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高迎祥
    高迎祥觉得这延安府顶多再撑上个一两天,也就差不多能拿下了。

    自己人是不算太多,但是再加上王和尚和张应金两伙人,这人数可就是赵平的几倍十几倍了。

    高迎想想的也没有错,正常来说,一个都指挥使司下设卫指挥使司、千户所、百户所。每卫五千六百人,分前、后、左、右、中一共五个千户所。千户所又分为十个百户所,每百户所一百一十二人。

    而赵平所辖的行都司,撑死了千户所不过八个,而且在延安府的也只有两个千户所,人数不过两千多点,拿什么跟自己斗?

    王和尚的人数不算太多,五六千人,张应金也差不多,可是再加上自己麾下的万把人,光凭人数都能堆死他赵平!

    至于延安府知府,那蠢货若是没有了行都司赵平在这里,估计那家伙早就出城投降了罢?

    大帐中颇为有些志得意满的高迎祥笑呵呵地对着王和尚和张应金二人道:“如今的局面,两位也都知道,这延安府已经在咱们眼皮子底下了,正所谓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王和尚却是不像高迎祥这般文绉绉的,听完高迎祥的话,当时便哈哈笑道:“什么咎不咎的,俺不知道,也不明白,不过这延安府么,咱们肯定是能打下来的。”

    绰号混天王的张应金也笑道:“难怪这些人中就闯王混的好,果然还是要读书才是。”

    高迎祥闻言,也只是笑了笑,接着便说道:“咱们就这样每日里围着延安府也不是个事儿。再者说了,高某派去联络王佐挂和王二兄弟的人也已经回来了。”

    混天王张应金道:“王佐挂和王二兄弟怎么说?可是同意了?”

    高迎祥嗯了一声,点头道:“不错,王佐挂和王二兄弟都同意了,不日便会想办法北上来与咱们汇合。”

    略一停顿,却又接着道:“例是北边儿的王嘉胤王兄弟,也会在近期南下与咱们合兵一处。”

    混天王张应金嗯了一声,说道:“正该如此。咱们才多少人?朝廷又有多少人?这还是朝廷没调九边大军过来,否则你我如何,倒当真不好说。”

    王和尚却是冷哼一声道:“怕个毛?这个也怕,那个也担心,咱们还造个毛的反?不如回家奶孩子去吧!”

    混天王张应金道闻言,倒也不恼。

    自己跟这个王和尚一起在延川县起兵,好歹也算是一起打出来的生死交情,倒也不至于跟这个浑人一般见识。

    沉吟了半晌,想好了说辞的张应金才道:“和尚,倒也不是说咱们就一定怕了官军,只是兄弟们为什么造反?不还是活不下去了?若是白白送死,那咱们还造反干什么?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见王和尚不说话,张应金又接着道:“旁的不说,就说这延安府里吧,墙高城深的,又如何去打?”

    高迎祥此时也劝道:“王兄弟,高某觉得张兄弟说的没错,咱们是活不下去才造反的,可不是为了旁的。说一千道一万,咱们还是得带着手底下的这些兄弟活下去。”

    王和尚见张应金和高迎祥都来劝自己,便嘟囔道:“咋,俺说的又没有错,本来就是杀头的买卖,还怕啥。”

    高迎祥见王和尚虽然还在犟,但是语气却已经软了下去,便知道自己和张应金的劝说起了作用,倒也不再继续劝说。

    斟酌了一番后,高迎祥才接着道:“王兄弟和张兄弟,咱们得先想想怎么打下这延安府才是。眼看着又要入冬了,朝廷大军没甚么,咱们可怎么办?”

    张应金嗯了一声,点头道:“闯王说的不错,官军再怎么样儿,他们还是有棉衣穿的,咱们么……”

    张应金说完,又自嘲地看了看自己身上从褚师臣褚老家家里抢来的衣服,接着道:“这些衣服总共就这么点儿,咱们有的穿,下面的兄弟们可还是没得穿呢。

    俺老张说句不好听的,若不是造反抢来了这许多衣服,只怕还有的兄弟们光着腚哩。”

    一句话却是说的高迎祥和王和尚一起苦笑起来。

    光着腚这事儿倒真不是说笑。

    真有那些穷苦人家,可能一家人共总就那么一两件衣服,怎么穿?谁出门谁穿!

