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72章 小玖立威
    算完账,确定账目没有问题。

    接下来就开始安排之后几天的事情。

    府中管事婆子,先后来到议事堂回话,请示,拿对牌……

    事情又多又杂,涉及到方方面面,一直忙到晚饭时间才结束。

    等到明日一早,还得继续忙。

    “忙了一天,大家都累了。大姐姐,诸位妹妹,今天都到此为止,明日继续。大家吃过晚饭回房好好歇息,千万养足精神。明日肯定比今日更忙碌。”

    顾珍说道:“二妹妹也要保重身体。你刚从宫里回来,又忙着管家理事。这么连轴转,我都担心你吃不消。”

    顾玖抿唇一笑,“多谢大姐姐关心。你说的对,我是得好好保重身体。好了,我就先回房歇着。”

    众人散去。

    顾玥走在最后面,眼神恨恨地盯着顾玖的背影看,又回头看了眼议事堂。最后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回到芷兰院,顾玖累到要瘫痪。

    小翠禀报她,“姑娘,下午你在议事堂忙的时候,白姨娘过来了一趟。奴婢问她有什么事,她也不说。”

    顾玖这才想起许久不曾见过白姨娘。

    她问道:“白姨娘快生了吧。”

    青梅说道:“算着时间,应该是下个月月底生。不过有可能会提前。”

    小翠说道:“奴婢听婆子们说,白姨娘肚子尖尖的,这一胎定是个男孩。还说白姨娘好日子来了,等她生下儿子,老爷会比以前更宠她。”

    顾玖笑了笑,饱含深意地说道:“太太果然大度,不仅派了人好好照顾白姨娘,吃的穿的用的,一应都是给最好的。白姨娘要是生下儿子,那真不得了。”

    “姑娘说反了吧。”青竹这丫头耿直。

    顾玖笑而不语。

    青梅说道:“白姨娘的事情,奴婢以为姑娘最好不要插手。要不然但凡出点什么事,都得算到姑娘头上。”

    顾玖深以为然,“正是如此。小翠,下次白姨娘再找来,你直接打发了她。我不乐意见她。”

    “奴婢领命。”

    ……

    第二天一早,顾玖早早起来,忙完内务后,从角门穿过夹道,到了侯府。

    侯府一片愁云惨雾。

    短短数天未见,顾玫瘦了好大一圈,眼角都是黑眼圈。怕是这些天都没睡好。

    她见到顾玖,神情激动,“小玖妹妹你可算来了,有你帮忙,我好歹能歇一歇,坐下来喝口水。”

    “玫姐姐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尽管吩咐。”

    顾玫忙说道:“还请小玖妹妹帮我盯着厨房和茶水间。家里做流水席,厨房婆子不尽力,闹出了好些麻烦,尽让人看笑话。”

    顾玖应了下来,关心道:“贾家那边没有为难玫姐姐吧?”

    顾玫摇头,“我没事。主要是大哥那里,贾家对他很不客气。指责大哥亏欠了大嫂,大哥一声不吭,也不准我们替他辩解。我看着真是憋屈得很。

    我知道大嫂去了,大哥心里头难受,可他也不该让人平白无故地往身上泼脏水。他以后还会再娶妻,名声要是坏了,哪有好姑娘肯嫁给他。嫁给他的都是些心思不正的人。”

    顾玫深深叹了一口气。

    家里女性长辈,都在宫里哭灵,脱不了身。

    男性长辈早出晚归,每日披星戴月,根本顾不上府里的事情。朝堂上的事情,就已经占据了他们所有的精力。

    贾氏的丧事,就全落在顾玫等人的头上。

    因为这个,贾家颇有微词。

    挑剔侯府给贾氏置办丧事太过寒酸,缺少尊重。

    顾玫同顾玖抱怨了几句,话还没说完,就有丫鬟找了过来。

    顾玫急匆匆走了,顾玖则带着顾珍,顾珊一起帮着料理厨房和茶水间。

    按理说侯府的厨房应该井然有序,厨房婆子们领了差事,都要用心做事。

    可是,顾玖看见的,则是消极怠工。有人就坐在门槛上嗑瓜子吃,完全没考虑过流水席没有足够的酒菜,侯府脸面往哪里搁置。

    顾玖微蹙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没人回答她。

    侯府的婆子,根本不用给顾玖面子。

    还是顾玫派给她的丫鬟盼春解了疑惑。

    “启禀二姑娘,原本大家从腊月就开始忙,一直忙到正月。好不容易盼着能歇息几天,结果大少奶奶偏生这个时候没了。

    府里要办流水席,招待上门祭奠的宾客,大家又得从早到晚的忙,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大家心里头有怨气,加上老夫人,夫人们都不在府中,便成了这个样子。”

    顾玖冷冷一笑,原来如此。

    顾珍和顾珊都有些虚,这种情况,她们怎么管?应该没办法管吧。要不就应付着。

    “二妹妹,玫姐姐给咱们派了一个苦差事啊。这事不好做。”

    顾珊也说道:“二姐姐,这事还是问问玫姐姐吧。听听玫姐姐的意思。”

    顾玖问丫鬟盼春:“厨房和茶水间的事情,是不是全由我说了算?”

