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道圣 > 第173章 怒火中烧
    宋武吉并没有拔剑,他的双手都在轻微颤抖。

    有畏惧,也有不甘心。

    可郝杰却并不会在意他的心情如何,因为他已经准备拔剑了。

    宋武吉后退一步,脸『色』难看的道:“我认输。”

    郝杰还是一如既往,下台就走。

    身为大门派的弟子,连最后的抽签他都不想浪费那个时间,自有人会帮他。在这里,他连一个字都懒的说。

    或许,在他的眼中,所有人都不过是普通的修士,没有资格与他说上哪怕一个字。

    宋武吉下台,脸『色』阴晴不定。

    如果不是碰到郝杰,他相信自己绝对会有更好的表现。

    “看到了吧?这孙子认输了。”

    牛柏幸灾乐祸的低声笑道:“昨天还折腾你,今天自己倒霉了。”

    王烁蹙眉摇头,看着宋武吉离开,心底才放松了几分。

    今天只有二十五场,会结束的很快。

    比斗继续,比之前更加的精彩,人人都拿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比之前更拼。

    玄水门水冰寒的上场,再度让王烁无言以对。

    还是那一招,整个比武台都是冰刺,将一位宗师一重天的高手『逼』下了比武台,简单干脆,和郝杰一样的是,她也不屑于多说一个字。

    这一次,王烁的牌号却是二十五号,是最后一场。

    牛柏是十六号,端木荣雪是七号。

    拥有宝器,实力又是宗师三重天的端木荣雪,很容易就获得了胜利。这样的结果,也在众人的考虑中。

    毕竟,在年轻一代中,宗师境界的高手,毕竟还是少数。

    “境界高,就是压死人啊。”

    牛柏狂笑归来,身为宗师,打大气师中期的修士,简直就像玩一样,耗都能够把对手耗死,他可是土属『性』道气,最擅长的也是防御。

    “你这家伙。”

    王烁打击道:“明天可就只有十二组了,如果你运气好轮空正好,如果空不了,你就等着碰到那些家伙吧。”

    “嘿嘿,现在就相当可以了。”

    牛柏傲然:“只要运气稍微好点,在南方区域进入前十,必然不在话下。”

    诸戈轻笑道:“仓木门这一次有戏了,惊风门同样也是。”

    这里的好成绩,也会影响到很多事情。排名靠后的门派,毕竟还是会受到一些‘特殊关注’的。

    端木荣雪笑道:“到时候你们可要请吃饭啊。”

    她倒是学会了王烁这个说辞。

    王烁笑道:“那必须的啊,这种事情值得庆贺。”

    第一他不在乎,也没那个实力追求,能够追求的只是力所能及的事情。

    比武台上气浪翻滚,宗师很少,大部分的人都是大气师。如果不是真龙血,如穆红,牛柏,小雅都不会有现在的实力。

    “到时候挑战谁呢?”

    王烁心底暗忖,以惊风门现在的情况,排名多少更合适呢?

    比斗的时间并非是恒定的,今天虽然只有二十五场,可到了傍晚时分,才进行到了第二十场。

    王烁时不时的看向北侧通道,见宋武吉没有回来,心底才算是真正的松了口气,大概宋武吉觉的太丢人,所以才没来了吧。

    眼见日斜,前边的战斗才终于结束。

    “二十五号。”

    灵木的声音响起。

    王烁忙站起,身躯有些晃悠的走了过去。

    对于王烁,这里没有人不知道他,除了不屑于在这里逗留的郝杰、水冰寒这两人。

    灵木微微蹙眉,“你还可以继续吗?”

