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82章 闷骚
    白姨娘生了一个男孩。

    顾大人大喜过望,下令打赏全府下人。

    谢氏一听,脸色一垮,就要发作。

    春禾急忙拉住谢氏,“太太,老爷正在兴头上,一点银钱赏了就赏了,不值得为了这点事同老爷闹僵。那样做只会便宜了白姨娘。”

    谢氏咬咬牙,忍了这口气。

    她狠狠瞪了眼胡姨娘,要将一腔怒火都发泄在胡姨娘身上。

    胡姨娘暗叫一声糟糕,没想到老天爷竟然会站在白姨娘那边。

    又是催产药,又是受刺激,白姨娘竟然还能顺利生下孩子,而且还是个男孩。

    白姨娘这运气,真是逆天了。

    胡姨娘已经做好准备,承受谢氏的怒火。

    却不料,稳婆突然跑出来,大喊道:“白姨娘产后大出血,快,快请大夫。”

    胡姨娘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个转折。

    她朝谢氏看去,只见谢氏嘴角微微翘起来,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不过那抹笑容很快就收了起来,取而代之是一脸的担忧之色。

    “幸亏老爷派了人去请大夫,谢天谢地。”

    谢氏特别真诚地同顾大人说道。

    顾大人脸色僵硬,让顾全去催催,请个大夫这么长时间怎么还没请来。

    “姨娘会不会有事?我要去见姨娘。”

    顾琳从厢房冲出来,一头的冷汗,说着就朝产房大门冲去。

    丫鬟们七手八脚,将顾琳拉住。

    “五姑娘,里面污秽。你是姑娘家可不能进去。”

    顾琳大哭起来,“我要见姨娘,你们放开。”

    “放肆!当着老爷的面,哭哭啼啼,成何体统。”谢氏怒斥顾琳。

    顾大人拦住谢氏,“让她哭吧。她也是担心白姨娘的情况,才会如此伤心。”

    顾琳闻言,哇的一声,放声大哭。

    谢氏十分厌恶,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绷着一张脸,看谁都不顺眼。

    大夫终于请来了。

    白姨娘产后出血情况有些严重,幸亏大夫来得及时,废了牛鼻子劲,总算止住了出血情况。

    大夫擦擦满头的汗水,对顾大人说道:“姨娘身子弱,又产后大出血,以后怕是很难受孕。”

    顾大人张张嘴,“她没事了吧?”

    大夫说道:“好生养着,照着一日三顿服药,不要大喜大悲,应能好起来。”

    “那就好,那就好。”

    大夫收拾了药箱,想了想又说道,“孩子我看了眼,似乎是在娘胎里憋了气,有些弱。最好请个专业的儿科大夫来看看,小心没大错。”

    顾大人脸色一僵,“孩子严重吗?”

    大夫摇摇头,“说不好。小儿科我不擅长,不好做判断。大人最好是派人去太医院请胡太医。胡太医不仅擅妇科,也擅小儿科。”

    “多谢大夫。”

    送走了大夫,顾大人脸色凝重,让人将孩子抱出来看看。

    谢氏说道:“孩子小,受不得风。”

    “那就抱到房里看看。”

    说完,顾大人进了卧房,让人将孩子抱来。

    刚出生的孩子小小个,红扑扑的,像是猴子屁股,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头发倒是很浓密。

    孩子不怎么哭,哭起来声音也很弱小。

    顾大人见了,微蹙眉头。当即吩咐管家顾全,拿着他的名帖去太医院请胡太医上门。

    顾全有些担心,“老爷,万一胡太医不肯来,怎么办?”

    “告诉他,本官给他加倍的诊金。”

    谢氏一听,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却被春禾劝住了。

    现在可不是同老爷置气的时候。

    谢氏深以为然,只能忍了又忍,忍字头上一把刀。

    她不耐烦在这里守着,怕继续守下去,肺都会被气炸。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相思院,回了她的芙蓉院。

    一回到芙蓉院,谢氏就接连砸了两个茶杯。

    “气煞人也!老爷满心满眼都是白氏那个贱人,还有白氏生的小贱种,却不曾正眼看一眼本夫人。”

    “太太息怒。”

    春禾想劝,却又被谢氏打断。

    谢氏怒骂白姨娘,骂了许多难听的话。

    最后放了狠话,她一定不会让白姨娘好过。

    春禾张张嘴,想说太太当年生六少爷和八少爷的时候,老爷比现在过之而无不及。

    那时候,无人能掠谢氏锋芒。

    顾大人将谢氏宠到了天上,谢氏想要什么,顾大人一定会满足。

    谢氏骂了一通,心情好了些。

    她对春禾说道:“派人盯着白姨娘那边,我要知道所有的情况。”

    “奴婢遵命。”

    顾玖跟随大太太张氏回了顾府,就听说白姨娘生了一个男孩。

    她笑了笑,同丫鬟们说道:“白姨娘运气不错,也算是心想事成。”

