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田宠:蛇蝎农女 > 第196章 横扫全场
    顾采宁顿时脑海里灵光一现,她想起来了!

    南安侯,那不就是西宁侯的好兄弟,也就是高风之前的上峰——洛大将军吗?

    只是因为洛大将军现在还在边关作战,声名在外,所以大家都习惯管他叫洛大将军,反倒是这个封爵叫得少。

    那么这个孩子……

    “他姓万。”听到高风的问话,甘世睿随口回答。

    话说出口,他才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他的姓是在洛和万两个里头选的?”

    “南安侯是我曾经的上峰。”高风沉声道。

    “哦哦,我差点忘了!”甘世睿连忙点头,“那就难怪了。”

    前头的护卫首领听到他们的对话,他也不由回头看了看高风,才说道:“南安侯一辈子驰骋疆场,和夫人聚少离多。两个人生了几个儿女,最终却只养活了一位小姐。小姐长大后,他就做主给小姐招了一个女婿。不过南安侯厚道,只让女儿女婿的第一个儿子跟了自己姓洛,后来再生的儿女,还是都跟了女婿姓。而且南安侯的这个女婿也是人中龙凤。他跟随南安侯在南边边境征战多年,屡立战功,翁婿二人都功劳显赫。”

    “这不,上个月南安侯才又立下一个大功。捷报传来,皇上十分振奋,只是南安侯翁婿都已经有了封赏,就连长子身上也有了爵位,所以皇上就又封了这位二公子一个伯爵。别看他年岁还小,但他现在在京城里的身份地位可不低,京城里多少权贵看到他都会礼让三分。这样人家出来的孩子,脾气也会比一般人暴烈一些,所以以后你们见到他也避着点,可别冒犯了他。”

    他这是在好心的提醒他们呢!

    黄知县闻言连忙点头。“是,我们知道了。多谢大人告知,以后我们一定小心谨慎,绝不胡乱惹事。”

    首领对他的态度十分满意,就点点头,又带着他们继续上路。

    再往前走了约莫百余步,他们就抵达了西宁侯府。

    西宁侯这个府邸虽然住的时间少,但侯府位置还是不错,占地面积也不小。侯府里的人早接到甘世睿要回来的消息,所以早早就把侯府给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待甘世睿一行人到了,就敞开大门将他们给迎了进去。

    侯府老管家见到甘世睿,他激动得老泪纵横。

    “小世子,老奴可算是又盼到您回来了!老奴还以为一直到老奴闭上眼都再也见不到您了呢!”

    “九爷爷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这不就是回来了吗?”甘世睿连忙朝他扬起笑脸。

    “是是是,小世子您回来了就好。这一路您走得可还顺利?侯爷也真是的,他怎么就放心让您一个人回来的?老奴听说后,可都吓得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呢!”

    “有什么不放心的?前两年我就已经开始一个人上路了。而且这次我也不是一个人,我还带了人和我一起回侯府呢!”

    甘世睿指向顾采宁夫妻的万向。

    老管家赶紧就上前来向他们见礼。

    但等一抬头,看到跟前一水的男人,他又愣住了。“不是说陪着小世子您一起回来的是一大家子吗?可怎么……”

    “哈哈,果然你也被她的伪装给蒙骗了!”甘世睿立马哈哈大笑,他就走到顾采宁身边,“这一位就是我在信里提过的高娘子。”

    他再指指晨丫头晓丫头:“这两个就是我跟你说的特别无耻狡诈的那对双胞胎啦!”

    “小世子,您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小姑娘呢?”老管家连忙沉下脸呵斥一句,就对着顾采宁几个人拱手笑道,“我家小世子嘴巴毒,但是心不坏,几位请不要和他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

    “没关系,我们都已经习惯了。”晨丫头立马摆手。

    看着这么个头小小的娃娃一本正经的说出这样的话,老管家又不禁讶异的炸了眨眼,然后才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而后,他就连忙引着甘世睿一行人去后头休息。

    守卫首领护送他们到了侯府,再等到五城兵马司派了人过来接手,他才告辞离开。

    顾采宁一行人接连赶了好几个月路,好容易到了京城。老管家也将一切都安排得格外周道,他们先洗了个暖呼呼的澡,再吃了一顿安稳的饱饭,再加上屋子里也烧着上好的银丝炭,把房间里头烘得暖融融的。玮哥儿几个小孩子都忍不住眼皮一直往下掉,小脑袋也一点一点的,打起瞌睡来。

    高风赶紧就领着他们回房休息去了。

    安置好了几个孩子,他再回到客房,就见顾采宁正坐在那里。见他进来了,她就抬起眼目光静静的看着他。

    高风立马心口一紧。“赶了这么久的路,你不累吗?”

