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真假建奴
    佟守越见毛文龙被自己骂了半天,却不恼怒,脸上仍是带着一丝淡淡地笑容,一副看穿了世事一般无欲无求的样子,当下便心中恼怒,喝骂道:“狗蛮子,你笑甚么!”

    毛文龙面色不变,也不答话,手却猛地伸向了架在脖子上的刀,手腕一挽,直将刀尖对准佟守越,猛地一送,便将整把刀子直接刺入了佟余越的身体。

    毛文龙久经战阵,力气何其之大?刺入之后,去势不减,竟是直至没柄。

    松开刀柄后,毛文龙后退一步暴喝道:“动手!”

    此是惊变陡生,附近的通远堡守军根本还未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便被自己的友军,后来进城的那些八旗兵给好一通砍杀。

    这些所谓的建奴八旗兵本身都是骑马来的,通远堡的守军在发呆,这两千余骑兵可没有发呆,早就准备良久的两千余骑兵直接抽出马刀便开始对着众多通远堡的守军砍杀起来。

    骑兵对阵近在咫尺的步兵,在没有马克泌等神器出现之前,基本上与屠杀无异。此时通远堡的守军,只一个劲儿暗恨自己的爹娘少给自己生了两条腿,只是步兵又怎么跑得过骑兵?战马嘶鸣之下,不少守军被撞得筋断骨折,倒在地上呻吟不止。

    杀得性起的骑兵自是不管不顾地砍杀,便是连扔下了兵器跪倒在地的通远堡守军也不放过,不是纵马踩死,便是直接冲过去挥刀便砍。

    原本被自己家“主子爷”骑兵突然暴起砍杀给弄得晕头转向的守军眼见跪地投降仍不免一死,就有些胆子大了的,想要举起刀枪反抗,左右是个死,不如放手一搏,万一搏得那一线生机呢?

    只是不曾想这些骑兵也都是太过于阴损,见有人举起刀枪反抗,便径直策马而走,绕过这些人后去追杀其他的守军。而被放过的守军正自高兴间,却冷不防后背被其他的骑兵给砍上一刀。一时之间,整个通远堡竟成了血肉磨坊。

    当然,这磨坊磨的是建奴守军的血肉而已。

    直待过得两三刻钟之后,整个通远堡便已经血流成河,堡内几无一个活口。意犹未尽的毛文龙干脆又将耿仲明喊到身旁吩咐道:“去,将所有的建奴通通补上一刀,免得有漏网之鱼。然后再把脑袋都给老子砍了,老子要送建奴一份大礼。”

    耿仲明闻言,当即转身吩咐手下人依令行事后,才回过头来对毛文龙道:“大将军妙计!这下子,狗建奴可真要心疼了。”

    拍完马屁后,耿仲明接着道:“您还别说,尚可喜这小子装扮起来,还真像个建奴,连真的建奴都被他给瞒过去了。”

    刚刚砍完人赶过来的那个扮作建奴骑兵首领之人,可不正是尚可喜?原本二十余岁的青年,常年沙场征战加之漂于海上,看起来竟是有如三十余岁的中年男子一般,倒也难怪通远堡的守将佟守越没有识破他的真实年龄。

    听到耿仲明这样说,尚可喜嘿了一声,对毛文龙道:“祖父大人,刚才孙儿演的怎么样?还有,这些狗建奴都杀光了,咱们下一步怎么办?依堡而守?还是撤了回去?”

    毛文龙对尚可喜道:“永喜,咱们守这里,是守不住的。你且带人去多寻些点火之物,将这通远堡一把火给他烧个精光。咱们马上就撤。只怕建奴真正的援军也快到了。”

    待尚可喜领命而去之后,毛文龙这才回过身对耿仲明道:“以后这种屁话少说点儿!永喜这孩子也是个命苦的,他父亲便是死在了建奴的手上,他如何能不恨建奴?此番让他剃了头发扮做建奴,确实委屈了这孩子了。”

    耿仲明这才讪讪道:“大将军说的是,卑职也没有其他的意思。”

    毛文龙笑道:“行了行了,都是军中的汉子,哪儿来的这些屁话。走,咱们去给建奴准备大礼去。”

    待整个通远堡之中再没有一个活着的建奴之后,毛文龙这才命人开始在堡子中放火。见火热燃起,毛文龙这才下令,将方才砍下来的建奴首级都堆在了通远堡之前,自己又亲自寻去了块木板,拿着小刀在木板上刻了一首诗:

    “建奴派兵守通远,今日毛爷看一看。

    屠尽堡中三千兵,来日沈阳再重演。”

    刻完之后,便将这木板插在了人头小山——京观的正前面。

    耿仲明看过,故意撇嘴道:“大将军,您平时里总是自诩饱读诗书,好歹也是个文人,写的这算什么玩意儿啊?没得让建奴那边儿将您看的轻了。”

    毛文龙却是笑骂道:“老子若是写的文四骈六的,那狗建奴能看的懂?这样儿就挺好。好歹咱们得照顾下人家建奴没学识不是?再说了,老子跟你们这些杀才呆的久了,还有个屁的读书人的样子?都是被你们给带坏的,***。”

    见耿仲明一番讪笑,毛文龙也不再骂他,只是开口道:“都有了!建奴的真正援兵马上就要到了,咱们撤!”

    尚可喜此时也是放完了火,跑过来后对毛文龙道:“祖父大人,下次孙儿可不扮建奴了!这猪尾巴好生别扭!”

    毛文龙拿起解手刀,仔细地将尚可喜脑袋后面挂着的猪尾巴割了去,这才笑道:“蠢货!下次再想有这么好的事儿,还不知道要甚么时候呢,就算你想扮做建奴却也是没得扮了。”

    仔细瞧了瞧尚可喜的脑袋,对自己手艺颇为满意的毛文龙接着笑道:“行了,建奴扮不成,你且扮一段时间的秃驴吧!”

    苦着脸的尚可喜双掌合什,躬身道:“阿弥豆腐!”

    等到毛文龙一行人跑得远了,建奴真正的援军这才将将赶到通远堡前。看着眼前一片余烬,带兵起来的金鹏几乎要气得吐血,眼看着追击毛文龙是没有什么可能了,唯有带着毛文龙留下的那首歪诗回去复命。

    事后得到消息的黄台吉有多怒暂且不说,远在京城的崇祯皇帝接到报告后,也是气得一个劲儿地大骂毛文龙:“败家玩意儿!多好的奴隶,就这么给祸祸没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