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56章 四万两嫁妆
    “四妹妹,你……”

    顾玥不敢置信地盯着顾珊。

    顾珊始终躲避着她的目光,也不说一句话。

    顾玥“啊”的大叫一声,“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绝不。”

    说完,顾玥就冲出了芷兰院。

    顾珍嘻嘻哈哈地笑起来,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顾珊满面通红,很不好意思,“我担心三姐姐出事,我去看看。”

    “四妹妹慢走,要是三妹妹欺负你,你可别客气啊。”

    顾珍笑嘻嘻的。

    顾珊尴尬地点点头,起身离去。

    顾琳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她后知后觉地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

    “太太现在不重视三姐姐吗?怎么可能。”

    顾珍敞开一笑,“怎么不可能。太太都快被她气死了,心里头不知道憋了多少火。也就是顾玥自己看不明白,还真当是在西北啊。她竟然还敢来质问二妹妹,要脸吗?”

    顾琳张大嘴巴,惊得下巴都快落地。

    顾玖说道:“大姐姐实在是没必要同三妹妹当面撕破脸。”

    “多谢二妹妹关心我。可是看着她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我就忍不住想刺激她。二妹妹,难道你不想看到三妹妹痛哭流涕的模样吗?”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珍,说道:“三妹妹真要痛哭流涕,痛改前非,届时又该轮到太太心疼了。”

    顾珍哑然。

    她失笑道:“还是二妹妹看得明白。我真笨,何必点醒三妹妹。万一太太心软了,那她岂不是又要得意起来。”

    顾玖笑了笑,说道:“这一点大姐姐倒是不用担心。我看三妹妹那表情,不像是会痛哭流涕的样子。想来如今没什么东西能比得上嫁妆更重要。”

    顾珍恍然大悟,紧接着大笑起来。

    “二妹妹,真有你的,我怎么没想到。三妹妹这会应该是去找太太说嫁妆的事情,以她的脾气,怕是要把太太气死。”

    顾珍还有半句话没说,谢氏真要被气死,还有顾玖的一份功劳。

    毕竟顾玖被指婚给公子诏,需要准备一大笔嫁妆。

    以谢氏抠门的脾性,这笔嫁妆能让她心疼死。

    这会在芙蓉院,谢氏正在同顾大人商量嫁妆的问题。

    “玥儿需要一笔嫁妆,二丫头被指婚给皇子,又是一笔嫁妆。大丫头的婚事要是定了下来,今年就要准备三笔嫁妆。公中是一分钱都不肯多出。这样一来,老爷,今年我们二房就要打饥荒了。”

    谢氏在顾大人面前叫穷,自然是有目的的。

    之前大太太张氏同她说的那番话,言犹在耳。

    顾玖嫁给皇孙,少说几万两嫁妆,她如何舍得。

    这个时候就必须叫穷,好让顾大人知道,别以为顾玖被指婚给皇孙是好事,光是嫁妆就能要人命。

    顾大人这会父爱爆棚,一想到顾玖是替他受难,越发觉着亏欠顾玖许多。

    他沉着脸说道:“其他先不说,小玖的嫁妆不能薄。她嫁的的皇孙,不能让人看轻了她。我计划给小玖准备四万两的嫁妆。”

    “老爷?”

    谢氏脸上的肉都在颤抖,手指头也在哆嗦。

    她真想指着顾大人的脸,问一句,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非要将家里掏空。

    “给二丫头准备苏四万两嫁妆,哪里有那么多钱。老爷别忘了,大丫头,玥儿还要准备嫁妆。小子们也都到了说亲的年纪,得准备聘礼。”

    顾大人沉声说道:“玥儿就准备两万两的嫁妆。大丫头的嫁妆,如果大嫂那边能将婚事说下来,就给她准备八千两的嫁妆。”

    谢氏感觉头晕脑胀,鲜血直冲脑门。

    她干脆不玩迂回那一套,直接对顾大人说道:“老爷,账上没钱。一下子掏出七万两,妾身无能为力。”

    顾大人皱眉。

    谢氏抿着嘴不说话,太多却很明确。给顾玖准备四万两嫁妆,做梦吧。

    她闺女才两万两嫁妆,比顾玖的嫁妆整整少了一倍。真当她生的女儿,不如原配生的闺女吗?

