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75章 太尴尬
    两个稳婆被请出府。

    白姨娘站在窗户边,面无表情,目送两位稳婆离去。

    她回头盯着青竹,“人都走了,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青竹偷偷翻了个白眼,说道:“我家姑娘不放心姨娘,命我看着姨娘。”

    白姨娘笑了笑,“有什么不放心的,二姑娘就是想得太多。我不过是见见两位稳婆,还派你们过来守着。我要是不答应,李串是不是要带着人冲进来,将我收拾一顿?”

    “不敢!”

    白姨娘嗤笑一声,“都到了这会,说这些有意思吗?两位稳婆我已经见过了,你也回吧。

    见了你家姑娘替我谢谢她,谢她为我请来稳婆。我这心里头啊,感激得很。

    等孩子出生后,同二姑娘肯定很亲。将来这孩子还得指望二姑娘多多照顾。”

    青竹说道:“姨娘的孩子,姨娘自己照顾。我家姑娘可照顾不了。”

    白姨娘笑了笑,“行了,行了。我以后是不敢麻烦二姑娘,你赶紧回吧。”

    青竹沉默退下。

    等人一走,白姨娘重重地将窗户关上,真是气煞人也。

    丫鬟翠柳来到白姨娘身边。

    “姨娘当心身子。”

    白姨娘嗯了一声,让翠柳扶着在椅子上坐下。

    她说道:“不知道太太她们什么时候回府。”

    “应该没那么快吧。宫里正忙着给皇后娘娘办丧事。”

    白姨娘轻抚自己的腹部,“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一定要平安生下来。”

    翠柳为她出主意,“姨娘不如找老爷。老爷心里头对太太早有了芥蒂,姨娘只需稍加挑拨,说不定就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白姨娘点点头,“这是一个办法。若是太太能重病不起就好了。”

    白姨娘的心愿,老天爷显然没听到。

    谢氏在宫里哭灵,只是看着憔悴了些,身体倒是还好。

    不过老夫人魏氏的情况可不太好。

    毕竟上了年纪,哪能这么折腾来折腾去的。

    同老夫人魏氏一样上了年纪的人,还有不少。

    有人哭灵的时候,直接昏了过去。

    一阵手忙脚乱,太医一检查,说是太累的缘故。

    于是有人到天子跟前陈情,让诰命夫人们每日傍晚出宫回府歇息,次日一早再赶到宫里哭灵。

    虽说辛苦了一些,却也省却了许多事情。

    毕竟留在宫里面,吃不好,睡不好,每日还要长时间跪在灵堂哭灵。

    就算身体结实的人,长期这样,也撑不了几天。

    更别提那些身子骨本来就弱的人,怕是连命都要交代在宫里。

    天子经过考虑,准了这份陈情。

    于是乎,在诰命夫人们进宫的第三天,终于能够出宫回府。

    虽说第二天一大早还要赶到宫里,来回折腾,但是俗话说的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

    回到家里,全身放松的劲,在宫里是永远都体会不到的。

    单就这一份放松,就能让人省心愉悦。第二天,就能精神抖擞地回到宫里,继续哭灵。

    老夫人魏氏她们顺利回到了侯府,顾玫喜极而泣,好歹主心骨回来了。

    大夫人小魏氏就问道:“我们不在的这些天,府里可好?”

    “都挺好的。小玖妹妹她们过来帮忙,为女儿分担了不少。”

    大夫人小魏氏点点头,大家前往松鹤堂说话。

    老夫人魏氏坐在熟悉的椅子上,浑身骨头酸痛。

    丫鬟替她捶背,捶腿,为她按摩放松。

    老夫人魏氏感慨道:“老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想当年,惠妃娘娘离世的时候,老身在宫里头守了七八天,回到府里还能吃下两碗米饭。”

    “老夫人身子骨结实着,儿媳的身体都比不上老夫人。”

    二夫人王氏奉承道。

    老夫人魏氏摆摆手,“不行了。自个的身体自个知道。要是陛下还不让我们出宫,老身这条命怕是要交代在宫里。”

    “老夫人可别吓唬儿媳妇。”

    大家都担心地看着她。

    老夫人魏氏勉强一笑,“老身只是随口说说,瞧你们吓的。玫丫头过来,和老身说说,这些天我们不在,你们是如何处置内务。你大嫂的丧事办得如何?”

