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明天。

    等明天,她带着补品跟吃的过来。

    江东流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宁湛肯定会在医院。

    只要能见面,只要能相处,她就有的是办法拿下他。

    江东流是从二楼掉下来的,下头还都是草地,正常情况下跟本不可能受这么严重的伤。

    坏就坏在下头有一堆搭道具没用完的钢筋棍,下落的地点本来不是那边。

    因为威亚突然断裂路线偏移,就落到了钢筋棍那边。

    两根钢筋棍,一根穿透了大腿。

    另外一根,侧面穿过了腹部。

    医生说要是再偏一点,就直接开膛剖腹了,还说他运气好,好歹的性命无忧。

    言妈妈正在跟李导说话。

    李导歉疚的很,说两句就要道歉。

    宁湛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怪导演,也不能怪剧组,让李导回去了。

    病床上。

    江东流身体素质好,已经醒了,正在跟言欣说话。

    不知道说了什么,把正在哭泣的言欣给逗得破涕为笑。

    “欣欣,去外头。”宁湛看着言欣说道。

    言欣是个聪明的小姑娘,知道两位哥哥要说话,听话的乖乖出去了。

    “打电话通知你家人吗?”宁湛居高临下的看着江东流,沉声问道。

    “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他们?”江东流哼了一声,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我不打电话,你也别给老四跟小五说,我现在都没事了,住一周院就能回去了。”

    “回去?”宁湛墨色的双眸微微眯起,眼底却闪过几分不忍:“江东流,你的腿,医生说是永久性伤害,或许以后,再没有机会跳舞了。”

    “或许?”江东流咧嘴乐,一动牵的全身都疼,吊儿郎当的哼哼:“你也说了是或许了,那就是说,也可能没一点事,跟从前一样,你放心,我福大命大,腿也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宁湛听他胡扯,最终还是没有狠下心来打击他,叹了口气:“老二,这么大的事情,你该通知下你的父母的。”

    “不要。”江东流摇头,认真的看着他:“你们是不是嫌我烦,不愿意照顾我?”

    宁湛剑眉微蹙,俊脸一黑。

    江东流对着外头扯嗓子喊:“言妈妈,老大他不愿意照顾我,你会照顾我吧!”

    “嗯,言妈妈照顾你。”易安推门走了进来,看了眼对峙着的两兄弟,说宁湛:“阿湛,东流都受伤了,你就别刺激他了。”

    “我没刺激他。”宁湛笑笑:“我跟老三会轮流看着他,言妈妈你就别费心了。”

    “你们俩大男人,我才不要你们看我,我要美美哒欣欣跟温柔的言妈妈,我不要你们俩。”江东流哼了一声,傲娇的很,嫌弃你们。

    宁湛一记冰冷的眼刀扫过去。

    江东流装作没看到。

    易安按住他的肩膀让他躺好了别乱动弹,都伤成这样了,还大喊大叫的不老实,也不嫌疼得慌。

    半个小时之后。

    宁湛跟言沐走了。

    言欣跟易安在隔壁的陪护病房,也休息了。

    病房里彻底安静了下来。

    黑漆漆的房间,就只有一盏床头的小夜灯还亮着。

    江东流整个埋在了被子里,咬着被角,被子轻微的颤抖着,隐隐有压抑的极低的哭声响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掀开被子,忍着巨大的痛楚艰难的坐了起来。

    昏暗的灯光下。

    怔怔然看着自己打了石膏固定住的大腿。

    绝望的靠在床头,阖上了双眼。

    为了防止哭出声来,死死的咬住了唇。

    大滴大滴的泪水,沿着脸颊滑落。

    灼烫。

    不能跳舞了吗?

    如果不能跳舞。

    他在组合里就没有任何价值了不是吗?

    如果不能跳舞。

    他就只能是他们的拖累了是吗?

    窗外。

    雷雨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电闪雷鸣声,压住了他极低的啜泣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