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 第105章 你混帐
    看来,来这里之前就应该是喝了酒的,不然,不可能到了才这么一会儿就喝成这个样子。

    蓝景伊突的有些心疼了,手抹了抹一直都是潮湿着的眼睛,悄悄的就朝着那个男人走去,他清醒的时候她不敢见他,可是他现在喝醉了,她来见他好不好?

    “倾倾……”她停在他的身边,轻声的一唤,眼睛里更是没出息的更湿了。

    “酒……我要酒……”感觉到一只小手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男人的自尊心这才多多少少的满足了一点点,蓝景伊,早点找上他不是早就见到孩子了吗,这可真够折腾的了。

    “倾倾,你醉了,我送你回去吧。”蓝景伊试着扶他起来,可是,他真的好沉,她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扶起来,付了酒钱,扶着他踉踉跄跄的往外走,才刚刚来,她却要走了,只为,她不想在这样人多的地方与他在一起,若是被人发现影响了他和洛美薇的关系和婚事可就不好了,那可就是她的罪过了,她和他已经没有未来了,那么,她只希望他能幸福。

    他幸福了,她也就幸福了吧,似乎,她的幸福本身就是建立在他的幸福之上的。

    扶着他上了车,他一歪头就倒在了车子的后排座位上,她拿着他的车钥匙坐上了驾驶座,他喝多了,她就只好免为其难的送他回去,真的不是她故意的要与他接触的,实在是巧合,真的只是巧合而已,是他们一起丢了两个孩子。

    专注的开着车,后面的江君越却是忙了起来,先是把消音给蒋瀚发短信,交待完了再把刚发的短信统统的都删了,这才把消音改成铃声扔在一边。

    很快的,江君越的便响了,很刺耳,让这车厢里一下子从安静变成了吵闹,蓝景伊回身拿起,又急忙去开车,飞快的扫了一眼,那上面闪烁着蒋瀚这个名字,那是她所熟悉的名字。

    她的心一下子跳跃了起来,回头看看江君越似乎是在昏睡着,她就再也忍不住的接了起来,“是不是有孩子们的消息了?”急切的问过去,心,狂跳的厉害。

    “你是……”蒋瀚明知故问,相当的配合江君越了,没办法,江君越现在就是他蒋瀚的大爷。

    “我是蓝景伊,小沁沁是我女儿,找到孩子们了吗?”

    “哦,找到了,两个一起送到总裁的小公寓了。”蒋瀚的声音有些发颤,一切都进行的这样顺利,顺利的让他忍不住的想那头那个正在偷听的大爷此时是不是在偷着乐呢?

    “谢谢……谢谢……”蓝景伊悬了一整天的心终于放下了,此时,声音发颤的倒变成是她而不是蒋瀚了。

    “能不能麻烦你把电话给江……江总?”

    “哦,他喝多了,我送他回去。”回头瞟了一眼正横躺在后排车座上的江君越,蓝景伊的心是激动的,他们一家三口,要团聚了吗?

    只是少了一个,少了一个她的baby,少了她最爱的宝贝,儿子,你在哪儿呢?

    这一刻,她恨不得车子长了翅膀,带着她和这个男人一起飞到孩子们的身边。

    夜,带着柔媚的黑,仿佛被润染上了一抹抹或轻或浓的水墨丹青,兰博基尼冲向那个她想要去的地方,这一晚,她什么也不管了,只想去那里,去带回自己的女儿,来一次悄悄的一家三口的团骤。

    电台里,正播放着一首老歌。

    周蕙的《好想好好爱你》

    有一些人,容易动情也容易忘情,我爱过了你,心永远在那里。

    好想好好爱你,这一句话只能藏成秘密,关上窗外的雨,反复触碰你爱过的痕迹,好想好好爱你,却没有权利……

    那么柔美的旋律,那么走心的一字字,蓝景伊流泪了,若是可以,她真想那个被他牵着手的女人是她。

    想是一个母亲。

    更想,是一个女人。

    酒香飘来,或者,那里就是她曾经的家,只为,她一直在流浪。

    车停,人醒。

    其实是江君越从来也没有睡着过,蓝景伊那样的车速所代表的意义是一个母亲的心。

    “倾倾,走,我们回家吧。”他醉了,所以原谅她的胡言乱语吧,她真的把那里当成是他们的小家的。

    江君越闭着眼睛享受着她此刻的温柔,是不是只有他喝醉了,她才会在他面前展现她最最本真的一面呢。

    是不是上了楼,见到了小沁沁,她就会抱着那小东西离开他了呢?

