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 第468章 错过了,此生再无
    小手缓缓落下,蓝景伊的心,疼了,痛了,仿佛被割下了一刀刀般的只剩下了揪心和鲜血淋漓。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

    费玉哲,他玩狠了。

    抬头再望过去,费宏耀就在距离她七八米外的地方停住了,游艇上的司仪正拉着他在讨论着什么,他一边说话一边朝着她这边看过来,当看到她也看向他时,便郑重了点了点头,以示他看到她了。

    他似乎很想走过来,可是那边又走不开。

    不知怎么的,当看到这时的费宏耀,她郁结的心突的就散开了些。

    凡事,顺其自然就好。

    目光再掠向不远处,季唯衍,简非离,还有陆文涛也朝着这边走来,甲板上的人都开始入席了,看来,晚宴就要开始了。

    她一一掠过三个男人,而三个男人虽然没有走过来,却全都对着她的方向轻轻点了点头。

    很轻的点头,若不是很注意,根本就发现不了。

    心,彻底的安下了。

    有这么多人在,她怕什么?

    不过是阿桑手中的一根簪子罢了,她不怕。

    沁沁和壮壮还有江君越,t市那头发生了什么他一定是知道的。

    他还没上这游艇,那就代表他正在处理着什么事情。

    天塌下来还有江君越在,想到他,她真的不必怕了,淡淡一笑,“费先生,要不,你自己来?”这样的场合,即便是上游艇的人每个都搜了身,可费宏耀身边还是紧跟了两个保镖,那两个一看就是练家子,那是关键时候可以替费宏耀挡子弹的,所以,费玉哲才不敢冒然行动,不然若第一次失手,紧跟着的就的就是这甲板上的人顷刻间就要了他的命。

    说到底,他还是不想死的,所以,才来要挟她,因为,若费宏耀靠近,他最不设防的也许就是她了,再有,若她真动了手,那费宏耀的保镖也不见得真对她下死手。

    她的身份摆在那,费宏耀显然很在意她的存在。

    被失散多年的父亲在意着,那种感觉其实真的挺好的。

    她不知道也不了解费宏耀是一个怎样的人,可她就是觉得不论他对别人有多不好,他对她,都是真心的。

    虎毒不食子,他心里要疼她的心丝毫也不会比妈妈差了吧。

    可是,妈妈不爱他。

    但现在看来,费宏耀的长相与穆锦山比起来毫不逊色。

    可这世间的缘分你根本没办法评说。

    不能说。

    不能说。

    一说就错了。

    甲板上的人大多都已经入了席,费宏耀也结束了他与司仪间的对话,然后冲着司仪点了点头,司仪便拿着麦克风开始了这场晚宴的开场白,也是在这个时候,蓝景伊才知道,这个晚宴的举行全都是为了她。

    为了欢迎她。

    费宏耀越来越近了。

    一步。

    两步。

    他停在了她这一桌前,正好坐在她的对面,一双黝黑的瞳眸慈祥的打量着她,看了一遍又一遍,还看不够似的,就如同一个孩童般的想要把她印在心底一样。

    他一直没说话,就静静的看着她。

    游艇上全都是司仪透过麦克的声音,响彻着人的耳骨。

    “玉哲,谢谢你带她过来。”老人家终于开口了,却是以这样一句作为了开场白,让蓝景伊想要不感动都不行。

    “你答应给我的东西呢?”费玉哲淡淡笑开,不疾不躁的问道。

    “过一会儿仪式结束了,该给你的那一份我一点也不少的都会给你,八岛已经被你占去了三岛,只要你从此不打扰我和景伊的生活,那剩下的五岛我也全都给你,就当是弥补当年错杀你父母的错,如何?”

    “不如何,人死不能复生,那个,你弥补不了。”

    “可我,也养育了你二十几年,我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吧,这二十几年,我从来也没有亏待过你,我把你视为已出,该给的不该给的都给了你了,不然,你以为你只靠你自己会有今天的成就吗?”

    好听的,不好听的,费宏耀苦口婆心的全说了。

    一点也不如蓝景伊想象中的那么独裁,据说种罂粟这东西的人八成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可她看着费宏耀与杀人不眨眼根本不搭边,不象,一点也不象。

    “行,不过,那五座小岛的圈岛防卫图父亲至少要先给我吧,这才是与我谈判的诚意。”费玉哲的手指继续敲着桌面,漫不经心的与费宏耀谈着条件。

    “你先放了景伊,我自会给你。”费宏耀目光柔和的再看向蓝景伊,让蓝景伊心底一怔,他居然一眼就看出了她正在被阿桑威胁了吗?

