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璀璨仙途 > 第十一章 道尽双修本真意,初见修界非平凡
    阴阳宗大殿之上,五位美人云袖挥舞,看上去如行云流水,有如花团锦簇,乐阳却看出了端倪了,大概知晓了乐风久久不能触碰金丹界限的原因。

    乐阳好不容易才收了目光,从那欲遮还羞的旖旎秀色中挣扎出来,“师兄,让她们听下吧,我知道缘由了。”

    乐阳大喜过望,“小师弟,你若是能让师兄我成就金丹,这些炉鼎你若是喜欢,我送你就是。”

    乐阳之前家中虽然也有奴仆,他也不习惯将人当成物品送来送去,正要拒绝的时候,那一边传来清冷的声音:“色字头上一把刀,你可要想清楚了。”

    乐阳循声望了过去,却是乐雨。

    乐阳朝着乐雨拱手作礼,“师姐所说甚是,师弟谨记在心。”他转身便谢绝了乐风的好意。

    乐阳指着那五位娇嫩的能滴出水来的美人,对乐风说道:“师兄,你若是想要成就金丹,倒也简单,只要这五位女子皆成就筑基之境,你再与她们共修五五二十五日,合小衍之数,金丹可成。”

    乐风问道:“这是为何?”

    乐阳说道:“师兄,我若所料不错,你从炼气伊始,便开始采补女子元阴修习合欢,及至一人采空便换一人,一路修来皆是如此?”

    乐风说道:“那是自然,修习合欢之术,自古都是这样的办法。而且在我突破筑基之时,让我巧遇以为身怀绝阴之体的女子,只她一人便保我修到了筑基中境。”

    乐阳蹙眉道:“那师兄我也不知该说你是幸运还是不幸。若是其他人修这合欢,遇不到那绝阴之体,他在炼气后期便会遇上**颈,便会知道单单是采补元婴是突破不了**颈,需要共修的女子也踏入炼气境才行。可是师兄你却天命加身,一举过关,这才忘了双修功法的本来目的。”

    乐风不解道:“双修之法本来就是采他人之有余,补己身之不足,我何时忘了。”

    乐阳说道:“你却是忘了你前进的基石不稳,你如何站高望远。合欢之术就好比砌墙筑高楼,原本应该打好地基,层层垒起,而师兄你却将乱石成堆,就这样站上去,不但站不稳,而且你收集的石头越多,造成的浪费也就越多,长此下去,你怕是会深陷其中。”

    乐风不是笨人,仔细思考着,片刻后收了那演示完功法就跪在大殿上的五女,说道,“不想我虚长了小师弟几十年岁,还不如你看得透彻,受教了。”

    乐风之后,乐阳又给其他几位师兄看了功法,这几位师兄大抵和乐风的症结都是一样,只不过其中有一位是耽于酒色亏空了精血,被掌门革去职务,命他去面壁思过去了。

    “你们都给我记住,我们阴阳宗门,虽然以双修功法立宗,却也绝不是那等乌烟瘴气的所在,你们要明辨本心,双修的根本仍是在于修,而不是无止境的求欢。”

    掌门处理了那亏空长老之后,似乎有些火气,警训了一番之后让诸人散了。

    乐阳从大殿退了出来,看着大殿前的神钟有些出神。

    “师弟,你看上去有些恍惚,是不是发现修道也并非那样的超凡脱俗,有些失望。”

    乐阳回过头,和自己说话的竟是乐幽,也就是昨日针对自己慕容轩藏,此时看上去没有什么敌意,只是脸上有些戏谑神色。

    乐阳想起师父说自己可结交此人来的报血仇,不过他还是想依靠自己的力量亲手报仇,所以对慕容轩藏也没有格外的亲近,只是出于礼貌拱手回礼,说道:“这世间本来就是弱肉强食,我到不曾失望过,能学到本事便好。”

    慕容轩藏看上去有些惊异,似乎没有想到乐阳会有这样的回答,还想说话的时候乐阳已经告辞离开了。

    而离去的乐阳并非对先前大殿上的一幕幕没有触动,他看着那些或是被困在法宝里的女人,或是被道术拘禁,或是根本就已经忘极了自己曾经为人的事实,他就想问这个世界怎么了?

    难道说为了修道,为了强大的力量,就真的可以毫不顾忌使用各种手段吗?

    乐阳问着自己,自己难道真的要听从梦师的话,将这样一个山门发展壮大起来吗?

    为虎作伥,他这样做又和将自己满门屠戮的凶手有什么差别!

    乐阳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行到山脚密林之中,终于忍受不住自己内心的拷问,双腿无力地跪了下来,双手抱头,想痛哭却无声。

    “我还道你真的是那样一个无情的修道好苗子呢,没想到还是个普通人嘛。”

    身后传来的声音,乐阳之前也听见过。

    “你跟踪我,也要我帮你看功法吗?”

