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如意小郎君 > 第二十八章 比她能打!
    初秋的夜晚,格外闷热,唐宁将窗户打开,有风从外面吹进来,才感觉凉快了许多。

    折腾了一晚上,他洗漱之后,躺在床上,很快便入睡。

    窗户之外,小小的一片夜空,璀璨的烟花将整个天空照亮,几乎小半个灵州城都能看到。

    方家的晚宴已然结束,众人陆续的离开。

    焰火表演之前,方家老夫人出来了一次,有几位才子才女献上了几首贺寿诗,老人家十分高兴,出言勉励了几句,也给了诸人一些赏赐。

    几人自然不缺这些赏赐,但能与方家攀上关系,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大的殊荣。

    名叫小柔的少女走出方家的时候,嘴里还在嘟囔的说道:“要是小意姐没有回去,哪里轮得到薛芸在那里显摆!”

    薛芸刚才虽然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面,但在老夫人面前,却是极力表现和谄媚,一首贺寿诗献上去,将老夫人哄的喜笑颜开,当场便赏了一支朱钗给她。

    胡瑾看了看她,笑道:“你呀,刚才要不是你,被人抓住了话柄,薛芸能有机会在小意面前得意吗?”

    少女吐了吐舌头,低下头不说话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又抬起头,好奇的问道:“胡姐姐,小意姐刚才为什么不早把那首词拿出来呢,她要是早拿出来,薛芸早就闭嘴了!”

    “她不拿出来,是不想让有些人误会……”胡瑾脸上露出笑容,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你还小,不懂这些……”

    她摇了摇头,喃喃道:“这个姓唐的,还真有几分本事,居然这么快就让小意沦陷了……”

    她们走出方府,后面陆续有人走出来。

    那些才子佳人,三三两两的闲聊间,“钟大才女”,“离肠恨泪”,“书呆子姑爷”,这些词语,被频繁的提及。

    而那一首哀怨绵长的七夕词,也随着众人的散去,逐渐的扩散开来。

    方府。

    已是深夜。

    一处房门打开,守在门外的中年男子急忙迎上去,“孙老,您出来了……”

    孙神医看了看他,笑道:“让你等久了。”

    中年男子连连摇头:“不久,不久……”

    孙神医看着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方老夫人的病,有转机了……”

    中年男子怔了怔,脸上立刻便涌现出狂喜之色,问道:“孙老所言当真?”

    几个时辰之前,他从孙老这里得到的答复还只是“尽力试试”,现在再看他的表情,分明是对于此事已经有了极强的信心。

    孙老看出了中年男子眉间的一丝疑惑,解释道:“见到唐小兄弟之前,老夫对于老夫人的病,确实把握不大,先祖所着之《千金方》中,虽然记载了这种病症的救治之法,但记载着解救之方的那一卷残缺严重,数百年来,都未曾补全,老夫只能冒险一试……”

    他说的这里,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话音一转,说道:“可就在刚才,唐小兄弟已经帮我我补齐了那残缺的一卷,那张药方,也在其中,有了那张方子,老夫人的病虽然不至于痊愈,但为她再延寿几年,却已经不是难事了……”

    中年男子脸上喜色更盛,说道:“多谢孙老,我方家实在是承您太多恩情了……”

    孙神医摇了摇头,说道:“今日之事,功不在老夫,要谢,就谢唐小兄弟吧。”

    中年男子立刻点头,“要谢,自然要谢!”

    两人又说了几句,中年男子看着他,说道:“孙老,时辰不早,今日您就先在方府歇息吧。”

    孙神医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中年男子安排完这一些之后,眉间才浮现出了一丝倦意。

    “方林。”

    一名方家下人立刻走到他的身前,恭敬道:“老爷有何吩咐?”

    中年男子开口道:“明日备上一份厚礼,送到钟府。”

    那名下人躬身道:“是,老爷!”

