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十章 别瞎说啊!
    钟大才女忙碌了小半个月之后,等到时间进入八月,便将那些诗词词会等,能推的活动全都推掉了。

    她现在在灵州城的名气极高,“灵州第一才女”的名头已经近乎坐实,不说那些名媛才女,便是那些有名的才子,也对她的诗词极为推崇。

    她在灵州文人圈子中的影响,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才女”这两个字。

    唐宁不否认,他在这其中做了一点儿小小的贡献,但钟意的才华,也是极高的,一点就通,他抛出来的一些暗示和引导,她每次都能很好的抓住,并且引申下去,简直是思如泉涌,每天聊一会儿天,她就能写出一首上佳的诗词。

    于是她每天和唐宁聊天的时间,比以前多了一倍有余。

    午饭之后,唐宁放下碗筷,走出门的时候,钟意也放下碗筷,跟了上去。

    以前的这个时间,唐宁是一个人消食,从十天前开始,就是两个人一起散步。

    陈玉贤看着她匆匆出去的身影,放下筷子,笑了笑,说道:“看来,小意和宁儿的大婚之礼,要尽快补办了,总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

    钟明礼摇头道:“尚不知他父母高堂可还健在,还有没有别的亲人,便如此匆忙的举办,不合礼法。”

    陈玉贤看着他,问道:“你让人查过户房了?”

    “他连名字都忘了,怎么查?”

    “他能想到给自己起名叫唐宁,一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能查出来什么线索……”陈玉贤看着他,皱眉道:“你到底查了没有!”

    “查了三遍了。”钟明礼放下碗筷,说道:“可以确定,永安县没有唐宁这个人。”

    “那义安县呢?”陈玉贤看着他,问道:“有没有可能他是义安县的?”

    钟明礼有些烦闷的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陈玉贤想了想,说道:“要不,你让知节帮你查查?”

    “赵知节?”钟明礼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道:“你让我去求那姓赵的?”

    “他是义安县令,查一个人的户籍,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陈玉贤看着他,说道:“你们当初相交莫逆,又有同门之谊,何必闹到现在的地步?”

    “同门之谊?”钟明礼瞪大眼睛看着她,问道:“既是同门,知道我喜欢你,他当年竟然拜托恩师,向你们陈家提亲,他那个时候想着一点儿同门之谊了吗?他那个时候有想过我吗?”

    陈玉贤皱眉道:“这件事情都过去十八年了!”

    钟明礼挥手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陈玉贤看着他,怒道:“你凶我!”

    钟明礼张了张嘴,缩回脖子:“我没有。”

    “你就是凶我!”

    “我没有……”

    “好你个钟明礼,你竟敢凶我,当初向我们陈家求亲的人那么多,我怎么就看上你了……”

    “我真没有……”

    “当初追求我的时候,一口一个“玉贤”叫的好听,现在我嫁给你了,给你生了女儿了,就成了妇道人家!”

    “哎,夫人,你别生气,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那你还凶不凶我了?”

    “不凶了,不凶了……”

    “那你就是承认刚才凶我了!”

    ……

    收拾碗筷的晴儿刚刚踏进房门,看到夫人坐在椅子上,老爷站在她的背后,一脸谄媚的帮她捶背捏肩,怔了怔之后,用一只手捂着眼睛,转身又退了出去。

    陈玉贤脸上的余怒未消,问道:“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意儿的终身大事重要?”

    钟明礼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了,今天晚上见到他,我会让他帮忙查查的……”

    陈玉贤沉默片刻,才站起身,看着他,面色有些担忧,问道:“董刺史今天晚上,不会为难你吧?”

    “他能怎么为难?”钟明礼摇了摇头,说道:“最多不过是多说几句话而已,他是刺史,不是皇帝,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他握着陈玉贤的手,轻轻拍了拍,笑道:“放心吧,晚上记得给我泡杯茶,我回来喝。”

    “好。”陈玉贤点了点头,说道:“宁儿送过来一盒好茶,说是孙神医送的,有安神的作用,你早些回来……”

    钟明礼点了点头,再次拍了拍陈玉贤的手,走出门去。

    踏出房门的那一刻,他的脸色便沉了下来。

    ……

    唐宁和钟意吃完午饭之后,会围着钟府散一会步。

    钟意与他并肩而行,偏过头问道:“你说,刚才那一句,是用“飞”好,还是用“飘”好?”

    唐宁想了想,说道:“用“飞”吧,我觉得“飞”字,更有灵性一点。”

    钟意思忖片刻,点头道:“我也这么觉得。”

    她转头看着唐宁,疑惑道:“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连文思都会通畅一些……”

    唐宁笑了笑,说道:“应该是错觉吧……”

    “文思通不通畅我不知道,你们两个的耳朵倒是都不通畅了!”一道冷哼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唐夭夭大步走过来,看着两人,说道:“从我和你们打招呼到现在,你们已经绕着钟府走了两圈了,我在你们身后跟了两圈,打了三次招呼,你们都没发现……”

    唐宁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唐夭夭还有做尾行痴女的天赋。

    钟意脸色有些发红,小声说道:“刚才在推敲一句诗……”

    唐夭夭挽着她的胳膊,沉着脸道:“你跟我过来!”

    钟意被唐夭夭拉到一边了,唐宁走回钟府,散完了步,回房休息一会儿,电影他都找好了,看完了之后,还要和钟意探讨四喜丸子的做法……

    另一边,唐夭夭不满的看着钟意,问道:“你这几天怎么回事,好几次我和你打招呼你都没听到,而且总是心不在焉的,有时候还莫名其妙的发笑……”

    钟意看着她,红着脸道:“我,我有吗?”

    “没有你脸红什么?”

    钟意低下头,说道:“真的没有什么……”

    “你都低头了,还说没有?”唐夭夭看着她,想了想,说道:“那天的事情我还没有问你,七夕那天晚上,你们干什么了,喝酒吟诗,你还喝醉了,你以前从来都不喝酒的……”

    钟意急忙解释道:“那都是瞎说的……,七夕,七夕那天晚上,我在教他下棋……”

    唐夭夭能分辨出来钟意有没有撒谎,皱眉道:“可你最近的表现也太不对劲了,那天从方家回来以后,你就不对劲了……”

    “你们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了……”

    “而且你总是和我提到他……”

    “提到他你还笑……”

    ……

    唐夭夭忽然看着钟意,大惊道:“你不会喜欢上他了吧!”

    “我不是!”钟意慌忙道。

    唐夭夭张了张嘴,钟意神色慌乱,“我没有!”

    “你……”唐夭夭刚说出一个字,钟意看了看唐宁消失的方向,飞快的捂着她的嘴,语气更加慌张:“别瞎说啊!”

    唐夭夭将钟意捂着她嘴的手拿开,双手环胸,看着她,问道:“说吧,你该怎么谢我?”

    钟意看着她,疑惑道:“什么谢你?”

    “你还有没有良心了?”唐夭夭看着她,故作伤心道:“感谢我给你砸了这样一个如意郎君啊!”

    “你还说……”钟意有些着急。

    “好好好,我不说了……”唐夭夭背着手,一边走,一边摇头道:“没良心啊,谁能想到,灵州第一才女,竟是这样一位没有良心的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