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二百七十章 给老子砸
    只是由于崇祯皇帝的命令,锡伯族的骑兵们离着还有一段儿的距离,一时间还没能来得及赶到。

    跟在崇祯皇帝身边的方正化和朱刚却是毫不犹豫地喝道:“结阵!”

    随着方正化一声令下,当时便有八个内厂的太监将崇祯皇帝围在正中心的位置,外面是温体仁和魏忠贤等人,再外面一圈则是打扮成小厮的锦衣卫校尉。

    冲过来的人群之中的管家明显是个有眼力见儿的,眼见崇祯皇帝一身贵公子打扮,再看看这边将崇祯皇帝保护起来的人个个都是精干无比,心知是碰到自己若不起的角色了。

    止住了其他人,管家当即便躬身拱手道:“小人该死,一时冲撞了公子,望公子爷恕罪。”

    见这管家这般的知情识趣,话又说的客气,崇祯皇帝便伸手一推两个挡在身前的太监,想要越阵而出。

    只是一推之下,两个小太监看着并不强壮的身躯却是纹丝不动,崇祯皇帝喝道:“起开!”

    两个小太监却是头也不回,只是其中一个应道:“公子爷,外面毕竟有些危险,不如等其他人带了再说?”

    崇祯皇帝却道:“无妨,本公子信得过你们。”

    两个小太监无奈,只得侧开身子,躬身让崇祯皇帝通过。

    此时前面的一群人也被后面发生的变故所吸引,一声招呼,这群人也围了过来,正好处在崇祯皇帝一伙人的旁边。

    完颜成心中更急。万一这要是有预谋的事件,那乐子可就大了,紧张之下却是猛踢马腹,直恨不得战马的速度再快一些。

    此时锡伯族骑兵离着崇祯皇帝的距离又近了一些,便是肉眼都能看到马上躬身向前的骑士了。

    崇祯皇帝从内厂和锦衣卫的包围圈中出来,却是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本公子看你们双方好似有些矛盾?”

    那管家心中更慌。不知道这该死的贵公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万一这是个爱管闲事儿的,只怕今日之事不易善了。

    那管家斟酌一番后才躬身道:“回公子爷的话儿,实在是前面的这些刁民与小人老爷家中的二公子有些仇怨,这人这才带人前来教训他们一番。”

    崇祯皇帝一听到刁民这个词,心中先自不喜。

    区区一个管家,口口声声的刁民喊着,莫不是当自己是官老爷了?

    只是崇祯皇帝还没有开口,旁边那伙人中领头的一个汉子却骂道:“你放屁!你们王家老二糟蹋了我妹子,逼得她投环自尽,还想拦着我等去报官?”

    崇祯皇帝眼睛一眯,冷声道:“他说的可是真的?”

    那管家心中更是叫苦不迭。

    自己最担心的事儿果然发生了。光是眼前这位贵公子的做派,明显就是个好管闲事儿的!

    管家想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道公子爷是?”

    崇祯皇帝不答,打扮做管家模样的温体仁却是冷哼道:“我家少爷乃是英国公家的表亲,怎么着,你家老爷莫非连英国公府也不放在眼中?”

    温体仁此时想要亲自砍人的冲动都有了。

    好好的崇祯皇帝不在皇宫呆着非得要微服私访也就算了,你说在赵大家里好吃好喝的,完事了回宫得了呗,结果是这宫没回,却又遇上这么一出。

    尤其是不久前自己还说过教化盛世什么的,如今可不就是一巴掌接一巴掌的打在自己这张老脸上?

    那管家一听是英国公府的表亲公子爷,心中就倍感麻烦。

    自己家老爷也不过是与成国公府有亲,还是那种基本上就没有人重视的亲自己家老爷的大女儿被成国公家的小公子纳回去当了小妾。

    成国公府不会真个把自己家老爷当回事儿,自己家老爷心中也是明白,因此只是仗了有这一层亲的关系,在乡下做威做福一番也就罢了。

    那管家还没有回话,先头那群抬着破门板的人群中领头的汉子却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叩头道:“求公子爷替小人做主!”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后道:“你先起来,把事情跟本公子说一遍。”

    那汉子不起,只是跪在地上道:“启禀公子爷,小人的妹子嫁到了王家庄,我那妹婿在去年应了征,进了新军之中从军。

    前两天我那苦命的妹子被这王家的二公子看上,抢回府给糟蹋了,回来就悬梁自尽了。

    如今小人打算抬着妹妹的尸体去顺天府状告王家二公子,这管家带着这许多人来,想必是要阻拦小的去告状。”

    等到这汉子说完,崇祯皇帝望向那管家的眼色可就不善的很了,便是说话的声音,也愈发的冷了一些:“他说的可都是真的?”