    青梅端来养生茶,说道:“白姨娘生了儿子,太太怕是要气死。”

    “放心,太太命长着,气不死的。”

    顾玖端起养生茶,抿了一口。

    青梅说道:“这下子府中热闹了,等白姨娘出了月子,怕是三天两头就要闹腾一回。”

    顾玖拿起一本书,翻到上次看的页面,然后说道:“未必闹得起来。一个小孩子,从出生到成年,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磨难。

    白姨娘只要不糊涂,就该懂得夹起尾巴做人的道理。如此,太太说不定大度一回,干脆容下他们母子二人。”

    青竹拿着针线进来,说道:“白姨娘不是糊涂的人,高兴过后,自然知道低调做人的道理。”

    青梅说道:“等到十几年后,哥儿长大,娶妻生子,白姨娘也算是翻了身。”

    青竹坐在杌凳上,整理针线,“先别说白姨娘。姑娘的婚期,该怎么办?真要比萧姑娘晚进门,姑娘在王府如何立足?

    姑娘嫁到王府,就是嫡长媳妇。嫡长媳妇不管家,说出去别人都会猜测姑娘在王府是不是不受待见。奴婢一想到这里,就着急得很。”

    青梅也是一脸担忧,“姑娘,此事该怎么办?”

    顾玖半点不在意,“我都不担心,你们担心什么。就算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顶着。再说了,公子诏都不在意婚期比他兄弟晚,我又何必在意。”

    青梅着急,“姑娘怎么能这么想?公子诏晚成亲,他依旧是王府嫡长子,该有的都有。而且男子不干涉内务,内务一干事情,与他何干。

    姑娘可不一样了,姑娘是嫡长媳妇,却不能管家,别人会如何想?届时姑娘身处内院,处境得多难。”

    “是啊!身为嫡长媳却不能管家,连府中的下人都会轻慢三分,不将姑娘放在眼里。姑娘想弄点吃的喝的,怕是还要看人眼色。”

    青竹青梅齐上阵,同顾玖分析这里面的坏处。

    顾玖放下书本,“你们怎么知道我不能管家?”

    “姑娘比萧姑娘晚进门,如何能……”

    顾玖打断丫鬟的话,说道:“你们都说了,我是嫡长媳妇。嫡长媳妇的体面,不是别人给的,是靠自己拿的。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青梅压低声音,问道:“姑娘是做好准备,要和萧姑娘斗法吗?”

    顾玖轻声一笑,曲指在青梅头上弹了一下,“想那么多做什么?婚期都没定,说不定要到明年出嫁。现在啊,该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怎么自在怎么来。以后不要再杞人忧天,无谓的担心。”

    丫鬟们见姑娘如此笃定,心里头也跟着轻松下来。

    虽然丫鬟们不知道顾玖要如何同萧姑娘斗法,可是心里头,却对顾玖充满了信心。

    这个信心,是从去年开始,逐渐建立起来的。

    ……

    数天之后,宁王府。

    宁王妃裴氏正在和府中的侧妃美人们闲聊,下人来禀报,说是顾府派人送来了礼物。

    宁王妃裴氏愣了一下,“顾府?”

    下人回禀,“同大公子定亲的顾府。”

    宁王妃裴氏冷笑一声,“原来是那个顾府,本王妃未来的亲家。是谁上门送礼?”

    “顾府派了一位管家过来。”

    宁王妃裴氏当即不满,“顾府竟然只派了个管家过来,正经主子一个都没露面,荒唐。让管事接待。以后顾府如果还是只派管家上门,不用禀报本王妃,让管家自行处置。”

    “奴婢遵命。”

    “等一等。”

    宁王妃裴氏叫住下人,“派人通知一声大公子,告诉他,他未来丈人家派了管家过来送礼。你让他看着办。”

    下人领命,退出了正房。

    宁王妃裴氏却一肚子火气,“真不知道顾府做事到底有没有一点分寸,第一次就派了个管家上门。顾府到底何意?”

    “王妃息怒。顾府小门小户,不懂规矩也是有的。”

    “放屁!”

    宁王妃裴氏呵斥说话的美人,“顾府是从侯府分家出来的,怎能算是小门小户,又怎么可能不懂规矩。本王妃知道了,顾府定是想着两家结亲,就该平起平坐,不能谄媚讨好王府。哼,全都是文人的酸臭味。”

    “顾大人太不懂事。”

    宁王妃裴氏讥讽一笑,“那叫做文人的风骨。老大选了这么一门婚事,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就算他不乐意娶裴芸,也不能随便选个阿猫阿狗娶进门吧。堂堂王府,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姑娘,说出去都觉着没脸。”

    “王妃还没见过那位顾姑娘吧。不如找个机会,将顾姑娘请上门,让大家都看看是如何的花容月貌,竟然能让大公子力排众议,非她不娶。”

    宁王妃裴氏点点头,“是该请上门见一面,不过要等到百日热孝后。到时候,你们谁记得提醒本王妃一声,本王妃就派人下帖子,办个赏花宴。”

    “还是王妃想得周到。”

    ……

    下人来到东院文书苑,面见公子诏。

    “启禀大公子,顾府派人送礼,王妃命管事接待。”

    公子诏正在把玩一把镶嵌珠宝的匕首,声音清冷的说道:“本公子知道了。林书平,你去见见顾府的人,将礼物收下来,替本公子道一声谢。”

    “遵命!”