    王烁的战斗只有两次,但是他已经注意到了王烁,武器怪异,身法飘逸,而且这个人还是惊风门的。

    王烁忙点头:“可以的,我没事。”

    另一侧,王烁的对手上台。

    运气,真的是实力的一部分。

    王烁心底不由感叹,他的对手,竟然是一位大气师二重天的,也就是说,仅仅只比他王烁高出一个小境界。

    可不由的,王烁目光一凝,落在了前方。

    宋武吉回来了,他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他身边还有莫延昌,还有林华这两人。

    灵木轻咳一声,示意王烁回神。

    宋武吉冷眼看向王烁,径直走到一旁坐下,莫延昌与林华也坐在他附近,看向台上。

    莫延昌面无表情,林华眉头紧皱,显的有些不快。

    王烁收回目光,左手已经在凝聚手雷,唯恐自己的心绪不稳,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

    对面男子手持一根长棍,随着灵木说出开始的那一瞬间,长棍带起一片火焰,直接当空砸了下来。

    王烁抬手,道气手雷撞上了长棍,同时手枪对准对方的腿部就是一击。

    对方是大气师二重天,却能够坚持到现在,也就说明,境界与他相差不大的人,都很难是他的对手。

    手枪攻击的那一刻,王烁已经施展幻影步错开。

    “嘭!”

    道气手雷炸开,震偏了长棍。

    王烁站定,手枪对准前方,子弹一枚接一枚的冲飞出去。

    如今他王烁,完全可以一秒一发子弹。

    长棍挥舞成风,化为一团火球当所有子弹挡住。

    王烁不动声『色』,左手又是一枚道气手雷扔到了对方脚下,手枪平举,连续开枪。

    火焰四溅,在王烁猛烈的攻击下,只能够不断后退,连避开的机会都没有。

    “完全的碾压……”

    灵木眼中精光一闪,心底不由暗忖:“这年轻人境界不高,可攻击自成一一个体系。只不过,攻击太过单一,无法做到随时改变攻击方式。”

    一发子弹飞出去,就只走直线,别的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这可不比使用刀剑之人,招式只要不老,随时都可以进行改变。

    压制!

    王烁要做的就是这个,只要对方有任何想要硬冲过来的想法,就会有一枚道气手雷扔过去,炸的火焰飞溅。

    “咚!”

    持棍青年落下比武台,无奈摇头。

    “好!”

    牛柏高呼,这战斗虽然一点都不精彩,但是低境界完全压制了高境界,值得赞赏。

    灵木微笑走向王烁,“想不到惊风门还有这种战斗之法,我倒是孤陋寡闻了。”

    王烁忙拱手笑道:“是在下的运气好。”

    “前辈!”

    陡然间,宋武吉起身,扬声大喝。

    灵木扭头看向宋武吉,淡然道:“何事?”

    宋武吉嘴角上扬,令王烁面『色』一沉,“宋武吉,你……”

    “前辈,在下有一件事情不解。”

    宋武吉朗声笑道:“参加宗门比斗的人,是否必须是道宗门派弟子?”

    灵木微微蹙眉,颔首道:“自然。”

    “那若不是呢?”

    宋武吉笑道:“敢问该如何处理?”

    “干!”

    牛柏大怒,他终于明白了为何之前王烁会把自己打伤,原来是因为这个,他倒是听王烁提了一下,只不过当时他也没有刻意去想这个问题。

    诸戈伸手一把按住牛柏,低声喝道:“你不想活了?敢在天威城动手?”

    灵木淡然道:“革除比斗的资格。”

    闻言,王烁面『色』一沉,冷然看向宋武吉,手枪在手中兀自发抖。

    这宋武吉……

    “他王烁,仅仅只是惊风门一介杂役,敢问可有资格参加宗门比斗?”

    宋武吉嘲笑的看向王烁,放过他?

    做梦去吧!

    灵木面『色』微变,冷语道:“胆敢妄言之辈,无论任何门派弟子,都将受到重罚。”

    话落,目光落在王烁的身上,沉声道:“他所说可是真的?若不是,我可为你做主,将亲自见他所在门派的掌门。”

    王烁牙齿紧咬,难以作答。

    “你不敢回答了?”

