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89章 蠢儿子
    胡姨娘凑到顾珍身边。

    “两千两压箱底银子,会不会多了点?”

    胡姨娘提出异议。

    顾玖解释道:“我想着大姐姐身上多点银子傍身,也能多点底气。等大姐夫去北边换防,大姐姐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大不了花点银子,叫厨房做一份。而且大姐姐在许家出手大方一点,也能更快的熟悉环境,站稳脚跟。”

    顾珍暗暗点头,心想二妹妹想得就是周到。

    胡姨娘却说道:“留下两千两压箱银子,就只有六千两银子置办嫁妆。出嫁晒嫁妆的时候,会不会显得太寒酸,让许家人看笑话。”

    顾玖说道:“胡姨娘放心,老爷说了,许家的聘礼全部贴补大姐姐的嫁妆。我估摸着,许家少说也要给个两千两左右的聘礼。有了这些聘礼,置办六十台的嫁妆不成问题。”

    胡姨娘还是有疑虑。

    顾珍却很干脆地说道:“二妹妹的主意很好,就这么办。只是绸缎可以少一些,多准备点棉布。”

    “这是为何?”胡姨娘问道。

    顾珍低下头,耳根都红了。

    胡姨娘再三追问,她才发出声音,声音小到仿佛蚊音。

    “棉布多预备一点,等有了孩子,就可以给孩子做衣服。”

    胡姨娘感到很意外,在她心目中一直没长大的孩子,没想到想得比她还要长远。

    顾珍脸红得滴血,又羞又恼,抬不起头来。十分难为情。

    顾玖笑了起来,“大姐姐果然想得周到,是我考虑不周。”

    说完,顾玖提笔修改单子。

    接着,顾玖又说道:“关于打制家具一事,只能委屈大姐姐。因为时间紧张,来不及做新的家具。我和父亲商量过,大姐姐房里的家具样式都是近几年流行的,不如请漆匠上门,重新刷漆,作为陪嫁。不知大姐姐意下如何?”

    胡姨娘率先皱起眉头。

    顾珍很干脆的点头,“两个月的时间,要置办六十台的嫁妆本就不易。关于家具,二妹妹的办法很好。而且我也挺喜欢我房里的家具,都是用惯的。陪嫁到许家,我也用得顺手。”

    “只是委屈了你。”胡姨娘说道。

    顾珍笑了起来,“我不委屈。之前我还在担心没人替我置办嫁妆,如今有二妹妹帮我操办家具,我心里头欢喜得很。我信二妹妹,有多少银子办多少事。倒是比太太好上许多。”

    八千两嫁妆银子落到谢氏手上,不知道还能不能剩下六千两。

    交给顾玖置办,至少每一文银子都会实实在在地用来置办她的嫁妆,不用担心被人贪墨。

    顾玖郑重地说道:“多谢大姐姐对我的信任,我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该我谢谢二妹妹。没有你,我的嫁妆肯定还没眉目。”

    “大姐姐不用这么说。我誊抄一份单子,我们再理一理,看看还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顾玖忙着替顾珍操办嫁妆,外院书房这边,空气仿佛凝固。

    当谢氏得知顾大人竟然让顾玖出面操办顾珍的嫁妆的那一刻,气得恨不得提一把刀将顾大人给砍了。

    这是打脸啊!

    当着所有人的面,啪啪啪打脸。

    谢氏脸色涨红,愤恨地盯着顾大人。

    顾大人面无表情地说道:“此事本官已经决定,不容更改。你就安心替三丫头置办嫁妆,珍丫头的嫁妆用不着你来操心。”

    谢氏连连冷笑,好狠的男人啊。

    男人一旦翻脸,竟然是如此的绝情绝义。

    顾琤夹在中间,很为难。

    他想了想,还是站出来,说道:“请父亲好歹给母亲一点体面。”

    顾大人十分不满,“内宅事务,无需你来操心。回房读书去。”

    顾琤暗自叹了口气,想了个办法,说道:“不如就请母亲称病,如此二妹妹便有了理由替大妹妹操办嫁妆。母亲也不至于下不来台。”

    “凭什么?”谢氏大感不满。

    顾琤非常诚实地说道:“这也是为了母亲的脸面着想。”

    谢氏冷哼一声,“只要你父亲改变主意,我的脸面就还保得住。我身为二房的当家主母,却不能替庶女操办嫁妆,此事传扬出去,我在下人面前哪有威信可言?”

    顾大人冷漠地说道:“这都是你自找的。”

    谢氏抓起茶杯,就要朝顾大人砸去。

    顾琤眼疾手快,急忙拦住。

    顾大人震怒,“滚出去!本官现在不想见到你。”

    谢氏气到浑身发抖,还想冲上去抓烂顾大人的脸颊。

    顾琤急忙拉住谢氏,强硬地将谢氏拉走,离开书房。

    谢氏拼命挣扎,厉声大骂,“不孝子,放开我。你这个混账东西,到底是站在哪边的?你还认不认我这个母亲?”