    若真看出了,那说明他的眼光还真不是一般的独到,怪不得能在这海中的小岛上建立起独属于自己的王国。

    他所有的不止是眼光,还有智慧。

    “父亲,你当我是傻子吗?这整艘游艇上与我一条心的人只有阿桑一个,若我放了蓝景伊,只怕你的人立码就把我打成蜂窝煤了,这个玩笑可开不得,我的命既然在你老人的高抬贵手下已经活过了一次,您应该不介意我再命大一次吧?所以,只有你先给我防卫图,我才会放了她。”

    费宏耀若有所思,不再开口。

    红毯那边,司仪还在热烈的宣讲着风趣而幽默的话语,忽而,费宏耀点了点头,“好,我就拿给你,不过,一手交东西,一手交人,马上进行。”

    “费……费先生……”蓝景伊不忍了,费宏耀一生拿下了八个岛,现在居然要把这八个岛全都给了费玉哲以交换她的性命,这让她情以何堪呢?

    费宏耀笑了,温和的笑容,随着笑容的是他温和的声音,“别怕,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有事的。”

    蓝景伊真想说,那沁沁和壮壮呢?他又知道吗?

    两个人从见面到现在,已经有几分钟了,他没对她说过什么激动的冠冕堂皇的话语,可是他字字句句中饱含的真切她却体会到了。

    “好,一手交图一手交人。”费玉哲终于点头应了。

    费宏耀拍了拍手,他身后便走出了一个人,“先生,都在这里了,可是您……”

    “女儿只有一个,错过了,此生再无。”轻轻一笑,费宏耀看也不看那一叠东西,直接递向他对面的费玉哲,“来,你放人,我松手。”

    “行。”费玉哲微微一笑,便朝着阿桑点了点头,阿桑的左手这才慢慢移开,蓝景伊迅速站起身形便绕着桌子朝费宏耀走去,她现在的认知里,跟着费宏耀比跟着费玉哲要安全,费宏耀绝对没有杀她的心。

    她走得很快,她要好好的,让还没出现的江君越放心,沁沁壮壮,也一定不要有事呀。

    那边,费宏耀手里的东西已经松了手,费玉哲伸手拿过去,慢条斯理的打开看了看,所有的动作优雅而从容,仿佛他带着阿桑来闯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地方面对的也只是普通的小人物而已。

    可蓝景伊却知道,费宏耀绝非池中物,能买下八座小岛,再种满罂粟二十几年从没出过差错,就证明他胆识过人。

    他们这一桌上的风起云涌蓝景伊可以深刻的感觉得到,可是其它桌的人却一点也不知道,看向这边的眼神大多都是对她的好奇。

    忽而,司仪宣布为了庆祝她的来岛将燃放大型烟花。

    服务生已经开始上菜了,场面很热烈,蓝景伊终于还是坐到了费宏耀的身边,可她才坐稳,费玉哲就扬了扬手中的再冲她点了点头。

    扬是告诉她沁沁壮壮在他手上,点头是告诉她可以对费宏耀出手了。

    蓝景伊纠结了,她下得了手杀了这个看起来很慈祥的老人家吗?

    不,她真的下不去手。

    他对她,没有华丽的言语,只有真情的自然流露。

    她就喜欢这样的率真,这样的诚恳。

    就在她纠结万分的时候,费宏耀突然间起了身,也先为她解了燃眉之急,至少不用马上就出手了。

    他朝着不远处的季唯衍三人招了招手,“请他们过来。”

    服务生立刻去请人了。

    原来,是费宏耀请他们过来的,怪不得会这样整齐呢,三人都来了。

    蓝景伊的手落在枪把上,终是缓缓松开了手。

    对面,费玉哲阴冷的看着她,同时,又是扬起了。

    蓝景伊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这一刻的所经太刺激了,她觉得自己被刺激的要死了一样。

    季唯衍到了。

    简非离到了。

    陆文涛也到了。

    三个人都坐在了费宏耀的另一边,让蓝景伊很方便的能看到他们每一个人。

    费玉哲仿佛没看见这三个男人似的,忽的起身,“我去下洗手间。”说完,又冲着蓝景伊扬了手中的。

    天杀的,她想开枪杀了费玉哲。

    她真的这样想的,也真的这样做了。

    反正,她现在不受任何人的制肘。

    手起,麻醉枪倏的对准了那个就要离开的男人的后背。

    何必纠结于要不要杀了费宏耀呢,她不纠结,她干脆直接杀了费玉哲,一了百了,她就不信费玉哲死了还能遥控t市那边绑架沁沁壮壮的人动手杀人。

    纤指落,轻轻勾起了扳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