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阴暗幽冷的街道,路灯早就坏了不知道多久,几只流浪猫流浪狗在垃圾桶中翻找食物,给静谧的街道,增添了一点活物的气息。

    突然,急促混乱的脚步声向这边靠近,惊扰了正在觅食的流浪猫狗,它们停止用餐,流浪猫几下跳到了高高的墙头上,而流浪狗摆出攻击的架势,龇牙咧嘴看向路口,不高兴自己的大餐时间被打扰。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女人慌不择路的跑路,满脸惊慌,不时向后看,而在她身后,有几个男人正在追她。

    前面的狗看到入侵者,一个个都站出来,冲她大声犬吠,吓得她停下脚步,不敢再向前。

    前面是凶恶的流浪狗大部队,后面有追兵,她似乎没有路可以跑了。

    所以,那就不用跑了……

    在阴暗中,那些狂笑的男人,没有看到女人嘴角弯起了一丝弧度。

    “你跑啊,你倒是跑啊,我看你还能跑到哪去!”

    “妈的,给脸不要脸,装什么装,哥哥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敢跑!”

    “敬酒不吃吃罚酒,一会哥几个弄死你……”

    “……”

    “……”

    骂骂咧咧的话,从几个男人的嘴里冒出来,一个个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走投无路的女人,情绪十分亢奋。

    “别……别过来……你们别过来!”

    女人抬头,满脸恐惧,眼中带着泪水求饶,瘦弱的身躯在瑟瑟发抖,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肩膀,一点一点蹭着向后退。

    流浪狗的吼叫,让她又害怕的向前走了几步,不敢再向后蹭。

    “哈哈哈,我们不过去,你自己过来,不然,那些畜生会将你撕得粉碎,看见没,它们多兴奋。”

    “嗷呜~嗷呜~”

    哄笑,狗吠,在这条阴暗的街道里面吵个不停,女人的神情,慢慢变得绝望。

    她放弃了抵抗,放下护在胸前的手,一步一步向他们走过去。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打乱了这里的嘈乱,狗不叫了,男人们也不废话了,女人惊喜的看向路口。

    “你来了!”

    “我就知道你会来,我就知道……”

    女人突然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不管身边有恶犬,前面还有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在,不顾一切,大步向路口的男人跑过去。

    “嗷呜~”

    “站住!”

    “砰……”

    三个声音同时响起,中间是一声刺耳的枪响,一只向女人扑过去的狗被打中了头,倒在她脚边抽搐。

    想要伸手抓她的男人,看到这一幕连忙把手收回来,还向后退了几步。

    “过来。”

    西蒙手中的枪指着夜鸢身后的狗,至于那些男人,他根本不会看在眼里。

    只有畜生才会在绝境中还想偷袭,贪生怕死的人类,不会用自己的命当赌注。

    夜鸢似乎被眼前的一幕吓到,全身发抖,看着脚边死去的流浪狗,捂住自己的嘴,把尖叫压下去,然后看向西蒙。

    西蒙:“过来吧。”

    夜鸢颤抖着声音:“好……”

    她向西蒙跑过去,那些追她的男人,在西蒙手中的枪的威胁下,只能眼睁睁看着到手的肥肉,被人抢走。

    夜鸢跑到西蒙身边,近了,却放缓速度,似乎不敢靠近,又想要接近他,一双眼眸直直的盯着他。

    西蒙没有拿枪的手伸出来,抓住她的胳膊,“走。”

    夜鸢回过神,扭头看后面,“他们……”

    “不用管。”

    “哦……”

    夜鸢乖乖跟在他身边,任由他牵着他的手向外走,一直走到外面,他停车的地方。

    西蒙走到副驾驶那边,拉开车门,“上车。”

    夜鸢钻进车里面,西蒙转身去驾驶位,打开车里的暖气,又递了一条毛毯给她。

    夜鸢抱着毛毯,“谢谢。”

    西蒙勒上安全带,“你住哪里?”

    夜鸢沉闷的说:“不想回家。”

    “嗯?”

    夜鸢抬头看他,“我要去你家!”

    说完,她又低下头,看着自己怀里抱的毛毯。

    西蒙双手放在方向盘上,侧头,唇畔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你想好了?真的要跟我回去?”

    夜鸢嘟着嘴说:“想好了,也决定了,你愿意带我回去就带我回去,你不愿意就随便把我放在哪家宾馆外好了。”

    西蒙深看她一眼,没有再说话,发动车子。

    夜鸢沉默的抱着毛毯缩在座位里,不时偷偷看他一眼,西蒙专心开车,对她的偷看假装没有看到。

    他的容颜隐在光线的背光处,依靠外面照进来的灯光,勉强能看到他的侧脸。

    夜鸢的表情很小心翼翼,但那双同样隐在暗中的眼眸却暗藏精芒。

    为了让西蒙上钩,她光准备工作就做了好久,单以耗在他身上的时间和精力,在她以往的任务中,绝对是最多的。

    这是一个不好搞定的任务,西蒙不管是戒心还是头脑,和普通人都不能一概而论,为了能完成她家大宝贝交给她的任务,她费老劲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了一个突破口,能近距离接近他。

    不过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西蒙这样的男人,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心思缜密,又冷静的可怕,和他面对面的对弈,才是真正的难点。

    唔~

    绝对不能暴露了她的身份。

    她家大宝贝说了,宁愿任务失败,也不能暴露,她要想想,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破开他的防备,让他信任她……

    似乎,有点难度。

    不过她喜欢挑战,没有难度的任务,对她来说太无聊了!

    还是有难度更有意思!

    这么久没有出来活动,也不知道她的能力有没有退步……

    就在夜鸢歪着头,眼睛看着他,脑子里却魂游天外的时候,西蒙突然开口问:“在想什么?”

    “想你啊……”夜鸢没任何思考,直接脱口而出,等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连忙用毛毯捂住自己的脸,“没什么,你听错了,我什么都没有想……”

    西蒙扯扯嘴角,对她这种鸵鸟的表现觉得有点滑稽。

    “你对我,有多了解?”

    他没记错,他们见面的次数,没有超过三次,第一次见面没有说话,第二次交谈了一句,这是第三次,他却鬼使神差,身体不受控制,来救一个跟他只有两面之缘的女人。

    他是不是发神经了……

    夜鸢露出脸,摇摇头,“我只知道你是一个好人,很好很好的男人!绅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