    顾大人沉吟片刻,说道:“前头苏氏留下来的嫁妆,分一半出来,差不多有两万。加上公中出的五千两,这就有两万五千两。另外我再拿一万两出来,剩下五千两从账上走。”

    刚好凑足四万两嫁妆。

    谢氏瞪大眼睛,脸色发白,一副受了大刺激的模样。

    “老爷说前头苏姐姐留下了足足肆万两的嫁妆?”

    怎么可能有这么多?

    谢氏有点不敢相信。

    顾大人点头,“这些年本官一直外放,苏氏名下的庄子铺子却都在京城,以至于疏于打理。若是能早两年回京城,好好打理一番,小玖的四万两嫁妆,光是靠着她亡母留下来的那一份,差不多都够了。”

    谢氏张口结舌,面红耳赤。

    她咬咬牙,“老爷,给二丫头准备四万两嫁妆,是不是多了点?我们二房的账上,可没多少钱。”

    顾大人不满地看着谢氏,“莫非连五千两都拿不出来?”

    “不是拿不出来,这不是开销太大。”

    顾大人冷哼一声,“小玖她……嫁到王府,若是嫁妆少于四万两,你让她如何在人前抬得起头?怕是嫁过去第一天,就会被人奚落嘲笑。一想到小玖在王府被人看不起,我这心头……”

    顾大人捂着心口,本想动情的说一声心头难受。突然间回过神来,当着谢氏的面,他还是要维持自己的威严,故此“难受”二字就没有说出口。

    谢氏却听出了顾大人的未尽之言。

    她微微蹙眉,老爷是糊涂了吗?

    什么时候,竟然如此心疼起顾玖?

    这不对头啊。

    谢氏咬了咬牙,“老爷,三万五千两的嫁妆,也不少了。侯府的姑娘出嫁,也就差不多这些嫁妆。”

    顾大人冷冷地看着谢氏,“夫人,为夫的话你是没听见吗?为夫说得很清楚,给小玖的嫁妆,不能少于四万两。这里面,有三万五千两,同你没有半点干系。怎么,连区区五千两你都舍不得?当真做继母的都不把继女当人看?”

    “老爷冤枉啊!”

    谢氏大感委屈,眼泪都下来的了。

    “妾身什么时候没有将二丫头当做女儿看待?这些年,不都是妾身在照顾她。

    当初苏姐姐生她下来,瘦瘦小小的一个孩子。若是妾身果然心存不良,只需请大夫的时候故意拖延一二,二丫头还能有今天吗?

    妾身掏心掏肺,为老爷生儿育女,辛苦将他们养大成材。结果老爷却说出这般诛心之言。妾身不活了,不活了。”

    谢氏哭哭啼啼,伤心至极。

    顾大人也有些后悔,这话似乎说得太重了点。

    看在谢氏正月里表现得都很好,昨日府中宴请,谢家人也没上门碍眼,顾大人便安抚道:“是为夫误会了你。不过小玖的嫁妆,四万两一文钱都不能少。账上只需出五千两,不会影响到给玥儿,大丫头置办嫁妆。”

    谢氏还在哭。

    她以袖掩面,心中恼恨无比。

    什么叫做账上只需要出五千两,难道老爷出的那一万两不是钱吗?

    为了顾玖的嫁妆,老爷竟然舍得掏出一万两的私房银子。要知道,那些钱,将来都是留给顾琤和顾珙两兄弟的。

    这等于是在拿她儿子的钱,去贴补顾玖。

    谢氏如何忍得住。

    可是看着顾大人坚定的表情,谢氏知道,她的反对没有用。

    顾大人真的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给顾玖置办四万两的嫁妆。

    谢氏心头一酸,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下来。

    这日子没法过了。

    她伤心地趴在床榻上哭泣,哭得不能自已。

    顾大人蹙眉,“你怎么又哭了起来。为夫都说了,之前那些话,是我误会了你。你何必斤斤计较。”

    谢氏瓮声瓮气地说道:“妾身就是伤心,就是想哭。老爷,你别管妾身,你走吧。”

    顾大人眉头紧皱,“不要闹!先把正事说完。”

    谢氏咬着唇,说道:“正事有老爷拿主意,妾身没意见。唯独玥儿的嫁妆,比二丫头整整少了一倍。这要是传到海西伯府,他们会怎么想?会不会以为玥儿不如二丫头,以为我们父母的偏心,进而苛待玥儿?”