    宋武吉哈哈大笑:“前辈,我这可有两位证人。莫延昌,你来告诉前辈,那王烁是不是惊风门的杂役?”

    莫延昌脸『色』越发阴沉,双拳紧握。

    灵木目光游走,落在莫延昌的身上,“你又是何人?如何能够证明?”

    莫延昌拱手低头,“晚辈曾经是惊风门弟子,那王烁……王烁……”

    宋武吉沉声道:“前辈问你话,你犹豫什么?难道你连道宗的颜面也敢拂吗?”

    莫延昌神『色』痛苦,声音宛如从喉咙里迸出来的一样,“他的确是惊风门杂役,并有口头十年杂役的约定。”

    四周哗然,原来这个杀人魔头,竟然只是惊风门的一位杂役?

    王烁猛地抬头,看向灵木叫道:“前辈,我有掌门令牌!”

    灵木叹息:“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可真的是惊风门杂役?”

    王烁迟疑道:“是……”

    灵木摇头,深吸一口气,扬声道:“惊风门王烁,非门派弟子,我灵木在此剔除他参加宗门比斗的资格。”

    王烁震惊,一把抓住灵木,焦急道:“前辈,给我一个机会,我……”

    “宗门比斗而已。”

    灵木推开王烁的手,轻语道:“你也不要多想了,这并不能够完全代表你的人生。”

    王烁焦急,哀求道:“前辈,我求求你了,我真的有必须参加的理由,惊风……”

    “好了,莫要多说。”

    灵木摇头,迈步腾空。

    王烁脸『色』急剧苍白,毫无血『色』可言。

    惊风门……

    完了!

    他的眼前,唯有小老头为了门派的愁苦面容,有那天为了给他王烁弄心头血断掉的手臂……

    原本这一切,都可以悄然进行,没有谁会查他王烁到底是不是惊风门弟子,就是小老头,也不会去向外人证明着什么。

    也许,两人早已是师徒了不是吗?只不过是小老头倔强,不愿意承认而已。

    “哈哈,王烁,你也有今天?”

    宋武吉狂笑,“你完了,惊风门也完了。”

    郝杰挡了他的路,那他就不让王烁好过。

    牛柏站在台下,怒视宋武吉,破口大骂:“宋武吉,你***真孙子。”

    “真是笑死我了。”

    宋武吉摇头大笑,“王烁,这种滋味如何?是不是特想杀了我?来啊,我给你机会,我就不反抗,你敢吗?”

    王烁嘴唇发颤,杀意凛然的看向莫延昌,歇斯底里大吼:“为什么……为什么!”

    莫延昌嗫嚅,他只想在烈火门中待的更顺利一点。林华低头,他真不希望以前关系那么好的诸人,闹到这个地步。

    惊风门,也许早就不该在了。

    而王烁,更不应该招惹到宋武吉。

    “咎由自取,是的,是他咎由自取。”

    莫延昌心底呢喃,这是他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理由。

    宋武吉满脸堆笑,大笑道:“今天真是值得庆贺,反正我的实力就算在这里进入前十也没一点用。王烁,你慢慢哭吧,哈哈哈哈哈!”

    “这就是你得罪我的代价,等出了天威城,我更要你好看,不识抬举的垃圾。”

    “你不该『逼』我的……”

    王烁低吼,“你不该『逼』我的!”

    “怎么?你现在是不是特想杀了我?”

    宋武吉嘲笑道:“你是不是特别想这样做,偏偏又不敢?这种滋味是不是特难受?”

    “你、不、该、『逼』、我!”

    轰!

    五行道气与王烁周身沸腾开来,刹那间全部涌向手枪。

    台下的诸戈与端木荣雪惊骇,疯狂冲向王烁。

    “王烁!”

    端木荣雪焦急大喝,“不要啊!”

    “嘭!”

    恐怖的五行子弹撕裂空气,直接将宋武吉脑袋整个打爆。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