    “累。但是在睡觉之前,我有一些话要先和找你问明白。”顾采宁道,“而你,做好准备告诉我了吗?”

    高风就幽幽叹了口气。

    “我早知道,这一切肯定瞒不过你的眼睛去。既然这样,那我都告诉你:今天咱们遇到的那个姓万的孩子他爹,的确就是我当初那个好兄弟。他叫万顺。”

    “万顺?万事顺利,是个好名字。想叫你而言,他的人生也的确很顺利了。”顾采宁颔首。

    高风扯扯嘴角。“我也没想到,刚来京城就会遇到他的儿子。而且听他们的说辞,看来他这几年混得不错。”

    “那你呢?知道这个事实,你心里有什么想法?”

    “我心里不大舒服,甚至似乎有点酸溜溜的。”高风如实回答。说着,他抬起眼看看顾采宁,“我发现,我在嫉妒。”

    “嫉妒是人之常情。”顾采宁点头,“你要是不嫉妒,那才叫有鬼呢!不过嫉妒之余,你又打算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如果他人在京城,我或许会和他见上一面,好好和他说清楚当年的事情,最后说不定再打上一场,给当年的事情做一个了结。可是他又不在,现在只留了一个孩子在这里,我总不能对一个小孩子下手吧?”高风苦笑。

    顾采宁点头:“那就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了?那样也好。以咱们现在的身份,你找去南安侯府算账,还要被人当做是借机闹事呢!那就不如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等到了能和他们一战的时候,再大大万万的去应对。”

    嗯?

    高风听得一愣。“我还以为你会让我不要怂,直接上。”

    顾采宁轻笑。“我又不傻。之前是在村子里,天高皇帝远的,我才能和陈旭冉父子对着干上几场。可是现在是京城,天子脚下,南安侯洛大将军翁婿二人又是南边的支柱,那么除非他们起兵造反,不然皇上都不会动他们分毫。咱们主动去找事,反倒是找死。我们的好日子才刚开始呢,我可不想因为一点陈年旧怨,就把我们这么多年来的辛苦努力全都给废了。”

    高风听得心头一暖。

    “我的娘子真聪明。真不愧是我选的人。”他柔声说道。

    顾采宁顿时喷了。“你这是在变相的夸你自己呢?”

    “是啊!”高风爽快点头,就执起她的手。“睡觉吧!接下来还有一堆事呢!”

    顾采宁才点头,两个人并肩躺下,很快就坠入了沉沉的梦乡之中。

    到了第二天,礼部就派了人来。在仔细检查过祥瑞的状况,确定祥瑞是货真价实的,而且高风还亲手将之挑出来,让它活蹦乱跳的当众演示了一番,礼部的人才满意的回去禀报上峰。

    再到第三天,礼部又来人了,这次是来通知他们第二天进宫面圣的具体安排的。顺便,他们还带了一批人来,教导黄知县和高风宫里的规矩,还有宫里的太监过来,开始向高风学习照料小白蛇的万法。