    盼春说道:“夫人将差事交给了我家姑娘,我家姑娘又将差事交给了小玖姑娘。按理,厨房的大小事情,小玖姑娘说了都算。”

    顾玖微微点头,“如此甚好。将厨房的账本给我拿来,不需要其他月份的,我只要知道这个月,厨房账面上还剩下多少钱。”

    盼春当即拿出对牌,让小丫鬟去账房将账本拿来。

    账本拿了过来,青梅她们端来座椅板凳。

    顾玖当着厨房婆子的面,拿起算盘算账。

    清脆的算盘声,敲打着厨房婆子们。她们面面相觑,搞不懂隔壁顾府的二姑娘到底想做什么。

    当然,顾玖算账又快又好看,的确让侯府的下人挺震惊的。但是这没用。

    侯府的婆子们,依旧不卖顾玖的账。

    顾玖算完账,账面上还剩下不少银子,够用了。

    她的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侯府为大少奶奶置办丧事,需厨房准备流水席。你们消极怠工,连赏钱都不稀罕,害得侯府主子们在客人面前丢脸。

    我说这番话,也不指望你们能听进去。不过我还是要多嘴问一句,你们能不能用心办差?”

    所有人都在沉默,没有人理会顾玖的问题。

    顾玖冷冷一笑,“很好,你们的态度我都知道了。看来你们是打算一直消极怠工下去。

    盼春,拿着对牌,去账面上支用一百两银子。

    青梅,你和盼春拿着银子去找顾喻顾四哥,请他出面,为侯府请一批能做流水席的厨子外加帮工。告诉他们,工钱好商量。

    另外,让采买即刻出府采购新鲜肉菜。若是连采买都消极怠工,你就直接告诉他,这活以后别干了。拿着工钱不做事,废物一个。”

    “你凭什么从外面请人替代我们?”

    “你谁啊?”

    “这里是侯府,可不是顾府。小玖姑娘,你好歹看看场合。”

    侯府的厨娘们全都叫了起来,指责顾玖。

    顾玖轻蔑一笑,“王依。”

    “奴婢在。”

    顾玖对厨房一干人不会半点客气,“将这些不干活的人统统给我赶出去。谁要是敢反抗,给我打,不用给她们面子。谁要是告状,尽管告去,本姑娘绝不拦着。”

    王依挽起袖子,冲上去打人。

    厨房院落,一时间鬼哭狼嚎。骂得骂,哭得哭,闹得不成样子。

    青梅拉着盼春就走了,去账房支用银子。然后到前院找到顾喻,请他帮忙出面请做流水席的厨子和帮工。

    顾喻欣然答应,“这事简单。我家那一片,不少人都是靠给大户人家做酒席赚钱养家。你们等着,我亲自去请,一个时辰内保准把人带来。”

    “顾喻少爷,太谢谢你。我家姑娘的难题可算是解决了。”青梅一脸感激。

    顾喻说道:“这点事不算什么。倒是顾玖妹妹让我意外,竟然能想到从外面请人做流水席。这个主意很不错,从外面请来的人,干多少活拿多少工钱。比侯府的厨娘好用许多。”

    顾喻借了侯府的马匹,出府请人。

    青梅去复命。

    顾珍和顾珊眼睁睁看着侯府的厨娘被扔出了院门,都很担心。

    “二姐姐,这么做真的没关系吗?这里毕竟是侯府,万一大堂伯母她们怪罪下来,该如何是好。”

    顾玖神色镇定,说道:“四妹妹无需担心,如果大堂伯母她们追究此事,责任全在我,不会牵连到你们头上。”

    顾珊神色尴尬,忙说道:“二姐姐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这毕竟不是自己家,是不是该给侯府的下人一个体面。”

    顾玖冷冷一笑,“给了她们体面,哪谁给我们体面,给过世的大堂嫂体面?

