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81章 撸袖子亲自上阵
    白姨娘离预产期已经很近了,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发作?

    顾玖不想以恶意揣测白姨娘,但是她不得不朝那个方向想。

    白姨娘可不是单纯的内宅女人。

    这个女人精明得很,非常善于抓住机会,并且善加利用。

    顾玖问小翠,“此事太太知道了吗?”

    小翠点头,“奴婢看到冬梅进了正房。”

    谢氏这会正在松鹤堂正房里面陪着老夫人说话。

    顾玖说道:“此事我知道了,先不要声张。”

    小翠应下。

    顾玖留意着正房那边的动静,果然没过多久,就看见谢氏带着丫鬟,急匆匆出了房门,赶着回府。

    青梅轻声问道:“姑娘,我们要回去吗?”

    顾玖微微摇头,“这滩浑水,我们不参与。”

    内宅女人斗法,顾玖身为晚辈,理应躲着。

    不过她还是安排小翠从角门回顾府,盯着白姨娘那边的动静。

    此时此刻,在顾府相思院,白姨娘正在产房内大叫。

    因着催产药,孩子提前发动。

    白姨娘早有准备,一发动就让人去请稳婆。

    外院的人哪里认识什么稳婆,正慌乱的不知道该去哪里请稳婆的时候,翠柳站出来,说道:“我认识两个稳婆。”

    外院的人,也没空去计较翠柳一个内宅丫鬟,如何会认识外面的稳婆。只知道有人认识稳婆,那就赶紧请来。

    两个稳婆被请到了府上,正是上次顾玖命人去请的那两位。

    两位稳婆一见到白姨娘,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定是用了催产药,孩子提前发作。

    二话没说,就命人做各项准备,然后关上产房门,开始替白姨娘接生。

    胡姨娘得知消息,急匆匆赶到相思院。

    她到的时候,稳婆已经进了产房,只听见白姨娘在产房内大喊大叫,声音刺破耳膜,极为痛苦。

    胡姨娘表情凝重,她猜到白姨娘受了她说的那番话的启发会采取手段。

    可是没想到白姨娘竟然如此干脆,这么快就下定了决心,并且抓住机会就开始催产。

    白姨娘做事,好生干脆利落。

    胡姨娘咬咬牙,直接朝产房大门走去。

    翠柳突然出现,拦在门口,“胡姨娘请止步。”

    胡姨娘板着脸,说道:“白妹妹叫得那样惨,我得进去看看,否则我不放心。”

    “多谢胡姨娘如此关心我家姨娘。不过我家姨娘吩咐了,除了稳婆,任何人不得进去。否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会把所有责任算在擅自进入产房的人的头上,到老爷跟前狠狠告一状。”

    胡姨娘脸色微变,“这话是什么意思?白姨娘是在怀疑有人要害她吗?”

    翠柳面无表情地说道:“有没有人害我家姨娘,奴婢不清楚。不过俗话说的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胡姨娘,你说对吗?”

    胡姨娘冷哼一声,“这话你不该问我,应该问问白姨娘。问问她的疑心病什么时候能治好。整日里想着有人害自己,我看她是脑子不清楚。”

    翠柳冷声说道:“我家姨娘脑子清不清楚不重要。胡姨娘你还是请回吧,等孩子生下来,奴婢会亲自去给你报喜。”

    “不用给我报喜,我就坐在厢房候着。这么大的事情,太太又不在府里,我理应替白姨娘盯着点。”

    “胡姨娘有心了,你请。”

    翠柳客气又警惕地将胡姨娘请到厢房落座,然后又回到产房门口守着,盯着每一个试图接近产房的人。

    产房门打开,小丫鬟端着一盆盆血水走出来。

    翠柳脸色发白,这拉着一个小丫鬟,问道:“姨娘如何呢?”

    “快生了,稳婆正在让姨娘使劲。”

    翠柳放开小丫鬟,心头松了一口气。

    孩子平安生下来就好。

    翠柳心里头催促着,盼着白姨娘快点生下孩子。太太那里拖不了多长时间。

    要是耽误下去,太太回来了,那情况就糟糕了。

    胡姨娘站在窗户边,眼睛死死地盯着产房门口。

    她双手绞着手绢,脸色发青。

    听着白姨娘一声声的叫声,心也跟着一跳一跳的。

    白姨娘的叫声开始变得虚弱,胡姨娘又偷偷松了一口气。

    白姨娘的力气快要用完了,要是这一胎难产,那才是一场好戏。老天爷都在帮她。

    她又朝院门口看去,她已经命人去隔壁侯府传消息,为何太太还不回来。

    只是稳婆已经在产房内,太太回来又能做什么?想做手脚,现在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

    胡姨娘咬着牙,白姨娘这个女人果然会算计。

    她就是算好了一切,才敢在这个时候用药催生。

    胡姨娘冷哼一声,“白姨娘,就看看老天爷到底是站在你那边,还是站在太太那边。”

    在谢氏到达顾府大门的时候,翠柳收买的小厮也到了京城府尹衙门,并见到了顾大人。

    小厮告诉顾大人,白姨娘发作了,就要生了。

    顾大人沉吟片刻,问马师爷,“公务可忙?”

