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 第455章 木达
    昏昏沉沉的,蓝景伊觉得自己象是睡着了,又象是醒着,耳边有人在说话,时而大声时而小声,搅得她头晕。

    她这是怎么了?

    总想集中精神想弄清楚自己这是遇到什么状况了,可无论她怎样想也想不出来。

    她觉得自己在做梦,又觉得自己没在做梦。

    思绪是那般的乱,乱得她理也理不清。

    “倾倾……倾倾……”梦游一般的世界里,她只想抓住那个男人的手,只要他握住了她的手,她便不怕了,不怕这世界的黑暗,不怕费玉哲,她谁也不怕。

    可是小手,却怎么也牵不到那个仿佛就在前方的男人的手。

    “倾倾……”

    “嘭”,一声闷响响起,随即她只觉全身都湿淋淋的,那湿意让她打了个冷颤,咬牙费力的睁开眼睛,一点一点的缝隙开来,眼前终于有了光线,那光线让许久未醒过来的她觉得很刺眼。

    意识就在这瞬间回笼,“费玉哲,你对我下了什么药?”她焦虑的低喊,嗓音沙哑的不行,可当看过周遭,又哪里有那个男人的影子。

    费玉哲不在。

    她人在一个只有一个窗子的小房间里,人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一身的湿让她冷的浑身发颤,吃力的仰首看向正低头看着她的女人,“这是哪里?”怪不得她冷呢,这小房间里开了足足的空调,自我感觉温度最多也就十几度,这是要冷死她的节奏吗?

    “这是在木达小岛上,先生不在,不过,他说若你醒了就通知他一声,江太太有什么话要转达他吗?”

    “你问他为什么要掳我过来?还有,他为什么处心积虑的要杀我?我自问从来也没有得罪过他,这是为什么呢?”牙齿打着颤,她声音发抖的说道。

    “这个,你还是等先生来了亲自问先生吧。”女子冷冷一笑,转身便走出了小屋。

    “哐啷”一声,门关上了,蓝景伊更冷了,手下意识的先落向小腹,当触到了那小小的隆起时,她才长舒了一口气,小三还在,那就好。

    只是,虽然她们母女二人都还活着,却不知道还能不能逃出这费玉哲的魔窟。

    蓝景伊爬了起来,先去关了空调,再翻遍了整个小房间,虽然有衣柜,可里面空空如也,半件衣服也没有,她根本没得换。

    一身的湿,却只能忍着。

    想着那女人去向费玉哲汇报去了,那费玉哲是不是很快就会来见她呢?

    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她想不通他为什么这么恨她为什么要杀她?

    蜷缩在墙角,只想以此来取些暖意,她太冷了。

    好在,关了空调之后小屋里很快就热了起来,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小屋就热成蒸笼一样,蓝景伊这才明白过来刚刚为什么这里开了空调,这里真热。

    可她宁愿热着也不愿冷了。

    热了出些汗没什么,可冷了若感冒了她现在连药都不一定要到,到时候小三会跟她一起遭罪受苦。

    她现在,保重自己最重要。

    再有,热了可以让她身上的湿衣干起来,不然,整片的贴在身上让她很难受。

    她还穿着那晚去凯斯时所穿的晚礼服,只不过,那时的白色如今已经看不出了,脏兮兮的让她浑身难受着,可再脏也比没有衣服要好。

    穿着这件,就证明没人脱过她的衣服,也让她多少安下了心。

    她不知道费玉哲是怎么把她弄到木达小岛的,飞机吗?

    可是从t市到这里要经过关口检查的。

    她却全都不知道,反正,她现在就是意外的到了他的大本营。

    呵呵,原来还想着找简非离或者季唯衍帮忙来这里,现在看来完全不必要了。

    费玉哲是一个绝对不按牌理出牌的男人,她以为她让蒋瀚散步了那些消息费玉哲就不会对她动手了,却不曾想,他不止动手了,还动的彻底,干脆就把她带到了这里。

    若是没脑子没手断,他绝对没办法通过那一道道的关卡的。

    衣服微微干了,只要不是紧贴在身上就好。

    冷意退去,她站起了身,这才发现头重脚轻的,竟是饿了。

    她睡了有多久了?

    蒋瀚现在有没有发现她失踪了?

