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五洲情缘之情系中洲 > 第四十三章 我在
    莫离的脚步很轻很轻,连呼吸都不由屏住了,生怕自己听到的不过是幻觉。

    近了,近了!

    很微弱的呼吸声,但却是确确实实存在着的。她蹲下身子,伸出手,向前摸索着。刚接触到不一样的触感,她就像被针扎了似的闪电般地缩回手。心跳又一次加速,好像就要跳出胸口一般。

    莫离深深吸了几口气,再次抚上那不一样的触感,熟悉的轮廓让她兴奋得难以自制,掌心下滚烫的温度却又让她心惊。

    “炎修?”她试探地叫了一声,清冷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没有的到任何回应,莫离有些慌张,手摸到炎修的脉搏,一向淡然的小脸上写满了惊骇。她手忙脚乱地掏出一个小瓷瓶,将里面的药喂入炎修口中。

    好一会儿,深邃的黑眸微微睁开一条缝,看清来人的面孔,炎修有些愣。他歪着脑袋,仔细打量着她,俊脸上难得出现了茫然的神色。

    “炎儿?”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不确定。

    “嗯!”莫离应道。

    “炎儿!”炎修又叫了一声。

    “嗯,我在!”莫离跪坐在他身前,抓过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好让他能真实感受到她的存在。

    炎修直愣愣地看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在莫离认为炎修不会再开口的时候,炎修说:“真好!在梦里还能见到你!”他似乎很高兴,唇角吃力地向上扬起。

    炎修的意识有些模糊了,他甩了甩脑袋,想要自己更清醒一些,能将她看得更清楚一些。

    莫离察觉到不对,“炎修!”

    炎修张了张口,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的景象也几近看不清。

    莫离突然昂起脑袋,准确无误地吻上那两片干裂的唇瓣,生涩地描绘他的唇型。末了,用额头抵住他的,“炎修,我在!我真的在!不是做梦!”

    那也许是莫离这么多年来说过的,最温柔的话语。

    唇上的异样让炎修稍稍清醒,额头的一片清凉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着的。他终于坚持不住失去了意识,脸上却挂着满足的笑。

    额头一重,莫离惊了惊,“炎修……”

    血月森林的阳光少见,不过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区域却是特殊。秋日的阳光并不猛烈,顺着洞口射入洞中,映照着石床上的一对人影。

    炎修重伤之躯,身体已达极限,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而莫离,几日不眠不休,她的精力已经所剩无几。

    红衣进来过几次,见两个人睡得正熟,没忍心打扰,就一直守在洞口。

    刷!

    第一个睁开的是一双深邃的黑眸,眸中所有的戒备、冷意和锐利在触及那张精致的睡颜的那一瞬都化作了柔和。炎修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她,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似的,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炽热,让人不容忽视,莫离叮咛一声,醒来了。

    “你在看什么?”她坐起身,语中带着不解。

    “看你!”炎修脱口而出。

    莫离:“……”

    “我有什么好看的!”莫离嘀咕一句,下床去取桌上的药和纱布。脸上微微发烫。

    她转身的动作很快,无奈,炎修是谁,再微小的变化他也能够捕捉到。他无奈地摇摇头,挣扎着坐起身。

    这一动,他才发现身体发生的惊人的变化。体内的毒都已消失不见,连常年折磨他的红尘也寻不到一丝踪迹。虽然他的伤势极重,但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他的视线不由落在桌边忙碌的娇小的身影上。

    摔落悬崖,他侥幸捡回一条命,但似乎还是一个死局。冗长的通道中就像没有尽头一样,那时的他就像是黑暗中寻找光明的行者一样,向着那隐隐约约的光亮进发。

    许是他命不该绝,在无数次晕了醒,醒了爬,爬了又晕的循环中,他终于到达了尽头,也就是洞穴的另一处洞口。他在那里找到了一点干肉和一小罐子水,即使那些东西因为放置过久而难以下咽,但强烈的求生欲让他靠着他们挨过了几天。

    之后,毒发的折磨,饥渴的煎熬,他以为他是必死无疑的了。直到,看到了她!

    一阵清凉从喉中滑入,睁眼看到的就是那张朝思暮想的小脸。起初,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那道清冷的声音一遍一遍地告诉他,不是做梦,她真的在,在这里陪着他。

    “炎修,我在!”

    “这不是梦,我真的在!”

    “炎修,你先不要睡,再看看我好不好!”

    ……

    清清冷冷的声音多了几分烟火的味道,少了他最讨厌的疏离感。炎修真的觉得,那是他有史以来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

    再见到她,他无疑是兴奋的,但更多的是心疼和愤怒。这个女人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爱惜自己,身体还没痊愈就跑出来蹦跶,血月森林是她能来的地方吗?

