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一百零四章 血战
    往复奔驰之下的战马,身上已经累出了汗水。在双方骑兵对撞的瞬间,仿佛可以看到战马身上因高速撞击而迸飞地汗水。

    所谓骑兵对冲,又能有什么章法?谁的马速快,谁的马刀挥的更快,就是在骑兵对冲之中活下来的不二法门。不需要快到什么如同话本之中描述的如电光火石一般,只需要比对手快那么一刹那,那么就可以送对手去死。

    另外,还需要自己一方处于人数上的优势。只要双方在战斗意志和战斗力处于同一水平线上,在骑兵对冲之中,死的也一定会是人少的一方,所有的谋略在此时都是那么地苍白无力。

    很不幸的是,现在鳌拜就处于人数少的劣势之下。

    当最后一轮对冲过后,鳌拜环首四顾,却是只剩下自己一骑还完好无伤,身后仅剩的两骑已经身负重伤。至于其他的骑兵,已经通通死在了剧烈的对冲之中。有被明人和锡伯族骑兵砍死的,也有的是被双方马匹高速对撞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力所撞死的。

    惨然一笑之后,鳌拜却是觉得汉人有一句话说的对,风水终究是轮流转的。年前就是自己在这附近,绞杀了那个明人的锦衣卫;年后,似乎轮到自己被明人的锦衣卫给绞杀掉了。

    熊森的身上沾了不少的血迹,不过可喜的则是这些血迹都不是他自己的。

    身为此次护送崔呈秀来辽东的锦衣卫,都是挑选的久经战阵的杀才,纵然面对建独,单对单的情况下也不会落于下风。

    又吐了一口吐沫,熊森颇有些开心地道:“狗建奴,今日爷爷定要取了你的狗命,替王千户报仇血恨!”

    身边的一骑锦衣卫却是笑骂道:“丫的跟建奴废什么话?言多必失地道理你忘了?这***归老子了!”言罢,却是一催战马,向着鳌拜奔去,直欲抢在熊森前面杀了鳌拜。身后的熊森等人见状,也纷纷喝骂此人不当人子,一齐催动战马掩杀了过去。

    鳌拜虽然年轻,却是个十足地杀才,见此场面不仅不惧,反而猛地催动战马,迎了上来。

    待双马交错之时,鳌拜却是硬生生地在马上使了个铁板桥,将身体猛地向后一仰,手中地马刀斜着撩了上去,不仅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刀,反而在将那个锦衣卫校尉持刀的右手齐肘砍断。

    此时跟在鳌拜身后的两骑建奴骑兵虽然受伤颇重,却也是跟了上来,正好在双方交错之时,齐齐砍中了那锦衣卫校尉,此人登时毙命。

    熊森见状,却是怒喝了一声:“小五子!”也不再管自己是否会受伤,猛地一刀劈向了鳌拜。

    鳌拜挥刀格开,只顾不停地催马穿阵而过,就势横刀,又伤了紧跟过来的一骑锡伯族骑兵。

    此次双方错阵而过之后,鳌拜却是只剩下一人,便是锦衣卫与锡伯族骑兵一方,也只剩下了十二三骑。

    鳌拜却是恽然无惧,猛地一挥手中地马刀,摇摇指向熊森,喝骂道:“狗蛮子,可敢与本将单打独斗!?”

    熊森笑道:“来来来,怕你的是孙子!操丫的,今儿个非得废了你丫的!爷们儿们今儿个看看本大爷是怎么废了这孙子的!”

    有道是京油子,卫嘴子,这京城与天津卫的人离的相近,口音也是相近,便是这嘴皮子上的功夫,也是个顶个的厉害。

    不过毕竟是在锦衣卫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即便此时,熊森也不忘了背后使阴招。催马迎向鳌拜之时,却是先向背后使了个手势,这才挥刀杀了过去。

    身后的锦衣卫都是在一个锅里搅马勺的兄弟,又如何不明白熊森的意思?当即便从马鞍旁边抽出了备用的手弩,悄然瞄向了鳌拜。

    鳌拜也不是甚么好相与的,见这些锦衣卫的动作,便心知不好,只是战马的速度一旦提了起来,又岂是好退却的?也只好一边儿迎向熊森,一边儿暗中戒备。

    双方渐渐接近,熊森扬起了手中的马刀,作了个劈砍的预备动作,鳌拜正欲做出反应,却见眼前寒光闪过,正是那些该死的蛮子射出了手中的弩箭。

    鳌拜大骂一声“卑鄙!”却是赶忙俯身低头,想要躲开射过来的弩箭。然而此时,向来不知道面皮为何物的熊森将手中的绣春刀变劈为挥,直接扫向了鳌拜。

    鳌拜此时身子低伏,躲避不及之下,右边儿的胳膊也是被熊森齐肘砍断。

    熊森大喜,骂道:“狗建奴,爷这就送你丫上路!”急忙中便想要调转马头去追杀鳌拜。

    鳌拜毕竟是**凡胎,又不曾修成甚么仙佛,手肘一断,也是吃痛不已,当下用还完好的左手一勒马缰,想要绕过眼前这些不要脸的明人蛮子,去寻了自己的手下再行疗伤。

    只是熊森正追的高兴,却是有一骑锦衣卫过来拦住了熊森,一指己方军阵,摇头示意要熊森放弃追击。

    熊森见状,心知有异,却见锦衣卫中一人和一个锡伯族的汉子都已经下了马,将耳朵贴在了地上,再看战马,却都是有些不安分地样子,蹄子都在不安地刨着地面,鼻子也不断地抽动,几欲嘶鸣。

    那锦衣卫和锡伯族的汉子起来后,见熊森望了过来,那锦衣卫的汉子道:“追不得了,有大股骑兵过来,咱们得先撤。”

    熊森虽然很想就此宰了鳌拜,却也不是那种没有脑子的莽夫,只恨恨地呸了口唾沫,拦住了想要收殓同伴尸体的锦衣卫和锡伯族骑兵,恨恨地道:“人死不过一捧土,现在没有时间了,便不收拾了,记好了都是哪此兄弟,拿上能证明身份的信物,咱们马上就走。”骂骂咧咧地道:“今儿个算是便宜了这孙子!兄弟们,咱们撤,让建奴跟在爷们儿身后吃屁去吧!”

    一群锦衣卫地汉子闻言,却都是哄然笑了起来。锡伯族的骑兵有些能听得懂大明官话的,闻言也是跟着咧嘴大笑。虽然不是同族,但是双方经过这场血战,再加上未来都是要入卫京城,守卫天子,双方的关系竟是拉近了一大截。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