?

    他对顾玖说道:“看你这副态度,本公子就放心了。”

    顾玖挑眉,一副不理解的样子。

    刘诏抬手曲指,在顾玖的脑门上弹了一下。他老早老早,早在西北的时候,就想这么做了。

    等了这么长时间,总算了却心愿。

    顾玖吃痛,摸着被弹的脑门,冲刘诏龇牙。

    欺负她欺负上瘾了是吧。

    刘诏面上一本正经,特嫌弃顾玖没形象的模样。心里头却早就笑开了,这小表情果然和他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他轻咳一声,说道:“保持你现在的心态,不管将来有多重的担子,我和你一起扛。”

    顾玖不说话。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

    刘诏不乐意,“你就没话同本公子说吗?”

    顾玖望着他,长那么高做什么,害得她必须得仰着脖子。

    她问道:“你确定想听我说话?”

    刘诏点头,“确定。”

    顾玖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希望大婚之前,你能离我远一点,有多远就多远。不要见面,见面了也不要说话,就当不认识。能答应吗?”

    刘诏不满,面沉如水,“为什么?”

    “因为我不高兴。”

    顾玖就是如此的理直气壮。

    丢掉所谓的身份顾忌,丢掉所谓的客气小心,顾玖在刘诏面前半点不掩饰,她真的不高兴。

    她需要一点时间来接受这门婚事,也需要时间来调整心态。

    忘掉设想中的门当户对,小富婆生活。

    她得重新武装自己,以适应皇孙妻的崭新身份。

    因为她不想早死,她想活得长长久久,活到七老八十,儿孙满堂。

    她还要学着接受眼前这个男人,将他从敬而远之的名单里划掉,将他当做利益共同体,婚姻合伙人。

    顾玖需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

    多到她想要把刘诏暴揍一顿,让他知道,本姑娘可是会家暴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