    乐阳迅速绷紧了自己的身体,站起转身,看着昏沉暮光中的慕容轩藏。

    “那倒不用,我虽然道藏读的不多,但是在修炼上还是有点心得的,最迟三年,我必定成就金丹。”

    乐阳看着充满自信的慕容轩藏,没来由地生起一丝羡慕,世上总是有这样一种人,让人觉得他处处都好,然人觉得恨不得取而代之。

    “那你想干什么?”

    乐阳目光警戒地看着慕容轩藏,他想不出自己除了能改善功法之外,身上还有什么能让慕容轩藏感兴趣的事情。

    “你很有趣,比你那个师父还要有趣,我真的想不通你们,男欢女爱那么有趣,你们为什么不能敞开心扉接受呢?”

    乐阳看见慕容轩藏笑的时候,牙齿很白,舌头却猩红的吓人,像个吃人的兽。

    “我不喜欢,我要回去了,别挡路。”

    乐阳准备离开,并不想和慕容轩藏交谈下去,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很危险。

    “小师弟莫不是还在生师兄的气,这样,今晚师兄给你摆酒,师兄给你陪个不是,师兄弟之间哪有隔夜的仇啊。”

    听到慕容轩藏这样说,乐阳也不好拒绝,他也没有给自己无端结仇的爱好。

    乐阳没有想到慕容轩藏竟然不会驾云之术,而此地离慕容轩藏的住所还隔着三座高山。

    “你且等等,师兄给你找个上好的马儿来。”

    乐阳静等了片刻,就在慕容轩藏说“来了”的时候,他只看见眼前走来一个恍若自然中的精灵一样不染凡尘的女子。

    乐阳问慕容轩藏:“马呢?”

    慕容轩藏笑了,指着那精灵般的女子,“这不就是吗?”

    慕容轩藏说完就双袖生风,乘风先行了,只留下乐阳看着那女子,不知如何开口。

    “少爷让我带你一程,你来我身后,抓紧了。”

    楚云柔看着眼前的少年,认出这便是昨日宗门新晋的小师叔,明明也只有炼气初境,却得了筑基境才有的道号,定然是有天大的能耐。只是却不会踩云乘风,有些可惜了。

    乐阳不知眼前这个素服女子所想,只是依言搂住楚云柔的腰肢,鼻尖有一股馨香萦绕,害得他一边忍受着颠簸之苦还要默念《白骨观》中的清心篇章。

    等到乐阳落地之时,入眼是一片繁华景象,高的是接踵之楼,远的是乌檐成片,低的是来往行人,近的是琳琅满目。

    “云柔,你看你怎么驮的我的师弟,自己去领罚去吧。”

    乐阳颠簸久了,从未有过如此经历,等到楚云柔将他放下之时,纵有修为在身,也被晃得头晕眼花,大吐特吐起来。

    乐阳虽然有心诶楚云柔开解,奈何一开口便是一股呕意上涌,被人架着去了偏房。

    “请师叔沐浴。”

    乐阳等到自己衣服被剥了个干净才发现自己被两个花骨朵一样的小姑娘服侍着,少年的羞恼让他一下抢回自己的衣服紧紧抱着,嘴里喊着让两个小姑娘出去。

    哪里知道两个小姑娘“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哭着求“师叔饶命”。

    乐阳问过才知道慕容轩藏御女极为严厉,稍有不合心意便有诸多刑罚折磨,便是油锅刀片也是寻常,他药房中常备着各种救治的药物,直教人求死不能。

    乐阳无奈,让两位小姐姐背过身去,自己动手便可。

    “这位师叔人倒是极好的。”

    “得了吧,在这阴阳宗里,能当上师叔的,那个手段会比少爷差了,只是你我看不出来吧了。少说些,祸从口出。”

    两个小姑娘左右无事,窃窃私语却都落在了乐阳的耳中。

    乐阳自己清洗完毕,换上干净衣服走到两位小姑娘的身后,轻轻一咳,看到两个小姑娘转过来吓得煞白的脸蛋时才知道自己的玩笑有些过了、

    “两位小姐姐,我发誓,定然不会告诉你家少爷的。”

    乐阳赶紧补救,才让两个小姑娘脸上有了一些血色。

    “你可算是好了,快点随我入席吧,美酒佳人,就差你这个贵客了。”

    乐阳刚一打开门,慕容轩藏就笑呵呵地迎了上来。

    乐阳才踏出一步,就听见慕容轩藏说道:“来人啊,将这两个贱婢拖到白水堂,乱嚼舌根,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

    乐阳转过身想要开口求情,却被慕容轩藏拖这去了正厅,他看到那两个小姑娘流泪的眼看着自己满是怨恨。

    “师弟莫要因为两个贱婢坏了心情。”

    乐阳被慕容轩藏拉到正殿,顿时被闪花了眼睛,纵然他不认识这满殿铺陈只是用来装饰的珍宝,他也自能感受到其中的非凡。

    真是莫道山中隐逸苦,富贵其中世所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