    顾琤对谢氏的骂声充耳不闻,用尽全身力气,拉着谢氏离开。

    丫鬟婆子们见状,都不敢上前。只因为顾琤的脸色实在是难看,有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兆头。

    顾琤一路将谢氏拖回芙蓉院,才松手。

    谢氏一得了自由,跳起来,就朝顾琤脸上打去。

    啪!

    “混账东西,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做母亲的?”

    顾琤站着没动,硬生生承受谢氏的巴掌。

    然后冷声问道:“母亲可消气?”

    “不孝子,滚!”谢氏怒骂。

    顾琤深吸一口气,平静地说道:“母亲怪我拉走你,然而重来一次,儿子还是会这么做。”

    谢氏抄起茶杯,就朝顾琤头上砸去。

    顾琤这一回没有站着不动,头一偏,躲开了茶杯。

    接着,他对下人说道:“将茶壶,茶杯,易碎的东西全都收走。”

    谢氏面色扭曲,“你敢!”

    顾琤绷着一张脸,冷冷地对下人说道:“还不动?”

    下人们齐齐一哆嗦,竟然不顾谢氏的反对,急忙将屋里易碎的物品统统收走。

    谢氏大怒,“反了,反了,你还管到我的头上。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良心?我可是你的亲娘,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你这个不孝子。”

    顾琤冷声说道:“母亲怪我,我理解。然而重来一次,我还是会将母亲拉走。

    因为……很明显父亲正在气头上,心中已经对母亲生出了厌恶之心。这个时候。母亲说多错多,说什么都是错。

    如今母亲最应该做的事情是冷静,最近就不要和父亲碰面。父亲那边,我也会试着劝劝。”

    谢氏呵呵冷笑,“我年老色衰,你父亲自然是厌恶了我。”

    “母亲这话,未免将父亲看得太轻。儿子以为,一切的根源都在谢家。”

    谢氏一震,有些意外。

    “你父亲当初口口声声说不怨我。而且我已经和谢家断了来往,他还要怎么做?难道要我去死吗?”

    顾琤抿着嘴唇,表情严肃。

    “大舅舅对父亲做的那些事情,母亲真的以为,父亲都忘了吗?真的以为父亲会毫无芥蒂吗?”

    谢氏脸色苍白。

    顾琤继续刺激谢氏,“说到底,这一切的根源还是在母亲身上。父亲,并不是一个大度的男人。”

    不是大度的男人,一句话道尽了一切。

    谢氏笑了起来,笑容悲苦,“你说得对,你父亲的确不是一个大度的男人。是我天真了,竟然真的以为雨过天晴。呵呵……”

    一声呵呵,道出谢氏内心的心酸,悲苦。

    她仰着头,不让眼泪落下来,“你父亲没有将我关进小佛堂,也是看在你们兄弟的份上,不忍让你们兄弟背上不名誉的名声。我该知足了。”

    顾琤张张嘴,本想安慰谢氏,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最后还是说道:“母亲尽量想开点吧。谢家那边,既然已经断了关系,那就彻底断干净。等将来儿子有了出息,儿子孝敬你。”

    谢氏自嘲一笑。

    就凭顾琤刚才强硬拉她回来,谢氏就不指望他孝敬。

    她摆摆手,“我乏了,你退下吧。”

    顾琤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后日王府宴请,母亲会去吗?”

    “你们让我去,我就去。”

    顾琤一脸无奈,“儿子告辞。”

    他走出芙蓉院,看看天色,太阳西沉,一天时间就要结束了。

    他有些惆怅,有些无奈,有些茫然。

    当八弟顾珙来到他跟前,指责他胳膊肘往外拐的时候,顾琤怒火中烧,狠狠地打了顾珙一巴掌。

    顾珙被打懵了。

    顾琤教训他,“耍脾气也不知道看看时间场合。父亲母亲之间的矛盾,是你能随便说话的吗?滚回去多读点书,长长脑子。”

    顾珙气愤不已,连芙蓉院就没进去,一脸怒气冲冲地跑了。

    顾琤叹息一声,走着,走着,竟然来到了芷兰院。

    他犹豫了一下,敲响了芷兰院的大门。

    小翠见到顾琤,就跟见到鬼似得,话都不会说,转身就跑。

    “姑娘,姑娘,大事不好了。六少爷找上门来了。”

    顾玖哭笑不得,“什么大事不好,不要胡说八道。青梅,你去把六少爷请进来。”

    青梅笑笑,出门请顾琤。

    小翠感觉好丢脸,很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顾琤被请进书房,“叨扰二妹妹休息。”

    “六哥请坐,我正好没事。六哥喝茶还是喝冰镇酸梅汤?”

    顾琤说道:“还是酸梅汤吧。”

    他现在就需要一杯透心凉的酸梅汤,醒一醒脑袋。

    一杯酸梅汤下肚,顾琤的脸色总算正常了些。

    他放下杯子,叹了一声,“让二妹妹见笑。”

    “六哥无需如此。”

    顾玖客客气气的。

    她有些懵,不明白顾琤为何会来找她。

    难道兄妹两人的感情,有亲近到可以聊知心话的地步吗?