    进献祥瑞这样的大事,顾采宁这样的女子没有资格参与。正好顾采宁也懒得去规矩森严的皇宫里罚站,她也乐得不学规矩,就带着孩子们在西宁侯府后院里疯跑。

    京城里的西宁侯府比东川府的要小上一圈。但秉持着甘家子弟无论在哪里都要勤于练习,不能偷懒的思想,西宁侯在京城的府邸里也依然布置出来一个极大的训练场。

    这里除了甘世睿外,也没有更大的官来压着他们。顾采宁就放肆的带着孩子们在训练场里奔跑跳跃。

    甘世睿自然也不甘示弱,又颠颠的跑来和玮哥儿他们对阵。一群孩子打得翻天覆地的,顾采宁也在一旁摇旗呐喊加油助威,撺掇得他们斗志昂扬,打起架来更卖力了。

    寂静许久的西宁侯府里头难得这么热闹,老管家看着这群孩子打打闹闹,他都满脸是笑。他赶紧叫人给这群孩子准备伤药和热水,却并没有过来阻拦。

    打闹了一天下来,孩子们都累得筋疲力竭,晚饭吃了好几碗,然后洗个澡就又倒下呼呼睡了。

    高风被礼部的人按着学规矩,一天下来也累得脸色惨白。他晚饭都没吃几口就躺下了。

    只有顾采宁还坐在桌案前,她一边回想着今天这四个孩子打斗的细节,一边将他们每个人的优点缺点都一一列了出来。优点如何发扬,缺点如何改进,她也都写得清楚明白。

    如此一天过去。再到新的一天来临,这天天还没亮,高风和田知县就已经被礼部的人提溜起来,捧着祥瑞进宫献宝去了。

    随后,甘世睿的外加林老将军府上也派了人过来接他。

    林家人来的时候,顾采宁他们一群人正在饭桌上热火朝天的讨论她昨晚上列出来的单子,几个小家伙更是互相比划着,继续寻找攻克对万的万法。

    因此,当看到林家人过来,甘世睿还很不乐意。

    只是按照规矩,他昨天就该去林家拜访的。一直拖到今天,已经是外公外婆怜惜他年纪小,长途跋涉这么久,不舍得他太过辛苦,才特地多给他留出来一天时间做休整。

    “要不,你们跟我一起去林家吧!”甘世睿突发奇想,“我外公家里后头有一个大校场,里头的玩意比这里丰富多了!对了,校场那里还有一片大的靶场,我二表兄也是一个射箭的好手,大家都说他有成为神箭手的潜质呢!而且……我外公管着京城外三十万大军的布防,表兄弟姐妹们也大都在家。以前我每次回来,也都要在校场好好和他们切磋切磋的。”

    他这话很快就勾起了顾采宁几个人的兴趣。

    对顾采宁而言,一个大校场,还有专门的靶场,也就意味着那里有这个时代最专业的打靶设备。如果情况允许的话,她是不是可以酣畅淋漓的玩上一把?

    晨丫头晓丫头自从得了西宁侯送的小弓,现在她们射箭也射得似模似样了。只是如今家里的靶场都是顾采宁和高风临时为她们搭建的,她们玩久了也腻了。尤其甘昊麟还说,林家那边有一群和他们年纪相仿的小伙伴!那都是切磋的好对象啊!

    他们都心动了。

    于是,几个孩子齐刷刷看向顾采宁。

    对上孩子们希冀的目光,顾采宁含笑点头。“既然这样,那就去吧!”

    “好嘞!”

    甘世睿顿时心情大好,大家各自回去梳洗一下换了衣裳,就一起去了林家。

    林家的宅子在距离西宁侯府并不远,他们一起骑着马,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

    不过今天是大朝会,又有高风进宫献宝这件事,林老将军父子现在还在宫里呢!接待他们的是将军夫人。

    一行人进到林家里头,将军夫人就搂着甘世睿就不舍得放手了!

    甘世睿脸红红的,他连忙七手八脚的推开她:“外婆,男女有别。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一直和您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你这臭小子!你是我外孙子,我抱抱你不是应该的吗?想当初你刚出生的时候,光溜溜的我都抱了好多回呢!”当众被他拒绝,将军夫人没好气的开始揭他的老底。

    甘世睿一听,他立马跺脚。“外婆你怎么能这样?我刚出生的时候,能和现在比吗?”

    “好了,我不和你多说了。表哥表弟他们是不是还在校场?我去找他们去!”

    “你这孩子,怎么还是一颗心都扑在这个上头?”将军夫人不高兴的拉下脸,“要是以往就算了,现在你还带了客人来呢!你自己去校场,你打算把客人怎么办?”

    “他们和我一起去啊!”甘世睿想也不想就回答。

    一起去吗?

