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78章 争夺管家权
    宁王府。

    刘诏端坐于书房内,提笔作画。

    护卫赵三走进来,躬身说道:“启禀公子,东宫已经闹了起来。”

    刘诏落下点睛之笔,面色清冷地说道:“闹得还不够。本公子要亲自为东宫加一把柴火,让他们闹得更厉害。”

    “请公子吩咐!”

    刘诏把玩着大拇指上扳指,欣赏自己的画作,一边说道:“派人前往太子詹事徐大人的老家,烧一把火。

    再派人前往谢茂的老家,给他来个釜底抽薪,让他们全都紧张起来。

    至于东宫,没有什么比后院着火更有用。太子妃和太子侧妃二人面和心不和,本公子若是不善加利用,岂不是太浪费。”

    “公子英明。”

    内侍林书平含笑说道:“不过小的担心赵王和燕王会在背后阴谋夺取好处,趁机坐大。此事不可不防。”

    刘诏面色清冷,说道:“赵王府,燕王府,两家早已势同水火。本公子不如坐山观虎斗,先让二位王爷伯父斗一斗,本公子也好坐收渔翁之利。”

    内侍林书平说道:“小的以为,可以从薛贵妃和贤妃身上下手。”

    刘诏点点头,对林书平说道:“此事本公子就交给你去办。”

    “遵命!”

    护卫赵三又说道:“四公子和萧姑娘的婚期已经定下,就在今年七月。公子同顾姑娘的婚期,是不是也该早日定下来?”

    内侍林书平也说道:“公子居长,理应赶在四公子前面大婚。”

    刘诏沉默。

    护卫赵三斗胆猜测,“公子可是在担心顾姑娘那里?”

    刘诏微微眯起眼睛,“婚期暂时不用定下来。”

    内侍林书平急忙说道:“公子的婚期岂不是要晚于四公子?那如何是好?”

    护卫赵三也不赞同。

    刘诏居长,理应早于四公子成亲。

    刘诏说道:“无妨!区区一个婚期,即便晚上几天,也难不住本公子。”

    内侍林书平同护卫赵三齐齐皱眉,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清楚刘诏的脾气,就没有再劝。

    二人退出书房,内侍林书平问护卫赵三,“你可知道公子为何不急着定下婚期?”

    护卫赵三试着猜测道:“或许是考虑到顾姑娘。婚期太近的话,顾姑娘的嫁妆都来不及准备。不像萧姑娘,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准备嫁妆,随时都可以出嫁。”

    内侍林书平皱起眉头,“公子为何选了顾姑娘为妻?看样子顾姑娘在家中不受宠爱,不然嫁妆不会到现在还没准备好。我这心里头担心的很,等她嫁入王府,斗得过萧姑娘,斗得过王妃吗?可别尽给公子拖后腿。”

    “顾姑娘人很不错,只是摊上了妾扶正的继母,很多事情不太方便。”

    护卫赵三小声替顾玖辩解。

    林书平冷哼一声,“改明儿,咱家得找个机会,见一见这位顾姑娘。”

    护卫赵三微蹙眉头,提醒对方,“你可别乱来。顾姑娘是公子亲自挑选的妻子,你若是乱来,惹怒了公子,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林书平笑了笑,“咱家自然不会乱来。公子挑中顾姑娘,一定有公子的理由。我只是赶在大婚前,替公子称一称顾姑娘到底有几斤几两。”

    ……

    顾府!

    谢氏歇息了几天,终于恢复了精气神。

    时间到了二月,天气渐渐暖和起来。谢氏也打算找机会和大太太张氏掰扯掰扯管家的事情。

    正好顾玥找来。

    “请母亲替女儿做主。”

    “又怎么了?”

    顾玥委屈地哭出来,“原本这点小事,女儿不该麻烦母亲。可是女儿越想越觉着憋屈,不光是女儿被人作践,连母亲被跟着丢脸。此事女儿一定要说出来。”

    谢氏微蹙眉头,“你先把事情说来听听。”

    顾玥擦干眼泪,说道:“嫁衣上面用的金线,大伯母替女儿准备了四两,可是给二姐姐却准备了八两。

    都是二房嫡出,为何我和她的嫁衣所用金线,整整差了一倍?大伯母到底是何意,是看不起女儿,还是看不起母亲?

    难道就因为母亲是继室填房,连带着女儿也要被人轻贱吗?”

    “胡说八道!”

    谢氏大怒,扭头问春禾,“春禾,到底是怎么回事?金线的事情,为何你一直没有禀报?”

    春禾偷偷扫了眼顾玥,真是个麻烦精。

    她躬身说道:“启禀太太,这件事奴婢也是今天一早才知道,正准备禀报太太,三姑娘就来了。”

    谢氏咬牙切齿,“大房欺人太甚,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大太太这会在哪里?”

