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85章 有钱的感觉真好
    小翠兴冲冲地跑回芷兰院。

    “姑娘,好消息。”

    天气渐渐热起来,顾玖穿着薄薄的春装,靠在软塌上。

    窗户开着,有微凉的风从窗口吹起来,吹得鬓角的头发一个劲的作乱。

    她抬手,将散碎的头发别在耳朵后面。

    手里拿着一本正史,已经看了三分之一。

    小翠嗓门大,青梅冲她嘘了一声。

    “小声点,姑娘正在看书。”

    小翠赶紧压低声音,先同青梅说道:“青梅姐姐,王府下了帖子,请主子们六日后去王府赴宴。”

    “果真?”

    小翠重重点头,“千真万确。王府送请帖的管事,这会还在外院,由管家顾全招呼。”

    青梅又问道:“太太知道了吗?”

    小翠说道:“太太已经知道了。我听说,王府不仅邀请了太太,还请了大太太。”

    青梅表情有些严肃,“王府下帖子,估摸着是王妃想要相看姑娘。”

    “姑娘同公子诏的婚事早已经定下来,而且连婚期都定了,王妃还怎么相看?”

    小翠好奇地问道。

    青梅瞥了她一眼,“你不懂。”

    做婆婆相看未来儿媳妇,哪有那么简单。

    青梅走进书房,来到顾玖身边。

    顾玖翻着书页,一边说道:“你和小翠在外面嘀嘀咕咕的,都说些什么?”

    青梅蹲下来,小声说道:“启禀姑娘,王府下了帖子,邀请主子们六日后赴宴。”

    “是吗?”

    青梅点点头,很是担心,“奴婢猜测,这次宴请,是王妃娘娘想要相看姑娘。”

    “看就看吧,你担心什么?”

    “奴婢担心王妃对姑娘不满意。”

    顾玖合上书本,说道:“我不是金银财宝,不可能让每个人都喜欢。王妃喜不喜欢我,我都要嫁给公子诏。圣旨以下,此事不容更改。”

    顾玖倒是希望改一改圣旨,别让她嫁给刘诏。

    然而她没那么大的能量。如今她只是一个普通的闺阁少女,话语权也仅限于顾府,而且还非常有限。

    曾经,顾玖想走顾大人的关系,增强自己在府中的话语权。为自己的婚事,前程,细心谋划。

    在西北的时候,效果还不错。

    回到京城后,尤其是当她指婚给刘诏后,顾大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不再叫她到跟前说话。

    顾玖这一年,将各类史书通读了一遍,又让二壮打听京城市面上的消息,肚子里是有货的。可是完全找不到机会施展,她也是徒呼奈何。

    而且顾玖还发现,顾大人的想法其实是比较老套的。

    虽不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却也不希望姑娘家过多参与外面的事情。

    渐渐的,顾玖便歇了在顾大人面前竭力表现自己的心思。

    而且顾大人,也不见得有多重视她的想法。

    或许顾大人想着,她很快就要出嫁了,多说无益。

    多说无益四个字,道尽了一切。

    她要嫁的人是皇孙。宁王府荣,顾府跟着沾光。宁王府要是倒霉,顾大人肯定会第一时间撇清关系。

    谁都不知道最后会是谁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所以,现在说什么都是多说无益。

    顾玖不怨天,不怨地。

    她接受了命运的安排,韬光养晦。她很清楚,王府才是她施展手脚的地方。

    她的战场在王府,在皇室,在皇宫,在朝堂。

    她要珍惜最后几个月的单身生活,就做个自在的待嫁姑娘,多攒点嫁妆。

    青梅说道:“可是,王妃若是不喜欢姑娘,姑娘嫁到了王府,必定处处为难。王妃一句话,就能让姑娘在王府寸步难行。”

    顾玖轻声一笑,“你想说什么?让我讨好王妃吗?”

    “如果王妃是轻易就能讨好的,那就好了。”青梅一声感慨。

    顾玖捏捏青梅的脸颊,“你啊,就是想太多。从指婚那一天起,就注定王妃不可能喜欢我。你又何必白操心。”

    青梅替顾玖打包不平,“王妃都没见过姑娘,为何不喜欢姑娘。”

    顾玖笑道:“讨厌一个人,不一定非要见面。在王妃的眼里,我嫁给公子诏,是实打实的高攀。

    王妃娘家是鲁侯府,夫君又是当今宁王,必定自视甚高。她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小小京城府尹的女儿。明白了吗?”