    管家听到崇祯皇帝话中的冷意,心中先是打了一个突,却又想到何必怕他?

    左右眼前的这位公子也不过是英国公府的表亲罢了,估计是借了人马出来装个逼什么的,至于本身,也未必能比自己家强到哪儿去。

    心中打字了主意,这管家便一反刚才那副卑躬屈膝的模样,反而直起腰身道:“好教公子知道,我们老爷,与成国公府也是姻亲关系。

    公子爷既然是英国公府的亲戚,那便是同为勋贵一脉,又何必与那些刁民搞在一起,没的自降了身份?”

    崇祯皇帝被这管家的话给逗笑了。

    他娘的,又拉关系又是规劝的,这孙子玩的挺溜啊。

    先表明自己家跟成国公府也是有关系的,让自己有所顾忌,接着再劝自己要自重身份,几句话一环套一环,说的当真是句句在理。

    可是你他娘的当这是后世的那些活力团体讲数呢?

    就算是社团讲数,老子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社团扛把子,你个小扑街跟老子讲数,你他娘的算什么东西?也配?

    崇祯皇帝冷笑一声道:“老子问你这个了?就问你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家人当大明律是何物?”

    见崇祯皇帝出言不逊,那管家也是有些羞恼地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大明律?须管不到我等勋贵的头上!”

    崇祯皇帝这回是真的笑了,被气笑的:“行,孙子诶,你丫的牛逼!”

    此时别说是温体仁了,便是连一向都以大老粗自居的朱刚都看不下去了皇帝当街爆粗口,历史上这么干的皇帝就只有刘邦一个,哪怕是朱元璋都没这么干过!

    此时锡伯族的百余骑也已经赶过,将一众人都围在了包围圈中。

    如果此时锡伯族的百余骑突然起了反心,对着包围圈中的人进行无差别的箭雨覆盖,只怕大明的天立即就要变了。

    可惜锡伯族的三千骑兵被崇祯皇帝和婉妃完颜玉卓合演的一出戏给收买了人心,此时别说是起反心了,哪怕是崇祯皇帝让他们发起决死性的冲锋,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执行命令。

    三观不正而且五行缺德的崇祯皇帝眼见锡伯族的骑兵都到了,干脆吩咐道:“下马!给老子打,老子今天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王法!”

    本来心中就憋了一股子邪火没地方发泄的完颜成闻言大喜,当先使带头从马上向来,赤手空拳就向着那七八十人的队伍冲了过去。

    一百余旗的锡伯族骑兵原本在关外苦寒之地,每适冬季便是在苍莽雪山之中搏熊屠虎,一身在生死之中练就的功夫又怎么是这些家丁打手能比的?

    就算是这些家丁打手之中拿着些棍棒,毕竟不是林冲附体孙悟空再世,业余的对上专业的,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被这些锡伯族的骑兵将棍棒夺了过去,反过来一棍子一棍子地打在这些家丁打手的身上。

    只是片刻的时间过去,这些家丁打手便已经被打的作鸟兽散,一窝蜂地跑了。

    那管家见状倒是也想跑,只是被完颜成有意无意地给围在中间狠揍,便是连跑都没法跑。

    崇祯皇帝见其他的打手都跑光了,才慢慢悠悠地晃到了管家的身前,笑着道:“现在,你来跟老子说说,这大明律管得到管不到你身上?”

    那管家此时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整个人看上去都显得滑稽无比,也顾不得再硬气一回,直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求公子爷饶过小人这一回罢!”