    春禾小心翼翼地说道:“应该是在议事堂吧。”

    谢氏冷哼一声,“随我前往议事堂。”

    谢氏气势汹汹来到议事堂。

    议事堂这会人进人出,正忙着。

    顾玖,顾珍等人,都跟着大太太张氏学着管家理事。

    见到谢氏进来,大家都停下手中的活,朝她看去。

    大太太张氏瞧着谢氏来者不善,挥挥手,让管事婆子们先退出去。

    “弟妹怎么来了?”

    谢氏哼哼两声,四下打量,“我来的不是时候,你们正忙着。”

    说罢,谢氏在椅子上坐下,冷笑一声,盯着张氏看。

    张氏端起茶杯,遮掩住嘴角的一抹冷笑,“弟妹既然知道我们正忙着,偏又这个时候过来,想必是有事情。”

    谢氏挑眉,“自然有事。”

    这个时候顾玥也赶了过来,悄悄走进议事堂,往自己的位置上一坐,以为人不知鬼不觉。

    殊不知,屋里所有人都注意到她,并且猜测谢氏之所以这个时候找过来,肯定和顾玥脱不了关系。

    顾珍朝顾玖看去,用眼神询问顾玖,知不知道谢氏因为何事而来?

    顾玖微微摇头,她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之前好好的,今日突然发难,也不知道是谁又得罪了她。

    总不能是她得罪了谢氏吧?

    还真是!

    只不过顾玖自己不知道罢了。

    之后,顾珍又朝顾珊看去,想问顾珊知不知道内情。

    顾珊微微摇头,她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是一脸懵逼。

    大太太张氏问道:“不知弟妹有什么事?”

    谢氏笑了笑,“第一件事,我想和大嫂论一论管家。我们两家没有分家,这个府邸是大房和二房共用,理应由你我共同管家,我这话可有错?”

    张氏似笑非笑,“自然没错。”

    “那我是不是也该一起管家?”谢氏咄咄逼人。

    张氏轻声一笑,点头说道:“弟妹自然应该跟着我一起管家。”

    谢氏顿时露出一个胜利者的笑容。

    却不料,张氏又说道:“我身为当家太太,这个家理应由我说了算。要是弟妹不嫌弃为我打下手,我倒是不介意让弟妹管管内务。”

    谢氏的笑容僵在脸上,“大嫂何意?”

    大太太张氏笑了笑,“弟妹的打算,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弟妹想要管家,无非是想找机会,接管府中在外置办的各项产业。

    我也不瞒弟妹,这些年,我的确用公中的钱置办了不少铺子,田庄,还参股了两门生意。托福,这些年收益都还不错。

    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弟妹可以帮着管家,比如帮忙打理厨房,针线房之类。

    外面的产业,弟妹就不要妄想插手。没分家之前,这些产业,必须由我们大房出面打理。”

    “凭什么?”

    谢氏不答应了,“外面的产业也有我们二房一份,我身为二房太太,为何不能插手。”

    张氏似笑非笑,半点情面不留,直言说道:“因为我不相信弟妹。”

    “你……大嫂,你不要太过分。莫非大嫂私下里做假账贪墨了公中的钱财,怕我查出来?”

    张氏嗤笑一声,“这话弟妹以后切莫再说,否则我家老爷可是个火爆脾气,倒时候我们两房打起来,可就不美了。”

    谢氏张口结舌,“大嫂是在威胁我吗?”

    张氏嘲讽一笑,“我是在提醒弟妹,小心祸从口出。无凭无据,你就敢指责我贪墨公中银钱,真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

    我告诉你,就凭你刚莫须有的指责,我身为当家太太,嫡长媳,未来顾府的老封君,就有资格将你关到祠堂,让你好好反省反省。”

    谢氏脸色一板,“你敢!”

    张氏哼了一声,眼神轻蔑,“弟妹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你信不信,我将你关到祠堂反省,二弟一句话都不敢说。”

    谢氏脸色一变,张口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张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弟妹得空多读读书,温习一下府中的规矩。长幼秩序,可不能乱来。就好比玥丫头冲小玖大喊大叫,按照规矩,可是要打板子的。长幼不分,成何体统。”

    顾玥脸色一变,急忙低下头,降低存在感。

    谢氏怒极反笑,“今儿听大嫂一席话,我倒是长了见识。大嫂不让我管府外的产业,我认了。账本总该给我看一看吧。”

    张氏微微一笑,摇头说道:“早在过年前,账本已经送给二弟过目。他看了,说了声很好,旁的话没有多说。弟妹对账本有任何疑问,问二弟去,我恕不解答。”

    谢氏眼一瞪,“此事我怎么不知道?”

    张氏说道:“那你得问二弟,他为什么没告诉你,我就不明白了。”

    谢氏脸色铁青。

    沉默了片刻后,她也很干脆,也可以说是能屈能伸,“之前大嫂说,准备将厨房还有针线房给我管?”

    张氏点点头,“弟妹莫非不愿意?”