    青梅点点头,懂了。

    “只是委屈了姑娘。”

    “我不委屈。”

    顾玖眉眼一弯,眼睛里都是笑意。

    象牙白的衣裙,衬得她的脸颊白皙嫩滑,满脸的胶原蛋包。

    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让人有种伸手摸一摸的冲动。

    同一年前相比,顾玖身上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人长高了,美了,也有了身体曲线,不再是当初那个瘦弱枯黄的豆芽菜。

    顾玖说道:“因为指婚,我得了四万两嫁妆,足足比顾玥多了两万两。也是因为指婚,府中的下人都敬我,让我的小日子舒坦了不少。也是因为指婚,老爷对我在外面的开铺子的事情,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顾玖让二壮开的珠花铺子,最终还是没能瞒过顾大人。

    不过顾大人知道后,并没有说什么,权当不知道这事。私下里却吩咐顾喻,多照看着点、

    这事顾玖还是听顾喻顾四哥说的。

    顾大人之所以会知道珠花铺子是顾玖开的,想来是有人说漏了嘴。

    二壮虽说没在府中当差,但是府中不少老人都认识他。

    得知他在京城开了一家珠花铺子,稍微一打听,就知道背后的主子是顾玖。

    好在这事还没传到谢氏的耳中。否则谢氏又要闹一场,耳朵不得清净。

    青梅张张嘴,问道:“姑娘真的这么想吗?”

    顾玖点点头,郑重地说道:“仔细想一想,这门婚事算不上好,却也不坏。

    四万两嫁妆,虽说真金白银只有几千两银子,其余的都是什么田庄铺子等等物件。

    但是有了这些本钱,将来我就能做很多很多的事情。比现在每月几十两的收益强多了。

    当初我说的珠宝铺子,等我拿到嫁妆后,就能开起来。”

    青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告诉姑娘一个好消息,上个月二壮那边生意极好。扣掉种种花销,二壮派人送来了一百二十两银子。”

    哇!

    顾玖开心起来。

    “不容易,开业几个月,收益总算突破了两位数。”

    “二壮说,这个月不用再投钱扩大经营,下个月可以有更多的收益。”

    顾玖笑了起来,“珠花生意,看着不起眼,没想到每个月竟然也能有上百两的收益。”

    之前几个月,二壮每个月都要截留一部分收益,请人扩大经营,外加人情来往。

    比如请衙门衙役喝茶吃酒诸如此类的开销。

    因此给顾玖送来的收益不多,只有三四十两。

    不过就算只有三四十两,也抵得上顾玖大半年的月例银子,让顾玖手头上宽松了许多,打赏下人也不会感到肉痛。

    如今聚美斋一切都上了正规,开销也随之缩减。

    以后每个月,二壮都可以送来上百两的收益。

    上百两,看着不多。积少成多,一年也有上千两的收益。

    京城多少看着生意做得极大的铺子,一年也不过才几千两的收益。

    聚美斋就属于看着不起眼,但是很赚钱的生意。这门生意,肯定要长久做下去。

    聚美斋的牌子已经打了出去,如今但凡有点家底的大姑娘小媳妇,都认定了聚美斋。

    即便聚美斋的东西比别的地方要贵一些,大家也都愿意上聚美斋买。就图个美,限量,说出去有面子。

    青梅问道:“姑娘将来要做很大很大的生意吗?”

    顾玖点头,“是啊!要做很大很大的生意,要做个小富婆。”

    青梅笑了起来,“按照姑娘的话说,这叫做执念。姑娘对做小富婆有强烈的执念。”

    顾玖没法反驳这话,因为她的确有执念。

    上辈子从出生就没穷过,从未为金钱操过心。

    这辈子刚穿过来,一穷二白,穷到顾玖一脸心虚。

    钱是人的胆,没钱底气就不足。

    以至于不得不用点手段,才得到了第一笔启动资金。

    从那以后,顾玖就对做小富婆有了执念。得了一种叫做没钱不舒服斯基的病,而且病得很严重。

    四万两嫁妆,可以极大的改善顾玖的处境。

    手头上多了几千两嫁妆银子,她就可以做许多事情。很多赚钱计划都可以提前执行。

    到时候她就可以将银子甩在刘诏脸上,看,姑奶奶比你有钱,还不赶紧跪地唱征服。

    想到得意处,顾玖自己先笑了起来。

    跪地唱征服不好,得让刘诏跪算盘,或是搓衣板。

    顾玖内心深处,哈哈大笑,仿佛已经走上了人生巅峰。

    “姑娘果然是小财迷,一说到钱,姑娘就笑地见牙不见眼。”

    青梅调侃道。

    顾玖笑起来,“知道我是小财迷,还不快将账本拿过来,我得亲自算个账。”

    青梅说道:“早就给姑娘准备好了。”

    账本往书桌上一放,顾玖拿起算盘,噼里啪啦,开始算账。

    看着账面上多了一百多两银子,顾玖开心极了。

    加上上次在宫里,刘诏送给她的一千两银子,还剩下几百两。全部银子加起来,她也算是个小小的有钱人。比所有姐妹都要有钱。

    有钱的感觉真好,空气都是香的,谢氏都没那么讨厌了。

    ……

    一大早,顾玖来到芙蓉院请安。

    在门口遇到了顾玥。

    顾玥脸色阴沉沉的,不知道是谁惹了她。

    顾珍唤了一声,“哎呀,三妹妹,你摆着一张脸色给谁看啊?”