    至于说地里的农活,可有的是人在半夜三更的时候光着屁股去地里干活的——衣服可舍不得穿,万一干活的时候磨坏了挂坏了,可真就心疼死个人了。

    反正晚上光腚也没有人能看到,选择晚上干活的基本上都是没衣服穿的,倒也没有谁去笑话谁。

    这话说起来虽然好笑,但是放在亲身经历过这种穷苦的几个人身上,却是谁也笑不出来。

    见气氛有些沉闷,高迎祥便咳了一声,说道:“张兄弟别愁,只要打下了这延安府,抢了城中的那些狗大户,还愁没衣服穿?”

    王和尚也道:“没错,尤其是那些书生老爷们,一个个的平日里将鼻孔看人,这回一定要好生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兄弟的厉害!”

    张应金此时的情绪也缓了过来,笑道:“没事,没事,左右就是这几天的事儿了,不着急,不着急。”

    只是高迎祥和张应金、王和尚三人正商议间,却听着外面有人来报:“禀闯王,延安府城头上有动静了。”

    高迎祥闻言,吩咐大笑道:“咋样,这狗官还是忍不住了!走,咱们去瞧瞧去。”

    张应金和王和尚也是一阵附和,随着高迎祥向着大帐外走去。

    等到了延安府北门外,就见戒备森严的延安城头上出现了一个文官打扮的人,旁边一人身着战袄,明显便是陕西安府行都司都指挥使大人。

    一身从四品官服打扮的张辇出现在城头之下,望着城下的高迎祥等人,喊话道:“尔等可知反叛是何等罪名?那可是要诛连九族的!

    不过,本府也知道尔等造反,实乃逼不得已,故而本府劝你等放下手中的兵器,等候朝廷发落,本府也一定替尔等向陛下求情,如何?”

    高迎祥几人闻言,却是哄然大笑,谁他娘的不知道造反要诛九族?

    只是现在这年头,不造反,饿死的就得是自己,就得是自己家里嗷嗷待哺的娃娃,还能由得自己?

    至于说替自己等人求情?

    别他娘的逗了,自己等人官都杀了,东西也抢了,明火执仗的打出了反旗,还求情?当今天子是个什么德性谁不知道?他能容得下自己这些人?

    一阵大笑之后,高迎祥才止住笑,喝道:“狗官!你当老子是傻的?当他娘的废话,若是献城投降,看在你为官还算过得去的份上,老子饶你不死,如若不然,破城之后,便拿你狗头祭旗!”

    张辇闻言,一张脸只被气的青一阵红一阵,浑身都打起了哆嗦,右手剑指高迎祥,怒声骂道:“刁民!刁民!”

    旁边儿行都司都指挥使赵平强忍住笑,对张辇道:“府台大人又何必与这般反贼置气?卑职去去就来!”

    说完,却也是不理会张辇的反应,径直向着城楼上整兵去了。

    过得片刻,随着吱吱呀呀一阵响声,延安府的城门便慢慢地打开了。

    当先一骑,却正是赵平。

    赵平觉得自己和别的卫所那些混吃等死的将领不同,自打崇祯皇帝登基,建奴兵围京城之后,不光是操练士卒不缀,便是常见的吃空饷什么的,自己也不干了。

    赵平觉得自己看的很清楚,崇祯皇帝对内的性子确实有些妇人之仁了些,但是对外的时候却是颇有一些秦皇汉武和高祖皇帝的遗风——从来不怂,说干就干。

    有这样儿的皇帝,打小就在陕西老秦地长大的赵平,觉得自己的血又热了起来。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打小就盼着马上封侯,或者干脆如班定远扬威异域,或者再如陈汤一般喊出“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种豪情无限的话,这辈子就他娘的值了!

