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五章 拿出厂卫的威风收保护费
    崇祯的本意,是想要做个爱民如子的明君,这真真是极好的。可是想要做明君的前提条件是什么?答案是你得有钱,有权。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一切的手段都不重要,所以崇祯也不介意自己先成为一个大大的暴君。

    就像后世香港的某些活力团体一样,当老大的自己都穷逼一个,你还指望有小弟跟你混?出来混不就是图个衣锦还乡光宗耀祖?想达到这两样,归根结底不还是得有钱?

    所以,崇祯皇帝现在很想弄钱。前脚为了给自己弄个大大的基本盘,把永不加赋的牛逼给吹了出去,做为天子,牙齿是要能当金子使的,肯定不能收回成命,所以这赋是没什么指望了——就算他指望,实际上明末的老百姓都穷的揭不开锅了,也收不上来几个大子儿——要是能活的下去,又有谁愿意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去造反?

    所以,在想到了后世某些活力团体的做法后,崇祯皇帝决定学习一下,先抽调锦衣卫成立一个城管衙门划给东厂,然后对京城的所有商户开始收保护费,摊位费,城市卫生管理费等等,而且以锦衣卫加上东厂番子做为城管来使用,估计能止小儿夜啼,比后世天朝的城管要给力多了……

    咱们这位穿越过来的崇祯皇帝可是想到一出就干一出的主儿,想想自己也算是初来乍到的,对于锦衣卫和东西厂的这些人根本不熟悉,干脆,让曹化淳和魏忠贤去干这事儿算了,反正不管在哪部影视剧里,这两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名声本来就臭,再臭点儿也就是那么回事儿,这就叫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说干就干,召见了曹化淳后,崇祯皇帝立即对曹化淳面授机宜:“京城有一家商铺算一家,先想办法摸清他们的收入情况,每月给朕抽一层半做为保护费,名目就叫什么摊位费,城市卫生管理费,公共治安保障费。半层留下给城管衙门,一层上缴给朕的内库。别管是谁的买卖,什么国公的侯爷的,该收的时候不能手软,要是收的少了,朕饶不了你。”

    “商人有一个算一个,尤其是那些番邦外族的。这样儿,凡是汉人,都是收一层半的利,若是番邦或者不是汉族的商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收两层半!半层留给城管衙门,剩下的押解入内帑。”

    曹化淳也懵了,这皇上原来不是挺信东林党那一套吗?怎么这干的比魏忠贤那些事儿还不像个人事儿呢?当即问道:“皇爷,若是国丈家的……”

    “你管他谁家的,不交钱的就给朕打砸了,务必让他老老实实交钱!国丈也好,国公也罢,这些朕都不管,朕只要看到银子,收不上来银子,朕就先收了你的狗头!”崇祯一说到收钱,立即就变的杀气腾腾的了,尤其是听到国丈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崇祯皇帝之所以对自己的老丈人也不放过,根本不是出于什么以身作则或者说一视同仁,而是本身就对他老丈人有很大的意见!毕竟历史上原来的那个信了东林党那套邪的“仁君”崇祯皇帝眼看着要玩完了,于是想找老丈人借点儿银子应应急,好歹能调关宁军进京勤王,结果老丈人哭穷,最后像打发要饭的一样拿出来一万三千两意思意思就把崇祯给打发了!后来闯军进了北京后又从这位周国丈身上弄出来了多少呢?足足五十三万两现银!其他奇珍异宝更了拉了几十车!这事儿怎么看都是周国丈不仁在先,既然这样儿,这崇祯还能不对自己的老丈人另眼相看?必须得从老东西身上刮层皮下来!

    “你给朕听好了,朕要的是他们利润的一层半,不许你们多收,但是也不能少收。哪怕多了或者少了一个大子儿也不行!若是碰上不交钱的,让锦衣卫也好,你们自己的番子也好,天天去给朕打,砸,闹,让他们生意做不下去!至于交了钱的,任何人都不许再去骚扰,若是有青皮去生事,尽管打断了他们的狗腿,扔去皇庄做苦力!每个月月初,给朕把些银子送进内帑!”说到银子,崇祯的眼睛都开始放绿光了。

    “陛下,这样弄,会不会有人弹劾比下与民争利啊?”曹化淳还是担心。

    一听曹化淳的话,崇祯当即怒斥道:“混账!你个老东西,是不是跟东林党那些人混在一起时间长了把脑子给呆坏了?与民争利?与哪个民争利?朕今天刚宣布了永不加赋,怎么就与民争利了?与那些商人吗?朝堂诸公不是说要重农轻商吗?永不加赋就是最好的重农!同样的,收这些无法无天的商人的保护费也是最好的轻商!有靠山的不交税,没靠山的还要被青皮盘剥,以后这京城的商人由朕来盘剥,想来比被青皮盘剥要幸福多了!记住了,你是朕的家奴,不是东林党的家奴!”**裸的盘剥宣言,恶狠狠的语气,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圣明天子该干的事儿吧?

    “还有,若是有人弹劾朕,就让东厂和锦衣卫联手去查!看看这种实际上“重商”的,要为“民”请命的大人家里银钱多少,他俸禄多少,在那些酒楼青楼里有多少的份子!若是贪腐而来,先把他给朕抄家,然后剥皮,实草!他们不是喜欢祖制么,就用太祖洪武皇帝的祖制来成全他们!这大明什么时候还缺想当官的人了?大不了明年加开恩科,多招些人就是了!”

    等到曹化淳退下,崇祯又开始吩咐魏忠贤:“各地税监不能停!继续给朕把税收上来!谁反对就去查!还有盐税,也要清查那些不法的盐商,要好好的清查!让东厂的人用心,给朕把盐税盯死了!谁敢贩私盐或者逃税漏税的,该杀的杀,该抄家的抄家,不许杀错更不许放过!若是百姓自己贩来自己吃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之就是一句话,给老百姓行方便,给那些土豪劣绅们找麻烦!不过,不管是什么税,你们要是敢收到泥腿子的身上,你也自裁吧!”

    一通火发完,崇祯又想起来什么,对魏忠贤道:“赶明儿个,把你那九千岁的称呼给去了!让人把你那些生祠都拆掉,换成银钱,也不需要送入内帑了,你就拿着这笔银钱,去招募人手,以后东厂的人手,不再从锦衣卫抽调,要自成一体,明白么?”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朕行的乃是天道!”赶走了曹化淳与魏忠贤的崇祯皇帝又开始了叨咕模式:“朕可真是爱民如子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