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砚心手机往桌子上一拍:“我爸说他跟那女的离婚了,我今儿回去得放鞭炮庆祝,买个一千响的!”

    其他人也是,父母看到文章之后,心怀愧疚,觉得对不起他们,误会了他们,打电话,发短信的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白彦希知道,家里有一个不听话叛逆的孩子,严重了会导致一个家庭的不幸。

    因为这件事能让冰封了好几年甚至更久的亲情关系得以缓解破冰,也算是做了好事了。

    【黄花菜亢奋的声音在脑海响起:公主,你看信仰值。

    白彦希自动连接黄花菜:又涨了!

    黄花菜:公主你做了善事,当然会涨。

    信仰值显示:10w2456。】

    这件事发酵的速度跟引起的反响远远比他们预料中的要大,以四中为中心,快速扩散至全国范围之内。

    越来越多备受压迫的差生们以匿名或者实名的方式,发布了文章,说出了自己压抑在心里的痛苦,举报了自己所在学校的相关领导。

    中午的时候,华夏教育局就紧急颁布下来的公告。

    教育局会亲自督办跟进四中的这起事件,并严令地方教育局,一定要彻查各地的学校,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严惩不贷。

    市教育局更狠,直接就发了罢免书,宣布开除四中相关的领导跟部分不负责任的老师,名单直接就给贴出来了。

    下午的时候,袁校长跟学校没被此次事件波及到的相关领导们带着教育局过来的人,还有记者们过来了20班。

    顾占尧正在给他们补课,已经补到了高一的内容,补习速度还是挺快的。

    校长看到顾占尧的时候,脸色变了一下,回头对着记者们还有教育局的领导们介绍:“讲课的是高三年级的学生,叫顾占尧,是高三年级第一。”

    早上教育局的人打电话过来调查,他直接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了副校长身上,表明自己对20班的所有事都一无所知,并承诺了副校长只要他帮忙顶罪,自己会给他提供最好的机会的。

    他岳父是国家教育部的副部长,市教育局忌惮岳父的身份,不敢对他下手,要是他的后台小一点点,现在恐怕已经不在这个职位上头了。

    还有这个顾占尧,他上午明明已经让高三年级的主任跟他说了,下午不准过来补课,他还是过来了,显然就是在跟他作对。

    这帮崽子,明显的就是想把他往死里逼。

    而且他知道,这件事肯定是有幕后推手在的,要是让他知道是谁做的,绝对会弄死他!

    袁校长恶狠狠的瞪了眼身后跟着的三年级年级主任。

    年级主任也是一脸的懵逼,他也不知道啊,明明跟顾占尧说了不让过来的。

    这下子捅了马蜂窝了。

    袁校长受了这么大的屈辱,肯定气不顺,这些崽子们都等着吧!

    袁校长让人去喊停,被前头新京报的记者给拦住了:“袁校,我们想录一下他们上课的内容,这些孩子说自己已经改过自新了,可网络上都对他们说的话抱有怀疑的态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