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二百五十五章 遍地烽烟的根源
    张辇不知道犬决是什么意思,但是本能的就能感觉到这肯定不会是什么好死法。

    决这个字就不用多想了,肯定是个死,犬这个字可就很考究了——难道是要让狗给咬死?

    可是这满延安府城中也找不出来几条狗啊,耗子都快吃完了,还能指望有剩下的狗?

    张辇觉得城中大概是剩不下几条狗来吃自己了,可是崇祯皇帝不在乎啊。

    城中有狗就犬决,难道没有狗就不决了?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崇祯皇帝在穿越前可是听说过一个名词:炮决!

    这个炮决,肯定不是让犯人在青楼里打炮到****那么简单,而是用大炮处决犯人的简称。

    这种玩法是将活人绑在一处空地上,用高射炮瞄准射击,高射炮炮弹直接击中人体时,产生大量密集的弹片,冲击波、爆炸能直接将人撕成碎片,其血腥效果令人发指。

    据江湖传闻,三胖子就是用这种方法解决掉了他姑父玄永哲。

    当然,这条消息来源于宇宙帝国大寒冥国,所以其真实性无从考证。

    但是在崇祯皇帝的心里,别管是不是真的,反正有这么种玩法就是了。

    打定主意,崇祯皇帝便吩咐道:“去城中找些狗来去。”

    张之极一听崇祯皇帝先说了犬决又命人去找狗,便大致知道了崇祯皇帝的想法,当下便向着旁边儿的张自明使了个眼色。

    张自明会意,领命后匆匆而去。

    等到张辇也被收到崇祯皇帝示意的内厂太监带下去之后,崇祯皇帝却又接着望向了杜文焕。

    这个家伙不太好处理。

    像洪承畴那样儿的,因为延安府现在的情况比较操蛋,倒是需要那种心狠手辣的人来背个黑锅啥的,到时候自己再假惺惺地说甚么“皆是洪承畴误朕”,“朕一时不察,竟致延安府百姓遭此毒手”,再或者说些甚么洪贼曲解朕意,朕深恨之一类的屁话,顺势干掉也就是了。

    可是杜文焕却是不一样。

    原本的历史上这家伙可不是个多出名的人物,而在崇祯皇帝的眼里,凡是被螨清大肆黑化或者没有被螨清大肆吹捧的,多半就是和螨清不对付的。

    而且这杜文焕在招降叛军后因为意识到粮食不够而玩主动杀俘这一套,足见也是个替自己背黑锅的好手,因此倒不能浪费了。

    沉吟了半晌,崇祯帝皇又踱到桌子后面坐了下来,手指继续在桌子上敲了起来。

    斟酌一番后,崇祯皇帝才道:“唐王世孙殿下也在这里,后面的事情你跟他去交涉,让那些愿意投降的叛军随着王叔祖去身毒。至于再杀俘这种破事儿,不许再有,你可明白了?”

    早就因崇祯皇帝狞笑着说要犬决了张辇而吓得浑身冷汗的杜文焕连忙躬身应道:“臣遵旨。”

    安排完了杜文焕,崇祯心中还是暗自盘算开了。

    从白水的王二开始,再到如今的高迎祥,基本上上都是一伙人抢一个县城,而真正被调拨到县城中的粮食,根本就他娘的没多少。

    这也就难怪这些叛军总是在不停地抢抢抢了。

    不抢能怎么办?

    只要有人带头造反,就肯定会有其他饿的活不下去的人选择跟着造反。

    等到有人发现选择造反的人活了下来,等着朝廷岩济的反而饿死了不少,在这种简单到白痴的造反题面前,怎么选择就成了一个很简单的事儿了。

    可是造反的人多了,就算是打破了县城后拿到一些粮食,可是又能有多少?而且这些人造反肯定是要带着家属的吧?那家属要不要吃?

    那么问题就来了,大家伙冒着杀头的风险抢来了粮食,结果又不够吃,那怎么办?再去吃朝廷的赈济粮?

    这也是不可能的。先不说造反之后朝廷的赈济粮没得吃了,就算是有的吃,谁又敢保证一定能填饱肚子?