    马师爷很识趣,“大人放心,今日公务已经忙完。”

    顾大人嗯了一声,“时辰还早,再过半个时辰,本官有事回府一趟。”

    马师爷躬身说道:“大人日理万机,还需保重身体。不如今日就提早回府。若是有紧急公务,下官会派人及时告知大人。”

    顾大人点点头,“辛苦你呢。”

    “为大人分忧,是下官该做的。”

    顾大人在衙门逗留了片刻,就吩咐人备轿,启程回府。

    他心里头还是惦记着白姨娘,盼着白姨娘替他添一个哥儿。

    多子多福,顾大人对此深信不疑,儿子越多越好。

    谢氏在二门下了马车,连芙蓉院都没回,直接赶往相思院。

    一边走,一边问婆子,“现在什么情况?孩子出生了吗?”

    “孩子还没生下来,胡姨娘在那边守着。”

    “哦!”

    谢氏心头松了一口气。有胡姨娘盯着,问题应该不大。

    她刚走进相思院,就听见从产房传出白姨娘的惨叫声。

    谢氏紧蹙眉头。

    讨厌一个人,别说看见脸,光听见声音都觉着恶心想吐。

    谢氏对白姨娘的厌恶就到了这种地步,听见白姨娘的惨叫,她就感觉浑身不适,同时又有一种畅快感。

    胡姨娘见谢氏来了,忙从厢房走出来。

    “婢妾见过太太。”

    谢氏嗯了一声,“现在是什么情况?”

    胡姨娘迟疑了一下。

    谢氏冷哼一声,抬步走进厢房,胡姨娘急忙跟上。

    春禾守在门口,不让人进入厢房。

    “到底什么情况?”谢氏走进厢房后,不耐烦地问道。

    胡姨娘忙说道:“启禀太太,白姨娘应该是用了催产药。”

    “果真?”谢氏瞪大了眼睛。

    胡姨娘点头,“婢妾有七成把握。白姨娘这一胎,发作的时间未免太巧,正好赶上太太去隔壁侯府请安。”

    谢氏冷笑一声,“她以为用催产药就能万事大吉吗,做梦。”

    胡姨娘又说道:“婢妾一得到消息就赶了过来,本想进入产房看看情况,结果白姨娘身边的丫鬟拦着不让进去。还说谁要是不经过白姨娘的允许,擅自进入产房,一旦出现意外,责任就全算在那人头上。”

    “荒唐!她白氏有什么资格拦着人不让进。”

    谢氏怒斥一声,走出厢房,直接产房大门走去。

    翠柳出面阻拦,话还没有出口,谢氏就率先呵斥道:“放肆,连我你敢拦。将这个贱婢拖下去。”

    说完,谢氏就推开产房大门走了进去。

    绕过屏风,就是产房。

    白姨娘躺在产床上,正在用力。

    她摇晃着头,感觉自己眼花了。她怎么可能在产房看见谢氏。

    “现在什么情况?”

    谢氏直接开口问两位稳婆。

    两位稳婆还算镇定,“回禀太太,情况还算顺利,孩子应该很快就生下来。”

    “是吗?”

    谢氏似笑非笑地盯着白姨娘。

    白姨娘瞪大了眼睛,浑身紧绷,“太太?太太怎么会在此?产房污秽,太太还是出去吧。”

    “无妨,你生孩子,我自然要来看看。我可是亲口答应老爷,要保你们母子均安。”

    “姨娘,快用力,孩子就要出来了。”

    “啊……”

    白姨娘大叫一声,此时此刻,她内心愤懑无比。

    千算万算,还是没算到谢氏如此不讲究,竟然进了产房。

    白姨娘头冒冷汗,浑身肌肉绷紧,完全无法放松。她大吼大叫,发泄着内心的愤怒情绪。

    “姨娘,用力。听我的吩咐,用力……”

    “啊……我没力气了,我使不出力气来,我不生了。”

    白姨娘突然放声大哭起来。稳婆们见多识广,什么情况都遇到过。

    白姨娘的哭泣,根本不会影响到她们。她们按部就班地催促白姨娘用力。

    白姨娘在急促的喘气,感觉快要呼吸不过来。

    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握住了她的手。

    白姨娘看过去,那是谢氏的手。

    她浑身一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谢氏握着白姨娘的手,说道:“白姨娘,老爷可是对这个孩子充满了期待,你怎么能让老爷失望。不要再说不生了这样的话。你是在害你自己,也在害孩子,知道吗?”