    “你想多了。”

    顾大人揉揉眉心,“顾玖要嫁的是皇孙,嫁妆比玥儿多,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海西伯府就算知道了,也能理解。莫非他们海西伯府还想同王府比一比高下?”

    谢氏被噎住,不过她没有就此放弃,依旧哭着说道:“妾身就是替玥儿感到委屈。”

    顾大人总算明白了谢氏闹这么一通的意思。

    “行了,玥儿的嫁妆,我再陶五千两,就当是我做父亲的给她的一点心意。另外珍丫头的嫁妆,我也陶三千两。如此,你可满意呢?”

    谢氏咬咬牙,渐渐止住了哭声。

    她坐起来,眼睛有些红肿,“妾身替玥儿还有珍丫头收下老爷这份心意。两个孩子知道了,一定会非常高兴。”

    顾大人嗯了一声,“孩子们的嫁妆,你抓紧了。算了,我先照着苏氏当年的嫁妆列个单子出来,具体要怎么置办,到时候再说。”

    顾大人临时改变主意。

    原本他是想让谢氏出面,为顾玖操办嫁妆。这也是规矩。

    可是顾大人转念一想,要是让谢氏操办顾玖的嫁妆,四万两银子,恐怕最多只能置办三万两的嫁妆。

    其中一万两,不用说,肯定会落到谢氏的口袋里。

    此事无需明说,顾大人干脆打算自己派人预备嫁妆。反正庄子,铺子,一些物件都是现成的。

    余下的事情,让大嫂张氏多盯着点,也是可以的。

    谢氏张张嘴,早猜到顾大人在想些什么。

    但是她却没有出声。

    因为她不想替顾玖置办嫁妆,即便有好处拿,也不想。

    她怕自己会被气死。

    尤其是顾玖的嫁妆同顾玥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至于钱,谢氏还真不缺钱。

    跟着顾大人在外那么多年,有谢二老爷帮衬,谢氏可是攒了不少银子。

    等忙过正月,谢氏也打算在京城置办庄子铺子,多些收益。顺便将闲着的人都给安置出去。

    顾大人还想提点谢氏几句,不过看到谢氏那副模样,他便打消了想法。

    顾大人说道:“本官还有事情要忙,先走了。”

    “老爷!”

    谢氏叫住顾大人,一双眼睛盈盈秋水一般,让顾大人不由得想起年轻时候的荒唐岁月。

    他板着脸,问道:“什么事?”

    心里越是想念年轻时候的荒唐岁月,脸上越是要故作严肃。

    顾大人就是这般的脾性。

    谢氏说道:“明日去侯府做客,妾身想问老爷,该准备什么样的礼物?”

    顾大人说道:“此事我会交代顾全办理,你不用操心。”

    说完,顾大人就离开了芙蓉院。

    顾玥听到动静,急忙躲到厢房,不敢露头。

    她早就来了芙蓉院,拦着丫鬟,不让通报。

    她站在窗户下面,偷偷听了好长一段时间。

    听到给顾玖准备四万两嫁妆,而她却只有两万两嫁妆,气得一口银牙都咬碎了。

    等顾大人离开后,顾玥才从厢房出来。

    春禾站在屋檐下,看着顾玥,故意提高音量说道:“三姑娘来了,奴婢进去通报一声。”

    “是玥儿来了吗,叫她进来吧。”

    谢氏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

    春禾笑眯眯地看着顾玥,“三姑娘,请进吧。太太就在里面。”

    顾玥面无表情地走进正屋,“女儿给母亲请安。”

    “坐下说话。”

    谢氏一副懒洋洋,提不起精神的样子。

    谢氏端坐在椅子上,心里头五味杂陈,鼻子一蒜,委屈上头,眼泪直接掉落下来。

    谢氏盯着顾玥,“你哭什么?”

    “女儿没哭什么,就是心里头难过。”

    谢氏面无表情地问道:“你都听见了吧。”

    顾玥心头一慌,眼神闪烁,生怕谢氏呵斥她。

    结果,谢氏只是诈她一诈。

    “看你这反应,你应该是听见了我和你父亲的对话。春禾也是越来越不像话,竟然让你偷听。”

    “不关春禾姐姐的事情,是我的错,是我要偷听。”

    谢氏哦了一声,说道:“真是难得,你也会替别人着想。”

    顾玥瞬间涨红了脸。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