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62章 同谢家划清界限
    平嬷嬷来到芙蓉院正屋,先瞥了眼顾玥,然后才躬身对谢氏行礼。

    “太太,奴婢有事情禀报。”

    谢氏眼一瞪,转眼眼神又软化下去。

    她对春禾说道:“把三姑娘带下去,好生照顾。”

    “奴婢遵命。”

    春禾扶着顾玥离开。

    顾玥不太愿意,她盯着平嬷嬷看。

    这个老巫婆,平日里不露面,一露面定是有什么事。

    她想听听平嬷嬷到底要说什么,却架不住春禾力气大,硬生生将她拖出了正屋。

    等人都走了,谢氏问道:“什么事?”

    平嬷嬷说道:“太子宾客吴大人自尽身亡,刘大人主动请辞,告老还乡。”

    “什么?”

    谢氏有一瞬间的茫然,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

    “大哥现在已经不是东宫属官,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平嬷嬷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太子家令今日一早,被发现死在书房,中毒而死,没有遗书。刑部已经受理此案,可能是自杀,也可能是被人毒杀。”

    谢氏渐渐地感觉到寒冰刺骨。

    她冲平嬷嬷怒吼,“你和我说这些到底想做什么?是不是大哥派你来的,是不是?大哥还不死心,是不是?”

    平嬷嬷没有理会谢氏的叫嚣,而是继续说道:“东宫昨晚,有两名内侍自尽身亡,三名小黄门被处死,五名宫女下落不明,估计已经不在人世。”

    谢氏脸色铁青,一直在喘气。

    她很愤怒,她恨不得一刀宰了平嬷嬷。

    她怒斥道:“你去告诉大哥,他的事情与我无关,不要把我牵连进去。以后我和他桥归桥,路归路,让他离我远一点。还有你,你给我滚出顾府。否则,我直接将你发卖。”

    平嬷嬷轻蔑一笑,“今日,东宫一名美人吞金自尽。另外太子左卫正在全力整顿东宫侍卫,撤换了许多人。”

    谢氏快要被平嬷嬷逼疯了,“这些消息你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我知道了,你肯定去了谢家,你见了大哥,对不对?”

    平嬷嬷望着谢氏,说出今日最重要的一句话,“正月十五之前,大老爷一定会被东宫起复,很可能会官升一级。”

    “你说什么?”

    谢氏震惊,不敢置信。

    “大哥请辞才多长时间,东宫竟然要起复他?难道东宫没人了吗?大哥为什么放不下,为什么还要继续做东宫属官?就因为他是东宫属官,才会和老爷闹到反目成仇的地步,他难道不知道吗?”

    平嬷嬷说道:“大人一日是东宫属官,一辈子就是东宫属官。大人身上已经打下东宫烙印,除了做东宫属官,别无他路。”

    谢氏瘫坐在椅子上,“这么说谢家是彻底绑在了东宫这条船上。”

    平嬷嬷点头,“是!大老爷让奴婢问一声太太,是不是要眼睁睁地看着谢家被诛族?”

    谢氏盯着平嬷嬷,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谢家被抄家灭族,难道就能眼睁睁地看着顾家被抄家灭族吗?顾家和侯府的立场,你难道不知道?摆明了要和东宫作对。东宫得势,顾家能好得了?”

    平嬷嬷说道:“东宫若是得势,顾家虽然好不了,不过有大老爷在,至少不用担心被灭族。可要是东宫好不了,谢家上下百口人,就注定死无葬身之地。大老爷让奴婢提醒太太,凡事多想想,不要光看着眼前。”

    谢氏呵呵一笑,“让我牺牲全家,成全谢家的荣华富贵,谢茂他当我是圣母吗?你回去告诉他,门都没有。

    我的儿子是要读书出仕的,我身为母亲,帮不了什么忙,但也绝不能拖他的后腿。

    还有,你再告诉谢茂一句,老娘不是傻子,让他不要再把我当傻子一样耍。”

    谢氏气得喘不过气来。

    平嬷嬷紧蹙眉头,“太太非要如此?”

    谢氏眼神凶狠地盯着平嬷嬷,表情扭曲地说道:“是谢茂将我逼成这般模样。过去老爷外放,京城的是是非非,我可以不管。但是如今老爷在京城府尹的位置上坐着,我就不能不管。

    我是没读过几本书,可我也不是蠢货。过去我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一心照着他的说话去做。

    如今,我算是看明白了。我是出嫁女,谢家即便遭遇泼天大祸,也牵连不到我头上。

    我有儿子旁身,只要顾家好好的,儿子有出息,过些年,我也能做个体面的老封君。

    你去告诉谢茂,等他被杀头的时候,我会替他收尸。

    他的妻儿子女,若是能活下来,我也会尽力照顾。除此之外,一切免谈。”

    平嬷嬷眯起眼睛,似乎想不通,谢氏怎么一改之前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谢氏冷哼一声。

