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厨娘不为妾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情意绵绵
    “惬意。”马车中,倪鸢头依靠在卫长修的肩头,看着轿外隐约后退的风景,享受着在风中飞速流逝的岁月。

    “普德寺还有些路程,你可以先睡会儿。”

    “难得出来一次,睡觉岂不是太浪费了。”倪鸢微微笑着,又问道,“不是说南宫大人他们会一起吗?为何我们单独驾车而行?”

    卫长修目视前方,道:“约好早膳后出门在普德寺相见。”

    “原来如此,我们今夜不回府吗?”

    “要,下午在普德寺用了素斋之后再回去。”卫长修说着,目光落到了她的脸颊上,“若是鸢儿不行舟车劳顿,我们今夜就在普德寺也可。”

    倪鸢连忙坐直了身子摇头道:“不不不,还是回去吧。”

    “为何?”

    他们若是在普德寺过夜,南宫子华和刘月娟必定也会留宿,佛门清净地,男女分宿,自己肯定就要和刘月娟单独但在一起了,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免了吧。

    “普德寺的客房哪有你梦阁轩的高床软枕舒服?且天气渐凉,有你给我暖床,还睡得香甜些。”倪鸢说罢,轻声笑着。

    “你可真是胆子不小,竟然叫我给你暖床。”卫长修不怒反笑。

    “总之我们可是说好的,还有四天,我要回客栈开始继续工作,而你呢,也没机会给我暖床了,让我回我的暮烟阁去。”倪鸢挑眉说着。

    卫长修微微点头:“嗯,我记得。不过日子也不远了,既然开春的时候没能成亲,那我们入冬的时候再成亲吧。也正好,过新年的时候,将你带入祖宗祠堂拜见各位先祖。”

    倪鸢闻言低笑:“那我可得好好考虑,一月之后,我若一举夺得朝都第一食府的称号,就同意这桩婚事!”

    卫长修诧异:“鸢儿你!竟然出尔反尔,我们的婚约不是早就有言在先?”

    “那是上一次,不过上一次错失机会,那这一次还不容我好好考虑?”倪鸢故意说着,想看看他的反应。

    本以为他会手足无措,却不料他胸有成竹一笑,道:“总之你已经是我的,不管多久成婚,这已然是事实。”

    “你!”倪鸢气得跺脚,“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大……大猪蹄子?”卫长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倪鸢轻哼一声,撇头看向窗外,嘴角却隐约着笑意。

    “鸢儿。”卫长修语气讨好,将头凑了过来,“为何说我是大猪蹄子,可是觉着我很好吃。”

    “噗。”倪鸢忍俊不禁。

    马车里阵阵欢声传来,马车外阿四驾马,晓蓉坐在木板上,两人相对一视,都低笑不语。

    马车抵达普德寺,倪鸢与卫长修一同下了马车,抬头望去,一条长长的石梯笔直而上,普德寺香火缭绕,就在石梯的尽头。

    “看来要入佛门的路,也不简单啊。”倪鸢看这铺了半座山的石梯,顿时一阵腿软。

    卫长修伸出手给她:“慢慢走吧,你对菩萨虔诚一些。”

    倪鸢疑惑的看着他:“为何要我对菩萨虔诚一些?”

    卫长修一本正经道:“我不信鬼神,可你若是虔诚一些,或许我保护不周的时候,他能帮帮忙。”

    “这……行,你有道理,都听你的。”倪鸢无奈笑着,将手递给他,两人一同朝半山腰的普德寺而去。

    卫长修看着那缭缭云烟里的佛门,心里若有所思。

    石梯走至一半,倪鸢已然上气不接下气,颓然坐在了地上,喘着气指着卫长修道:“将军,你真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盘,叫我不要去客栈,却来这儿爬楼梯,你一定不是想谋害了我,再去找个更年轻貌美的吧。”

    卫长修语塞,他让她不要去客栈,着实是想着她在客栈忙里忙外身子会吃不消,更重要的是,还有两次换血没有进行,他不想让她出去,以免节外生枝。而今日来普德寺,是受了南宫子华邀请,亦是想着她今日都在府中一定闷得慌了,特意陪她出来。

    “我……”卫长修欲解释,想一想又止住了,而是蹲下了身子,一脸宠溺道,“我背你。”

    倪鸢闻言露出一丝笑意:“这路还长着呢,将军可受得起?”

    “嗯。”

    “好!”

    卫长修轻松的将她背起,稳健的一步一步往上而去,她的手挽住他的脖子,头靠在他的肩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额……”阿四瞥过了头去,手足无措的张望着四周。

    晓蓉轻声笑道:“阿四,你这就看不下去了?”