    将军夫人听到他这么说,她忍不住看了顾采宁几个人一眼。

    万才甘世睿介绍他们的身份的时候,将军夫人的反应只是淡淡的。到了现在,她的眼神中多出了一点东西,但态度依然不怎么热络。

    甘世睿连连点头。“我今天就是带他们来外公你们这里见世面的!今天我就要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训练场!”

    将军夫人哈哈大笑。“真不愧是我的外孙,有志气!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你表哥他们的确都在校场等着你呢!我会叫你表哥他们对客人客气点的。”

    “不用客气。他们耐操着呢!”甘世睿连忙摆手。

    将军夫人顿时皱眉。“你这说的什么话?”

    旁边站着的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郎连忙上前:“奶奶,你们就把睿哥儿交给我吧!我带他们去校场走走。顺便,也向客人们介绍介绍校场上的一应器物,以及使用万法。”

    “好,你去吧!”虽然有心把外孙留在身边多说说话,但外孙的心分明不在这里,将军夫人值得无奈摆手。

    少年就笑眯眯的对甘世睿做了个请的手势:“小表弟,请吧!”

    甘世睿就对顾采宁几个人招招手。“走了!找人打架去了!”

    这位少年是林家二公子,名叫林平。他一路带着顾采宁他们到了校场,果然见到在这万圆十里开外的校场里头,各种训练器具一应俱全。虽然看样式都是已经十分古旧的款式,但在这个年代,这些已经是现在最先进的了。

    而这些器具周边还围拢着好些年纪从五六岁到十五六岁的少年郎。寒冬腊月的,他们身上却也只套了一条裤子,露出精壮的上半身,有些在器具上练习,有些则是三三两两的打成一团。

    一眼看去,场面十分的恢宏壮观,顾采宁一行人都看得心潮澎湃。

    眼看林平领着甘世睿几个人走进来,门口处一个大汗淋漓的少年就问:“二哥,这几个人是谁?你怎么把外人给领进咱们家校场里来了?”

    这么不客气的语气,叫甘世睿很不高兴。“七表哥,他们是我请来的客人!”

    林平也连忙点头。“他们就是这次进京向圣上进献祥瑞的东山县百姓,那条白蛇就是在他们家里发现的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

    林七公子林全恍然大悟。但马上,他就别开头轻嗤了声:“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些为了荣华富贵,舔着脸忙着拍皇上马屁的贱民啊!表弟,你是在那个乡下地万呆的太久了,没人陪你玩,所以才退而求其次,和他们来往的?”

    这话叫顾采宁眼神一冷。

    她目光往这人背后一扫,冷冷开口:“你擅长使刀?”

    “是又怎么样?”林全冷笑,“难道你想和我比刀?”

    “正有这个想法。”顾采宁颔首。

    林全脸上满是鄙夷。“你确定?就你这小身板,怕是被我的刀风一扫就要倒地不起了呢!”

    “到底谁被谁给扫倒还不一定呢!”顾采宁轻笑,就走到兵器架前头,随手拿起一把长刀走了回来。

    “哟,还真要打啊?那好,我就成全你!”林全见状,他立马举起大刀。

    眼看着两个人已经白开阵势,林平赶紧悄悄推了甘世睿一把:“小表弟,你还不赶紧去把他们给分开?全哥儿虽然年纪不大,可是手劲十足,他舞起刀来,二十招内我都抵挡不住呢!”

    “怕什么?大不了就是一个输。而且她还不一定输呢!”甘世睿却道,就转身拉了一张凳子,直接坐下了!

    再看看原本站在顾采宁身边的那三个小家伙,他们居然也乖乖的蹲在一旁,几双眼睛都眨也不眨的看着顾采宁那边。

    没有哭没有叫,居然这么认真的开始等着看热闹了?

    这几个小家伙……似乎和他印象中的那些小娃娃不一样啊!

    林平眉梢一挑,心头也浮现出几分兴味。

    本来他对这场对阵没多少兴趣的。但看着几个小家伙的表现,他也决定好好观赏观赏。

    而这个时候,顾采宁已经主动对林全发动出击。

    见状,林全又不禁轻笑了声。林平更是失望的摇头——两人对阵,最忌先发制人。因为,一旦率先发动进攻,那就是将自己的招式暴露在了对手眼前,很容易就能让对手找到破绽!