    还有妈妈和沁沁壮壮,他们三个若知道她被人掳了,现在一定很担心,小东西也会担心呢。

    想起他们,蓝景伊就觉得自己不是孤单的。

    她走到门前,“嘭嘭嘭”的敲着门,高喊,“我饿了,要吃饭,送饭过来。”才不管自己是不是被关押着,反正费玉哲还没要她的命,那就说明她之于他还是有用途的。

    可喊了半天,门外都无人应她。

    她累了,喊得嗓子更哑了,无力的靠在门板上,一边拍门一边继续有一句没一句的低喊。

    反正,不能委屈了小三饿着了小三。

    她的宝贝,她要好好的守护着。

    “叫丧呢?叫什么叫,给老子闭嘴。”吼声从门外传来,可她却很开心,终于有个人应她了。

    “我要吃东西,快拿东西给我吃。”她饿,很饿,外面现在是白天,她想自己最少应该是两天两夜没吃东西了。

    费玉哲到底是怎么把她晕倒的?

    她想了又想,就觉得那天在凯斯酒店他最后端起酒杯喝酒的时候那目光有些怪异的瞟了她一眼,是那杯酒,她想一定是那杯酒的原因。

    酒香迷晕了她,再把她带来这里。

    门外响起了开锁的声音,紧接着门开了,一个大汉走了进来,扔了一个袋子给她,“给我闭嘴,再喊一天就一餐饭了。”

    蓝景伊抿了抿唇,乖巧的道:“好,我不喊了。”民以食为天,她现在还怀着孩子,她不能跟这里的人死杠,那不值得。

    大汉冷冷瞥了她一眼,“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否则,你会连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蓝景伊点头,这大汉这话是对的,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她懂。

    “哲少晚上就回来了,嗯,到时他会来带你去见一个人。”

    “带我去见谁?”蓝景伊心底莫名的想起‘江君亮’,若是带她去见倾倾该有多好,可是他在这个小岛上吗?据说费家买了几个小岛呢。

    “哲少没说,不过,你这个女人命倒是挺好的,听说有几个人为你四处找关系要见我们哲少呢,哈哈,到时候一定是大把的钱往我们哲少的口袋里揣,想不到你还是个摇钱树,啧啧,被几个男人惦记着,想必也不是个本份女人,四处偷汉子。”

    “你才偷汉子呢。”蓝景伊气了,她什么时候不本份了,“不对,你才偷女人呢。”

    “我倒是想偷了,不过,也要有那个本事才行,行了,你给我闭嘴乖乖呆在这里,稍晚点阿桑会过来带你去沐浴,再给你换套衣服……”大汉絮絮叨叨的说着,人已经出了房间,“嘭”的关上了房门,紧接着就是门外上锁的声音。

    知道门外有人守着,蓝景伊不敢冒然行动,再说了,这汉子已经说了,晚上费玉哲会来见她,还要带她去见一个人。

    她不知道会去见谁,不过想来一定是与她有关的。

    是‘江君亮’,还是季唯衍,亦或是简非离?

    汉子说了,几个男人都在找她,那么,上面这三个人一定都在找她之列,只是‘江君亮’是悄悄的,不直接对费玉哲提出来的。

    蓝景伊打开了袋子,里面的食盒里装着的食物是她没见过的,应该是印尼这边的地方特色小吃吧,可看着还算干净。

    吃吧,她必须要吃,吃了才有力气,才能想办法逃离这里。

    东西都吃完了,可她根本没饱,只是不那么的饿了。

    体力多少恢复了一些,她开始在小小的房间里四处走动,东敲一下西敲一下,若是可以突然间碰到一个机关发现一个地道该有多好,江君越是一个喜欢走地下通道的人。

    若他知道她被关在这里,他一定会想办法来救走她的。$

    每每想到这里,她都会兴奋。

    窗子已经不知被她扒了多少次了,可是透过窗子看到的不过是几块木板,木板外的世界她什么也看不到,显然,这是被人为的隔开的,目的就是不想她看到外面,也不想外面的人发现她的存在。

    这样一个笼子一样的地方,呆久了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一样。

    一整天就在她东敲敲西敲敲中度过了,天快黑的时候,早上把她泼醒的女子来了,“阿桑,你知道哲少要带我去见谁吗?”

    “你知道我是阿桑?”女子诧异的看着她,没想到蓝景伊一开口就叫出了她的名字。

    “猜的,你的名字很好听。”她是说实话,不过猜对的联想完全是因为前面送饭的大汉说过的话,人都是喜欢听赞美的话的,她想阿桑也一定是这样的,她要与跟她有接触的人搞好关系,这样,或者就可以利用他们一不留神的空档而逃离这里,即便逃不了,至少人家也会温和待她。。

    “谢谢。”果然,阿桑听着受用了,“你跟我出去吧,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