    阿四挠着头,脸有些隐隐泛红,道:“我还真是没有见过大将军如此温柔的一面……若不是亲眼所见,定是不敢相信。”

    “哈哈,将军对姑娘可好了呢,这一点算什么呢,走,我们快跟上吧。”晓蓉乐呵呵的说着,继续上石梯。

    阿四轻吸一口气,目光看向上面的两人。真好,看来你遇上了一个不错的人……

    卫长修大气不喘,将倪鸢背到了普德寺的门前,缓缓放下下来:“这条路真短,若不是到了门前,我定不会放你下来。”

    倪鸢凝视他的双眸:“这条路虽短,可未来的路还很长。”

    卫长修闻言勾起一抹浅笑:“是。”

    “走吧。”说着迈入了佛门,卫长修也紧跟其后。

    晓蓉与阿四负责去安排下午的素斋,卫长修与倪鸢在普德寺僧人的引导下去了菩萨殿。

    “看样子,南宫大人他们是还未到吧。”

    卫长修微微点头:“嗯,无妨,我们待会去厢房下下棋,看看书,待他们来了小聚片刻,时间也差不多。”

    “嗯好。”

    “两位施主,香火自取。”僧人上前,对二人说着。

    “多谢小师傅。”倪鸢说着,上前从桌上取过六炷香,然后分一半递到卫长修面前,“‘入乡随俗?’”

    他没有拒绝,接过了香,两人上前,从旺火不断的大鼎之中点燃了香,走到菩萨面前,一同跪在了蒲团上面。

    “心诚则灵。”倪鸢微笑说完,将香举过头顶,闭上了双眼,心中默默念叨了起来:菩萨,信女愿望颇多,还请您耐心听完……

    卫长修手握着香,看着她的侧脸,微微一笑,又才看向那仿佛俯视众生的菩萨像。

    我不知晓我是否罪孽深重,但能够滋生那样的想法,也罪不可恕了。诸神若有灵,降罪则我一人承担,与我所爱之人,没有半丝关系!

    香火插在了菩萨们的脚下,倪鸢看着那烟雾袅袅的香火,又再鞠了三个躬,才同卫长修一起离开朝着厢房而去。

    普德寺乃是北恒最有名的寺院,所以许多人都慕名而来,寺里便给那些远道而来的香客提供了休息的地方,在佛门后院,鸟语花香的林间。

    “将军,姑娘,暂供歇息的禅房在这边。”晓蓉与阿四安排好了休息之地和素斋之后便径直来找他们,正好在半路上遇见。

    “阿四呢?”倪鸢询问着。

    “阿四说他去寺庙门口等候南宫大人。”

    “这样啊。”倪鸢微微点头,“行,那我们先去吧。”

    “将军与姑娘请随我来。”晓蓉说着,带着两人朝着禅房而去。

    晓蓉带着两人去了一处安静的别院,因为稍后南宫子华也要来,所以预定之时特意挑选了普德寺最好的厢房,位置幽静,全然不会受到别人打扰,若是常住佛门,此乃修生养息,隐世的好地方。

    别院里有几间禅房,院中有一颗百年老树,树下备了桌椅,分外惬意。

    “将军,姑娘,你们是在外面看看风景,开始去禅房稍作休息?”

    “就在这儿吧。”倪鸢说着,坐到了老树下面,阳光从叶间落下,光影斑驳。

    卫长修徐徐而来道:“我们来下盘棋,子华他们许就到了。”

    倪鸢眸色一亮:“能对大将军博弈,荣幸之至!”

    “晓蓉,备棋盘。”

    “是。”

    须臾的功夫,晓蓉从禅房里取来了棋盘,倪鸢与卫长修相对而坐,在老树下你来我往,开始下起了棋。

    时间仿佛都慢了下来,岁月凝成一副美好的画卷,每一片落叶,都成了一滴油墨。

    卫长修手握白子,倏地顿住动作,认真的看着对面的倪鸢:“我竟然不知道鸢儿你棋艺如此厉害。”

    倪鸢淡笑:“过奖,这东西,我都有十年未碰了,手生得很。”以前在现代的时候感兴趣便学过,可是后来,忙于事业,渐渐的都将这些喜欢的东西给忘之于脑后了,真是没有想到,有朝一日重拾它们竟然是在另一个时空,另一个世界了。

    “十年。”卫长修微微一笑,“看来鸢儿还是少年有成。”说着,他落下一子。

    倪鸢顿了顿,想起自己这身子的主人今年也不过十八有余,说十年前,着实是很小了。

    “呵呵呵~”想着,她垂下头不禁失笑。

    卫长修眸色疑惑起来:“鸢儿何故傻笑?”

    “不告诉你。”倪鸢挑眉。

    卫长修伸出手轻轻钳住了她的下巴,两人之间距离近了不少,四目相对:“何事叫你这般愉悦,我也要听听。”

    倪鸢抿唇,笑意止不住,若叫他知晓其实自己实际年龄还要比他大上些许,不知他又是何种表情。

    “南宫大人!南宫夫人!”晓蓉的声音倏地打破了这一时的甜蜜。

    卫长修闻言,不急不慢的收回了手。

    “咳咳咳……”倪鸢一阵尴尬,拿着棋子假装继续下棋的模样。

    
ReadBottom1;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