    崇祯皇帝却笑道:“这就怂了?别怂,现在带着老子去找你家老爷,老子要跟他好生交流一番。”

    说完,又对着完颜成吩咐道:“发讯号,召集人手。”

    完颜成闻言,便从怀中掏出一枚用于发讯号的火箭点燃。

    只等了半刻钟左右的时间,地面上开始不断传来轻微的震动,哒哒的马蹄声也传了过来。

    等到三千锡伯族的骑兵都到齐了之后,崇祯皇帝便对最早过来抬着破门板而此时已经被惊得像木头人一般的一群人道:“你等且去顺天府告状,本公子回头就来。你等放心,这事儿一定会还你等一个公道,了不起我去找英国公府的小公爷帮忙便是。”

    等到一群人千恩万谢地离去之后,崇祯皇帝却是随意指了五个百人队,翻身上马后吩咐道:“走,跟本少爷去那个王家,咱们去跟他家老爷讲道理”

    说完,也不管愁眉苦脸上马的温体仁和魏忠贤等人便拨马而去。

    完颜成部明了方向,却是将那管家捆在了马背上,纵马到了队伍前头领路。

    不过时,崇祯皇帝一行人便到了王家大院的门前。

    此时的王家大院是大门紧闭,院子中却不断地传来一些嘈杂声,人吼马嘶狗叫声一齐传来,颇有些军中调兵谴将的意思。

    崇祯皇帝却是冷笑着一挥手,喝道:“给老子砸!”

    完颜成闻言,当即便将那管家扔在地上,纵马向着王家大院的正门冲了过去。

    等到了门前,完颜成猛地一勒马僵,胯下的战马人立而起,碗口大的马蹄便重重地落在了门上。

    随着噗通一声响,伴随着升腾而起的尘烟,整个王家大院之中的人却是都惊呆了。

    看着洞开的大门,崇祯皇帝又轻轻地吐出了一个字:“打!”

    等过了盏茶时间,整个王家大院中凡是雄性的生物,都已经被打倒在地,呻吟不止。

    崇祯皇帝干脆轻踢马腹,向着王家大院而去。

    院子中倒在地上的人群之中,一身锦袍的王老爷却是分外的醒目。

    见到崇祯皇帝进来,王老爷呻吟着道:“擅闯民宅,你不怕我去顺天府告你?如此藐视王法,你就算是英国公家的亲戚也说不过去!”

    崇祯皇帝却是嘿嘿笑道:“随便你去告,老子看看谁敢管!”

    说完,崇祯皇帝却是脸色一冷,又接着道:“老子好心好意的带人来跟你讲道理,你还想去告老子?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噗的一声,却是王老爷再也受不了崇祯皇帝如此不要脸的话,被气的一口鲜血喷出,手指着崇祯皇帝说不出话来。

    崇祯皇帝冷色更冷,吩咐道:“掰断他的手,哪个手指着本少爷就掰断哪个!”

    朱刚闻言,只是冷笑一声,便向着王老爷走去。

    王老爷一看这是要来真的,慌忙把刚才指着崇祯皇帝的左手向着怀中缩去。

    朱刚走到了王老爷的面前,伸手便向王老爷怀中捞了过去。

    王老爷又怎么能比得上朱刚这种锦衣卫的好手?没能挣扎两下,左臂便落入了朱刚的手中。

    朱刚伸脚抵住王老爷的身子,左手将他胳膊拽直,右手便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肘关节砍去。

    只听得喀拉一声,王老爷的左臂便扭曲成了一个极为诡异的角度,整个人也是惨叫起来。

    崇祯皇帝仿佛没有听到王老爷的惨叫一般,接着又吩咐道:“去,把这院子给本少爷砸了。”

    王老爷此时也顾不得惨叫了,毕竟这院子几乎可以说是一生的心血所在了,就这么被人砸了还了得?

    喘息了一番,王老爷才断断续续地道:“不知道公子爷要如何才肯罢休?”

    崇祯皇帝冷笑道:“等砸完了,你原样修复好,本公子再来砸一回,这事儿就算了了,否则,成国公也保不住你!”

    打完了人,砸完了王家大院,心情通透了一些的崇祯皇帝却又吩咐道:“走,咱们也去顺天府瞧瞧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