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70章 大少奶奶贾氏亡
    皇后离世,京城震动。

    天子领百官来到未央宫,后宫嫔妃也都纷纷赶了过来。

    顾玖坐在厢房内,大门不出。只听见外面传来各种各样的响动。

    青梅终于止住了哭声。

    她擦掉眼泪,说道:“奴婢得知皇后娘娘过世,却没看到姑娘回来,奴婢真的要吓死了。生怕姑娘有个三长两短。”

    顾玖笑了笑,替青梅擦拭眼泪,“不怕,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你看我,安然无恙,没事。”

    青梅眼巴巴地望着顾玖,“姑娘可是受了委屈?皇后娘娘和那个方少监有为难姑娘吗?”

    顾玖藏起手腕上的手指印,藏在衣袖里,“没有,别多想。”

    有些事情,她一个人承受就够了。

    而且在寝殿发生的那些事情,并不适合告诉青梅。

    不过关于平嬷嬷,她倒是可以说几句。

    “青梅,你还记得太太身边的平嬷嬷吗?”

    “奴婢记得。姑娘怎么突然提起她?”

    顾玖装作随口问道:“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当差吗?”

    青梅仔细想了想,“听人说平嬷嬷被太太赶了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奴婢也是顺耳听了一句。”

    顾玖恍然大悟。

    原来平嬷嬷已经被谢氏赶了出去。

    她就说,谢氏哪里来的胆子,连命都不要了,竟然敢派出平嬷嬷将她做的丑事当众说出来。

    难道她不知道,这些丑事是见不得人的。

    看来平嬷嬷离开了顾家后,应该是去了谢家。

    谢家做起这些事情,才可以无所顾忌。

    谢宪爬到天门寺,意图不轨,说出来又有什么关系,大不了牺牲一个谢宪。

    以谢家的家风,只要有足够大的利益,死个把人,没人会在意。

    不过有件事顾玖一直想不通,方少监怎么没找谢宪来和她对质。

    谢宪毕竟是当事人,说的话比平嬷嬷更加可信。

    还是说,谢宪出了意外,无法赶到皇宫?

    信息太少,顾玖没办法做出准确的猜测。

    有人来敲门。

    青梅打开房门。

    宫人站在外面,“请诸位姑娘前往灵堂哭灵。”

    青梅一个荷包送过去,悄声问道:“这么快灵堂就布置好了吗?”

    宫人收了荷包,依旧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说道:“灵堂已经布置完毕,各位诰命夫人,正在陆续进宫。请顾姑娘快一些,可别耽误了时间。”

    顾玖站起来,“我这就去。”

    她带上青梅走出偏殿,就看见了魏三姑娘,还有其他姑娘。

    大家都被通知去灵堂哭灵。

    顾玖来到魏三姑娘身边,“魏三姐姐。”

    “小玖妹妹,你没事吧?你那丫鬟之前吓得都快哭了,我也担心得不行。看见你平平安安,我就放心了。”

    “多谢魏三姐姐关心,我还好。我们这会去哭灵,今日还能出宫吗?”

    魏三姑娘悄声说道:“我们不是诰命,只是正好在宫里面。应该今日哭了灵,就能出宫。不过诸位诰命夫人可就苦了,得在宫里停留至少十四日,每日都要前往灵堂哭灵。身体好的还受得住,身体不好的,只怕熬不下去。”

    顾玖点点头,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开始担心老夫人魏氏。

    老夫人魏氏是超品夫人,肯定会进宫哭灵。她那么大的年纪,受得住吗?可千万别出意外才好。

    顾玖跟随大家,来到两仪殿。

    灵堂就布置在两仪殿内。

    已经有皇室外戚的命妇在灵堂内跪着。

    顾玖跟随宫女指引,跪在了灵堂偏殿。

    魏三姑娘悄声同顾玖说道:“我听说皇后娘娘还未入殓。这会陛下和太子殿下,后宫嫔妃,朝廷百官,都还在未央宫。”

    顾玖注意到,灵堂正殿上,果然少了一副棺木。

    顾玖说道:“什么时候皇后娘娘才会入殓?”

    魏三姑娘摇头,“不清楚。得看未央宫那边的情况。如果有人趁机闹事,只怕今天我们都出不了宫。”

    顾玖心头一咯噔。

    此时此刻,她最盼望地事情,就是赶紧出宫,离开这个吃人的地方,再也不要进宫。

    如果今日不能出宫,谁知道过一晚,又会出现什么意外。

    皇后娘娘离世,各路野心家纷纷出动,这个时候发生任何意外都有可能。

    顾玖不怕别的,就怕受到迁怒。

    甭管天子对皇后有没有感情,皇后过世,天子肯定会借机解决掉几个人,发泄一下心头的怒火。

    那几个太医,恐怕都有危险。

    顾玖胡思乱想的时候,未央宫正在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未央宫寝殿内,宫人已经为皇后娘娘换上寿衣,做了打扮,只等入殓。

    开耀帝坐在椅子上,面如寒霜。

    太子殿下伤心欲绝,小声要求大办皇后娘娘的丧事。

    “母后辛苦了一辈子,最后这段日子过得极为痛苦。许多次,儿臣亲眼看见母后痛到叫出声来。父皇,儿臣希望为母后大办丧事。请父皇准许。”

    开耀帝不置可否。

    其他人俱都沉默。

    户部尚书犹豫了一下,站出来,“陛下,微臣斗胆问一声,为皇后娘娘操办丧事,需准备多少银子?”