    大堂嫂人没了,丧事又赶上国丧。下人们就因为多辛苦几天,个个满腹怨气,仿佛谁欠了她们几百两银子似得。

    我不乐意看她们的脸色,她们也无需看我的脸色,正好,从外面请厨子做流水席,做一天结一天的钱,大家都钱货两清,事情简单明了,还省却了各种麻烦。”

    “这,这真的好吗?”顾珊忧心忡忡。

    从不曾听说,哪家侯府办流水席的时候,是从外面请厨子。那是很没面子的事情。

    就像是在昭告全天下,自家没钱,养不起足够多的厨娘,所以做酒席的时候只能从外面请厨子帮忙。

    感觉好丢脸。

    然而顾玖却不这么想。

    顾玖很务实。什么面子不面子,都已经在宾客面前丢尽了脸面,哪里还有面子可言。

    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面子,赶紧将席面做出来,摆上桌,让宾客们不再抱怨才是要紧的。

    什么下人的体面,侯府的脸面,自己是外人不好过分干预等等,统统都是辣鸡。

    纠结那些事情,不过是白白的耽误时间。眼看着离着中午只剩下两个时辰,到时候没有酒菜上桌,那才是真正的丢脸。

    顾珍倒是无所谓,心里头反倒觉着顾玖处理事情干脆利落,她得好好学学。

    顾珊纠结了一会,见无法说服顾玖,只能叹气一声,放弃。

    盼春终于得了空,急匆匆跑到顾玫身边禀报。

    “姑娘,不好了。小玖姑娘拿着对牌,从账房支用了一百两银子,让顾喻少爷从外面请厨子和帮工。她还将,将厨房所有人,连厨娘带帮工全都赶了出去。说是她们既然不肯用心做事,那就全都滚蛋。厨娘们骂骂咧咧,说要告状。姑娘,现在怎么办?”

    顾琪和顾瑛一听,俱都皱起眉头。

    “小玖妹妹做事之前,为何不通知我们一声。从外面请厨子和帮工,这合适吗?厨娘们一会闹到跟前来,也是麻烦。”

    顾玫沉着脸说道:“没什么不合适的。厨房那些婆子,我早就看她们不顺眼,一直想找机会收拾她们。

    一个个仗着是府中老人,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说的话,她们可曾听过半句一句?

    小玖妹妹的办法虽然激烈了一点,但我觉着很好。就该这样狠狠收拾她们一顿。

    只怪我脑子笨,之前竟然没想到还能从外面请厨子和帮工。

    要不然昨日就把事情办了,如此一来,小玖妹妹那边也不用赶时间。”

    顾琪说道:“既然大姐姐认为没问题,这件事就按照小玖妹妹的主意去办。等老夫她们回来,我们亲自到老夫人跟前解释。若是老夫人要怪罪就怪罪我们好了,不能迁怒小玖妹妹。”

    顾玫点头,“正该如此。”

    顾瑛也说道:“小玖妹妹这个办法倒是给了我启发。府中下人见长辈们不在府中,个个消极怠工,都不将我们放在眼里。

    干脆让丫鬟出去将这件事全府宣传宣传,警告他们,再敢消极怠工,下场就跟厨房一样,统统给我赶出去。

    我情愿拿笔钱出来,从隔壁顾府请人帮忙,也不用他们。叫他们一个个都没脸。”

    顾玫点头,“这个办法不错。府中的下人的确该敲打一番。等忙完这一阵,见了老夫人和母亲,我也要和她们说一说,府中是时候放出去一批下人。否则奴大欺主,一个个都当自己比侯府的主子还体面。”

    顾玖并不知道,自己一番举动,为她拉了许多许多的仇恨。

    很快,侯府就会掀起一场清理下人的风暴。

    顾喻办事麻利,没用一个时辰,就请来了五个厨子,十几个帮工。

    新鲜的肉菜也买了回来。

    厨子们分工合作,做热菜的专做热菜,做凉菜的专做凉菜,做蒸菜的专做蒸菜……

    因为时间紧,第一批客人眼看着就要上席面,只能先捡一些简单好做的菜,做好了端上桌。

    其他费时费力的大菜,只能等晚上或是明天再做。

    顾玖让顾珍盯着厨房,留下青竹在厨房记账。

    她和顾珊一起去检查茶水间。

    茶水丫鬟们,倒是比厨房的人做事用心。

    一个个见了顾玖,都赶紧埋头做事,又麻利又周到。客人们的杯中的茶水总是满的,温热的。

    没有出现客人喝完了杯中茶水,半天没人续水的情况。

    也没有出现客人茶水都冷了,却没人上前换一杯茶的情况。

    茶水丫鬟们服务周到,又贴心,替侯府做足了脸面。

    顾玖暗暗点头,她就说嘛,侯府的下人明明训练有素,怎么可能主人们不不家,所有人全都消极怠工。

    她却不知道,茶水丫鬟们做事这么麻利用心,同她在厨房那场立威有很大关系。

    这会侯府上下都传遍了顾玖在厨房威风八面,如何如何教训厨房上下几十号人。厨房的人如何如何丢脸等等。

    甚至还有人说,顾玖臂力千斤,有厨娘不服气,大声闹腾,顾玖抡起手臂,就将人扔出了墙外面。

    这番传言幸亏没传到顾玖的耳朵里。

    要是让顾玖知道,有人将她说成一个大力士,她一定要将这个人找出来,蹂躏一百遍。

    本姑娘明明是个柔弱美女子,怎可污蔑她是大力士。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