    没有人敢下这个保证。

    延安府的遍地烽火,其实更接近于一个无解的死循环。

    以高迎祥为例子,先是被天灾加上那个举人老爷褚师臣的贪婪无度给逼得活不下去了,无奈之下选择了带着乡亲们造反乞活。

    可是从褚师臣家中抢来的粮食又不够吃,就只能再拉拢更多的人去打县城。

    结果到了县城发现也没抢来多少粮食!

    那还能怎么办?接着抢下一个呗。

    就像是现在这种局面一样,别管是国库的银子还是内帑的银子,反正崇祯皇帝都没少花,粮食没少买,可是延安府还是他娘的饿死人。

    崇祯皇帝现在就恨不得直接把这些官员全给砍了算了。

    可是前世看过的一部跪舔剧里的和中堂说的好啊,这些官员要是没了,谁来发放赈灾的粮食?粮食里面掺麸子能让更多的人先填饱肚子!

    想想这种狗屁理论居然一点毛病都没有,崇祯皇帝有时候都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了。

    若说是换成螨清的那位能不要脸的自称十全老人的酋长身上,这倒也是正常——拨的银子少,要赈济的灾民多,所以这些“为国为民”的官老爷们才发明了无比伟大的,往粮食中掺麸子的方法。

    可崇祯皇帝不是十全老人啊,从八大蝗商开始到后来的福王,搜刮来的银子有多少都换成粮食了?

    反正在崇祯皇帝的记忆里,自打自己穿越之后,这宫中的用度除了张嫣那里,剩下的都是一直在减,还没有过往上加的情况。自己花钱最多的,一个是徐光启的科学院,再就是这粮食。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自己弄的粮食是不少,可是都他娘的没到灾民的手里——西安府的被人倒去了浙江,然后卖给了建奴,延安府的还不清楚,但是从那一口苞米茬子味的黄向南出现之后,崇祯皇帝的心就一直在往下沉。

    这些当官的到底能有多操蛋?

    崇祯皇帝根本就不敢再去想他们的下限值了。去他娘的吧,该杀的还是杀吧,不杀的话早晚还是得让这些孙子把自个儿给卖喽。

    崇祯皇帝心中正在想着陕西民变到底是为什么越来越大的时候,前去审问黄向南的朱刚也匆匆地走了进来。

    眼见朱刚脸色凝重,崇祯皇帝心中就是一沉。

    果然,就见朱刚拱手道:“启奏陛下,那个黄向南果然就不是什么走边的商人,而是建奴。

    此人原名阿林保,乃是建奴正黄旗爱新觉罗氏,与黄台吉还有着一些亲戚关系。此行陕西,便是受了黄台吉的指使。”

    果然啊,自己想的就没有错。

    黄台吉这狗东西果然还是不安份的紧,宁肯拼着花费大量的银子也要给大明扯后腿,这是一种什么样儿的精神?

    这是一种专门损人无所谓利不利己的精神!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后问道:“那这些粮食呢?总不能买了之后就全烧了罢?”

    朱刚沉声道:“这些粮食,大都经过沃儿都司外的鞑靼部,绕过顺义王所部,再送到建奴那边。其中又牵扯到了林丹汗给他们暗中提供方便。”

    都他娘的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崇祯皇帝暗骂一声,却是干脆地吩咐道:“弄清楚这条线上有多少人,然后……”

    朱刚久随崇祯皇帝身边,对于崇祯皇帝语气中那无尽的杀意了解的很清楚,当下便躬身应是,随后又匆匆地出去了。

    而张自明此时也是匆匆忙忙地赶了回来,一进屋子便向崇祯皇帝奏道:“启奏陛下,卑职命人遍寻延安府城中,却是没有发现一条狗,都被饿急眼了的人们给吃光了。”

    崇祯皇帝闻言,却也没有多么失望。反正没有狗还有炮,狗决不成就炮决好了。

    打定主意后,崇祯皇帝这才望向了一直在旁边装木头人的行都司指挥使赵平:“待会儿爱卿准备一下,朕要去延安行都司营中走一走。”

    赵平躬身领命,向崇祯皇帝告退之后便直接去准备了。

    终于闲了下来的崇祯皇帝这才望向了马茂才和李应期。

    两个人一个主剿,一个主抚,但是不管哪个,却都没有掺合进这些儿屁倒灶的事儿中,反而都是想着如何平定叛乱。

    这样儿的臣子好啊。

    屁股决定了脑袋,崇祯皇帝现在的思维就很简单,朕是皇帝,自然就得想着天下的百姓,总不能因为这些人被逼得活不下去造反了就赦免了他们。

    要是这样儿的话,以后大家都有样学样,但凡是有一点不满便举旗造反,那谁受得了?