    身高近八尺的赵平端坐于马上,左手控着缰绳,右手斜持着一柄关刀,身着一身锁子甲,头戴凤翅盔,马借人势,人助马威,当真是有如吕布之勇,关羽之长。

    待出得延安府城门半里之地,赵平便停了下来,等着身后的卫所士卒一起出城列阵。

    高迎祥同样端坐于马上,眯起了眼睛望向了赵平。

    原本便是靠贩马为生,善骑射,膂力过人的高迎祥望见赵平第一眼的时候便本能的觉得此人不简单。

    再看看赵平身后列阵的士卒,高迎祥的眼睛却是眯的更狠了,整个人心中也是不住的盘算起来。

    很明显,对面的这个家伙跟往常所见过的朝廷将领根本不同,单后那种森严的军阵,便不是自己打过的那些小县城甚么的卫所士卒和甚么百户千户能比得上的。

    暗中盘算了一下对面的朝廷军队和自己麾下大军的实力对比,高迎祥便放声大笑,向着赵平道:“好一员虎将,只是甘为朝廷走狗,欺压百姓,可惜,可惜了。”

    赵平原本面对张辇之时,还给人一种迎合上意的感觉,此时却是颇显意气风发,听到高迎祥的讽刺,赵平也不恼,只是淡淡地笑道:“本指挥使乃朝廷命官,陛下之鹰犬,多谢阁下夸奖。”

    见高迎祥后边的话就此被自己噎住,赵平又笑着道:“本使接到锦衣卫传递的消息,只要尔等放下兵器投降,除尔等各级头目外,余者皆可活命。”

    眼见对面的叛军军阵开始交头接耳,后边儿的话有心不说,这样儿对面的军心肯定会动摇,只是想想这是皇帝的旨意,赵平还是接着道:“然而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余者皆发配唐王世孙殿下所募民壮之众效力,随殿下开国身毒,终生不得入大明。”

    原本赵平说道发配到朱聿键麾下的时候,高迎祥和王和尚,张应金麾下的叛军都在交头接耳,等到最后一句终生不得入大明出说来之后,交头接耳的人便停了,皆是望向了赵平,目光中亦是带着不善。

    赵平心中亦是苦笑不已。

    自己倒是能理解崇祯皇帝的用意。

    这些人都他娘的造过反,知道造反烧杀抢掠来得痛快,一旦全部赦免,便一个个的都成了不稳定因素——倘若有点儿不顺心便揭竿而起,这朝廷也不用干别的了,成天平叛玩去吧!

    但是全杀了?

    崇祯皇帝肯定不干,也正是崇祯皇帝的这种对平民百姓有着近乎包容的心态,才让如今的局面变得如此棘手。

    但是陛下诶!您老人家把这些家伙想的太简单了些!

    老秦地的这些家伙,活不下去就造反简直太正常了,更正常的是,这些家伙们谁也不愿意离开这方故土!

    您老人家哪怕是说把这些家伙都就地贬成苦力,让他们在老秦地开山挖矿,估计都会有人选择投降,但是一说终生不能踏入大明国土半步……

    在这些老秦人的眼中,或者干脆别说老秦人了,您让全大明的别处百姓选择,估计都没有几个愿意离开的——那意味着死后再也进不了祖坟,自己家的祖坟,自己也再没有机会去扫洒祭祀了!

    心中苦笑不止的赵平一般注意着对面叛军的动静,心中一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脸色看起来可就越发的不可捉摸了。

    高迎祥却是冷笑一声,阴森森道:“少他娘的给老子扯这些有的没的,若是老子现在投降,不光是个死,便是老子麾下的这些兄弟们,只怕再也没有进祖坟的机会了。

    若是不降,说不得还会有机会破了这延安府,拿那狗官的人头祭旗,兄弟们也未必不能搏个衣锦还乡。

    现在你跟老子说投降,你傻了还是老子傻了?!”

    赵平被高迎祥一番条理有些混乱但是意思却很清楚的话说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冷笑道:“说的好听,还不是图你一人活命?别说尔等破不了延安府,就算是破了这延安府,得到的这些好处,还不是你占了大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