    应该还没有吧。

    顾琤沉默了许久,才说道:“太太最近脾气暴躁,还请二妹妹多担待些。”

    顾玖心中了然,“我替大姐姐操办嫁妆,太太一定很生气吧。”

    顾琤点头,没有否认,“的确很生气。我劝她称病,如此大家脸上都好看些,然而她没答应。”

    顾玖随口说道:“太太性子要强,这个时候让她称病,她自然不愿意。”

    顾琤说道:“我已经尽力了。”

    顾玖把玩着茶杯,斟酌着说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对于性格要强的人,并不是我们尽力了,就可以改变他们。六哥与其想着让太太改变主意,不如想想其他办法。”

    顾琤蹙眉,“什么办法?”

    顾玖轻声说道:“釜底抽薪。”

    顾琤紧皱眉头,他略微一思索,就明白了顾玖的意思。

    所谓釜底抽薪,也就是顾琤或是顾珽,赶紧成亲娶老婆。等少奶奶进了门,稍微运作一番,取代谢氏打理内务。

    谢氏不管家,自然翻不起风浪。

    而且娶一个强势的少奶奶进门,只要顾琤坚守立场,说不定少奶奶还能治一治谢氏自视甚高的臭毛病。

    顾琤不由得琢磨起这件事情。

    顾玖低头一笑,自夸一回,她真是一个孝顺的女儿。为了避免顾大人掉入谢氏的坑里面,她都在鼓动顾琤釜底抽薪。

    顾大人给她准备四万两的嫁妆,是值得的。

    顾琤似乎是想明白了,郑重道谢,“和二妹妹的一席话,让我受益良多。多谢二妹妹。”

    顾玖笑道:“六哥别怪我就好。”

    “怎会!我知道你是真心替我着想。”

    顾琤特别真诚。

    顾玖也回了他一个真诚的笑容。

    顾琤告辞离去,顾玖亲自送到门口。

    送走了顾琤,顾玖回房歇息。

    青梅伺候顾玖洗漱,顺便说道;“六少爷定是在太太那里吃了苦头。”

    顾玖说道:“他是太太的亲儿子,受点苦是应该的。”

    青梅唠叨:“老爷和太太闹得这般厉害,不知道最后要怎么收场。”

    顾玖嘲讽一笑,“还能怎么收场,过个几日,大家不再议论此事,这件事也就过去了。莫非你以为太太会给老爷服软,亦或是老爷给太太服软?”

    青梅说道:“老爷当然不可能给太太服软,至于太太,也许有可能。”

    顾玖换了棉质的里衣,舒服地躺在床上。

    “换做以前,他们恩爱的时候,太太还有可能做低服小,服个软。如今,两人直接撕破了脸面,太太又有儿子傍身,自认为底气十足,我赌她不会服软。”

    青梅问道:“难道就要一直僵持着吗?”

    顾玖喝了一口白开水,说道:“当然不会一直僵持着。等着瞧吧,说不定很快事情就有了变化。”

    许久没露面的顾老爷子,大晚上,提着酒壶找到顾大人。

    他指着顾大人的鼻子大骂,“蠢货,这么多年你总算是做了一件对的事情。”

    顾大人脸色极为难看。他一大把年纪,又是堂堂京城府尹,还被人指着鼻子骂蠢货,脸面都丢尽了。

    “天黑了,父亲请回吧。”

    顾老爷子呵呵冷笑,“老夫偏不走。”

    顾大人蹙眉,“父亲到底想做什么?”

    顾老爷子怒道,“老夫想做什么,你看不出来?难得的机会,不如趁机休了谢氏,另娶他人。老夫亲自替你掌眼,为你娶一个名门贵女进门。”

    顾大人脸色铁青,“荒唐!休妻的话,父亲莫要再提。”

    顾老爷子眼一瞪,“蠢货,到现在你还惦记着谢氏。那个女人就是个搅家精,你看不出来吗?你眼睛瞎了吗?”

    顾大人恼怒不已,“谢氏再不好,那也是四个孩子的生母。休妻,说得容易。休了谢氏,你让顾琤,顾珙兄弟将来如何在官场上立足?顾玥和顾珊如何在婆家立足?父亲,我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我自有主张。”

    顾老爷子指着顾大人的鼻子大骂,“蠢货,蠢货,一家子蠢货。你就不能想个办法让谢氏暴毙,非得留着她闹腾?”

    顾大人脸都黑了,“父亲当儿子是什么人?你当儿子是杀人凶手吗?简直是荒唐。你想离间我和两个孩子的父子之情,我告诉你,没门。”

    顾老爷气得砸了酒壶,“蠢货,夏虫不可语冰,有你后悔的那天。”

    顾老爷子气呼呼地走了。气死他了,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蠢儿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