    白姨娘瞪大眼睛,眼神惊恐不安,“啊……你走,你走……呜呜……”

    白姨娘又叫又苦,身体抽搐。

    谢氏冷冷一笑,“你现在正在生孩子,我不与你计较。”

    说完,谢氏放开白姨娘的手,又对两个稳婆说道:“好生接生,要是孩子出了什么事,饶不了你们。”

    两位稳婆连连点头答应。

    谢氏甩袖离去,走出了产房。

    胡姨娘守在门口,见到谢氏出来,急忙迎上去。

    “太太?”

    谢氏轻声一笑,“我们到厢房等着,白姨娘这一胎怕是有些艰难。”

    胡姨娘低眉顺眼地跟着谢氏到了厢房。

    谢氏端坐微动,眼睛微微眯着。

    她的内心,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自信笃定。

    她是刺激了白姨娘,却无法确定,能不能影响白姨娘,又有多大影响。

    白姨娘生孩子这件事,她不能落人把柄。因此她没有做任何多余的事情,甚至没有给两位稳婆任何暗示。

    她来迟了,已经错过了做手脚的最好时机。

    只是胡姨娘……

    谢氏扭头,盯着胡姨娘,“我吩咐你的事情,为何没有办到?”

    胡姨娘低眉顺眼地说道:“白姨娘一直防备着婢妾,等到婢妾得了消息赶来的时候,两位稳婆已经进了产房。”

    顿了顿,胡姨娘又说道:“产房里面的两位稳婆,正是上次二姑娘暂代管家的时候,替白姨娘请来的那两位。显然,白姨娘早有打算,故意趁着太太不在府中,用药催生。”

    谢氏冷冷一笑,“白姨娘果然擅于算计。不知道她有没有算计到自己的性命。”

    “姨娘,姨娘……”

    远远的就听见顾琳的叫声。

    顾琳得知白姨娘要生了,急急忙忙从侯府赶回来。

    她一头的冷汗,眼泪也落下来,一副怕得不行的模样。生怕一回来,就见到白姨娘一尸两命。

    她跑进院门,听到白姨娘的声音从产房传出来,突然就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五丫头,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顾琳呆愣愣地抬起头,似乎没想到谢氏会从厢房出来。

    “太太?”

    她茫然的叫了一声。

    谢氏板着脸,眼神嫌恶,“站起来。姑娘家,一点规矩都没有。谁让你蹲在地上。”

    顾琳擦掉眼泪,从地上站起来,“我,我太紧张了。”

    谢氏冷哼一声,“到厢房坐着等候。”

    顾琳乖乖地来到厢房,又突然回头,问道:“太太,我姨娘不会有事吧。”

    “你最好盼着白姨娘无事。”谢氏没好气地说道。

    顾琳沉默下来,在心里头默默念着经文。

    她心里头乱得很,怪自己平时不用功。这会想要念经文,竟然念不出一篇完整的经文。简直是亵渎佛祖。

    “太太,老爷回来了。”

    春禾来到谢氏身边,悄声说道。

    谢氏微蹙眉头,“老爷怎会在这个时候回府?难不成是有人偷偷通知了老爷?”

    说完,谢氏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产房门口。

    要说谁会偷偷通知老爷,非白姨娘莫属。

    白姨娘这个贱人,果然不能掉以轻心。一不小心,就让白姨娘钻了空子。

    谢氏又狠狠盯了眼胡姨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让她盯着白姨娘,就是这样盯着的,半点用处都没有。

    胡姨娘很委屈,她真的已经尽力了。她甚至蛊惑白姨娘,冒险用催产药催产。

    听白姨娘的叫声,这一胎肯定好不了。

    很快,顾大人就来到了相思院。

    顾大人眼中有兴奋,有担心,有期待。

    进门就问道:“现在什么情况?孩子还没生下来吗?”

    谢氏从厢房走出去,“妾身见过老爷。听稳婆说,白姨娘的情况不太好,得花点时间。”

    顾大人蹙眉,“不会有事吧。”

    谢氏迟疑了一下,“女人生孩子,犹如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这事妾身也说不好。”

    顾大人不满,当即吩咐管家顾全,派人去请个大夫,以防万一。

    谢氏哎呀一声,“还是老爷想得周到,妾身都没想到该派人去请大夫。”

    顾大人看着谢氏,“今日去侯府请安,如何?”

    谢氏温柔一笑,“挺好的。老夫人说起二丫头的婚期,有些担心。”

    顾大人板着脸,“此事我已经听老侯爷提起过。改明儿让人准备一份礼物,派人送到王府。”

    谢氏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用亲自登门吗?会不会显得不恭敬?”

    顾大人说道:“贸然登门不好,还是先送一份礼物到王府,试探一下王府的态度再说其他的。”

    “妾身听老爷的。”

    “啊啊啊……”

    产房内传来一阵阵白姨娘的惨叫声,院子里所有人都被惊了一跳。

    紧接着,就听见婴儿的哭声。哭声很微弱,像是个小猫一样。

    顾大人哈哈大笑,“生了!”

    谢氏陪着顾大人,露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心里头则在大骂,白氏贱人,为何受了刺激还能如此顺利的生下孩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