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黄花菜把她要的信息全都给提取了出来。

    这老爷子,叫欧阳奋。

    十年前。

    他家儿媳妇突然人间蒸发了。

    为了这事儿,家里头报警,上报纸,上电视,各种的找人。

    找了将近两年,花了无数的钱。

    街坊邻里的都夸说欧阳家真是数一数二的好人家。

    嫁给这样重视她的人家,绝对是积了八辈子的德了。

    儿媳妇失踪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放弃寻找,还花了这么多钱。

    平日里一提儿媳妇失踪的事,老爷子就泪眼汪汪的。

    说对不起她,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找到她。

    那段时间,恰巧又是拐卖妇女儿童盛行的时候。

    街坊邻里的都安慰,说这事不怪他们家,他们家做到这样,已经是尽了力了。

    谁能想到。

    欧阳家千方百计不惜任何代价寻找的儿媳妇。

    早就被欧阳奋杀了砌在了旅馆的墙壁里头。

    这件尘封了十年的人口失踪案,据警察说,是有人匿名举报的。

    警察在昨天晚上就把欧阳奋给抓走了。

    今天过来只是再收集一下证据,看看有没有被遗漏的细节。

    欧阳奋交代。

    儿媳妇跟儿子欧阳恪是二婚。

    欧阳恪跟原配离了婚之后娶的,跟原配还有个儿子欧阳泽。

    后娘跟继子。

    就是广大群众经常在电视网络上都能看到的经典戏码了。

    这继母,经常地虐待自己家孙子欧阳泽。

    这虐待,打一次两次就算了,他也不会怎么样。

    可那女人太过分,什么丧心病狂丧尽天良的事情都做尽。

    大冬天的往欧阳泽身上泼凉水,不让进屋,就让在外头冻着,湿的棉袄都上冻。

    大夏天的,不给风扇,让睡阁楼里头,热的跟个暖炉似的。

    欧阳泽的身上,常年就没一处是好的,到处都是伤。

    刺伤。

    烫伤。

    化脓了都不给看。

    又一次他去儿子家。

    看到儿媳妇拿着滚烫的火剪直接往孙子身上抡的时候,终于受不住了。

    红了眼睛,杀气上头。

    抄起一把刀,就砍了上去。

    听到孙子的大哭声,他才反应过来。

    可这人,已经给杀死了。

    厨房里头到处的都是血。

    那几天。

    旅馆正好在重修,要打通了重新砌墙。

    他就把儿媳妇的尸体,给砌了进去。

    过后又谎称儿媳妇失踪了。

    报了警。

    宁湛半靠在座椅上,深邃狭长的眸微微眯起,看着平安旅馆几个已经被风雨打的模糊的大字,嘲弄的勾起唇角。

    纤长如玉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方向盘。

    善恶到头终有报。

    不是不报。

    时候未到而已。

    顾占尧已经回来了,俊脸有些哀伤,又有些愤怒,上了车之后就跟白彦希说:“小五,他杀了人,他是个杀人犯。”

    “嗯,他砌的那堵墙,就在你们住的那间房。”宁湛笑,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白小五,你睡觉的时候,没觉得阴风阵阵?有怨气?”

    白彦希蹭的坐直了身体,睁开了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他磨牙:“没有!你怎么知道就是我们住的那间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