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回去就揍媳妇
    赵大憨笑一声道:“公子,咱这水可是从地下的井里打出来的,家家户户都是这般的甜。”

    崇祯皇帝笑了笑道:“不管怎么说,总之是要多谢赵大哥的招待了。”

    赵大道:“公子请稍坐,俺去外面看看饭食怎么样儿了。”

    崇祯皇帝道:“赵大哥请便。”

    等到赵大出去之后,却是直到开饭时才回来。

    崇祯皇帝也不以为意。

    自己这些人在屋子里坐着,对于赵大这种老实村民来说确实是有些压力,与其在屋子中不知道说些什么,倒不如在外面等着饭好了再回来张罗。

    一张平常百姓家里常见的桌子,几个破破烂烂但还算得上结实的凳子,桌子上再摆上几个装着菜肴的粗瓷盘子,外加几副碗快,这就算齐了。

    只是让崇祯皇帝意外的,则是桌子上一个很大的,通常被称之为海碗的大碗之中,装着一只被剁成块的鸡肉。

    也不知道是哪只老母鸡还是大公鸡这么倒霉,因为自己几人的到来而命丧餐桌。

    赵大的老母亲此时也走出了屋子,去厨房与儿媳一同用饭,那赵大那个此时刚刚在外面疯玩回来的五六岁的儿子却上了桌。

    尽管崇祯皇帝一再挽留,却仍然挡不住,便是连赵大也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其实这倒怪不得赵大不孝,而是此时的风俗便是这样儿,有客人来时,女子一般是不上桌的,一般就在厨房里凑合着吃了,至于男孩,别管多少,桌子上都会有他的一席之地。

    到了后世,这种风俗渐渐的少了。但是在山东等地某些地方,却还保留着这一风俗。

    如果有客人来,只有家中的长辈女性才会上桌,辈分低一些的,还是在另一个屋子中吃饭,不与客人同桌而食,而男孩儿则不同,哪怕只有两三岁,也会有人抱着在餐桌之上吃饭。

    崇祯皇帝只得等赵母出了屋子后,才落坐而食。

    农家的饭食确实说不上好吃。一些玉米面做成的窝窝头,加上一些玉米面熬出来的粥,便是这一顿饭的主食了。

    只是崇祯皇帝这种历史小白根本就没有记住玉米到底是什么时候进入大明的,见到有窝窝头,还是惊奇了一番,而且又怀念起了前世之时吃过的窝头的味道。

    赵大见崇祯皇帝不去夹海碗之中的鸡肉,反而不断地向着一些腌渍好的野菜和窝窝头下手,虽然暗道这公子也是个享福享出毛病来的主儿,却仍然劝道:“公子多吃些这鸡肉,都是在外面刨食吃虫子的,味道还算过得去。”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左右这只倒霉鸡已经被端上了餐桌,自己也没有必要再矫情了,吃便是了。

    至于赵大家因为自己而少了只鸡,稍后补偿他一番便是了。

    想明白了之后,崇祯皇帝也不再客气,当下便伸筷子夹起了一块鸡肉吃了起来。

    一口鸡肉进到嘴里,崇祯皇帝的眼泪都差点儿掉下来。

    这种原生态的农家味儿,别说是穿越前已经极少能吃到了,便是穿越后,那些好好的鸡肉也被宫的御厨给弄的美伦美奂,好看也好吃,却唯独没有了这股子农家味儿。

    赵大家中没有酒,刚才赵大抽空子出去打回来的酒也说不上多好喝,只是一顿饭却吃的崇祯皇帝满意无比。

    等到一顿饭吃完,温体仁几人有没有吃饭,崇祯皇帝不知道,但是崇祯皇帝自己却吃的饱饱的,而且满意无比。

    一边喝着显得粗糙无比的茶叶,崇祯皇帝一边问道:“赵大哥,这窝头当真不错,只是小弟怎么从来就没见过?”