    顾玫上前,将这些天的事情,娓娓道来。

    顾玖将厨房的人全部赶走,从外面请来厨子和帮工的事情,也一并说了。

    她得抢先下手,免得厨娘们又在背后告黑状,颠倒是非黑白。

    顾玫说完了事情,又继续说道:“老夫人,孙女认为小玖妹妹的办法极好。

    府中的老人,仗着主子们给的体面,一个个眼睛都放在头顶上,根本不将孙女等人放在眼里。

    不仅如此,他们还出言讥讽孙女等人,张口必提当年,闭口必提伺候老侯爷老夫人是如何的体面,孙女等人该如何的尊重他们,孝敬他们,真正气煞人也。

    这回要不是小玖妹妹机智,从外面请来了厨子和帮工,流水席怕是只能喝茶吃点心,热菜热饭是一口都吃不上的。届时侯府的脸面都要被他们丢光了。”

    大夫人小魏氏脸色一板,“简直是放肆。我们不在,满府的下人竟然如此对待差事,眼里还有没有侯府,还有没有主子。老夫人,儿媳以为,府中老人实在是欠敲打。”

    顾玫暗暗点头,何止是欠敲打,就该全部赶出府去,另选合适的人细心培养,一样能当差,还比那些老人更省心。

    老夫人魏氏微微眯起眼睛,“你们说的,老身都知道了。都是一些伺候过老身和老侯爷的人,原本给他们几分体面,是希望他们更加用心当差。

    却没想到他们杖着这份体面,趁着我们不在的时候,竟然摆起了主子的谱。实在是荒唐。

    这件事,老身就交给老大媳妇你来处置,不用看老身和老侯爷的面子。

    不过现在府中办丧事,又遇到国丧,等忙完了这一阵,再处置他们不迟。”

    大夫人小魏氏点头,“儿媳听老夫人的。”

    她知道老夫人是想拖一段时间,先敲打敲打那些老人,保下他们。

    不过她不怕。

    这一回,难得的机会,她要将那些光吃饭不干事的老人统统清理出去。

    别管老夫人想要保谁,只要落了把柄在她手里,就别想逃过去。

    这帮老人,仗着体面,再而三的给她下绊子。她早就想清理了,却一直没找到由头。

    没想到,这一回进宫,却得了机会。

    小玖那孩子太机灵了,竟然想到从外面请厨子和帮工。

    如此一来,厨房的上下几十号人,想要邀功,也无从邀起。

    大夫人小魏氏想到高兴处,不由得低下头偷偷笑了笑。改明儿她派人给小玖送份礼物过去,谢她这回帮了大忙。

    老夫人魏氏也说道:“小玖这孩子倒是机灵,她一个闺阁姑娘,没人教她,她竟然想到从外面请厨子和帮工。”

    大夫人小魏氏说道:“或许是小玖以前见识过,便记在了心里。厨房那帮人太不像话,让小玖不得不出此下策。

    虽说传扬出去面子上不太好看,可总比流水席只有茶水和点心强。

    儿媳一想到,流水席上没有一道热菜,全是茶水点心,那个场面,儿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丢人了。”

    二夫人王氏,和三夫人段氏齐声附和。

    她们二人,过去也没少受府中老人的闲气。

    难得有机会清理这帮人,自然要赶紧落井下石,细数一番那些人的罪状。

    听着几个儿媳妇的指控,老夫人魏氏的表情渐渐变得凝重。

    她借口身体乏了,要早点歇息,就将所有人打发了出去。

    就连身边的丫鬟,也全都打发了出去。只剩下于嬷嬷伺候在身边。

    于嬷嬷接手了丫鬟们的活,替老夫人魏氏按摩放松。

    老夫人魏氏皱着眉头,“当年伺候老身和老侯爷的那些人,算算年龄,年轻的也都四十好几,年龄大的得有五六十岁。当年,他们都是极懂规矩,办事很让人放心的人。如今,他们果真有那么不堪吗?”

    于嬷嬷四十好几岁,算起来,也是府中的老人,很有体面。

    府中的小辈,像顾玫她们见了于嬷嬷,也要客客气气。

    有什么事情,自然是使唤小丫鬟们做,万万不敢使唤诸如于嬷嬷她们。

    于嬷嬷斟酌着说道:“是有那么几个荒唐的,不过大部分人还是守着规矩,老实做事。三位夫人,估摸着过去受过闲气,这才对他们人人喊打。”

    “嗯!”

    老夫人魏氏从鼻腔里发出声音,“不过府中的老人,是时候该清理一遍,以免尾大不掉,成为孩子们的掣肘。

    侯府的将来还是要指望孩子们,而孩子们不需要使唤不动的下人。

    许多豪门大户,为何会败落,多半都是从内部开始的。这里面,只怕也有下人掣肘的原因,让府中年轻的主子们施展不开手脚。”

    于嬷嬷张张嘴,小心翼翼说道:“老夫人说的有理。只是大家辛苦了一辈子,都指望着靠着侯府养老过活。这个时候,将他们清理出去,只怕会寒了许多人的心。”

    老夫人魏氏嗯了一声,“其实也不用太过担心。老人干不动活,应该离开了侯府。但是他们的儿孙还可以到侯府当差。儿孙们有了差事,就有了收入,如此也就不用担心养老。”

    “还是老夫人想得周到。”