    内侍林书平跟随下人退出文书苑,前往外院,见到了顾府管家顾全。

    林书平同对方闲聊了几句,试着套话。结果对方也是交际场合上的老手,一句有用的话都没套出来。

    林书平笑了笑,说道:“辛苦顾管家走一趟。你先回去,告诉顾大人,就说礼物王府收下了。改明儿再联络。”

    顾全微微颔首,告辞离去。

    林书平拿着礼单回到东院文书苑面见公子诏。

    “公子,这是顾府送来的礼单。”

    公子诏随意翻开礼单,礼物不轻不重,算是恰到好处。

    “王妃那边可有说回礼的事?”

    林书平摇头:“王妃不曾说过要回礼。”

    公子诏冷冷一笑,“不回礼岂不是显得不懂礼数。拟定一份礼单,改明儿给顾府送去。”

    林书平躬身领命。

    公子诏继续把玩匕首,玩着玩着似乎没了兴趣,将匕首丢给林书平,“回礼的时候,你替本公子亲自走一趟顾府。这把匕首你带上。”

    林书平愣了一下,不确定地问道:“公子的意思是,要将这把匕首放入礼单吗?”

    公子诏眼一瞪,眼神像是在看一个蠢货。蠢货是没有资格在他身边伺候的。

    林书平福至心灵,突然想到一个可能,“小的知道了,这把这匕首小的会亲自送到顾姑娘手中。”

    公子诏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嗯,勉强有些满意。

    林书平拿着匕首,急匆匆出了文书苑。

    他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公子这是喜欢上了吗?

    顾姑娘何德何能竟然让公子喜欢上。

    转念一想,林书平又觉着不太可能。

    公子向来不假辞色,对任何姑娘,都是一张面瘫脸,怎会就偏偏喜欢上顾玖。

    不可能,真不可能。

    他觉着自己一定死想多了。

    怀揣着复杂的心情,他拟定了礼单,经过公子诏点头同意。

    ……

    过了两日,林书平带上礼物,来到顾府。

    “姑娘,王府来人了。”

    小翠特别激动地跑进芷兰院。

    “听说来的是公子诏身边的内侍,点名要见姑娘。两位太太这会正在花厅里招呼客人,姑娘快去吧。”

    顾玖合上书本,“来的果真是公子诏身边的内侍?”

    “千真万确。”

    顾玖点点头,起身前往花厅。

    花厅内,大太太张氏和内侍林书平闲聊着,两人其实就是尬聊。

    张氏朝谢氏看看,谢氏身为二房太太理应出面招呼林书平。

    可是谢氏有些怂,她不知道该和一个内侍聊些什么。

    聊公子诏吗?显然不太合适。

    说顾玖的好话?她不乐意。

    问候王爷王妃?就怕说错话,引起误会。

    亦或是说顾玖的坏话?谢氏脑子还没彻底糊涂,知道不能在王府来人面前乱说话。

    于是乎,她就陪着笑一笑。全程都是大太太张氏在聊。

    张氏很是无奈,又不是她嫁女儿,事事都要她来出头,累不累。

    幸亏事关顾玖的婚事,张氏还乐意出头。换做其他人,张氏恐怕不一定会露面。

    顾玖带着丫鬟来到花厅。

    张氏和谢氏都松了一口气。

    “小玖来了。快过来,这位是王府的林内侍,奉命上门送礼。”

    顾玖面带微笑,对林书平福了福身,“见过林内侍。”

    “顾姑娘客气。”

    林书平不动声色地打量顾玖。

    顾玖大大方方随他打量。

    林书平暗自点头,这份气度,这通身的气派,嫁到王府也是足够的。

    林书平说道:“咱家奉王妃娘娘,大公子的命令,前来回礼。”

    顾玖忙说道:“辛苦林内侍跑一趟。”

    “无妨。另外,王妃娘娘得知顾姑娘爱读书,特意命咱家送来几本书,请顾姑娘仔细通读。”

    说完,站在林书平身后的小黄门递上一个桃木匣子。

    顾玖双手收下,“多谢王妃娘娘垂爱,我会认真通读这些书籍。”

    林书平点点头,“如此甚好。咱家还要赶着回王府复命,告辞!”

    “林内侍喝了茶再走。”

    “不了!”

    林书平大步朝外走去。

    大太太张氏命管家赶紧追上去送林内侍出门。

    ------题外话------

    请书友们不要在书评区讨论别人的书,以免引起纷争。

    以后还有讨论别人书籍的评论,一律做删除处理。

    谢谢大家理解!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