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二章 这天下究竟是朕的还是东林党的?
    对于怎么避免自己挂在煤山的那棵老歪肚子树上,崇祯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的,不过从后世看的那些小说上来看,这些正人君子是靠不住的——哪怕是山河倒悬加上母猪上树,这些“正人君子”大概也是靠不住的。

    不过,对于刚登基的崇祯皇帝来说,天启七牛到崇祯元年这段时间的环境,不管从政治角度还是从军事角度上来看,都要比崇祯三年以后的环境要好上几十几百倍不止了。这个时候,魏忠贤还没有被干掉,厂卫还有着应有的震慑力与能力。从某方面来说,魏忠贤做为皇帝的家奴,比起那些“正人君子”更可靠一些。当时闯军进北京城时,战死的也大多是太监——至于满朝文武大臣和勋贵们,早就“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了——虽然这些人最后都被闯王给拿刀逼着交出在银子,也算是给崇祯皇帝出了口恶气!

    “王承恩,诏锦衣卫田尔耕,还有魏忠贤过来见朕。”王承恩,在崇祯皇帝吊死煤山的时候,唯一陪着的一个太监,其他的东方教主方正化等,已经力战而死。

    当魏忠贤和田尔耕来见崇祯的时候,崇祯正手拿一本三国在看,不时翻动一页。

    “老奴魏忠贤,臣田尔耕,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御安后面的崇祯面无表情,也不叫二人平身,就那么一直在看着三国。跪在下面的魏忠贤与田乐耕二人心里揣测崇祯皇帝深夜召见二人到底是何用意,却根本不敢肯定是哪一种,既担心帐后埋伏了五百刀斧手,心底却又在隐隐觉得应该是有其他的问题。随着时间一点点儿推移,两人心里想的也越来越多,心里也越发的摸不清楚崇祯皇帝到底在想些什么。

    就在二人额头已经冒出了牛毛细汗的时候,御案后面的崇祯也开口了“魏大伴,你来说说,这大明朝到底是谁的?谁朕的?还是你九千岁的?或者是东林党的?还是天下百姓的?”

    跪在地下的魏忠贤心思电转,却也猜不透崇祯说这翻话的意思,看样子自己不用死了?皇爷这是对东林党不满了?

    还未等魏忠贤开口说话,崇祯接着又道:“你且起来吧。田尔耕,你也起来。”

    二人谢恩起来后,崇祯的一番话把魏忠贤又给吓跪下了:“朕读三国,发现一件事儿很有意思。明明只需要几个小吏就能拿下十常侍,为什么大将军还要招各地方兵马进京?”一边说着,崇祯又一脸玩味的看着田尔耕道:“这锦衣卫,到底是朕的天子亲军,还是九千岁魏忠贤的天子亲军?”

    魏忠贤吓个半死,以为天子是要田尔耕和锦衣卫对自己下手,赶紧跪下请罪:“老奴有罪,老奴万死!”

    田尔耕也是摸不透皇帝想要干什么,难道要自己拿下九千岁?死道友不死贫道,死你一个魏忠贤,劳资能活下来就好,只要皇帝不杀自己,哪怕让自己立即拿下魏忠贤,那也只好先让魏忠贤去死了!

    抱着这种想法,田尔耕也慌忙跪下请罪:“皇上,这锦衣卫自然是皇上的天子亲军!臣对皇上,自然也是忠心耿耿。”

    崇祯依然是面无表情的“唔”了一声,对二人道:“起来吧。”

    对于魏忠贤和田尔耕来说,揣摩上意几乎已经成为了本能,但是崇祯的脸色却是一直没有表情,让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崇祯却是把二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心下也是暗乐:演戏谁不会啊,陈道明老师演的康麻子可是真心有股子气势,让朕学习陈道明老师的那股子气势,朕学不来,说不得只好学习下后世的那些小鲜肉们了——演技不够,面瘫来凑!