    前段时间她病恹恹的,提不起精神,什么事情都做不了。那段时间,她就一个劲的想啊想。

    想了那么长的时间,总算让她将事情给想明白了。

    她如今真正能靠的,一是顾大人,二是两个儿子。

    这一切的前提,就是顾家不能出事,顾家和侯府都得好好的。

    如此一来,她就必须同谢家,尤其是同谢茂划清界限。

    顾家同谢家的立场天然不对付。

    谢家败了,她还能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可要是顾家败了,那她就会变成阶下囚。运气好一点,也只是个穷困潦倒的糟老婆子。

    谢家的荣华富贵,同她不会有半毛钱的关系。

    谢家山珍海味,她只能吃糠咽菜。

    一想到这样的后果,谢氏再也不犹豫,再也不彷徨。她终于坚定了意志。

    平嬷嬷没有放弃,她在进行最后的努力。

    “太太难道忍心看着老爷子和老太太老年受罪吗?”

    谢氏冷冷一笑,“父亲和母亲享受了那么多年的荣华富贵,已经够本了。

    要我说,要是谢家真的完蛋了,两位老人不如干脆利落的了断自己。

    你转告二老,等他们百年之后,我会亲自替他们收尸落葬。只是葬礼不可能风光。

    当然,要是能赶在谢家败落之前办葬礼,倒是可以办一场风光的身后事。”

    平嬷嬷怒斥道:“太太好狠的心啊。”

    谢氏表情狰狞,“我这么狠心,全都是跟着谢家人学的。谢家哪个人比我良善?

    谢茂那些年做的事情,说他是畜生,都是侮辱了畜生。

    还有东宫这回死了那么多人,这里面难道没有谢茂的影子?

    别人不了解他,我还能不了解他。他谢茂就是心狠手辣,狼子野心,无耻混账。

    老爷说的太对了。谢茂竖子,无耻之尤。我要坚决和谢茂划清界限。”

    平嬷嬷板着脸,“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奴婢就先告退。只希望将来太太不要后悔。”

    谢氏冷冷一笑,“你放心,本夫人绝不后悔。你,从今以后,给我滚出顾府。我会通知门房,不准放你进来。”

    平嬷嬷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春禾同平嬷嬷擦身而过。

    平嬷嬷眼神轻蔑地斜了她一眼,“大好青春,可别浪费了。”

    春禾冷着脸,“嬷嬷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两人互相看不顺眼,彼此冲对方哼了一声,错身而过。

    春禾来到谢氏身边,“太太,三姑娘已经安顿好了。”

    “嗯!”

    谢氏紧皱眉头,平嬷嬷给她带来的消息,实在是太具有冲击力。

    这会她有些心慌,想着要不要和顾大人商量一下。

    自从心里头决定和谢茂划清界限后,谢氏就有了底气。

    她不用担心被顾大人怀疑,因为她足够坦荡,心里没有藏奸。

    她瞥了眼春禾,“还有什么事?”

    春禾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想忽略都不行。

    春禾急忙说道:“启禀太太,奴婢瞧着三姑娘情绪不太对,担心她出事。”

    “她能出什么事。她心心念念要嫁给赵二郎,成亲之前,她比谁都小心,肯定出不了事。”

    谢氏毫不在意,认定春禾是杞人忧天。

    春禾笑道:“还是太太有见地,奴婢白担心一场。”

    ……

    平嬷嬷离开顾府后,直接前往谢府面见谢茂。

    这些日子,谢茂闭门谢客,过年府中都没请人。关起门来,每日寄情琴棋书画,修身养性。一副淡泊名利的样子。

    下人来禀报,“老爷,平嬷嬷从顾府回来了。”

    谢茂此刻正在作画,头也没抬,“让她进来。”

    没一会,平嬷嬷就被请进了书房。

    平嬷嬷见到谢茂,立马跪在地上,态度一改在谢氏面前的张狂,十分恭敬。

    “奴婢拜见老爷。”

    “免礼。”

    平嬷嬷站起来,躬身站在一旁,不敢打搅谢茂作画。

    一幅雄鹰展翅的画作完成,谢茂十分满意。

    他洗净手,命下人将画作收起来,这才有空朝平嬷嬷看去。

    当谢茂的目光看过来,平嬷嬷越发恭敬。

    “事情办得怎么样?”谢茂随口问道。

    平嬷嬷忐忑不安地说道:“奴婢无能,太太说要和老爷划清界限。以后谢家是谢家,顾家是顾家。太太还将奴婢赶了出来。”

    谢茂神色平静,并没有生气,只是问道:“你没告诉她,谢家荣华富贵,自然少不了她的好处。”

    平嬷嬷低着头,“说了,可是太太死心眼,并不相信。奴婢瞧着,进京之后,她被顾大人责骂了一次,心头怕了。因此才不得不同老爷划清界限。”

    谢茂嗤笑一声,“她可真是半点不省心。”

    平嬷嬷小心翼翼地问道:“老爷,接下来要怎么做。”

    “先就这样吧。宫里头可不太平,等忙完宫里头的事情,再说其他的。你去找管事,让他给你安排住处。既然她将你赶出来,你就安心在谢家做事。”

    平嬷嬷顿时松了一口气,“多谢老爷。”然后躬身告退。

    管家从屏风后面出来,“老爷,平嬷嬷要怎么处置?”