    盛怒的他显然是忘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所。

    这辈子,是栽在她手上了。炎修如是想。可他,竟有些愉悦,只因对象是她!

    灼热的目光让莫离如坐针毡,她努力维持着淡然的神色,假装若无其事地帮着炎修换药。

    炎修的情况并不是很好,若她那天没有找到他,他绝对撑不下去!不说那致命的毒,单单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就够他喝一壶的了。可以说,他能撑到她来,完全是凭着坚如磐石的意志。

    看着她苍白的小脸,炎修眸中划过心疼,“以后,不要再做这些傻事了。”

    莫离手上动作一顿,她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只是说傻?究竟是谁更傻?

    “对了,炎儿,你有没有在我身上看到一个瓷瓶,里面还装着一粒药。”炎修问。

    “嗯!”莫离应道。她帮他处理伤口时,怎么也打不开他的右手。他紧紧握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怕他的手会发炎,她用了特殊的手法,那只大手里掉出来一个瓷瓶。她当时愣了好一会儿,那玩意儿对他,很重要吗?

    炎修面上一喜,急声问道:“在哪里?”

    “丢了!”莫离的声音闷闷的。

    对!她在生气!明明瓶子里还剩下一粒药可以缓解他的痛苦,可是这个傻子却拿在手里不吃,她配的药是让他拿来当摆设的吗?

    炎修的脸色难看了一分,“你丢哪儿了?”

    莫离道:“随便丢的,不记得了!”

    炎修掀开被子就要下床,莫离大惊,急忙按住他,“干什么去?不要命了?”

    身上的剧痛让炎修紧了紧眉头,他拉开她的手,“去找回来!”

    “找回来做什么?你已经不需要了,于你而言,它和废物没有区别!”莫离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说道。

    “它不是!”炎修看着她,极其认真地说:“那算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我不能丢!”

    “你……”一时间,莫离竟不知如何应答。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莫离轻轻叹了一口气,“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素不相识,他却一眼看中了她?为什么不无瓜葛,他却对她关怀备至?为什么可有可无,他却甘冒艰险为她求药?

    “你是我的女人!”纵然极度虚弱,低醇的声线难掩霸气。

    又是这句话,从初见开始,他总喜欢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总是用一种狂妄的,不可一世的语气霸道地决定她的归属权。可是这次,却又好像和之前听到的不一样。除了浓浓的征服欲,莫离还听出了一点儿别的东西。

    他对她,不再只是征服欲了。那是什么?她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

    “你可以有更多的女人!”莫离道。

    “可那里面,没有你!”炎修低声说着。他伸手将呆愣在原地的莫离拉到身边,用还能活动的右手抱住她,亲吻着她的发顶。“炎儿,本君谁也不要,我只要你!”

    “你知道,我现在甚至是庆幸,庆幸你看不到我现在的模样。”在她眼中,他应当永远是那个霸气凛凛,俊美无俦的炎修,而不是像现在这般,狼狈不堪。这样的他,怎么能出现他面前呢?

    这种时候,他担心的竟是他在她心中的形象?莫离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复杂。“你……”

    “乖,别说话,让我好好抱抱你!”炎修收紧右手,将她抱得更紧,下巴靠在她肩膀上,低醇的声音透露着疲惫。

    “炎儿,我想你了!”低醇的声带着浓浓的眷恋,话音落下,炎修放开了她。他勾起她的下巴,轻轻地,轻轻地吻了下去。

    不同于以往的长驱直入,这个吻极尽温柔与缱绻,带着致命的诱惑。

    火热的舌扫过她口腔中的每一寸地方,尝遍她所有的美好。

    莫离起先还有些抗拒,想要推开他,又怕碰到他的伤口而不敢动作。想开口制止他,那灵巧的舌却趁机钻入她口中,勾住她的舌与之共舞。

    慢慢地,慢慢地,莫离有些招架不住了,益渐沉沦在他温柔的攻势中。她的身子提不起一丝力气,像一摊水一样软在他怀中。

    “嗯~”一声叮咛从她口中溢出,清冷的声音不再,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致命的诱惑力。她神色迷离,娇媚而美好。

    炎修深邃的眸中燃起了几簇火苗,大手开始不安分地往下滑……

    ------题外话------

    书名和简介都会改一下,如果没有意外,那书名改成一见倾心:妃常冷淡。至于网页上的名字什么时候会变,我也不清楚。

    和你们商量一件小小的事情,以后我们晚上十点更新好不好?

    你们不说话,我就当你们同意了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