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64章 小玖同皇后的交手
    一大早,顾玖来到二门,准备坐上马车启程前往皇宫。

    “到了宫里,万事当心。切记谨言慎行,少说多看。如果遇到有人刁难,能忍则忍,忍不了也得忍。宫里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明白吗?”

    顾大人一番叮嘱,生怕顾玖在宫里闯祸。

    顾玖恭敬地说道:“多谢父亲教诲,女儿记住了。女儿一定会谨言慎行。”

    顾大人嗯了一声,难得动情地说道:“一定要平安归来。为父已经安排人替你准备嫁妆。”

    “父亲辛苦了。”

    顾玖上了马车。

    马车摇晃了一下,缓缓驶出顾府,前往皇宫。

    只有青梅一人在顾玖身边伺候。

    这是宫里的规矩,进宫只能带一名丫鬟在身边伺候。

    青梅紧张得手指发白,“姑娘,我们一定会平安回府吧。”

    顾玖笑了起来,她握住青梅的手,“别怕,一切有我。”

    “奴婢不怕。”

    青梅强撑着说道。

    顾玖换手,捏捏她的脸颊,“到了宫里,一切听我的。我们不会有事。”

    青梅重重地点头,“奴婢听姑娘的。只可惜,姑娘在宫里一个人都不认识,连打听消息都无从下手。”

    顾玖跳起车窗帘子,朝外面看去。已经看得见皇宫的房顶。

    她放下帘子,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江燕有没有顺利进宫。”

    “江燕要是在宫里,她会来见姑娘吗?”

    顾玖摇摇头,“即便她能顺利进宫,恐怕还没资格在宫里随意走动。所以不要指望江燕,这回只能靠我们自己。”

    “奴婢明白。”

    马车在宫门口停下。

    顾玖下了马车,就看见魏三姑娘。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没有说话。

    检查过腰牌,跟着小黄门走进宫门。

    两边都是高高的宫墙,甬道狭长。

    走在宫墙下,仿佛是走在通往十八层地狱的快车道上,让人窒息,却只能机械地往下走下去。

    不能乱看,不能说话,甚至不能有自己的情绪,更不能有自己的思想。

    最后,只剩下对皇宫的恐惧和敬畏。

    终于走完了狭长的甬道,小黄门将她们交给内侍,便退下了。

    接下来,顾玖她们跟着内侍继续朝皇宫深处走去。

    有一个姑娘,实在是太紧张,紧张到左脚绊倒右脚,眼看着就要跌倒。

    顾玖眼疾手快,急忙将人扶起来,拖着她往前走了几步。

    对方冲她感激一笑,小声说道:“谢谢!”

    顾玖微微摇头,放开了对方的手臂,“放轻松,别那么紧张。”

    对方点点头。

    “不要说话!”

    内侍回头,朝二人看过来,警告意味很明显。

    顾玖和对方急忙分开,低眉顺眼地跟着队伍前进。

    终于到了未央宫,内侍将她们十来个姑娘安顿在偏殿等候。

    丫鬟没跟来,被安置在了别的地方。

    内侍一走,偏殿内就只剩下和顾玖身份一样的姑娘们。

    不过依旧没人说话,就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一个。偏殿内安静得落针可闻,感觉能听到别人的呼吸声,心跳声。

    顾玖默默地数数字,计算时间的流逝。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终于有人来到偏殿,请她们前往寝宫面见皇后娘娘。

    顾玖跟在众人后面,走出偏殿。

    心头却在想着,不是去正殿,而是去寝宫,莫非皇后娘娘已经病到下不了床吗?

    到了寝宫一看,果不其然,皇后娘娘的确已经下了不床。

    皇后娘娘模样干瘦,仿佛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干尸。

    顾玖和大家站在一起,分明察觉到有人被皇后娘娘如今的模样吓得浑身一抖。

    短短几天之内,皇后娘娘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竟然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顾玖在心里头胡思乱想。

    她不知道,这段时间皇后娘娘为了延命,一直在燃烧最后一点的精血,服用虎狼之药,每天承受生命不可承受之痛,硬生生将自己弄成这般鬼样子。

    皇后轻咳一声,说道:“都坐下吧。你们站在一起,本宫如何看得清。”

    宫女们端来一张张杌凳。

    顾玖和大家一起,端坐在杌凳上。

    “都将头抬起来。”

    顾玖又跟着大家,缓缓抬起头。

    皇后娘娘笑了起来,似乎很满意,“都长了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很好!”