    主抚的马茂才倒是适合来当这个延安府的知府,但是想想还要借着延安府民变的手好弄死洪承畴出口气,崇祯皇帝便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

    沉吟半晌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道:“你们两个,都很好。替朕多看看,多瞧瞧,有甚么事儿,可以直接通过锦衣卫上报给朕。”

    李应期和马茂才闻言,一愣之后才拜道:“谢陛下隆恩。”

    崇祯皇帝话里的意思很简单,以后自己两个人既是官员,又是锦衣卫的编外人员,有了这层身份,以后再办什么事儿可就方便多了。

    而且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自己也算是成了皇帝亲军的编外人员?甚么简在帝心,青云之上这些词,便止不往的在二人心中冒了起来。

    崇祯皇帝却是不关心这个,又夸了两人几句后,崇祯皇帝再又对朱聿键道:“朕还有一事和王叔祖商议。”

    朱聿键赶忙拱手道:“请陛下吩咐。”

    崇祯皇帝却是笑着道:“朕还是年轻,想事情也简单了些。这些灾民所形成的叛军,其实是朕想的差了。”

    崇祯皇帝这一番说法,不异于自承其过了,若是换成书面文字,这几乎都相当于罪己诏了。

    朱聿键心中更是摸不清楚崇祯皇帝在想些什么,当下也只得拱手道:“陛下爱民如子,实乃天下百姓之福。”

    崇祯皇帝却是摆摆手道:“朕也是要食言于王叔祖了。”

    朱聿键心中咯噔一声,食言?难道才子置换封地的事儿就这么黄铺子了?那才子砸进去的钱呢?

    不等朱聿键开口询问,崇祯皇帝却是先开口道:“朕前番说这些灾民所成的叛军之中投降的都随着王叔祖云身毒,如今看来却是不成了。

    正所谓故土难离,兼之官逼民反,这些百姓本身却也未必就愿意反了。

    因此上,以后投降的叛军,任由王叔祖前去招募,若是有愿意跟着去身毒的,朕绝不阻拦,若是不愿意的,便打散后再安置为民。”

    见朱聿键脸上神色仍然凝重,崇祯皇帝想了想,却也想明白了朱聿键的担心,当下又接着道:“愿意随王叔祖去身毒的,以后仍可回大明,朕亦不阻拦。便是有想归葬祖坟的,朕也应许了,如何?”

    朱聿键闻言,这才放下心来。

    原本打从王佐挂麾下士卒的宁死不降再到今天延安行都使指挥使赵平汇报的高迎祥部也是宁死不降的情况,朱聿键便隐约觉得一定是哪儿出了问题。

    如今崇祯皇帝这么一说,朱聿键却也是想明白了,当下便对崇祯皇帝拱手道:“陛下天恩高厚,臣代此地百姓谢过陛下。”

    崇祯皇帝却是摆摆手道:“王叔祖可别笑话朕了,朕不被百姓们骂成是狗皇帝,朕便谢天谢地了。”

    不待朱聿键说话,崇祯皇帝突然间又道:“还有,此地离庆王和秦王封地亦是不远,朕有意让庆王和秦王也一起过来,不知道王叔祖意下如何?”

    朱聿键心中也是暗自盘算开了。

    延安府看着烽烟四起,可是等杨鹤大军一到,再加上崇祯皇帝的京营和新军,这些叛军基本上也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只是又有多少人愿意跟着自己去身毒?

    可是庆王和秦王一系加入进来,对自己却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最起码,自己和庆王还有秦王可都算是宗室,等到了身毒之后,这可就真是自己人了,三家联合起来,怎么着也要比一家强得多吧?

    要是庆王和秦王不跟自己抢灾民就好了。心中想着,朱聿键对崇祯皇帝拱手道:“臣愚昧,一切由陛下做主。”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却是没有继续再提庆王和秦王的事儿,反而对朱聿键道:“王叔祖不如陪着朕一起去行都司大营看看,若是以后到了身毒,凡是有那些不听话的,王叔祖也可如此处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