    顾玥哼了一声,“你管我。”

    说完,扭着头进了芙蓉院院门。

    顾珍啐了一口,心里头对顾玥厌恶得不行。

    她同顾玖说道:“二妹妹,你猜三妹妹为何生气?”

    顾玖心头一动,问道:“莫非大姐姐清楚?”

    顾珍神秘一笑,“昨日我亲眼看见三妹妹一脸兴高采烈地走进芙蓉院,结果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满脸阴云密布,仿佛有人欠了她几百两没还似得。”

    顾玖挑眉,“这么说是太太的原因?”

    顾珍点头,小声说道:“十有九八是因为太太。只是具体什么情况,我就没打听出来。二妹妹主意多,不如你让小翠问问。”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珍,“大姐姐真会说笑,我哪有什么主意。还是先进去吧,别让太太等我们。”

    顾玖率先走进芙蓉院。

    一进正屋,就见到顾玥顾珊两姐妹大眼瞪小眼。

    顾玥满腹怨气,顾珊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顾玥。

    正僵持着,谢氏来了。

    顾玥立马收敛了表情,做出一副低眉顺眼地模样。

    顾玖暗暗点头,最近几个月,顾玥的耐心越来越好了。不得不说,顾玥是有长进的,而且长进很大。

    不会像以前一样,一遇到事情,就大喊大叫,像个癫狂的疯婆子。

    谢氏轻咳一声,“王府下帖子,你们都知道了。五日后,都随我一起前往王府赴宴。

    规矩你们是懂的,我只提醒一点,不要做丢脸的事情,不要耍小性子,不要得罪人。

    你们要么已经说亲,要么正要说亲。在王府出错,丢人现眼,后果你们是知道的。耽误了婚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谨记太太教诲。”

    谢氏暗暗点头,今日心情还不错。

    当初大太太张氏的一番话,惊醒了谢氏。

    她可不能轻易动怒,提早衰老,白白便宜了白姨娘。

    这几个月,谢氏一面吃着药膳调养身体,一边努力克制自己的脾气。

    对白姨娘生儿子一事,她是忍了忍,总算忍住了。

    短短几个月,效果不错。

    谢氏如今的眉眼,瞧着都温柔了一些,说话的语气也比过去轻柔了许多。

    精气神看着也不错,加上保养得当,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三四岁。

    谢氏看着顾珍,“珍丫头,今日许家人会上门,你做好准备。可不能在客人面前丢脸。”

    顾珍脸色一凝,重重点头,“多谢太太提醒,我晓得。”

    许家,是大太太张氏亲妹子的夫家。

    许张氏替庶子相看顾珍,今日会上门做客。

    顾珍的婚事成不成就看今天。

    谢氏又朝顾玥看去,“玥儿,今日你就跟在我身边,不可乱走动。”

    顾玥张张嘴,似乎是想反驳。最后却柔顺地点点头,“女儿听母亲的。”

    谢氏满意地点点头,“如此甚好。”

    顾珍偷偷刺了眼顾玥,两个人之间的仇,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上一次,顾玥破坏了她的婚事。

    这一次,无论如何她也不会让顾玥得逞。

    顾玥但凡有存心不良的举动,她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打过去。

    谢氏说道:“行了,都随我上议事堂做事。”

    大家起身,离开芙蓉院,前往议事堂。

    顾琳落在最后面,脸色不太好,一副忧心忡忡地模样。

    顾玖问她,“五妹妹,你怎么啦?”

    顾琳忧心道:“姨娘的身体还没调养好,弟弟又病了。”

    白姨娘生的哥儿,在兄弟中排行十一。

    十一哥儿或许是出生的时候,在娘胎里憋了一会,生下来身子就有些弱,三灾五病。

    还没学会吃饭,就已经开始吃药。

    三天两头,就要请大夫上门。

    白姨娘为了十一哥儿操碎了心,还耽误了自己调养身体。

    听说白姨娘的身体恢复得不太好,虚得很,都不让顾大人去看望她。

    说是怕顾大人看到她不美的一面。

    这话传到谢氏耳朵里,谢氏就骂了一句:“矫情!”

    顾珍问顾琳,“十一哥儿,前些日子不是好了些吗,怎么又病了?”

    顾琳低着头,愁眉不展地说道:“可能是天气变化无常的缘故,受了凉,又病了。”

    顾珍陪着叹了一口气,“十一哥儿的身体真弱,快赶上二妹妹小的时候。”

    顾玖笑道:“大姐姐,我小时候有那么弱吗?”

    顾珍点头,“比十一哥儿还要弱。说实话,二妹妹能顺利平安长大,真的是命大。每次病重,大家以为快不行了,总能在最后关头挺过来。”

    顾玖抿唇一笑,“我这就叫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顾珍点点头,“那倒也是。”

    所以二妹妹能嫁给皇孙为妻,果然是必有后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