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宁先生,真是对不起,我们真的不知道会这么严重,这事儿,都是我们的疏忽,我们一定会负责到底的,医药费跟赔偿你们不要担心。”李导叹了口气,满脸的歉疚。

    “不知者无罪,不能全都怪在你们身上,你们报警吧,凶手还是要找的。”宁湛沉声道,在社会上混,凡事都要留几分情面。

    看得出来,面前的李导,对老二不错。

    事发到现在,表现的都很稳重,从头到尾的态度也很好,也愿意承担责任。

    “已经报警了。”卫喜民看着面前的少年,总觉得跟他呆在一个空间里头,让人有些窒息的感觉,气势太过于强大慑人。

    “麻烦你们了。”宁湛对着他们礼貌的道了一句,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人:“李导,那我去医院了。”

    “我跟你一起。”李导还得去看看江东流的情况呢,忙喊了一句追了上去。

    宁湛知道,就算这件事情是有人蓄意为之,一时半会的也找不到幕后黑手。

    他只能找人慢慢的查这件事。

    敢动他的人。

    找死!

    李导说剧组的人都在,他刚刚提取了所有在这栋楼里的工作人员的记忆,没有任何的疑点。

    那就是说。

    凶手不在这些人之中。

    那到底是谁?

    跟老二有仇,非要这么害他!

    回去的车上。

    宁湛问了李导,江东流在剧组的时候,有没有跟什么人起过冲突结怨,或者跟谁闹过不愉快。

    李导想了一下,没有,东流在剧组的人缘,是最好的,也没有什么架子,经常地跟剧组的人一起吃盒饭,请剧组的人喝咖啡,奶茶,跟谁关系都不错,应该没有人会想害他。

    宁湛嗯了一声,道了声谢。

    这件事情绝对是人为的,至于到底是谁,等老二醒来了,再好好的问问他。

    医院里。

    容诗雪正趴在江东流的床头哭,哭声悲痛欲绝,压得很低很低,沙哑晦涩。

    言沐站在不远处,眉头微蹙,脸上少有的带上了几分不悦来,想要去制止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正左右为难。

    宁湛推开病房的门,看到病床上的江东流,沉声道:“医生怎么说。”

    “宁湛哥。”言沐咬了咬唇,眼底雾气氤氲,听到他的声音,红了眼睛,声音哽咽:“医生说,医生说大腿嵌入了钢筋,伤了软组织跟神经组织,可能会造成永久性伤害。”

    “永久性伤害,是什么伤害?”宁湛目光冷凝,声音越发低沉的可怕,眼角的余光扫到哭泣的容诗雪,面上是毫不掩饰的嫌恶。

    “就是……医生说……”言沐声音越来越哑,哭腔严重:“医生说……就算以后康复了,也不能做剧烈运动,或许再也不能跳舞了。”

    病床上的江东流,盖在被子下头的手指头,突然动了一下。

    李导听到这里,吓得脸色铁青,结结巴巴的看向宁湛:“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东流说他在组合里头是副主舞。

    如果跳不了舞了,他该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