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74章 一肚子小聪明
    忙了一整天,顾玖手脚打颤,累得不行。

    在侯府用过晚饭,为厨子和帮工结算了工钱,叮嘱他们明日一早过府。

    之后,顾玖同顾珍,顾珊一起从角门穿过夹道,回到了顾府。

    顾府处处井井有条,看着果然顺眼了许多。

    躺在芷兰院的软塌上,顾玖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声。

    青梅打来滚热的水,加上药包,给顾玖泡脚。

    “姑娘从宫里回来,都没来得及歇息两天,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侯府帮忙,太辛苦了。奴婢看着,都心有不忍。要不明儿姑娘就不去侯府帮忙。”

    顾玖享受着泡脚,从脚底板到头发丝,感觉全身的骨头和肌肉都得到了放松。

    真舒服啊。

    这么泡一泡,今晚肯定可以睡得很香甜。

    她对青梅说道:“好在今天将所有的事情都理顺了,明天就可以轻松一点。大堂嫂的丧事,需停灵七日,撑过这几天就没事了。”

    “姑娘太辛苦了。”青梅很心疼。

    顾玖笑了笑,说道:“别光看着辛苦,这也是长经验,学知识的机会。以后我们到王府,免不了遇到各种各样的情况。趁着现在多锻炼锻炼,没坏处。”

    青梅说道:“还是姑娘想得长远,就是太辛苦。”

    “现在不辛苦,以后只会更苦。”

    顾玖很想得开。

    青竹端着一杯养生茶进来,听到顾玖的话,就说道:“还是姑娘有见地。不像三姑娘,怕吃苦,就不肯去侯府帮忙。迟早她会后悔的。”

    说起来,顾玖也感到意外。

    原本她以为顾玥说什么也会跟着去侯府帮忙,却没想到,早上碰面的时候,顾玥竟然说不去了。

    青梅几个丫鬟,都认定顾玥是怕吃苦,所以不肯去侯府。

    顾玖点点头,可能也有这个原因。

    小翠从外面进来,“姑娘,白姨娘又来了。奴婢赶她走,她不肯走。她非要见姑娘不可。还说不让她见,她今晚就不走了。”

    顾玖蹙眉。

    白姨娘挺着一个大肚子,站在芷兰院院门外,像什么话。

    她想了想,说道:“把白姨娘请进来。”她倒是要看看,白姨娘找她到底有什么事。

    白姨娘被请了进来。

    顾玖一看,妈呀,伙食开得有多好。

    距离上次见面没多长时间吧,怎么感觉又胖了一圈。

    手脚也是浮肿的,不过肤色倒是挺好,白白嫩嫩。

    “白姨娘请坐。”

    可不能让一个孕妇站着说话。

    白姨娘的肚子很大,明明还有一个多月才到预产期,看起来却像即将临盆的样子。

    白姨娘扶着腰,在椅子上坐下。

    椅子上垫着厚厚的坐垫,坐着很舒服。白姨娘舒了一口气,“二姑娘这里就是舒服。”

    顾玖笑笑,说道:“姨娘真会说笑话。芷兰院哪里比得上姨娘的相思院。”

    白姨娘说道:“我可不是开玩笑。我说二姑娘这里舒服,不仅仅是指摆设什么的看着很亲切,最主要还是因为你们主仆看着就觉着很亲近,让人心头舒坦。”

    “姨娘真会说话。”顾玖含蓄一笑。

    “姨娘来见我,是有什么事吗?”

    顾玖开门见山地问道。

    白姨娘扶着腰,眼中透着光芒,问道:“二姑娘瞧我这肚子,如何?”

    顾玖愣了一下,这是什么鬼问题。

    她一本正经地敷衍,“挺好的。”

    白姨娘却摇头,“一点都不好。”

    顾玖挑眉,等着对方揭开谜底。

    白姨娘轻叹一声,单手抚着腹部,说道:“自我怀了这个孩子后,我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到万不得已,绝不离开院门一步。可就算如此,我也不能保证这个孩子能平安出生。”

    顾玖说道:“姨娘这话言重了。你人好好的,孩子自然会平安出生。”

    白姨娘望着顾玖,眼神复杂,“二姑娘果真认为我的孩子能平安出生?”

    顾玖没作声。

    “还是说,二姑娘说这番话只是安慰我?”

    顾玖微蹙眉头,“姨娘到底想说什么?按理说,姨娘有什么想法,或是担心什么事情,应该去找老爷谈。老爷是一家之主,你的问题,老爷定能替你解决。”

    白姨娘摇摇头,“二姑娘何必说这样的话来敷衍我。老爷如今忙得脚不沾地,我如何能拿这些事情去烦他,岂不是显得不懂事。

    另外,女人家的一些想法和猜测,没办法对爷们说,他们不懂。反倒是怪罪我胡思乱想,无故生事。”

    顾玖挑了挑眉,说道:“不瞒姨娘,最近我也很忙。”

    “我知道。正因为二姑娘忙,我才找上门。”

    话说到这里,顾玖对白姨娘的来意猜到了一点,却不说破。

    白姨娘果然没让顾玖说话,自己吐露出来意。

    “我一听闻二姑娘暂代大太太管家,便急急忙忙找过来,只想求二姑娘一件事。”

    顾玖不动声色,问道:“什么事?”