    太子殿下眼一瞪,质问户部尚书,“陈大人,你这话是何意?为母后操办丧事,还需关心银子?荒唐!”

    户部尚书眼皮撩了撩,“太子殿下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今年的各项税收,早在去年年底就已经安排出去,国库已经没有多余的钱。除非殿下和诸位王爷肯放弃今年的爵禄,或是推迟到明年,届时户部会想办法补上殿下和诸位王爷的爵位。”

    “荒唐!”

    赵王呵斥户部尚书,“你停了我们的爵禄,让我们喝西北风吗?要知道,我们一大家子,几百口人,全靠爵禄养活。没了爵禄,那本王就去陈大人你家里打秋风。”

    户部尚书陈大人眉眼都没动一下,说道:“赵王即便到本官家里打秋风,也是没得吃的。朝廷还欠着本官两个月的俸禄,过年都没发下来。”

    “你……”

    赵王指着户部尚书,此人简直令人发指。

    太子殿下有些茫然,“国库果真一文钱都拿不出来了吗?”

    户部尚书说道:“国库只剩下二十万两结余,得先解决京官俸禄,只怕还不够。其他的银钱,早已经安排出去,不能挪用。”

    太子殿下眼巴巴地看着开耀帝。

    国库没钱,就只能指望少府。

    少府富得流油,但是少府是天子的私库。得有天子点头,少府令才肯拿出银子。

    “父皇,母后辛苦了一辈子,她的丧事不可敷衍啊。天下人都看着,国母丧事如此草率,如何说得过去。”

    太子殿下恳请天子,就差哭出来。

    若非他心头还记着,在天子面前不能表现得过于软弱,他定要狠狠哭一场,替母后不值。

    开耀帝沉声说道:“皇后丧事,不可草率。念国库空虚,丧事一应这开销由少府承担。少府令何在?”

    “微臣在。”

    少府令从人群中走出来。

    开耀帝语气沉重地说道:“朕失皇后,悲痛欲绝。皇后丧事,需隆重。一应需要,少府不得推诿。若是有人对皇后不敬,即刻禀报于朕。”

    “微臣遵旨。”

    “还有事吗?”开耀帝盯着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心头怕得很,忙低着头说道:“儿臣替母后感谢父皇。”

    哼!

    开耀帝冷哼一声,“朕替皇后办丧事,何需你来感谢。好好替你母后守孝。”

    “儿臣遵旨。”

    开耀帝站起来,走到床前,看着皇后娘娘的尸体。

    他心头仇恨,愤怒,惆怅,怀念,各种情绪一一滑过,复杂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皇后留下遗言,命太子殿下守孝三年。

    开耀帝心头很清楚,皇后是在为太子争取时间。

    开耀帝恼怒不已,心头想着,这个女人和朕斗了一辈子,临死还要算计朕一把。简直是欺人太甚。

    真当太子守孝三年,朕就不敢动太子吗?

    自古以来,就没有让太子守孝三年不朝的事情。

    皇后可以让太子守孝三年,朕自然可以让太子按照规矩,二十七天后,上朝听政。

    开耀帝攥紧拳头,突然笑了起来。

    皇后既然走了这步棋,朕就看看,太子能不能扶得起来。

    三年时间,转瞬而逝。

    若是太子果真能熬过这三年,朕也不介意给太子一个机会。

    若是太子连三年都熬不过,皇后也别怪朕不顾念父子之情。

    开耀帝一句话没说,甩袖离去。

    任谁都看得出来,开耀帝眼中隐含怒火。

    这一腔怒火,到底是冲着皇后,还是冲着太子,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百官心里清楚,太子危矣。

    百官离去,后宫嫔妃离去,皇室宗亲也都纷纷离去。

    唯有太子和东宫诸人,还留在寝宫内。

    太子跪坐在床前,眼神呆愣地望着皇后娘娘的尸体。

    方少监走上前,轻声说道:“殿下,该给皇后娘娘入殓。百官命妇都已经前往灵堂哭灵,这里也该早早收拾完毕。”

    太子殿下突然哭出了声,“你看到了吧。”

    方少监没作声。

    太子殿下又说道:“你都看到了吧。父皇看着母后最后那个眼神,孤替母后不值。”

    方少监轻言细语地劝道:“殿下,此时你不该胡思乱想。皇后娘娘好不容易替你争取到三年时间,你可不能辜负了皇后娘娘的一番心意。”

    太子殿下一脸茫然,“三年,孤该怎么做?果真不上朝听政。”

    方少监点头,“不上朝听政,就不会犯错。只要不犯错,别人就奈何不了东宫。熬过这三年,京城又是一番新局面。届时殿下一飞冲天,便可笑到最后。”

    “果真就这么简单?”太子殿下自嘲一笑。

    什么不上朝,就不会犯错,这些话只能骗骗小孩子。

    可是方少监偏偏对他如此说,莫非是将他当成了小孩子吗?

