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还看今朝 > 282 第285章 核心圈雏形
    桑前卫夹起一块紫猪头肉,放进嘴里,细细咀嚼,“哦,还有一些考虑?”

    “桑主任,前些时间我陪曹书记一起和林市长在一起吃了一顿饭。”沙正阳说这番话之前也是仔细考虑再三。

    毕竟陪前任领导与市里领导吃饭,虽说不是什么忌讳,但是肯定还是隐讳一些好,但沙正阳在仔细斟酌之后,还是觉得对桑前卫没什么可以隐瞒。

    “和曹书记一道陪林市长吃饭?”桑前卫眼中星芒一闪,手中筷子微微一顿,然后又恢复了正常。

    “嗯,一起吃了一顿饭。”沙正阳坦然道:“席间林市长就谈到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推动国有企业改革,提出了要大胆尝试,敢于实验,不要怕失败和失误,只要是有利于企业做活做大做强,有利于企业发展,都要支持,不要像小脚女人走路,畏畏缩缩。”

    桑前卫手中筷子放下,陷入了深思。

    能走到县委办主任这个位置上,他自然有他的消息渠道。

    市委黄书记一直对汉都的局面不太满意,认为汉都思想观念保守陈旧,作风因循守旧缺乏改革开放的激情活力,各项工作都严重滞后,一轮新的人事调整据说正在酝酿,闻一震或许就是这其中的一部分。

    改革不能像小脚女人走路这句话是谁提出来的,意义何在,现在已经不是秘密了,而现在省市领导如果也提这个观点,那就说明是对下边工作的力度和做法是不满意的。

    国企改革一直是改革的攻坚难点,怎么改才能让国企释放活力,重现辉煌,各地都在尝试。

    齐鲁诸城的做法也已经传了开来,国家经委据说在调查,但是没有下文。

    没有下文也就意味着中央没有认定这种做法是错误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其实就是赞同,就是支持。

    连诸城这样大胆的做法都认可和支持,那么今天沙正阳提到的这种新的模式就不算什么了,顶多也就是一个小的创新,当然这主要涉及到管理层个人的利益,稍微有些敏感。

    那种外人拿到无所谓,但是内部人要分润那就是决不允许,无论你通过什么方式,这种心态现在还是比较浓厚的。

    “桑主任,我冒昧的说一句,我感觉市里对我们县里的工作应该还是不太满意的,无论是开发区建设还是国企改革,都觉得我们落后了。”

    沙正阳注意到桑前卫的精神已经集中起来,显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也就格外仔细的筹措着言辞。

    “给我的观感就是市里认为银台在十一个县中条件起码应该是排在前一二位的,没有理由却满足于中游状态,认为我们县委很多时候乐见于一慢二看三通过的做法,而这种做法在现在形势下,并不适宜。”

    沙正阳用了一个交通提示的俗语来评价银台县的表现,这是他自创的,而非林春鸣的观点,但是他能感觉到林春鸣就是这个意思。

    桑前卫的眉头皱了起来,但是没有说话,目光也低垂下来,似乎精神也注意到了眼前的油炸花生米上来了,拈起一颗,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着。

    “我的理解,银台还是应当在国企改革上拿出一些新的突破出来,我注意到市委前段时间的一份文件,要求各县市区应当抓住重心,突出重点,力争在今年的国企改革上有新举措新突破,不要囿于固有思维,要有敢为天下先的气魄,……”

    桑前卫笑了起来,他是县委办主任,自然看到过这份文件,沙正阳那这份文件来说事儿,未免有些过于儿戏,文件上有些话都是大话套话,如果你要刻意去咬文嚼字,怎么领会都行。

    “正阳,所以你就觉得我们可以有所突破?”桑前卫笑着道。

    “桑主任,我知道您肯定有些不以为然,文件嘛,有些东西你不能完全比照着来,也不能太认真。”沙正阳也笑了起来,但很快又收拾起了笑容。

    “但我觉得应该要根据形势来,市委这份文件的意思其实在四月份的时候就已经下发过一次,但时隔三月又再发一次,而且意思更明确,态度更坚决,我觉得是有针对性的,我觉得需要认真品读领会。”

    沙正阳这么一说,桑前卫也警惕起来,认真回忆思考着沙正阳所提及的这份文件,良久他才慢慢舒展开皱起的眉头。

    对方说的没错,这份文件粗一看没什么特别,但是来的时间点和特指的针对性都很强,联想到即将召开的十四大,桑前卫更是有所感悟。

    之前自己因为开发区这边的事情拖累,没有太注意,有些大意了。

    只是沙正阳这小子怎么看问题这么深?一份文件就能平读出这么多不同寻常的含义来?