    白姨娘一脸无助又害怕地样子,双手轻抚腹部,“我想麻烦二姑娘,帮我在城里请两位信得过的稳婆。”

    顾玖盯着她的肚子,“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姨娘的孩子要等下个月才出生吧。”

    白姨娘微微点头,“我是想先预备着。我自己不能出门,身边也没有一个能干的丫鬟能替我出门寻稳婆。

    太太在的时候,我也不敢随意出门,怕被太太误会什么。

    幸亏如今是二姑娘暂代管家,还请二姑娘辛苦一趟,派人为我请两个稳婆过府,我亲自见她们一见,好歹落个心安。”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白姨娘,“姨娘,你应该明白,你这番话要是传出去,难免引人猜想,你是不是在影射什么人。”

    白姨娘微微低着头,说道:“我绝没有影射任何人的意思。我只是求个心安。”

    顾玖嗤笑一声,“稳婆的事情,太太自会安排。姨娘有什么不放心的。真要不放心,你也该去找老爷,而不是找我这个小辈。”

    白姨娘一脸凄苦的表情,“还请二姑娘发发善心。只是辛苦你发句话,派人为我请两位稳婆上门见个面,别的事情,我是不敢麻烦二姑娘的。”

    白姨娘将自己的姿态放到最低,只差跪在地上恳请顾玖帮忙。

    顾玖沉默不语。

    白姨娘一脸的绝望,眼泪不知不觉就落下来,“我不怕事,可是我怕孩子没有机会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

    当我听说隔壁侯府大少奶奶孩子没了,人也没了,我心里头怕得不行。

    我怕我会步上侯府大少奶奶的后尘,最后一尸两命。

    我死不要紧,可是孩子是无辜的。而且琳儿还那么小,她要是没有我,可怎么办?”

    顾玖板着脸,“请白姨娘慎言,隔壁侯府大少奶奶的死,那是意外。”

    白姨娘连连点头,“二姑娘误会了,我并没有怀疑大少奶奶的死有蹊跷。我知道大少奶奶是因为孩子没了,万念俱灰,才会不想活了。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要是这个孩子不能平安生下来,我怕也是活不成了。求二姑娘可怜可怜这个未出世的孩子吧,孩子毕竟是无辜的。”

    话音一落,白姨娘就放声大哭起来。

    顾玖微蹙眉头,眼神嫌弃又烦躁,“行了,你别哭了。明日我让人将稳婆请到府上,你和她们见见。不过你该清楚,等你生的时候,太太派人请来的稳婆未必是那两位。生孩子本就是走一趟鬼门关,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白姨娘大喜过望,擦着眼泪,忙说道:“多谢二姑娘,你就是我和孩子的救命恩人啊。二姑娘只管将稳婆请来,剩下的事情,我自会料理。不敢劳烦二姑娘插手。”

    顾玖盯着白姨娘看了会,“你知道事情轻重就好,时辰不早了,你赶紧回去歇着吧。”

    “谢谢二姑娘,谢谢!”

    白姨娘喜笑颜开,起身离开了芷兰院。

    顾玖让小翠送一送,担心天黑路滑,白姨娘在路上出意外。

    小翠领命,送白姨娘出去。

    顾玖瘫坐在软塌上,眉头不展。

    青梅说道:“奴婢能理解姑娘做出的决定。那毕竟是一条人命,看着白姨娘哭得那么惨,总不好不管。反正只是请两位稳婆上门,旁的事情一概不用理会。”

    顾玖自嘲一笑,“你们说太太真的会在白姨娘生孩子的时候动手吗?太太两儿两女,无人能抢了她的风头,按理说犯不着容不下一个庶子。”

    青竹说道:“这可难说得很。太太对白姨娘,一直防备得紧,却还是让白姨娘怀上了身孕。

    关键是白姨娘怀孕的日子,正好是太太被老爷责罚冷落的那段时间。太太岂能不记恨在心上。

    而且当初是太太先怀孕,偏偏太太的孩子没了,白姨娘却幸运躲过一劫。太太心里头,只怕一直都记着那些事情。”

    顾玖嘲讽一笑,“白姨娘也是聪明,竟然知道来找我。我倒是好奇,等她见了稳婆,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保证孩子平安生下来。总不能兵行险着,提前催生吧。”

    青梅说道:“离着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白姨娘应该不会如此糊涂,就为了躲开太太提前催生。一个不好就是一尸两命的下场。那怎么得了。”

