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五洲情缘之情系中洲 > 第九十五章 势在必得
    “客人今日的心情似乎并不怎么美好?”阮致拨弄着琴弦,似是无意地问道。

    “不要妄图揣测我的心思!”莫离道:“说到心情,我想更为不平静的人是你!”

    明明那双眸子已经不带半点光彩,阮致却觉得那似乎还带着某种看透人心的锐利。琴声突然出现片刻的杂乱。

    莫离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再听。“心乱,琴亦乱!”

    面具下的脸色十分复杂,这个女人的心思实在是太可怕了,他已经竭力隐藏自己的情绪了,她还是能轻而易举地从他的琴声中看透他的想法。“那客人是否知道无情心中想的是什么?”阮致问。

    莫离并不答话,很多事情说出来就没什么意思了,不是吗?

    阮致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企图从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但,一张静如死水的小脸却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他终于是放弃,跟这种人打交道简直要命。他也知道自己的任何心思在莫离面前都会无所遁形,干脆开门见上道:“我想跟着你!”

    “原因?”莫离并不惊讶他的想法。早在第一次见面,她就隐隐有了这种猜测。

    “身不由己,因为我没有强大的力量去掌控住我的命运,但,你能给我!”阮致说得笃定。这个女人身上带着的气势绝对不是寻常人能够拥有的,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自信与从容让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女人的不凡。他从来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我不要来历不明的人!”莫离淡淡地说。

    阮致苦涩地笑了笑,“其实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身份,你可能也听说过我。我是阮致!”

    这下莫离惊讶了,“南洲五皇子?”

    “我已经不是什么皇子了,现在的我连普通人都比不上!”阮致道。

    莫离从他的声音听出了不甘和怨恨。想想也是,哪个皇子能接受那么大的反差?这么看来,其实他们很像,都是被抛弃的人。

    莫离恨阮菁,但是她却不会迁怒旁人,就像她对阮连连,如果不是因为立场不同,也许她们还能相谈甚欢。“所以你想跟着我,是为了复仇?”

    “是!”

    “你知道,我不喜欢旁人骗我!”莫离说着,周身的气势徒然一变,强大的威压瞬间释放而出。

    阮致面色一变,这压迫竟然比他在阮菁身上感受到的还要强烈。他死死握住轮椅的扶手,只觉得自己好像被压抑得几乎喘不上气!

    “让,让黄儿离开西洲!”阮致道。浑身的压力一轻,他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莫离问道。

    阮致道:“慕景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西洲不会太平太久,她待在这里会有危险!”

    莫离脸上掠过一丝满意之色,她向来欣赏聪明人,而阮致,恰在其中。不过,“你倒是关心她?”

    阮致面具下的脸红了红,“她,她对我有救命之恩!”磅礴雨夜,他一度以为自己活不成了,可那片黄色的衣角给了他生的希望。

    莫离也不戳破他,“黄儿她不会离开的,一开始就是她自己要来的西洲,就算我这个时候让她离开,她也会心有不甘。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同她一般的权力,关键时刻,你可以挡在她身前!”

    “你就这么相信我?”阮致有些不敢相信。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她真的那么信任他?

    “你想多了,我是相信我自己!”莫离淡淡地说:“一旦你背叛,我有的是方法让你生不如死。当然,若你能展现出让我满意的实力,我会让你完好如初,不必拖着这副残破的身躯!”

    阮致笑了笑,“你倒是很懂得拿捏人心!”打一个巴掌给一颗甜枣,这个女人是天生的领导者!“我还有一个请求,我的身份还有我们之间的关系,能先不要让黄儿知道吗?”

    “可以!”莫离道。

    阮致终于发自内心地笑了,他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前,“无情,拜见主子!”

    门突然被人敲响,片刻,黄衣就打开了房门,她的脸上尽是明媚的笑意,“贵客在我们这里玩得可愉快?”

    莫离淡淡地点头。

    黄衣又笑,“看来无情的弹奏很得贵客的心!”闲扯了几句,她道:“我与贵客还有些事情要谈!无情,你且先下去!”

    看着这两人演戏,在对方面前表现得与自己不熟的模样,莫离的心情有些,微妙。

    阮致点头,“那无情便先退下了!”他深深看了莫离一眼,转动着轮椅出门。

    他那一眼没有他逃过黄衣的眼睛,黑珍珠般的眸子徘徊在莫离和阮致之间,主子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是一等一的,哪怕是失了双目,也未能给她造成一点折损。而且主子善琴,无情与她有共同的语言。这么看的话,无情喜欢上主子也合情合理。

    黄衣掩去眸中的复杂,向莫离报备西洲的近况。

    西洲王殿。

    慕风坐在君位上,手指一下一下扣着桌案。“你说,他死了?”

    陈远道:“是的,属下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毙命了。这应该是那女子给我们的警告。君上,是否还要继续跟着?”

    “跟,为什么不跟?”慕风淡淡地笑着,他的脑中掠过那张清丽无比的面容,一脸高深莫测。难得遇上这样特别的女子,无论她是什么来头,他都势在必得!他就不信,她能拧得过他这个西君?

    待到殿中只剩下他们两人时,叶白安才上前道:“君上,臣有一个不情之请!”

    “你说!”

    “臣希望君上能取消小女与景王的婚约!”叶白安解释道:“琳儿与臣说,景王心中只有那男宠,根本没有她的半点位置。她哭着让臣请君上收回成命,还请君上看在臣这么多年的忠心上,成全了小女!”

    他说得恳切,慕景不过是一个废物,怎么配得上他的女儿?

    见慕风尚在犹豫,他又道:“君上,已经查明了景王就是一个废物,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君上,朝中还有一些老臣不支持您,想拥立景王。若是景王男宠一事闹大,他们必定会对景王失望,那他就再不会对君上有威胁了!”

    慕风抿着唇,太医的回禀确实是说明慕景没有嫌疑,可他总觉得不对。但是叶白安又说得在理,当年慕景是父君最宠爱的孩子,好几回都说要传位给他,那几名老臣尤其记得清楚。以至于他后来登上君位都被说成是名不正言不顺。那几个人自然是撼动不了他的地位,可哪个君王能容忍他人质疑自己的地位呢?

    无奈,那几人都是三朝元老,德高望重,不好动手。正因如此,他才恨不得除慕景之后快。

    慕风终于点头,“无风不起浪,风已经起了,怎么才能让这浪更为汹涌,那就看丞相你的了!”

    叶白安不怀好意地笑着,“臣告退!”

    ……

    ------题外话------

    有点小开心,编辑大大说如果没有意外安排我明天上架,上架之后每天两更哦,你们开心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