    他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后再次传来声音。

    “等等。”中年男子想了想,说道:“礼先备上,先不着急送去。”

    中年男子揉了揉眉心,孙老何等身份,超然如他,都要对那年轻人如此认真,方家就这么送上礼物,是不是有点儿太过随意?

    他想了想,似是想到了什么,喃喃道:“钟家,钟明礼……”

    ……

    昨天晚上哄钟意哄到很晚,唐宁第二天早上又起晚了。

    不过他已经不在乎了。

    他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把门窗锁好,不给晴儿任何可乘之机。

    简单的洗漱之后,他便来到院子里,做一些简单的舒展动作。

    “看不出来,你还有一颗怨女心啊……”

    一道戏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唐夭夭的身影出现在唐宁的眼中。

    唐宁知道,钟意应该已经将昨天晚上那件事情告诉她了。

    钟意和唐夭夭之间没有秘密。

    她连扔绣球这样的事情都交给了唐夭夭,足见她对于唐妖精的信任。

    “都说了,那是做梦梦到的,我怎么可能写那种东西。”唐宁摇了摇头,岔开话题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唐夭夭走进来,说道:“小意昨天晚上不舒服,我来看看她。”

    唐妖精很关心钟意,两人亲如姐妹,也不枉钟意对她掏心掏肺。

    唐宁回房喝水,唐夭夭走进房间,忽然问道:“你很会写诗?”

    “不会。”唐宁摇了摇头。

    唐夭夭帮他续满水,说道:“小意都告诉我了,不要这么小气嘛,帮我写几首怎么样,就要昨天那样的,一看就像是女子写的那种……”

    “我真不会。”

    “做梦梦到的也行……”

    唐宁想了想,说道:“一百两银子一首,谢绝还价。”

    唐夭夭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唐宁诧异道:“你干什么去?”

    “我去找我爹要一万两银子,先来一千首。”唐夭夭头也不回的说道。

    没文化太可怕,唐宁提醒她道:“一万两银子是一百首。”

    “是吗?”唐夭夭掰着手指数了数,说道:“那就先一百首吧,十万两太多,我怕我爹不给我。”

    唐宁看着她,扯了扯嘴角,十万两太多,一万两就少了?

    以现在的物价水平,一万两够一个贫苦家庭正常生活上千年了。

    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一万两,她以为唐家是灵州首富啊!

    和钟意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唐宁对唐夭夭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表示强烈的鄙视。

    钟意看着他,诧异道:“你……,还不知道吗?”

    唐宁疑惑道:“知道什么?”

    “夭夭家,就是灵州首富。”

    啪!

    唐夭夭将一沓银票拍在桌上,看着唐宁,说道:“这是一万两,你数一数,一百首诗什么时候给我?”

    唐宁研究过华夏历代才女,给他一点儿时间,翻出来一百首诗词,并不是一件难以完成的事情。

    但要是这样,他非得被唐夭夭掏空不可。

    钟意苦笑着看着唐夭夭,说道:“就算是能买来诗词,你说是自己写的,别人也不会信的,但凡诗词,除了意境,更重要的是情境,这与自身经历有很大的关系,若是有一点对不上,只会招致别人的嘲笑……”

    唐夭夭有些泄气的说道:“都是我爹不好,逼我学刺绣学下棋也就算了,现在又逼我学写什么诗词,我又不是你……”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每个人都是独特的,虽然你刺绣比不过她,下棋比不过她,写诗也比不过她,但是……”

    钟意和唐夭夭的目光都望了过来。

    唐宁想了想,说道:“你比她……”

    “比她……”

    作为一个女子,唐宁真的想不出来,唐夭夭什么地方比钟意强了。

    如果腿长算也算优点的话。

    唐夭夭眼睛眯起来,将双手的骨节捏的吱吱作响,“我比她什么……”

    “你比她……能打!”

    唐宁看着她说了一句,一脸笑意的走到门外,笑道:“孙神医,好久不见,好久不见,这边说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