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五洲情缘之情系中洲 > 第七十一章 不是幸
    “萧!”

    莫离从睡梦中惊醒,胸口微微起伏着。她鲜少做梦,梦到的大多是八岁之前同父君和母妃在一起的时光,可这次,她梦到了莫萧,梦到他一脸绝望地跪着。

    回到中洲已临近一月,此时天已经大亮,炎修早已起床上朝,偌大的寝殿中只有她一个人,空荡荡的,她感到了一丝冷意。

    “主子,您醒了!”红衣端着早膳走进来,便想伺候她梳洗,却发现她的脸色不太对。“主子,您是不是不舒服,脸色不是很好。红儿去找鬼医大人吧!”

    炎修老早就吩咐过了,若她不舒服,要立刻叫凌浩为她检查。

    “不必,只是没有休息好而已!”莫离抚了抚额,“对了,萧可有消息?”

    红衣摇头,“还不曾,我们的人正在全力寻找,可还是没有得到半点消息。君上他,已经打算亲自去找了,青衣骑会随身保护。”

    “青衣?”莫离皱着眉头。

    “是,因为二公子身份特殊,君上便以寻访五洲的名义暗中找寻二公子。青衣说,君上的安全至关重要,便提出让青衣骑随身保护。”红衣小心翼翼地问道:“红儿觉得如此也好,便同意了。主子,有什么问题吗?”

    “无!”莫离心不在焉地说道。她心中不安着,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可是她的脑子实在太乱了,莫萧那张绝望的脸一直在她脑中闪动,那么的真实。

    若是她能像从前那般敏锐,及时将青衣骑撤回来,或许,很多事情又会不一样了。

    ……

    南洲。

    “啊!”一声惨叫,一道白色的身影从无瑕殿倒飞而出,重重砸到地面上。

    阮连连躺在地上,身体动弹不得,不断有鲜血从她口中流出,那模样极为渗人。

    殿外的宫人不少,却没有一个敢上前扶起她。

    “没用的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本君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滚回你的公主府去,没有本君的允许,不准出来!”阮菁尖锐的声音从无瑕殿中传出来。

    许久,阮连连的身体才恢复了一些知觉,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着步子走出王殿。

    回到公主府,下人们见她一身伤回来,不由吓了一跳,忙将她扶回寝殿,慌张地去请大夫,整个公主府乱成一锅粥。

    寝殿中,阮连连遣退众人,坐在梳妆台前。她看着自己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不免有些悲哀。

    母君从小就不喜欢他们六个兄弟姐妹,一开始,她还以为是他们不够优秀,让她失望了。可是无论他们怎么做,都无法达到令她满意的程度,都得不到她的好脸色。后来,她渐渐明白,母君从未将他们当做自己的孩子。于她,他们只是她手中的工具,甚至连她的那些受宠的男宠都比不上!

    南洲的公主都会有成为南洲君王的机会,多么尊贵的一个身份啊。可这对她来说,不是幸,而是哀!

    她小心地拉开自己的衣襟,镜中,后背的掌痕清晰可见。药水涂抹在上面,钻心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倒吸凉气。

    这时,房门被人推开,一袭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啊!”阮连连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想穿上衣衫,牵扯到伤口又是一阵钻心的疼,“咝,你,你先出去!”

    怀空没想到自己进来会看到那么香艳的场景,他轻咳一声,别开视线,片刻后视线又落到那片白皙光洁的美背上。

    很漂亮!他心里想。

    阮连连已经将衣服拉好,她红着脸问道:“你找我,有事?”

    “你受伤了?”怀空问。

    阮连连不在意地笑笑,“小伤,没事!”

    “你当我瞎?”

    阮连连:“……”这个闷葫芦,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就噎死人。

    怀空随手抛出一个瓷瓶,“用这个!”说完,他的身影就消失在门后。阮连连没有看见的是,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阮连连看着手里的瓷瓶,笑了笑,快速地上好药之后,打开了寝殿的门。

    怀空面无表情地坐在台阶上。

    “进来吧,你这次找我有什么事?”阮连连问。

    怀空也没有客气,他坐在阮连连的面前,盯了她好一会儿,才说道:“其实,你可以选择离开!”

    阮连连自然知晓他的意思,只是,她苦笑道:“离开,说得简单!我是南洲的公主,要么就行军打仗,要么只能去联姻。我的命运从来就不由自己决定。一旦逃离,就会受到整个南洲的追杀。怀空,我不想过那种逃亡的生活!”

    怀空的眸光闪了闪,“我会帮你!你救过我,我曾允诺过你一个条件。若你想离开,我会安排好,阮菁不会说什么的!”

    阮连连狐疑地看着他,“怀空,你究竟跟我母君做了什么交易?她不是什么善人,与她为谋,你会吃亏的!”

    虽然这么说自己的母亲不好,但阮连连说的是实话。一个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能善待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好相与的角色?她不想怀空受到伤害。

    怀空道:“只是一笔简单的交易,我会立刻安排你离开南洲!”

    阮连连拉住他,轻轻摇摇头,“我还没有离开的打算。虽然母君对我不好,但是我热爱我所生长的这一片土地,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离开的!”

    她说的坚定,怀空也不好勉强,“好吧!如果哪一天你想离开,就来找我!”

    阮连连腹诽:就算要走,也绝对不找你!

    开玩笑,如今她和他的联系也就只有那个条件,如果她用了那个条件,那他们之间岂不是再无瓜葛啦?她觊觎了他这么久,还没追到手,怎么可能会让两个人分道扬镳!

    “怀空,你上次说的那个关心你的人是谁啊?”阮连连很苦恼,无论她怎么旁敲侧击,这根木头的嘴严得很,死活不松口,好歹也让她知道她的“情敌”是谁啊!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她现在却连对方是谁都不清楚,这可是兵家大忌!

    怀空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柔和,“她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对我的异常没有那种看到怪物的厌恶的表情!”

    阮连连:“……”

    那你倒是说说她是谁啊!还有,本公主也没有嫌弃你,厌恶你好吗!

    喜欢上这么一根不解风情,不开窍的木头,阮连连觉得自己很是心累!

    ------题外话------

    听说我明天第二次PK哦,要双更吗?

    对不起,因为题外话有些那啥,它给我屏蔽了。我还没有拿到驾照,各位见谅!

    明天的话,无论你们看到什么,请相信,我还是纯洁的公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