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疯狂的涌出。

    委屈。

    愤怒。

    绝望。

    一时间充斥着整个胸腔。

    炸裂了一样。

    生不如死!

    犹豫。

    他还在犹豫。

    可宁湛的话,却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像是魔音一般,一遍遍的在耳边徘徊。

    你只要走出这一步。

    你就只是言沐。

    再不是言老三。

    他是谁?

    他目光有些迷离,抬头看了眼已经越来越近的别墅。

    他是言沐?

    他是言老三?

    宁湛摇头,低叹一声,弯腰捡起被风刮翻的伞,慵懒的握住伞柄,抬脚离开。

    言尽于此。

    他只能这样说了。

    如果他连最起码的信任都不能给他。

    那么。

    他就再不会管他的闲事了。

    有些自嘲的勾起了嘴角。

    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那么多愁善感了呢?

    为了几个小孩子。

    竟然做到了如此地步。

    真是。

    越活越回去了。

    看来该回去找家里的小混蛋,抱着睡一晚上。

    好好安抚一下自己这颗被伤的鲜血淋漓的心。

    雨越下越大了。

    宁湛抬头,打了个电话。

    一辆车子,很快就出现在了路面上。

    强烈的灯光照的人睁不开眼睛,转眼间已经停在了跟前。

    宁湛收伞,上车,问前头的人:“肖恩教授到了吗?”

    前头的正是黎禹行,点头,有些揶揄的看着他:“人你没带回来?”

    “闭上你的嘴巴!”宁湛语气森冷,眼神危险的睨了他一眼。

    “哎!”黎禹行捂住自己的嘴巴,看笑话似的:“原来世界上还真有你King搞不定的事情。”

    原来你丫也不是神。

    那个言沐。

    真是。

    可惜了。

    背叛的人。

    King是永远都不会再多看一眼的。

    就是这么无情无义。

    冷血动物啊!

    言沐的妹妹做换肾手术。

    肾脏在一周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远在欧洲的肖恩教授过来了。

    肖恩教授因为在斯坦福有一场学术论坛会,手术原是定在下周的。

    谁知道下午的时候,King就得到了言欣病危抢救的消息。

    直接让正在开会的肖恩教授过来了。

    这不。

    肖恩教授直接就坐着飞机过来了。

    半个小时前他刚刚接到电话,说是肖恩教授已经到了,随时可以手术。

    言欣的身体状况紧急,是不能转移了。

    军区医院的手术设备,直接连夜就给拉去二院了。

    马上就能手术。

    King是不喜欢多说话的人,只做实事。

    而且事情没有准确的确定之前,他也不会随便的给人什么承诺。

    车子引擎声响起。

    “开慢点。”宁湛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眼睛一直盯着前头的后视镜。

    黎禹行会意,车子开得很慢很慢。

    两分钟之后。

    就看到言沐跑着追了上来,一边喊着宁湛哥一边跑。

    “走!”宁湛的声音,终于明朗了一些。

    “啊?”黎禹行奇怪的皱了皱眉,看着后头追着车跑的少年:“不是等他?”

    “走!”宁湛一记眼刀飞过去。

    “好好好!”黎禹行不敢得罪他。

    脚下一个加速,车子飞一样离开。

    宁湛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意来,拿出手机给白彦希发了个定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