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狼性总裁要够了没 > 第1186章 番外:勾夫手记(251)
    “好。”英子拖着诺言往那边走去,诺言咬牙紧跟着她,虽然脚步踉跄早就没了当初的冷酷,但是不愧是沙州岛出来的人,速度只比英子慢了些分。

    “快,老头子追来了。”左安谦再度催促了。

    “诺言,我背你。”英子咬牙,只有这样才能快些出去。

    “我……我自己行,快走。”诺言这一声,就连牙齿都打颤了,说明他的毒瘾已经发作到了最强烈的程度,这时候的诺言还没自残,已经算是奇迹了。

    英子是很懂毒品那玩意带给人的伤害的,诺言能忍到现在这样的程度,绝对是奇迹中的奇迹。

    两个人摇摇晃晃的往院墙走过去,只希望到了就出去了,就彻底的脱离这个苦海了,却没有想到身后已经传来了杂踏的脚步声,“站住。”左成彪追到了这里,显见的,囚诺言的房间是他选的。

    “老爷子,放他们离开。”左安谦停住,怒瞪着左成彪还有左成彪的人。

    “你个臭小子,你敢忤逆你老子?”左成彪怒气冲冲的瞪着左安谦,“给我拦住,我说不许离开就不许他们离开。”

    左成彪的手下立刻往前冲去,却,突然间被左安谦拦住了,“让他们走。”

    “老子的话没听见吗?只要他们两个走出去一个,你们就自断一条腿,走两个,就自断两条腿。”左成彪冷眼一瞪手下,场面的风向立刻变了。

    “太子爷,得罪了。”两个手下立刻就要越过左安谦冲过去,毕竟,如今逍遥阁的阁主还是左成彪。

    “你们除非是踩着老子走过去,否则,别想去追他们两个人。”左安谦伸手伸腿继续拦着左成彪的人。

    “阿谦,你疯了?”左成彪恼羞成怒了。

    “我没疯,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虽然我很想要陌英子,可是强要来的有什么意思?靠押着她的师兄来得到她,那也没意思,要了还不如不要,我左安谦是男人,不是求女人怜悯的男人。”

    “呃,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遇到漂亮女人哪怕是抢也要抢到手,哪里有这样婆婆妈妈的时候,你这哪里是男人,分明是给我左成彪丢脸,老子没有你这样的儿子。”左成彪越说越激动。

    “那是我以前不懂爱的时候,如今懂了,我便不会由你们伤害她,陌英子,你快走。”左安谦说着,回头望了一眼英子的方向,两个人已经到了院墙边上,此时正要出去,他顿时手一按,那面院墙立刻就开出了一道口子。

    英子一喜,顾不得身后的混乱,拖着诺言就走了出去。

    “快给我追。”左成彪眼看着两个人已经走出这园子,气得真跺脚。

    其它的没有被左安谦拦住的保镖急忙冲过去去追英子和诺言了,可当追到院墙边,那道才开的口子‘刷’的就合上了。

    “阿谦,赶紧给我摁开。”左成彪见自己的手下不敢动左安谦,自己亲自冲过去了,一把拎起了左安谦的衣领,他就不信他这个孽子还真的敢忤逆他,那个陌英子已经勾走了儿子的魂,再这样下去,那女人留不得了。

    其实若不是知道陌英子是沙州岛的人,他早就出手了。

    “老爷子,我说过了,不能动她,这是我的底线。”左安谦眸色清冷,恨恨的看着左成彪,左成彪越过他偷偷的抓了诺言,而且还把诺言藏在他这里,他这一次若是不放了诺言,英子一定会恨他入骨,那么,他与英子之间只怕就再也没有可能了。

    这是他所不想要的结果。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的认真的对待一份感情,况且他已经付出了那样多,他不想这样半途而废。

    “阿谦,你真要忤逆你老子?”左成彪拎着左安谦的衣领,恨不得掐死这个不争气的儿子。

    其实若不是左安谦只一代单传,他早就教训这儿子,一脚把他踢暴了。

    “难道,你就希望我不开心?希望我痛苦的活着?”

    “这……”左成彪顿时语结了。

    “如果不是,那你就松开手。”左安谦也不挣扎,对他自己的老子,他身为儿子动不得手,只能以亲情来感化来让左成彪放了英子和诺言,他现在想要的不止是英子的人,还有英子的心,而要一个女人的心,何其的难呢,更何况是一个已经心有所属的女人的心。

    不过,只要简非离一天不醒,他就有一天的希望。

    可以说,易明远对简非离下手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最大最大的机会。

    若错过了,等简非离醒过来,他就再也没有希望了。

    左成彪微眯着眼睛,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左安谦,“你真的那么喜欢陌英子那个女人?”