    他是太子,做了二十年的太子,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

    他心软,不代表他不懂权谋。

    太子哈哈一笑,眼泪都笑了出来。他笑自己的愚蠢,到了今天,母后没了,将来他还能靠谁。

    太子心头悲伤逆流成河,哭得像个小孩子。

    方少监挥挥手,命人将太子殿下拉走。

    然后让宫人赶紧替皇后娘娘入殓。

    入殓后,停灵灵堂。

    朝臣,命妇,都要为皇后哭灵。

    偌大的两仪殿,正殿,侧殿,偏殿,全都是黑压压的人。

    随着时辰一到,所有齐声哀嚎,那场面能将人吓死。

    太子身穿孝服,带着他的妻儿,跪在最前面,替皇后娘娘守灵。

    半个时辰后,哭灵结束,可以休息片刻。

    顾玖从地上站起来,膝盖感觉都不是自己的。

    魏三比她更惨,站都站不起来。

    顾玖忙伸手扶着魏三,“魏三姐姐,你要紧吗?”

    魏三压着自己的膝盖,“疼!歇一歇应该就没事了。”

    顾玖扶着她往外走。

    魏三小声嘀咕,“从小到大,加起来都没跪过这么长时间。这一回怕是半条命要丢在这里。”

    “嘘,魏三姐姐慎言。如今只好盼着我们都能早点出宫。”

    “希望吧。”

    魏三在人群中寻找她的家人,见到了,她高兴起来。

    “谢谢小玖妹妹,我先过去说会话。你也找找,侯府的人应该都进宫了。”

    “魏三姐姐去吧。”

    魏三开心地走了。

    顾玖四下转了转,总算在厢房内见到了侯府老夫人魏氏,侯府三位夫人,以及大伯母张氏,还有谢氏。

    谢氏脸色惨白惨白的,估计是跪久了,身体吃不消。

    其他人的脸色也没多好看,大家都是一副愁苦的模样。

    “小玖来了!刚才还在说起你,猜测你是不是也在这里。”

    “见过老夫人,太太,大伯母,三位堂伯母。”

    顾玖上前行礼。

    老夫人魏氏说道:“别多礼了。这些天住在宫里,还好吗?可有遇到危难的事情?”

    顾玖微微摇头,此刻身在宫里,她是不敢笑的。怕被人看见,被说成对皇后娘娘不敬。

    她说道:“多谢老夫人关心,侄孙女一切都好。”

    老夫人魏氏上下打量顾玖,看着的确还好,她放下心来,“你没事就好。老身前两天一直唠叨,担心你在宫里有个三长两短。”

    “侄孙女累老夫人担心,是侄孙女不孝。”

    “不说这些。”

    老夫人摆摆手,“今日你能出宫吗?”

    顾玖说道:“应该能出宫。”

    “能出宫就好。你一个姑娘家,这样的苦哪里受得住。”

    老夫人魏氏很是担心顾玖,小姑娘一个,宫里规矩森严,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得了。

    大夫人小魏氏叹了一声,主动对顾玖说道:“你大堂嫂没了。”

    顾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

    谢氏抢先说道:“二丫头,你没听见吗?侯府大少奶奶没了。”

    顾玖脸色一变,“大堂嫂不是抢救回来了吗?怎会没了?”

    大夫人小魏氏微蹙眉头,说道:“是她自己不想活了。”

    顾玖脸色一白,她能想象得到,贾氏得知孩子没了,该多伤心多绝望。

    可是她还年轻,将来还会有孩子。她为何会不想活了。难道是产后抑郁?

    顾玖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堂嫂是怎么没的?”

    谢氏不满,呵斥顾玖,“没了就没了,还问那么多做什么。”

    大夫人小魏氏微蹙眉头,不动声色地朝谢氏看去。

    大太太张氏也瞪了眼谢氏,就不能闭上嘴巴吗?

    大夫人小魏氏对顾玖说道:“我们后来才知道,胡太医开的药她都没吃。她……自己不想活了,就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她。前晚上,半夜的时候,丫鬟起夜检查,就发现她身体都冷了。

    哎……你大堂哥伤心得不成样子。偏偏这个时候,又赶上皇后娘娘离世。

    我们都在宫里,府里连个主持内务的人都没有。你大堂嫂的丧事,只能简单办一办。

    小玖,等你出来宫,烦请你到侯府陪着玫儿。她们几个孩子操持丧事,我心头不放心。你替我看着点,好吗?”

    顾玖点头,“大堂伯母放心,我会帮衬着玫姐姐她们,将大堂嫂的丧事料理了。”

    “好孩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