    赵大笑道:“公子是高贵人,平日里又怎么吃过玉蜀黍这种粗粮,不怎么顶饿不说,吃着也不怎么样儿。

    公子如今觉得好吃,不过是乍吃之下,有个新奇感而已。”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又接着道:“今年的年景可不怎么好,可是赵大哥家中还能吃饱,可见赵大哥是个勤奋人。”

    赵大又是憨笑一声,回道:“公子过奖了,农家人不勤奋些,又怎么能吃饱肚子。也多亏了陛下登基后经常免赋免徭役甚么的,这日子倒是比过去强了许多。”

    崇祯皇帝正想开口说话,却听得院子外传来一阵大喊声:“赵大!赵大!”

    赵大先向崇祯皇帝告了罪,这才走出了屋子,来到了院子里。

    崇祯皇帝隐隐约约地在屋子中听到:“赵大,找找你家的户籍册子。”

    接着又是一番交谈,声音却是低了下去。

    等过了半晌,赵大才又回到屋子中。

    崇祯皇帝问道:“赵大哥莫不是有事儿?”

    赵大笑道:“好教公子得知,如今陛下喜得了长公主,却是让天下的老百姓都跟着沾沾喜气哩。”

    崇祯皇帝做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赵大哥详细说说呗?小弟可是好奇的紧。”

    赵大道:“回公子的话,如今官府派了人来通知的村里,村正这不是正挨家挨户的通知么,凡是家中有六十岁以上长者的,便可以去官府领肉十斤,面十斤,油十斤。

    便是崇祯元年之中有女儿出生者,也都赏布一匹。”

    说完之后,却是一副可惜万分的表情:“只是俺家中老娘的年岁尚且不足六十,这些好东西却是没俺的份儿了。”

    崇祯皇帝被这老实汉子那副满脸可惜的样子给逗笑了,笑着道:“那赵大哥可得努力了,万一明年的时候,陛下再喜得个皇子公主啥的再普天同庆,那赵大哥可就有的好处可拿了。”

    赵大却是郁闷地道:“公子说笑了,这也就是长公主出生才有这好事儿,等以后陛下的子嗣多了起来,又怎么还会有这般好事儿?”

    崇祯笑道:“那可说不准。”

    抬头望望天色,崇祯皇帝正打算告辞,却又听得院子外面传来咣咣咣的铜锣响声,接着又是铛铛铛的钟响声。

    崇祯皇帝颇感好奇,当下也不管赵大如何推辞,只是留下了几两碎银子便告辞而去,向着钟响的地方而去。

    倒不是说崇祯皇帝小气,而是这种老实的农家汉子,一次给他们太多的钱反而不是什么好事儿。

    便是后世都听的多了,甚么有人中了奖或者突然发了财之后,就会有无数的亲戚冒出来借钱甚么的,搞的人是烦不胜烦,许多原本关系不错的,甚至因此反目成仇。

    因此上,倒不如给那么一点儿就算了,左右都比这顿饭的钱要高出个几倍,却又不至于让这汉子一夜暴富。

    等崇祯皇帝赶到了村子里夏季晒麦子和玉米的场上之时,村子里老老少少二百多号男人都已经赶到了场上。

    就好像每个村子的村头总是有那么一棵或者两棵仿佛迎客松一般的大柳树一样,每个村子的场上也总有那么一座碾子,用来碾面子或者玉米用。

    此时的碾台上除了碌碡之外,本村的村正也站在了上面。

    崇祯皇帝也不管除了自己带来的温体仁等人和赵大之外的其他村民仿佛看瘟神一样看待自己,都离着自己挺老远,反而饶有兴致的想要听听这村正说些什么。

    等看着人都到的差不多了,那村正也咳了咳,清了清嗓子后开口道:“那个,老少爷们儿们,有好事儿跟你们说一下。本来想着挨家挨户的通知,可是这人也太他娘的多了,索性给你们喊一块儿来一起说了罢。”

    周围围了一整圈的村民们没有人开口话说。

    很多时候这所谓的好事儿根本就是个屁,搞不好对于里正这等人家来说还能算得上是好事儿,但是对于其他的穷苦人家可就算不上了。

    譬如徭役。

    只是这一回,村民们想的可就差了,因为这里正说的还真是好事儿“当朝天子喜得长公主,因此下了旨意,凡是家中有老人年岁六十以上的,或者是今年刚刚生了女儿的,都有赏赐,大家伙儿带着户籍册子到县衙去领就行了。”

    村正的话一出口,下面可就炸开了锅了。

    打从开天辟地到如今,还真就没听说过有这样儿的好事儿。

    往常便是有庙会什么的,那些戏文里唱的,也多是些什么皇帝老儿家里生了太子爷,大赦天下什么的,何曾听说过生了公主还给老百姓发东西呢?