    于嬷嬷心头有些悲凉,声音都变得低沉。

    老夫人魏氏突然拍拍她的手背,“你不要担心。老身身边离不开你,你还得在老身身边伺候几十年。”

    于嬷嬷喜笑颜开,“奴婢愿意一辈子伺候在老夫人身边。”

    ……

    顾府,大太太张氏很满意顾玖暂代管家的效果。

    她不在的这几天,府中上下都被打理得井井有条。

    大太太张氏,当着谢氏的面,夸顾玖。

    “小玖就是能干,将内务交给你处理,我是极为放心的。明儿天不亮,我们又要进宫。府里的内务,还要辛苦小玖继续替打理。”

    顾玖忙说道:“这些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大姐姐,三妹妹,四妹妹,五妹妹和六妹妹也出力不少。大家齐心协力,才能将府中打理好。”

    大太太张氏说道:“大家都有功劳,不过还是多亏有你主持中馈,事情才办得如此顺利。我听下人说了,这两天,你不仅要忙府中的事情,还要去隔壁侯府帮忙。辛苦你了。”

    “侄女能为大伯母分忧,不辛苦。”顾玖甜甜一笑。

    大太太张氏看着顾玖,越看越喜欢。这姑娘多聪明,多能干啊。长得又漂亮。

    这要是自己的闺女,她做梦都要笑醒。

    张氏夸,谢氏自然不能夸,还得骂。

    “二丫头,我听人说你将侯府厨房上下几十号人全都丢出去,另外花钱从外面请了厨子和帮工,此事是真的吗?”

    顾玖微微点头,“除了丢出去有些夸大外,事情基本上就是太太说的那样。”

    “简直是荒唐。”谢氏拍着桌子,怒气满腹。

    “那是侯府,不是自己家里。你去侯府帮忙,谁给你的权利,让你将人丢出去?又是谁给的权利,让你去账房支用银子从外面请厨子和帮工?你简直是乱来,不光是丢尽了侯府的脸面,连我们的脸面也一并被你丢光了。”

    谢氏急言令色,大声呵斥顾玖。

    顾玖挑眉,“不知太太说的丢脸,从何说起?”

    “你还敢狡辩。堂堂侯府,办流水席,需要从外面请厨子和帮工。此事传闻出去,外面的人会怎么议论?侯府连区区几个厨娘都养不起,还要从外面请人,这不是丢脸是什么?”

    谢氏怒拍桌子,指着顾玖的鼻子大骂。

    顾玖笑了笑,“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丢脸啊。就算丢脸,丢的也是侯府的脸面。侯府都不着急,太太急什么。不如等一等,看看侯府会不会派人过来责骂我,届时太太再教训我也不迟。”

    “你,你简直是放肆。”

    谢氏大怒。

    顾玖不想再和谢氏废话,不如沉默以对。

    大太太张氏蹙眉,“弟妹,小玖在侯府做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倒是不觉着丢脸,反而认为小玖处理得很好。

    那样的情况下,首先要保证的是流水席准时开席。

    靠侯府的厨娘,我看一天都置办不了一桌流水席。没有流水席,侯府才是真正丢了大脸。

    论起事情轻重,我倒是以为侯府该谢谢小玖。”

    顾玖感激大伯母张氏替她说话。

    虽然她认为自己做的都是对的,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她的做事方式。

    大伯母能体谅她的难处,这一点让顾玖很感动。

    谢氏极为不满,眼神带着凶光,盯着大太太张氏。

    “大嫂,我在管教自家孩子,你能别插手吗?”

    张氏笑了笑,“我瞧着弟妹不像是在管教孩子,倒是像在借机敲打人。”

    谢氏冷哼一声,“胡说八道。就算我敲打顾玖,又怎么样?名义上,她是我闺女,难道我不该敲打吗?”

    张氏皱眉,“小玖并没有做错,弟妹为何要敲打她?她领了厨房的差事,那样的情况,莫非要眼睁睁看着厨娘们消极怠工而无动于衷,让侯府在所有宾客面前丢尽脸面才算是做对了吗?”

    谢氏怒道:“一派胡言。解决问题,又不是只有一个办法,为何非要从外面请厨子。”

    “因为赶时间。”顾玖言简意赅,回答了谢氏的问题。

    谢氏盯着顾玖,“那么多时间,就是磨洋工,我就不信侯府的厨娘做不出流水席。”

    顾玖冷笑一声,“太太一副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的模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太太是侯府的太太,而非顾府的太太。”

    “放肆!”

    谢氏指着顾玖,“你实在是太放肆。你这是对待长辈的态度吗?你,你……”

    “启禀大太太,二太太,侯府大夫人派了人过来,说是特意过来感谢二姑娘。”

    丫鬟话音一落,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谢氏张口结舌,尴尬到脸色涨红。

    其他人都憋着笑,这是活生生的打脸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