    谢茂脸色一沉,骂了一句:“废物!”

    他显然是在骂平嬷嬷。

    接着他又说道:“先留着她,暂时还有用。”

    只一句话,平嬷嬷逃出生天,活了下来。不过平嬷嬷并不知道这一切。

    管家领命,又问道:“顾家那边,要如何做?”

    “顾家那边,等出了正月再说。”

    “小的明白。”

    ……

    未央宫。

    皇后娘娘躺在床上,短短几天,她已经病到下不了床。

    方少监伺候在她身边,“……娘娘放心,东宫那边该处理的都处理干净了。金吾卫查不下去,自会收手。”

    皇后娘娘点点头,“太子怎么样?”

    “太子殿下就在寝宫外,娘娘要见他吗?”

    皇后娘娘笑了笑,“让他进来吧。本宫也想听听他会说些什么。”

    方少监领命,让人将太子殿下请进寝殿。

    太子殿下短短几天,仿佛老了几岁,整个人都憔悴得不行。

    他站在床边,给皇后娘娘见礼,“母后,您好些了吗?”

    皇后娘娘指着床边的圆凳,“坐下说话。”

    太子殿下躬身领命,端坐在圆凳上,一副小心翼翼地模样。

    皇后娘娘盯着太子殿下,“你可有怨言?”

    太子殿下摇头,“儿臣没有怨言。儿臣已经按照母后的吩咐,将人员处置完毕。”

    “怎么,你心软了?还是认为本宫心狠手辣,罔顾人命?”

    皇后娘娘语气明显不满,神情也变得恼怒。

    太子殿下一脸惶恐,“儿臣从未如此想过。”

    皇后娘娘冷哼一声,“本宫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谁?还不都是为了你。本宫没几天好活,不趁着现在将你身边的蛀虫清理干净,等本宫死了,你要怎么办。”

    太子殿下一脸惊慌失措,“母后长命百岁……”

    “够了,不要再说这些废话,咳咳……”

    皇后咳嗽起来,好在这次咳嗽声很快就过去了。

    她心头怒极,“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尽说些没用的废话,时间都被你浪费了。”

    太子殿下低下头,一脸羞愧。

    皇后望着屋顶,说道:“这些日子,本宫想了许多。你养成懦弱的性格,本宫有很大的责任。当初,你还小的时候,本宫就不该将你丢给那几个所谓的大儒教导,害得你被他们给教坏了。”

    “几位先生学问都是极好的,儿臣受益良多。”太子殿下小声辩解。

    皇后娘娘怒斥,“你是太子,将来要做皇帝,光学问好有个屁用。你看看凡是青史留名的皇帝,有几个学问好?

    你要学的是谋略,是帝王心术,是驾驭臣子的手段。然而,这些年,你学的都是什么?吟诗作赋,书生做派。

    你不是读书人,又不用考科举,你学这些有屁用。你脑子不清楚,东宫那帮酒囊饭袋的属官脑子也不清楚吗?”

    皇后娘娘火力全开,劈头盖脸地朝太子殿下骂去。

    太子被骂得低下头,不敢还嘴。四十多岁的大男人,堂堂太子殿下,被骂成这个样子,也是没谁了。

    皇后娘娘气得狠了,有些喘不过起来。

    方少监见状,急忙拿出药丸,给皇后娘娘服下。

    吞下药丸,皇后娘娘总算又活了过来。

    她盯着太子殿下,“你这个模样,让本宫如何放心。本宫就算死,也是死不瞑目。”

    “母后!”

    太子殿下一脸惶恐不安的模样,这话太重了。死不瞑目四个字,犹如泰山压顶,压在太子殿下的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皇后娘娘自嘲一笑,“你怕什么?怕本宫死后不得安生,去东宫找你吗?”

    太子殿下脸色煞白,嘴唇张张合合,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皇后娘娘疲惫地摆手,“你也别说了。等本宫死了,你要是遇到不能决断的事情,就多问问方少监。”

    “儿臣遵旨。”

    太子殿下躬身应下。

    皇后娘娘又朝方少监看去,“等本宫去了后,你替本宫护着太子,别让奸人害了他。”

    方少监领命,“遵旨!”

    皇后娘娘很清楚,她已经时日无多。

    不过在她死之前,她还要继续替太子谋划。

    “传本宫懿旨,将所有被指婚给皇孙的姑娘召进宫。本宫要在临死前,好好看看未来的孙媳妇。”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