    顾玖微蹙眉头,白姨娘这人一肚子的小聪明,说不定真敢兵行险着,提前催生。

    如此一来,她替白姨娘叫来稳婆,岂不是成了帮凶。

    要是没出人命还好。

    一旦出了人命,她也要吃挂落。

    顾玖咬咬牙,白姨娘这人不得不防,否则一不小心就着了她的道。

    要是白姨娘仅仅只是见见两位稳婆,那大家都好。

    要是白姨娘存了别的心思,必须有人拦着她。

    顾玖说道:“青竹,明日你和小翠留在府中,替我盯着白姨娘。

    她要是敢提前催生,不用顾忌,立刻,马上将稳婆送出府。

    她要是敢阻拦,我将李串留给你,到时候让李串带着人将相思院上下全都收拾一顿。

    如果你们搞不定,那就直接通知三姑娘,让三姑娘出面教训白姨娘。”

    以顾玥的战斗力,对上白姨娘,能将白姨娘扒下一层皮。

    青竹领命。

    青梅担心,“姑娘的意思是,白姨娘果真有胆子提前催生?”

    顾玖抿着唇,说道:“此事不得不防,总归有备无患,不能让她钻了空子。”

    青梅点点头,“要不奴婢也留下。”

    顾玖摇头,“明日你还是跟着我去侯府。侯府那边事情多,我身边离不开你。王依也要跟着我过去,她能震慑厨房那帮人。有李串帮着青竹和小翠,应该没事。”

    青竹忙说道:“姑娘放心,奴婢一定盯紧了白姨娘,绝不让她有机会吃下任何汤药。”

    顾玖点点头,“如此甚好。”

    这一晚,顾玖睡得不太踏实。好在只是短暂的失眠,最后还是美美地睡了一觉。

    早上起来,疲惫一扫而空。

    顾玖吃过早饭,先去议事堂处理内务。

    她安排了人出门寻稳婆。

    顾府已经好些年没有孩子出生,过去熟悉的稳婆已经做不动了。

    好在侯府有熟悉的稳婆,顾玖借用了侯府的关系,为白姨娘请来了两位稳婆。

    稳婆到顾府的时候,顾玖已经出发到了侯府。

    有了昨日的努力,今日顾玖果然轻松了许多。

    厨房和茶水间,一切都有条不紊。无需她太过操心。

    她便有了时间,同顾珍,顾珊一起去看望顾瑞。

    顾瑞睡了一天一夜,还没有醒来。

    顾玫有些担心,悄声说道:“小玖妹妹,你能不能替大哥检查一下,他这样睡下去能行吗?”

    “太医怎么说?”

    “太医说是正常的,说大哥之前心力交瘁,身体累到了极点。现在身体正在恢复中,让我们不用担心。”

    顾玖点点头,走进卧房,垫着手绢,替顾瑞诊脉。

    太医的诊断基本上没有错,顾瑞身心疲惫,的确需要一场深度睡眠,让疲惫不堪的身体恢复过来。

    顾玖诊脉完毕,对顾玫轻声说道:“玫姐姐不用担心,大堂哥没事,他只是太累了,需要休息。”

    顾玫长出一口气,“多谢小玖妹妹。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顾玖闻言,笑了起来,“太医说的话,玫姐姐不相信,偏生相信我的话。我的医术可没太医那么好。”

    顾玫却摆手,说道:“在我眼里,小玖妹妹比太医还要厉害三分。你只是缺乏经验,旁的比太医都要厉害。”

    “谢谢玫姐姐如此信任我,感激不尽。”

    “感激的话该我来说。多亏有小玖妹妹帮忙,大嫂的丧事才能顺利办下去。”

    顾玖问道:“今天贾家没来闹吧。”

    顾玫摇头,“昨日大哥罕见地放了那样的狠话,出殡之前,贾家不会再来的。其实贾家也不是真的想让大哥陪葬,母亲说他们是想趁机讹上我们侯府。”

    “讹诈?这话怎么说?”顾玖好奇。

    顾玫斟酌了一下,简短地说道:“贾家最近两年诸事不顺,损失了大笔的钱财。

    因着大嫂的死,他们想趁机从我们侯府敲一笔的银钱。

    另外,贾家一边想将大嫂的嫁妆拉回去,毕竟大嫂没留下孩子。

    一边又想着将族中的姑娘嫁给大哥,给大哥做填房,贾顾两家继续联姻。”

    顾玖挑眉,原来一切都是利益驱使。

    她还以为贾家真的因为贾氏的死而悲痛,却没想到,贾家人死劲的闹腾不过是为了多一点筹码,多要一点好处。

    顾玖摇摇头,人性这玩意,果真不能剖开了看。

    最好是隔得远远的看,透着一种朦胧美,那多好啊。

    顾玖随口问道:“大堂哥知道贾家的打算吗?”

    顾玫迟疑了一下,“我觉着大哥应该是知道的,他只是假装不知道罢了。”

    顿了顿,顾玫又说道:“很多事情大哥都看得很透彻,他只是习惯了自欺欺人。”

    顾玖点点头。侯府集中所有优质资源培养出来的嫡长孙,自然不可能是蠢货。

    或许是性格使然,让顾瑞对待别人的恶意,下意识的选择视而不见。

    然而,自欺欺人终究不是长久的办法。

    顾瑞总得面对现实。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