    这一瞬间想到的可能,让他倏然抱紧了那柔软的身体,“伊伊……”

    电梯,一层一层的上升,就为了他酒醉后低喃出的这两个字,她什么都够了。

    “啪”,一声闷响,随即,世界变成了黑暗,一片漆黑中,电梯停了下来。

    “倾倾,电梯出故障了,你醒醒。”蓝景伊在黑暗来临的那一刹那,第一个动作就是紧紧的回搂住了江君越,那种男人会带给她的安全感是她所渴盼许久的,心,在听到他有力的心跳的时候,安然了。

    “倾倾,你醒醒。”蓝景伊轻轻唤。

    “伊伊,是你吗?”微微带着酒气的男声,磁性而悦耳,那是她曾经的记忆里最美的声音,此刻,就在耳边,这个男人,就在她的身边。

    “倾倾……”蓝景伊仰起了小脸,什么也看不见的感觉原来可以这么的好,他醉了,让她可以肆无忌惮的轻轻仰首就吻住了那个多少个午夜梦回时她想往的薄唇。

    柔软而滚烫。

    “倾倾……”她低喃着,慢慢的融入那一吻之中。

    这样的一刻,不知道是酒醉了人,还是人醉了酒,江君越只觉一颗心再也不是自己的了一样,只是深深的回吻着怀里的女人。

    傻女人。

    傻女人。

    而这样的深吻,带给他的结果已经可想而知,她忽的想要推开他,却,再也无能为力。

    喘息声悄起,江君越深嗅着女人的气息,身体只往前一压,便抵着蓝景伊靠在了电梯的墙壁上,带着些冷,却还是止不住那身体的滚烫。

    他有多久没有这样抱过她了?

    他有多久没有这样的吻过她了?

    那是一种让人为之疯狂的感觉。

    黑暗在继续,明明只是小小的一隅空间,蓝景伊却觉得这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了她和身前的男人。

    她有些贪婪的嗅着他的气息,只怕电梯一重新运转,他就会离开她了,接到了小沁沁,他就再也不属于她了。

    他是属于洛美薇和他的儿子的。

    而她,永远都是那个只有远望着他幸福的女人。

    或者,这一刻她更希望这电梯永远也不要修好,就让她永远的留在他的怀里,享受着这一刻彼此心的贴近。

    原来,她还是那样的深爱着他,很爱很爱。

    “倾倾……”他醉了,他知道他吻着的女人是她而不是洛美薇吗?

    有一瞬间,她吃醋了。

    他和她,就在电梯里。

    但是,她的手她的唇她的身体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存在,那是真实的存在。

    她太渴望这个男人了,分开的这几百个日日夜夜里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想着,他们一起的儿子,可是,她的儿子丢了,他却跟另一个女人生了又一个儿子。

    当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讯息的时候,蓝景伊瞬间惊醒,她这是怎么了?

    她怎么可以与他如此的亲近,怎么会由着他吻了她呢?

    不,不可以的。

    “江君越,你放手。”从倾倾到江君越,两个称呼,带给江君越的感受完全不一样,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蓝景伊已经开始在推着他的身体了,那只小手拼命拼命的推着他,同时,她的头也偏到了一侧,就是不给他吻她。

    这女人,居然勾起了他的火就不管了。

    有这样的吗?$

    大手一捉,便硬生生的握住了蓝景伊的手腕,一只一只,只是片刻间,蓝景伊的两只手便被固定在电梯壁上,让她怎么也移不开。

    江君越的薄唇再度落了下去,狠狠的攫住了她的唇,吮着,咬着,带着点微疼,那力道让蓝景伊不由自主的就开始扭动起了身体,“放开……放开……”他真的醉了吗?可是醉了的男人那东西也能涨大吗?

    这个时候,蓝景伊真的质疑了,非常的质疑。

    江君越又如何能够放开,身体里那点点酒精根本不于让他真醉了,但是,那种微醉的感觉更是薰人,想着她居然瞒了自己那么多的事情,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只想着要惩罚她。

    “江君越,你混帐,疼……”

    那一声疼让江君越骤然松手,也才发现自己这一刻的确是有些失控了,想起她之前的种种经历,他的心也疼,也便放开了她的手,只是,还是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只是搂着,只是深嗅着她身上的气息,仿佛只有如此才能让他感受到她就在他身边一样。

    “倾倾,你没喝醉是不是?你诳我的是不是?你是不是早就找到孩子们了?”蓝景伊的脑子里瞬间钻出这一条条的疑惑,喝醉的人能这么清醒的搂着她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