    崇祯见敲打的差不多了,于是再次开口,却是对着魏忠贤道:“忠贤,忠贤,这名字不错。不过,希望你是真的忠才好。”不待魏忠贤开口说话,崇祯接下来的话又让魏忠贤心里一紧:“忠贤哪,你说说看,这大明的卫所不少,为何起来越糜烂?以至于让那些通古斯野猪皮欺朕至此?大明富有四海,为何这国库却是越来越穷?不时还要内帑补贴?”

    魏忠贤心里跟明镜一样:皇帝还好意思问?你哥哥成天就知道当个木匠,这大明要不是劳资给他撑着,早特么垮了。转念间却又起:这小皇帝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么问绝不可能是无的放矢,难道皇上也对东林党不满?再一想,反正劳资在崇祯这儿没什么好印象,估计是难逃一死,干脆把桌子掀他个底儿掉,拉东林党的孙子们下水陪葬:“回皇爷的话,大明虽富有四海,可是这赋税却是只向农户收取,泥腿子们又能有几个大子儿?真正有钱的是那些豪商,可是他们却又和东林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商税却是收不上来的,一收,东林党就又要叫着不可与民争利了。至于辽东那些蛮子,辽东清苦,却是有不少豪商置国家于不顾,为了利益,向那边私下贩卖兵器粮草甚至边军的情报他们也敢卖,长此以往……”

    魏忠贤剩下的话没说,全说透了未必有什么用,说一半留一半,让皇帝慢慢想去吧,不怕他想,就怕他不想。只要能想,就算我魏忠贤难逃一死,你们这些东林党也早晚得下去陪劳资去!

    且不管魏忠贤心里怎么想,崇祯却是把刚才的话又提起来了:“那你说说,这天下究竟是谁的?”

    魏忠贤见避不过去,无奈的对崇祯说道:“回皇爷的话,这天下,自己是皇爷的,皇爷英明神武,烛照万里,承天受命,自然是这天下之主。”

    崇祯听完,皮笑肉不笑的挤出了两个字:“呵呵”。若是有后世人在场,一定会从这两个字里面听出无数的意思——像是放你娘的那个空气啦,像是艾思B啦,像是我去年买了个表啦,反正就没什么好意思。

    可是在魏忠贤听来,这恶意满满的两个字,却是如聆天籁——看这意思,皇爷这是对东林党不满了!而且不是在试探我!劳资这回是真不用死了!这回轮到东林党的那些混账东西去死了!

    看着老脸笑的如同盛开的菊花一样的魏忠贤,崇祯又把话头转向了田尔耕:“田尔耕,朕要锦衣卫有永乐时期的威风和能力,你能不能办到?放心,朕不会卸磨杀驴,只要你不背着朕胡来,朕保你不死。你要是做不到,朕可以找个人来替你做。如何?”

    田尔耕闻言既惊且喜,惊的是怕皇帝真找人来替自己做,因为那意味着自己离死不远,喜的是不光能活下去,而且在人前,他还是那个威风八面的锦衣卫都指挥使。念及于此,田尔耕慌不迭地跪下表态:“臣必为万岁效死力,万死不辞!”

    崇祯只是对田尔耕道:“朕今日就交待你去办一件差事。若是办得好了,你还是锦衣卫指挥使,若是办砸了,你便自裁吧。国朝不养废物。你可懂了?”

    田尔耕心下叫苦,知道崇祯这下子不知道会扔个多大的锅让他背着,只是也不敢说些什么,只是低头道:“请皇上示下。臣必定竭尽所能,万死不辞!”

    田尔耕跑在地上等着崇祯的吩咐,只听崇祯“唔”了一声后,说道:“三十天,朕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朕要知道内阁诸公,以及六部尚书及侍郎各自的身价家产。朕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什么手段,正好九千岁威风还在,把这事儿给朕办明白。否则,你就没有什么用了。”转过身,崇祯对着魏忠贤说道:“还有你,拿出你厂公的威风来,朕不想听东林党那些书呆子们聒噪!”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