    “皇后娘娘谬赞。”

    有人出声。

    顾玖循声看去,是坐在魏三姑娘身边,好像是镇国公府的崔姑娘。

    论血缘关系,崔姑娘得叫皇后娘娘一声姑祖母,她的确有这个底气在这个时候说话。

    皇后娘娘浅浅一笑,“自你们被指婚那日起,你们就要开始为做一个合格的皇孙妻做准备。

    不仅仅是规矩,更重要的是你们的心。你们心里头得装着皇孙,装着皇室,凡事要从大局出发,为皇室甚至为天下着想。

    要知道,你们和别的姑娘是不同的,不仅仅是因为你们未来夫君是皇孙,更重要的是,别的姑娘嫁了人只限于内宅,而你们嫁了人,还要关注朝堂,心怀天下。”

    顾玖心头突突突乱跳了两下,她偷偷朝皇后娘娘看去。

    皇后娘娘说出如此鼓动性,又不合时宜的话,到底几个意思?

    难不成她指望靠几句话,就能鼓动某个姑娘在嫁给皇孙后,真要去心怀天下吗?

    怎么可能?

    顾玖心里头惴惴不安,猜不透皇后娘娘的用意。

    “谨遵皇后娘娘的教诲。”

    依旧是崔姑娘领头。

    皇后娘娘满意地笑了笑,对身边的宫女说道:“崔姑娘留下,将其他人都带到侧殿等候。本宫要分别和她们说话。”

    宫女领命,“诸位姑娘,请随我来。”

    众人起身,跟随宫女离开了寝宫。唯有崔姑娘留了下来。

    大家在侧殿落座,等候。

    不敢喝茶,不敢吃点心,怕一会内急。

    每个人都很端庄地端坐在椅子上,时间一点点过去,大家连姿势都没换过。

    顾玖偷偷感慨了一句,大家的忍耐功夫果然很强。

    这样端坐着一动不动,其实很难受,很考验一个人。

    然而每个人都像没事一样,神情平静。

    就连顾玖自己,也是如此。

    崔姑娘出来了,眼睛红红的。大家齐齐朝她看去,崔姑娘只是沉默地坐在椅子上,不理会旁人的目光。

    接下来是魏三姑娘。

    魏三将来要和崔姑娘做妯娌,两人全程却一个眼神都没交流过。

    魏三进去了有一刻钟,她出来后,又换做赐婚给赵王府公子的姑娘。

    顾玖朝魏三看去,魏三没有回应顾玖的眼神,只是低着头,神情若有所思。

    姑娘们一个个轮流进去,很快就轮到了顾玖。

    顾玖深吸一口气,跟随宫女再次走进寝殿。

    寝殿的光线不知何故,感觉比之前要暗一些。

    皇后娘娘就躺在床上,侧着头看着她。

    若非那双眼睛光芒太过瘆人,顾玖会以为床上躺着的只是一具尸体。

    床边有张杌凳,宫女示意顾玖在杌凳上坐下。

    顾玖走上前,端坐在杌凳上,“臣女拜见皇后娘娘。”

    “抬起头来,让本宫好好看看。上次见你,没来得及仔细打量。这会一看,果然是个标志的姑娘。”

    “皇后娘娘谬赞。”

    顾玖垂眸,并不与皇后娘娘的目光对视。

    皇后娘娘无声一笑,“你冰雪聪慧,应该已经发现在众多姑娘中,就数你的家世最差。”

    顾玖面色平静,“皇后娘娘说的对,臣女家世最差。”

    其他姑娘,不是勋贵之女,就是一二品高官之后。总归,没有一个家世差的。

    皇后娘娘说道:“你家世最差,可是公子诏偏偏从那么多姑娘中挑选了你。你可曾想过为什么?”

    顾玖缓缓摇头,“回禀娘娘,臣女不曾想过。”

    “公子诏娶了你,应该是得不到来自你娘家的助力。本宫百思不得其解,难不成他不在乎自己的婚事,还是说他对你情愫暗生,亦或是有别的打算。比如说,娶你,不过是为了蒙混世人的双眼,等风头一过,便要让你无疾而终,届时他自然可以另娶娇妻美妾。”

    从皇后娘娘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深深的恶意。就像是毒蛇吐信,让人心惊胆战。

    顾玖这下子总算明白,皇后娘娘为何要和所有人单独说话。

    她不仅仅是在蛊惑人心,更是在挑拨离间,埋下怀疑的种子。

    如果她真的是一个成长于闺阁,没多少见识的姑娘,必定会被皇后娘娘这番话动摇了心智,整日惶惶然。说不定真有一天会无疾而终。

    顾玖恰当地露出一抹慌乱神色,低着头,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臣女不知道。”

    皇后娘娘挑眉一笑,突然伸出手,捏住了顾玖的下颌骨。

    顾玖微蹙眉头,转眼又抚平了眉间。

    她的目光,小心翼翼地朝皇后娘娘看去,显得格外柔弱无助。

    这个时候,万万不能和皇后娘娘硬顶。

    皇后娘娘虽然要死了,临死前却也能要了顾玖的命,而且只需一句话。事后,不会有任何人追问此事。

    死了便是死了!

    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

    皇后娘娘眼中带着笑意,顾玖却从中看到了满满的恶意。

    皇后娘娘问道:“公子诏特意挑选了你,莫非你和他以前见过?”