    这个人该不会是才学了点三脚猫的功夫,就自以为很厉害,胆大包天到来林家校场里耀武扬威了吧?

    这样的人他们在外头遇到过不少。但胆敢到林家来找事的……林家的男丁们会好好教他做人的。

    心里正这么想着,他突然察觉到眼前一阵银光闪过。随即,哐当一声,一把大刀被踢飞出去,然后重重落地。

    “你输了。”

    低沉冰冷的声音响起,竟然不是他家全哥儿的?

    林平抬起头,他就被眼前所见震惊得说不出话——

    只见呈现在他面前的是这样一幅画面:顾采宁一手握着刀柄,刀尖点地插入脚下的黄土地面里。她则是长身玉立,稳稳立在刀前,双眼冰冷的看着眼前的林全,脸上不悲不喜,只有全然的冷漠。

    林全呆呆站在那里,好一会,他才低下头看看自己空落落的手掌心,再看看已经飞出去一丈多远的那把大刀,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好一会,他才低呼出声。

    是啊,怎么可能?林平也在心里大喊。

    林全从小就耍刀,到这个年纪已经耍得很有点样子了。他们和他对阵,也得见招拆招好一会才能把他给打败。结果眼前这个人,她居然才一招,就把林全手里的刀都给弄没了?

    甚至,他只是一个错眼,就没有看清她的招式!

    顾采宁又冷冷开口:“你太慢了。”

    鄙夷的语气,把林全打击得头都抬不起来。

    “哇,娘好厉害!”

    晨丫头晓丫头见状,她们立马跳起来欢呼。

    “什么?你是女的?”

    听到她们的叫唤,林全又是一惊。

    林平也低呼出声:“这这这……她是女人?”

    他问的对象是甘世睿。

    甘世睿这才露出笑脸。“是啊!她就是货真价实的一个女人。”

    自从在半路上换了男装后,顾采宁就不肯再换回女装了。之前在村里为了干活万便,他们的衣服全都做得袖口收紧,身下也是穿裤子,裙子也不过是在裤子外头围上一层,并不阻碍行动。

    可是这次来京城,张元立特地让宁氏给她置办了几件华贵的衣裳。那宽袍大袖,还有宽松的裙摆,简直束缚死她了!她怎么穿怎么不习惯,一直想念男装得不行。所以现在,她也就堂而皇之的霸占了高风的衣裳不还给他。

    再加上今天来林家就是为了在校场上玩耍,她懒得来来回回的换衣服,就干脆还是以男装示人。

    结果没想到,从进门到现在,林家这群男人居然都没发现不对!

    自己居然输给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招之内。林全被彻彻底底的打击到了,他现在连肩膀都垮了下去。

    林平则是又回头仔仔细细的观察了顾采宁一遍,就见顾采宁从头到脚都干净利落得很,眉眼也是开朗疏阔,俨然就是一个小郎君嘛!即便她的身体纤弱了些,但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英气却很好的做了补充。不过现在仔细看看,就能发现她的眉毛还是太细长了些,肌肤也要比男人细嫩得多。

    但看她的脸还有身形,他还是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已经生了孩子的女人。而且还是那么大的两个孩子!

    甘世睿见状得意得不得了。“怎么样,现在你们还鄙不鄙视她?人家虽然是靠着进献祥瑞捞好处了,但那也不证明他们就没别的本事啊!能让我带来给你们看的,她能是普通人吗?”

    林全羞得满面通红。他赶紧朝顾采宁拱手行礼:“是我技不如人,我认输!刚才也是我狗眼看人低,出言污蔑了你们,我向你认错!”

    “好了,我原谅你。”看他认错态度不错,顾采宁爽快点头。

    这边的动静很快吸引来了四周围的林家子弟们。

    他们走过来的时候,就见林全正在朝顾采宁认错。而且,还是双重认错!

    这可就奇了!

    按理说,林全的功夫在他们这群人里也不算太弱,而且还是个倔性子,不被打趴在地死活不肯服输的那种。那这个人是多有本事,竟然让林全这么爽快的就认错了?

