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杀人放火受招安
    省躬殿之中,崇祯看着散朝后被留下来的施凤来和崔呈秀,手指不停地敲着向前的桌面。一直半坐在凳子上的二人心中也是打鼓,不知道皇帝又在想些什么。太过于天马行空的皇帝,心思太过于深沉难猜,让这两个老油条也不知道该从何猜起。

    直到过了半晌,崇祯才像是突然发现二人正在跟前一样,一副恍然的样子,吩咐王承恩道:“让人去御膳房传几个菜来,朕今日请施爱卿和崔爱卿吃饭。”

    待侍伺的小太监去传膳后,崇祯止住了想要行礼谢恩的施凤来和崔呈秀,从桌子上抽了本奏折,示意旁边的王承恩递给施凤来。

    待施凤来将奏折看完递给崔呈秀后,崇祯才开口道:“施爱卿怎么看?”

    施凤来其实不想发表任何意见。福建巡抚熊文灿的折子中所说的事儿,太过于尴尬。以至于施凤来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听到崇祯的问话,施凤来干脆拱手答道:“启奏陛下,此事事关重大,不如等崔兵部看过之后,先听听他兵部的意见?”

    崇祯唔了一声,说道:“也好。”

    听到施凤来打太极的时候,崔呈秀也刚好看完奏折。崔呈秀将奏折递回给王承恩,对着崇祯拱手施礼道:“启奏陛下,此事有好也有坏,臣也难以决断。”

    崇祯闻言,手指敲了敲桌子,开口道:“有甚么难以决断的。要么投降接受整编,要么去死。朕不会给他第三条路走。”

    崔呈秀苦笑道:“陛下,臣的想法是直接打掉他郑一官。居然还跟朝廷讨价还价,此例断不可开。只是如今国朝的水师情况不太好啊。陛下,莫若先招安了他,然后再驱狼吞虎,让他打了盘踞在小琉球的夷人?”

    崇祯也知道现在的大明水师不再是永乐年间那个纵横四海无敌,放眼全球独尊的大明水师了。现在不管是训练,还是装备,只怕都比不过这些海盗了。尤其是宝船制造技术,据说都被刘大夏那个混账给一把火点了。

    不过,就算是知道,崇祯还是郁闷万分地道:“这宝船如何制造,只怕当世再也无人知晓了。否则只要制造出宝船,再加以训练水师,小小的郑一官又算什么东西。”

    崔呈秀却诧异地同施凤来对视一眼,诧异道:“陛下,这宝船虽然不太好造,可是花上几年的功夫就能造出许多了,只是糜费许多罢了,又怎么说没有人会造了?”

    卧槽尼玛!

    这就是此时崇祯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不是说宝船图纸都被刘大夏那老东西给烧了?听崔呈秀这说法,还有图纸存留于世?

    本着不懂就问的精神,崇祯问道:“不是说成化年间,这些图纸就已经被刘大夏毁去了?”‘

    施凤来道:“启奏陛下,东山先生虽然大胆,却绝无可能擅自烧毁宝船图纸,否则,他又有什么面目去见成祖皇帝?这宝船图纸,便一直藏在兵部。只是国库无力支撑罢了,否则,想要造宝船又是甚么难事儿了?”

    崔呈秀也道:“启奏陛下,自臣接掌兵部之时,便已经看过这宝船图纸,自成化年间,图纸已渐老化,臣早就命小吏誊抄了一份,单独存了起来。不知道陛下听何人所说的图纸被烧了?”

    即便是后世的老司机,长久混迹于知乎等地,自诩脸皮堪比城墙的崇祯,听到施凤来和崔呈秀的话,也不免老脸一红。崇祯心里明白,估计自己又让后世的论坛水贴一类的货色给骗了。

    想想也知道,宝船何等重要,刘大夏便是有几个脑袋,也绝不敢轻易烧毁。看起来,更大的可能,是毁灭在了螨清的历次文字狱中了。

    崇祯想通了其中的关节,但是却不打算认错,死硬道:“哦?那就是朕记错了。既然这样儿,着工部派人去造。这水师一定要有。这郑一官欺到朕的头上,朕要他的脑袋!”

    施凤来以手抚须,微笑道:“陛下,何必与这小小的海盗头子计较一时之短长?此时正是用得着这些人的时候,不如先行招降,再行分化,不管是小琉球,还是辽东,或者澳门,总之让他死得其所也就是了。”

    崇祯闻言,心下打了个寒颤,暗道这些读书人可真不是东西,一个个的简直坑死人不偿命!想想前朝的宋江也是这么被玩死的?不过,反正死的是他郑一官,自己操那个心干什么。至于后来的国姓爷,自己想个借口弄到京师来,然后再送郑一官去死不就好了?

    想通了的崇祯开口道:“那倒也罢了。眼下正是国朝用人之际,便招安了这郑一官又能如何。”

    眼见崇祯不再想要死磕郑一官,施凤来和崔呈秀皆是松了一口气。若是皇帝任性,非要跟这郑一官较劲,灭是肯定能灭掉的,只是代价必然不小,如果招安了,那他郑一官不就是个秋后的蚂蚱,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当下,二人齐声道:“陛下英明!”

    待二人退出宫去之后,崇祯又沉吟了半晌,这才对王承恩道:“拟旨,命福建巡抚熊文灿招安郑一官,加封郑一官为大明水师游击将军,归福建巡抚节制。令其剿除东南一带海盗,除了小琉球的夷人,驻地福建。”

    又沉吟了一番后,崇祯接着道:“另诏,命工部派员前往登莱,打造宝船。命兵部以现有登莱水师为基,组建大明东海水师,由兵部直辖,不复归登莱巡抚节制。”

    想了想没有什么遗漏之处,崇祯复又招了许显纯,再次往诏狱而去。

    崇祯想了想,自打自己登基之后,带到这诏狱的次数可不算少。心下暗自决定以后尽量不来诏狱或者少来诏狱的崇祯却是根本没有打算管住自己的腿脚,仍然往关押袁崇焕的牢房而去。

    此时的袁崇焕再也不复那个意气风发的宁锦总督,反复用刑之下,早已是憔悴不堪。见崇祯再一次来到诏狱,四肢被捆在木架上,下巴也被锦衣卫卸掉的袁崇焕只是呜呜有声,目光中满是哀求之意。

    崇祯却是看着袁崇焕笑道:“袁都督,你以为朕除不得衍圣公一脉,朕,今日便来跟你说说这事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