    谢氏挑眉一笑,“哪敢不愿意。大嫂将厨房和针线房交给我管,我自然是责无旁贷。不过说起针线房,正好有件事,我想和大嫂掰扯掰扯。”

    “弟妹请说。”

    谢氏喝口茶,润润喉,说道:“关于二丫头和三丫头的嫁衣,我听人说,大嫂给二丫头准备了八两金线,给三丫头却只准备了四两金线,这是何故?

    两个孩子都是我们二房的嫡出,为何要区别对待?难道大嫂是看不起我,认为我生的孩子就要比二丫头低一等吗?”

    张氏轻声一笑,“为何会区别对待,弟妹何必明知故问。

    玥丫头嫁的是海西伯的嫡次子,身份自然尊贵,可是比起宁王嫡长子还是远远不如。

    二丫头是由皇上亲自指婚,将来要嫁给皇孙为妻,她的嫁衣,金线能少于八两吗?当然不能。

    要是你家玥儿也能嫁给皇孙为妻,或是嫁给伯爵府的嫡长子为妻,金线我也给她准备八两。

    嫁给什么身份的人,就得准备什么样的嫁衣。

    若是准备一件同身份不匹配的嫁衣,弟妹是成心想压海西伯府大少奶奶一头,成心给玥儿结仇吗?”

    “那至少也该和海西伯府大少奶奶的嫁衣金线一样。”

    顾玥突然出声说道。

    张氏瞥了眼顾玥,“长辈说话,玥儿,你作为晚辈不该随意插话。嬷嬷教导的规矩,你都忘了吗?”

    顾玥涨红了脸,表情弱弱地看着谢氏。

    谢氏冷哼一声,“大嫂好口才,什么事情到你嘴里,都是道理。”

    张氏轻声一笑,说道:“弟妹误会了,不是我口才好,而是道理就摆在哪里,人人都知道。

    就比如两个孩子的嫁妆,为什么小玖是四万两嫁妆,玥儿只有两万两嫁妆?

    不就是因为一个嫁的是皇孙,一个嫁的只是伯爵府的嫡次子。

    姑娘家,在娘家的时候,大家都是姐妹,亲亲热热,不分高下。

    但是许配了人以后,高下立判。很无情,却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弟妹对此应该深有体会。”

    张氏这番话一出口,姑娘们的表情都有些凝重。

    身份,地位,婚事,到底有多无情,大家早有感触。

    只是过去,没有人如此直接地说出来。

    顾玥心头不甘,眼巴巴地望着谢氏。

    谢氏盯着张氏,问道:“照着大嫂的意思,我家玥儿只能有四两金线绣嫁衣?”

    “四两金线可不少。弟妹不要嫌弃。”

    谢氏冷哼一声,“我若是想加二两金线,要如何?”

    张氏挑眉一笑,说道:“如果弟妹肯自己掏荷包,我自然不会干涉。但是公中只能为玥儿出四两金线。此事还请弟妹体谅。”

    真是欺人太甚。

    谢氏当然不肯体谅张氏,她只觉着憋闷。

    偏生规矩在那里摆着,她也无可奈何。

    这会,谢氏前所未有地希望分家。

    分了家,她就可以当家做主,想用多少金线就用多少金线。

    什么规矩,统统滚一边去。

    顾玥眼巴巴地指望着谢氏能替她添二两金线,可是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谢氏的承诺。

    二两金线又不多,加上工钱也值不了多少钱。母亲却连这点金线都不肯添给她。

    顾玥心里头失望到了极点。

    “弟妹还有别的事情吗?”

    张氏问道。

    谢氏笑了笑,“既然要管家,首先就要过目账本。我打算留在议事堂,查一查厨房和针线房过往几年的账本。”

    张氏特别干脆,当即吩咐下人,“去,派人到账房,将厨房和针线房过去五年的账本全部搬过来。”

    接着,张氏又问谢氏,“弟妹,要不要我给你安排一个账房先生?”

    谢氏很干脆的拒绝,“不用,我这里有会算账的人。”

    “那就好。”

    张氏笑了笑,“姑娘们,今儿就忙到这里,你们都散了吧。”

    顾玖等人起身,告辞离去。

    顾玥追上顾玖,“二姐姐,我有话和你说。”

    “三妹妹想说什么?”

    顾玖回头看着顾玥。

    顾玥冲上前,站在顾玖的面前,说道:“就因为你嫁的人是皇孙,你便处处压着我。我不服气。”

    顾玖望天,笑了笑。

    “三妹妹,你不服气,去和太太说。你和我说没有用。正所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可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顾玥的脸色蓦地红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讥笑我吗?”

    顾玥的婚事,是她要死要活弄来的,真要论起来,真谈不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故此,别人一说这话,顾玥就免不了多想。

    总以为别人是在暗讽她。

    顾玖一本正经地说道:“三妹妹多虑了。我只是就事论事,绝无讥讽的意思。我还有事情忙,就不陪三妹妹闲聊。告辞。”

    “你给我站住,站住……”

    顾玖哪里会理会她,直接就离开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