    一个看着足有六七十的老汉当即便问道:“我说张老五,你可不是在糊弄俺?”

    村正笑道:“太叔公,您这辈分可是在这里摆着的,俺怎么敢糊弄您老人家?再说了,俺说的这些要是假的,可就是那戏文里说的什么假传圣旨了,是要杀头的。”

    被称为太叔公的老汉嘿了一声道:“真的?俺张老实活了一辈子,可还真是头一回听说有这等好事儿。不过,谅你小子也不敢拿这事儿骗俺。”

    村正无奈地笑了笑,却没有再接话——自己小时候可是没少挨这太叔公的揍,哪怕如今这太叔公年岁已高,可是打小儿留下的阴影却是实打实的。

    只是突然间却又有人问道:“那要是生了儿子的呢?俺家里前两天可是刚生了个大胖小子,这女儿没生出来啊。”

    村正笑骂道:“你聋了还是咋的?没听到说是生了女儿的?要怪就怪你张小六的媳妇不争气,谁让她生儿子的!”

    张小六嘿嘿笑道:“回头俺就揍她去,谁让她不给俺生个女儿的。”

    说音刚落,张小六的脑袋上就挨了太叔公一巴掌:“糊涂!生女儿有甚么用,要是没个儿子,那是绝户!好好疼你媳妇才是真的,要不小心俺揍你!”

    挨了太叔公的揍,张小六却不敢说什么,只是赔笑道:“俺这不是玩笑话么,又不是真的,您老人家别生气,别生气。”

    眼见后边都是这些家长里短的事儿,再往后甚至越聊越跑偏,甚至有向着黄段子集合的趋势发展,崇祯皇帝也失了看下去的兴致。

    向着赵大拱手告辞之后,崇祯皇帝便又带着温体仁等人离开了张家庄。

    见崇祯皇帝的心情颇好,温体仁便也难得的凑趣道:“这些庄稼汉倒也也颇有意思,这等平静的日子也当真不错。”

    崇祯皇帝笑道:“若是全天下的村子都如刚才这张家庄一般,那才是真正的好日子。只要桌子上再多些鱼肉,多些菜,这些百姓的心里大概就知足了许多罢。”

    只是崇祯皇帝高兴的日子却实不多——或者说现实这个小娘们儿从来就不想让崇祯皇帝开心。

    走了没多远,正好走到了离着张家庄仅有里地之遥的小王庄。

    小王庄的村口也是吵杂的很,只是说的事情却不是刚才张家庄说的那些,反而是有人抬着一块门板,上面蒙着一张破席子,席子下面露出了点儿带着碎花的衣角。

    崇祯皇帝当即便带着温体仁等人让路到一旁,让小王庄的人先行通过——此时的崇祯皇帝还以为是村中死了人要安葬。

    只是等着到这些人从自己身边过去之后,崇祯皇帝却是从这些人的话中听出了一股子别样的意味。

    再一看这些人去的方向正是顺天府衙门所在的方向,崇祯皇帝便眉头一皱,吩咐道:“走,咱们也跟着看看去。”

    只是还没有走多远,后面就又跟来了一群人,手中拿着向木棒什么的,在一个管家模样人带领下向着崇祯皇帝所在的方向跑来。

    这下子远远地缀着却又一直在用千里镜观察着这边动向的完颜成可就急了。

    这他娘的,你们愿意怎么打生打死那是你们的事儿,要是胆敢碰破陛下的一块儿油皮,老子就活扒了你们的皮!

    一挥手,一直在等候命令的百余骑锡伯族骑兵们便骑上了战马,向着崇祯皇帝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

    其实也不怪完颜成紧张。

    崇祯皇帝现在身边的锦衣卫加上东厂的番子们一共也就二十来个,而身后冲过来的这些拿着家伙的人却足有七八十个,便是比这前面抬着门板的人再加上崇祯皇帝身边的人还要多一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