    顾玖忙否认,“臣女数月前才跟随家父回到京城,臣女在此之前不曾将过公子诏。”

    皇后娘娘轻蔑一笑,“本宫说的不是京城,而是西北。”

    顾玖心头猛地一跳,皇后娘娘怎会想到西北。

    顾玖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说道:“在西北的时候,臣女因水土不服,身体虚弱,极少出门。肯定不曾见过公子诏。”

    皇后娘娘笑了起来,“你没说实话。”

    顾玖一颗心又跟着跳了跳。她在猜测,皇后娘娘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臣女说的话句句属实,不敢欺瞒娘娘。”

    皇后娘娘的指腹轻轻抚摸着顾玖的脸颊,仿佛一条冰冷的蛇从脸上滑过,让顾玖浑身不适,全身绷紧。

    “据本宫了解,上半年有一段时间,公子诏称病不朝,也不曾进宫。算算时间,那时候你们一家还在西北吧。”

    顾玖点点头,“上半年的时候,家父的确还在西北任晋州刺史。”

    “晋州可是个好地方啊,听说晋州离着鲁侯的军营只有一百多里。骑马半天就能到。”

    “臣女没有去过军营,不了解情况。”

    皇后娘娘突然笑起来,“你不怕本宫。”

    “臣女惶恐。”

    “换做别的姑娘,被本宫连声质问,说话都说不清,更谈不上逻辑清晰。然而你,面上惶恐,回答本宫的话却滴水不漏。你果然不怕本宫。”

    “娘娘明鉴,臣女此刻心里头怕得很。只是来的时候,家父一再叮嘱,见了皇后娘娘一定要好好回话。臣女一直谨记着家父的教诲,不敢丢了顾家的脸面。”

    顾玖语气又急又怕,一副生怕皇后娘娘不相信的模样。

    皇后娘娘笑了起来,“本宫姑且信你一回。你和本宫说说,在西北的时候可曾见过公子诏?”

    顾玖连连摇头,“臣女在西北,绝对没有见过公子诏。臣女可以对天发誓,若是有一句虚言,定叫我出门被雷劈死。”

    这时代的人,最重誓言。

    然而顾玖没那个忌讳,誓言脱口而出。

    她一边说着食盐,一边还在心里头偷偷呐喊,老天爷,你可千万别将本姑娘的誓言当真。本姑娘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皇后娘娘狐疑地盯着顾玖。

    她得到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怀疑刘诏偷偷跑去了西北,只是苦于没有证据。

    本想从顾玖身上敲出点真话,如今看来,莫非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刘诏那段时间,果真在京城,没去西北?

    皇后娘娘有些懊恼,过去只关注诸位皇子王爷,忽略了皇孙们的动静。

    结果就叫人在她眼皮子底下弄出各种小动作。

    皇后娘娘恼怒,狠狠放开顾玖。

    顾玖下颌骨吃痛,却端坐着没动。

    皇后娘娘喘了几口气,只可惜没时间了。

    要是她有足够的时间,定要派人去西北调查一番。只要抓住了刘诏的把柄,她就能将宁王刘诏父子的皮给扒下来。

    皇后娘娘挥挥手,宫女上前,对顾玖说道:“顾姑娘,请退下。”

    顾玖忙站起来,躬身告退,离开了这个可怕的地方。

    皇后又接连喘了几口气,“去,去将方少监叫来。”

    她快要死了不要紧,但是线索不能放弃。

    皇后娘娘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方少监来到寝殿,“见过娘娘。娘娘今天感觉怎么样?”

    皇后娘娘虚弱地说道:“越来越痛。”

    方少监满是担心,“娘娘不如停了药。”

    皇后娘娘摇头,“不用管本宫的身体,本宫还能活几天。你即刻派人前往西北暗中调查。本宫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一定要查清楚,刘诏到底有没有偷偷出京前往西北。

    届时本宫应该不在了,一旦查明刘诏无旨出京,去的还是西北,你知道该怎么做。”

    方少监领命,“微臣遵旨!”

    皇后娘娘又接连喘气,继续说道:“另外,想办法收买几个刘诏身边的人,一定要时刻关注刘诏的动静。这小子,以前本宫忽略了他,只当他是个不成器的皇孙。如今看来,是本宫看走了眼。这混账小子,藏得够深。”

    方少监躬身领命,“娘娘还有别的吩咐吗?”

    皇后娘娘皱眉深思,“本宫总感觉那个叫顾玖的小姑娘,知道点什么。得想办法,从她嘴里撬出几句真话。”

    方少监想了想,“娘娘,此事可以借助谢茂的手来办。谢茂同顾夫人是兄妹,顾家一家子在西北的行踪,我想没人比谢茂更清楚。”

    皇后娘娘点点头,“你亲自走一趟谢家,务必要问出点东西来。”

    “遵旨!”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