    “是。”左安谦半点都不迟疑,再遇到象英子这样的女人可以说是难上加难,遇到嗲里嗲气的温柔的女人倒是绝对有可能,那样的女人到处都是呀,可惜,他全都不喜欢。

    象英子这样英气勃发的女人也不少,可是能英气勃发又很漂亮的,那就是少之又少,可以说英子是他遇到的第一个这样的女人。

    “不行,她连别的男人的孩子都生了,她配不上你,老子不许。”“刷”的一下,左成彪边说话边突然间的撒开了左安谦的衣领,然后,不等左安谦反应过来,一把捉住了左安谦的一只手,说时迟,那时快,他的动作太快太快,再加上左安谦根本没想到他老子会突然出招,一瞬间的功夫,左成彪便捏开了左安谦的手,也抢下了左安谦手里的小型遥控开关,他这个儿子的本事没有谁比他这个老子更清楚了。

    左安谦的身边他早就安插了人,所以,手指一按那个小型遥控开关,迎面的院墙“刷”的就开了,“快追。”

    “不许追,否则,就是我死。”左安谦一张俊脸倏的涨红,他没想到会输给自己老子,还输的这样惨,顿时,一把枪就顶在了自己的额头,那是太阳穴,只要命中,百分之百没命。

    “阿谦……”左成彪脸色一下子煞白,晓是大风大浪他见得多了,却从没有一次象此刻这样紧张,就看左安谦的表情,一点也不象是在开玩笑,只要左安谦开枪,他一颗小命就休矣。

    “让他们回来,其它人也不许去追。”左安谦继续冷声催促着,同时,手指轻动,枪已上膛,只要手指一松,顿时就会中枪,就会一命呜呼。

    “阁主……”

    “太子爷……”

    场面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左成彪的决定,若他还想要追英子,就是不要他这个儿子的命了。

    这一瞬间,左成彪的额头也全都是冷汗了。

    闭了闭眼,心思百转千回,终于,他苍老的声音里夹杂了数不尽的无奈,“放沙州岛的人离开。”

    这一句,他的声音低低的,却也是沉甸甸的,仿佛一块巨石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口,让人喘不过气来。

    逍遥阁的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包括左成彪的心腹,也包括左安谦的心腹,要知道这父子两个若是真的因为对峙而见了血,逍遥阁只怕立码就会乱了。

    左成彪受不得失去爱子的痛,左安谦受不得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抓,在一个男人的认知里,他自己可以抓自己喜欢的女人,甚至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却绝对不容许其它的人抓他的女人,否则,就意味着他的无能他的没本事。

    还好,就在左安谦的枪上膛的那一刻,左成彪收回了成命。

    门外,英子携着诺言奔向了她的车,已经等在那里的落城一一看到两个人的身影就冲了过来,一把抢过诺言扛在肩上,三个人几步就冲到了车前。

    “我开车。”英子轻松了,上了车,立码就打开了车门启动了车子,等落城一扛着诺言一上了车,英子的脚下便踩上了油门,车速开到最快,直奔他们早就堪查好的路线往沙州岛的大部队汇合了。

    只要沙州岛的人汇合到了一起,就算是逍遥阁的人想要拿下他们,也没那么容易了,况且,他们也早就想到了对策。

    两百脉的车速,在普通的大马路上这样根本就象是在玩命,几乎与赛车的车速差不多了,可是英子全然不管了,否则,也许下一秒钟左成彪就派人追来了。

    “嘭”,身后骤然传来一声枪响,只一声,却惊得英子的脚下一松,车速顿时缓了下来,“怎么回事?”那一枪绝对不是冲着她这部车来的,难道是身后的左成彪和左安谦父子两个动手了?

    这一枪,让英子迟疑了,对于左安谦刚刚对自己和诺言的放手,她是感激的。

    左安谦曾经对她的坏,左安谦现在对她的好,她这一刻分得清清楚楚。

    好就是好。

    坏就是坏。

    二者不可混淆。

    “英子,他们是父子,左安谦还是独子,左成彪不会杀了左安谦的,我们先离开,等安全了再回来打探,快。”眼看着英子迟疑了,落城一适时的提醒着英子。

    英子顿时再踩油门,车子飞一样的驶离了a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