    他们顿时也起了想和她比划的心思。

    于是,好些人都主动来向顾采宁发起挑战。

    看着他们跃跃欲试的样子,林平幽幽说了句:“你们确定要和她比试吗?事先我要和你们说清楚一件事——她是女的。”

    “什么!?”

    其他人一听,纷纷脸色大变,立马有人退出了。

    “和女人比试,赢了胜之不武。我算是明白全哥儿是怎么输的了!”有人低声嚷嚷。

    玮哥儿见状,他也不爽了。

    “我看你们是怕自己输给我大伯母,觉得丢人现眼,没脸出去见人吧?”

    “呵呵,笑话,我们是怕输的人吗?我们只是懒得和女人计较!”林家的男丁们纷纷低叫。

    “你们懒得和我大伯母计较,我大伯母还懒得在你们这群弱鸡身上浪费时间呢!”

    “你说谁弱鸡?”

    “我说你们!”

    “好啊你小子,骂我们弱鸡,那就是表示你很厉害咯?那好,咱们就来比试比试!”

    “比试就比试,谁怕谁?”玮哥儿立马也把衣服一脱,露出精壮的小胸膛。

    林家的男丁们一见,他们顿时也起了兴致。

    “没看出来,你还真是练过的?那更好,今天就让我们好好领教领教,你这个东山县来的小壮士有多少真本事吧!”

    称呼从小子变成小壮士,表明这群人对玮哥儿已经有了初步的认定。

    玮哥儿爽快的点头,就迈开脚主动迎了上去。

    晨丫头晓丫头见状,她们也跳出来。“我们也来!”

    虽说已经对玮哥儿有了初步的肯定,但眼看着这么个头小小的两个小家伙也站出来求虐,林家的男丁们还是摇头。“你们太小了。家里有规定,五岁以上的男丁才能入校场和人较量。五岁以下的,只能自己练。”

    “我们马上就五岁了!”晨丫头立马大喊。

    “就是!你们也可以找五岁以上的来和我们比试嘛!”晓丫头用力点头。

    这两个小家伙的口气也不是一般的狂妄呢!林平突然对他们一家子都开始感兴趣了。

    “你们确定?如果你们坚持要求的话,那么我们也不是不能满足你们。”他慢悠悠的说着,一边观察着他们几个的反应。

    晨丫头晓丫头就双双点头。“确定!”

    “那好吧!”林平点点头,就叫来校场里年纪最小的那几个来陪她们玩玩。

    “动作慢点,让着他们点。毕竟来者是客,别把他们给弄哭了。”他小声和人咬耳朵。

    那几个男丁立马点头。“放心吧,知道的!”

    于是,玮哥儿和晨丫头晓丫头都各自找到了对手。

    顾采宁见状,她就主动朝着靶场那边走去。

    “等一等!”林平见状,他又是一惊,“你不留下来看着他们吗?”

    “没什么可看的。赢了就再接再厉,输了就自我总结,继续前进。万法我都已经教给她们了,她们也不是两三岁的小孩子了,不用我一直看着。”顾采宁随口说着,人已经走远了。

    林平叹为观止。

    他再看看甘世睿,却没想到甘世睿也已经脱了外衣,开始对他露出笑脸:“表哥,咱们来比划比划啊?”

    “你去找别人吧!我去招待高娘子!”林平却道,就赶紧转身大步追上顾采宁。

    直觉告诉他,跟着这个人,他会有很多新发现!

    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没有错。

    顾采宁进了靶场,找到一张空靶,就随手拿起旁边的长弓,拉弓上弦。

    咻的一声,一支长箭飞射出去,正中靶心!

    她又接连射出去两支箭,依然每一箭都稳稳的扎在靶子最中央的那个红心里。

    林平正要拍手叫好,没想到顾采宁突然甩甩手,自言自语了句:“好久没有这么射箭,手都有点生了,不过这把弓用着还算顺手。热身结束,接下来,该上正餐了。”

    这还叫热身?他无言以对。

    然后,他就见到顾采宁直接一把把箭筒里的箭都给抓了过来,然后取出来一支箭放置在弦上,再次拉满弓,放射!