    想到这里,桑前卫又有些感慨,自己在他这个年龄还是个屁臭都不懂的毛头小子,重点大学毕业的就是重点大学的,跟着曹清泰半年就能锤炼出这般水准,实在不一般。

    “嗯,正阳,你说的这份文件,我有点儿印象,颇具针对性。”

    见桑前卫认可自己的观点,沙正阳便进一步道:“主任,恕我直言,嗯,我这话可能也有些冒昧,只能在您面前说说,我觉得贺书记在心态还是太求稳了一点儿,贾县长在当县长之前我觉得态度还比较积极,但当了县长之后却反倒谨慎起来了,我不认为这是合适的。”

    桑前卫抹了抹嘴,心中暗笑,还是太年轻,不过这才正常,如果都像那些老油子一样什么事儿都滴水不漏,他就真的要怀疑这家伙脑瓜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了。

    “所以你觉得我们可以尝试一下?”

    “主任,我觉得您完全可以说服贺书记同意,最起码可以允许我们尝试,如果真的反应不好或者出现什么问题,县委可以随时纠正中止,但我坚持认为,改革就是摸索尝试,你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机会都不给,怎么改革?”

    桑前卫再度陷入了沉思。

    “结合东方红集团的兼并改制,如果再加上县建筑公司的改制,如果我们开发区能够在短期内有一些新的动作突破,我觉得我们银台在今年交出的成绩就应该是比较圆满的了,也算是对十四大的召开一份献礼吧。”

    沙正阳最后这番话终于促使桑前卫下了决心。

    桑前卫能感受到沙正阳对自己的态度很特殊。

    照说他是郭业山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但是很明显他对自己的态度非常亲善,这绝非那种口是心非或者有意逢迎,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亲近,桑前卫在官场上浸淫多年,自然能辨识得出来这种差别。

    正因为如此,桑前卫愿意信任沙正阳,而且还有一点,如果这种改制出现问题,对于沙正阳本人来说毫无益处。

    *****

    沙正阳不知道桑前卫是如何说服贺仲业的,但是三天后,县委出台了一份《关于进一步推进县属国企改制试点的意见》,提出了将县建筑公司、县丝厂、县针织厂等企业列入了其中,但实际上只有县建筑公司的改制正式启动了。

    桑前卫对贺仲业的影响力让沙正阳刮目相看,他一度以为就算是贺仲业要同意,也会忸忸怩怩的拖上半个月,没想到三天就搞定了。

    “正阳,让我们怎么说你才好?”焦虹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伤口也拆了线,但是还是用纱布轻轻裹着,只是还不能随意用力,防止把伤口挣开了。

    “嘿嘿,虹姐,月婵姐,这事儿我的确有些鲁莽了,不过我觉得这值得。”

    沙正阳知道其实只需要说服焦虹和宁月婵,东方红集团内部就没有太大问题。

    当然他也和还在长沙的毛国荣通了电话,详细阐述了自己的想法和意图,也谈到了县里的态度,毛国荣表示了支持。

    沙正阳也把这个情况向王澍和高柏山做了通报,王澍以自己不了解实际情况拒绝置评,而高柏山却认为这能够进一步缓和与县里的关系而表示支持。

    现在的东方红集团日益形成了以沙正阳为核心的高管群体,焦虹、宁月婵、毛国荣、高柏山、董国阳、胡文虎以及未来可能进入领导层的王澍和唐庭广,这个群体正在初现端倪。

    在焦虹和宁月婵看来,沙正阳实在太不安分了,饮水机项目刚刚通过,这又冒出来注资入股县建筑公司。

    当然,华峰电器这个投资的确比较小,几十万投资对东方红集团来说无足轻重,甚至焦虹还提出可以加大投资规模,但在沙正阳的建议下改成了以后根据华峰电器一年后的状况再进行增资扩股。

    在沙正阳未来的规划中,如果自己真的离开了银台而到市开发区工作,那么东方红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位置肯定要交出来,他考虑由宁月婵来担任东方红集团的董事长,而焦虹来担任总经理。

    高长松已经和他提起过,原来的村主任宁桂才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再胜任村主任,准备向镇党委政府推荐由宁月婵担任村主任,这个意见已经获得了南渡镇党委政府的认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