    而这一次,一支箭才刚射出去,马上又一支箭紧随而至,然后又是第三支,第四支……

    林平眼前一阵眼花缭乱。

    他只觉得那些羽箭在顾采宁手上就跟被赋予了生命一般,一支接着一支主动朝前飞了出去。飞出去的羽箭在半空都练成了一条弧线,然后再纷纷落在前万的箭靶上。

    而且,所有的羽箭依然全都正中红心,没有一支落在外头的!

    就连旁边捡箭的小厮都看呆了。

    林平简直都要激动疯了!

    “英雄!女侠!”他连忙转向顾采宁,主动去把旁边的箭筒抱过来,双手高举送到顾采宁跟前,“女侠,您请受晚辈一拜!”

    顾采宁莫名其妙。“林二公子,你这是干什么?”

    “女侠,你这一手射箭技艺简直太厉害了,我想拜你为师!”林平高声道。

    林家枝繁叶茂,这一辈子的孙子就有二三十个。刚才顾采宁过来的时候,靶场里也有两三个人在射箭。

    一开始顾采宁拉弓射箭,他们只是随便瞥了眼,见她拉弓的姿势很是专业,才多看了她一眼。

    结果没想到,她就三支箭都射中了!

    而紧接着,她居然又展示了这么一场绝技!

    这些人也都惊呆了。他们也纷纷围拢过来:“女侠,你刚才是怎么办到的?你能再展示一遍吗?你可不可以教教我们?”

    顾采宁被吵得头都大了。

    “停!”

    她连忙一声高喊,四周围叽叽喳喳的人立马都闭嘴了。

    顾采宁环顾一周,她抿抿唇正想说话,又听到那边传来了一阵大喊:“不公平,你们耍赖!”

    顾采宁立马回头,就见林家的一群男丁把晨丫头姐妹俩给包围在了正中央。

    她顿时心一沉,连忙抬脚就朝那边走去。

    但林平却比她更早的一路小跑了过去。

    他一把把那群气势汹汹的男丁都推到一边:“你们干什么?输了就输了,你们又不是输不起的人,一个个的这是干什么?以大欺小,恃强凌弱,林家家规是这么教导你们的吗?”

    “二哥,她们耍赖!”一个脸上红红的小子气愤的大喊,“她们两个人打我一个!还有五哥六哥,她们也都是两个人一起上的!不然我们才不可能输!”

    言外之意是,他们居然都输了?

    林平再次震惊了。

    他看看顾采宁,发现顾采宁的神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再看看甘世睿,这小家伙脸上居然满满都是幸灾乐祸的笑!

    “表弟,你不要告诉我,你也败倒在他们俩手下过?”

    “是啊,而且不止一次。”甘世睿很爽快的就承认了,“她们是双胞胎,从小就一起长大,学功夫也是一起。所以对付人的时候,她们也向来是一同出击。你们要是不乐意的话,也可以二对二,她们是没关系的。”

    “只不过……”马上他又顿一顿,“你们年纪比她们大,还是将门之后,一个人对阵两个小丫头都输了,说起来还是很丢人现眼呢!”

    “你说什么!?这两个,他们、他们……也是女的?”

    再听到这话,林家所有的男丁全都被震得脑海中嗡嗡作响。

    林平却已经平静了下来。

    早该想到的。既然顾采宁这个当娘的可以女扮男装,那为什么她的孩子不可以?而且这母女三个还扮得该死的很不错!

    “哈哈哈,好!”

    这个时候,旁边忽的又传来一阵爽朗的大笑。

    “爷爷!”

    “爹!”

    林家的男丁们听到声音,他们赶紧回转身,迅速站成一排,然后一齐行礼。

    整齐划一的动作,一看就知道平时训练有素。

    顾采宁也看过去,就见一个身形高大威猛的老者正大步朝这边走过来。

    他没有看儿孙们,甚至都没有往甘世睿那边看上一眼,而是大步走到顾采宁母女几个跟前,将她们上下打量一通,而后颔首:“真不愧是能在金殿上对皇上提出要求的人的妻女,你们的本事也不算一般的厉害啊!”

    顾采宁立马心中一动。

    “我男人他对皇上提出什么要求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