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议他该当何罪?
    其实盐场就算是划归在这个什么盐政司衙门,这个衙门该把裤子都赔掉的还是一样的赔。

    但是崇祯皇帝表示不在乎。

    反正羊毛都是出在羊身上,不管是国库补贴还是内帑补贴,这钱不都是老百姓交的赋税么。

    再说了,补贴在老百姓身上,总比割地赔款给那些蛮子要强的多吧。

    说到这一点,崇祯皇帝其实挺佩服螨清的那一伙儿狗奴才的,反正大明是没有大螨清牛逼。

    敢犯大清者,虽远必赔!钱不够了就割地!

    这就很社会了。崇祯皇帝觉得大明虽然挺掉链子的,但是在这一点上,是无论如何也比不过大螨清滴。

    反正无论如何,崇祯皇帝都觉得自己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哪怕朕现在就吊死在煤山上,也别想让老子割一块儿地皮出去!哪怕是一个生蚝扇贝都不行!

    温体仁觉得崇祯皇帝这事儿干的果然还是符合崇祯皇帝一惯不搞事情就不舒服的风格。

    但是事已至此,就算是自己再跟皇帝要求把盐场给划到盐政衙门,估计也是没啥指望了。

    想了想,温体仁干脆把话题扯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启奏陛下,杨京甫之事,是不是再复核一遍?”

    崇祯皇帝想了半天才想明白温体仁说的是谁。

    杨京甫就是杨镐,现在正在狱中,准备着秋后开刀问斩。

    万历八年的进士,曾任右佥都御史,经略朝鲜军务。蔚山一战,大败,撤兵回王京,与总督玠诡以捷闻。

    万历四十六年,建奴破抚顺,授杨镐兵部右侍郎前往辽东,万历四十七年镐与总督汪可受、巡抚周永春、巡按陈王庭等号四十七万大军,兵分四路与建奴兵战于萨尔浒山,大败,死四万五千余人。

    后开原、铁岭又相继失守,言官上书弹劾杨镐,遂逮下狱,论死。

    如今已经是崇祯二年,一拖再拖,眼看着拖不过去了,这家伙的事儿也终于该有个说法了。

    什么说法?

    到底是死还是活的说法。

    崇祯皇帝自认为是一个历史小白,如果不是有着穿越者培训基地,起点中文网的存在,崇祯皇帝觉得自己的历史知识少得真是可怜。

    可怜到闻者伤心,男默女泪的程度。

    但是自己再小白,也是知道萨尔浒战役的。后世都说是这一战,才彻底的把明军最后的一点儿家底给败光,让建奴有了崛起的机会。

    而穿越成了被挂在歪脖子树上的崇祯皇帝之后,程序猿朱晓松就更得关心关心这一战的事情了。

    老努努尔哈赤在万历四十六年四月十三日以“七大恨”誓师反明之后,抚顺等地接连失陷。

    万历皇帝一瞅这事儿不成啊,辽东是老子的地头,你一个建奴还敢跳的这么欢实?

    不爽了的万历皇帝决定把建奴给摁死。

    只是这一回,万历皇帝却挑错了人。

    万历皇帝把当时身为兵部左侍郎的杨镐任侠为辽东经略,主持辽东防务,并且加派饷银二百万两,并从川、甘、浙、闽等省抽调兵力,增援辽东,又通知朝鲜、叶赫出兵策应。

    按道理说,当时就算是建奴的八旗全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其实也应该是唱凉凉的。

    毕竟八旗里边的兵丁满打满算,一旗才七千五百丁。八旗加在一起,能战之兵才六万。

    再往多了算,算他们有七万行了吧?

    可是看看明朝自己这一方面呢?

    明万历四十七年,杨镐这个二货居然派遣使者去找建奴奴酋努尔哈赤商议罢兵。

    结果很喜感,努尔哈赤回覆书信拒绝了。

    被建奴回绝后的老杨觉得自个儿丢了脸,纠结了大军之后就准备去怼老奴。

    宣府、大同、山西三镇发精骑约三万;

    延绥镇、宁夏镇、甘肃镇、固原镇四处,发兵共约两万五千人;

    四川、广东、山东、陕西、北直隶、南直隶,发兵共约两万人;

    浙江发善战浙军步兵四千;

    永顺、保靖、石州各处土司兵,河东西土兵,数量各二三千不等,共约七千人;

    光是大明的军队总数都已经差不多八万六千人。

    而且,其中不是精骑就是善战步兵。

    除此之外,盟友海西女真叶赫部军一万人,大明第一忠犬朝鲜还派了一万三千人的大军过来支援。

    加在一起,差不多就是十一万多人。

    哪怕是一比一的战损交换比,崇祯皇帝觉得这建奴要是不唱了凉凉,那都是天理不容的事儿!

    可是偏偏就是大明方面唱了凉凉!

    当时的具体部署是:杨镐坐镇沈阳指挥;总兵马林率一万五千人,出开原,经三岔儿堡,入浑河上游地区,从北面进攻;

    总兵杜松率兵约三万人的主力部队担任主攻,由沈阳出抚顺关入苏子河谷,由西面进攻;

    总兵李如柏率兵两万五千人,由西南面进攻;

    总兵刘綎率兵一万余人,会合朝鲜军共两万五千余人,经宽甸沿董家江北上,由南面进攻。

    另外,总兵祁秉忠,辽东将领张承基、柴国柱等部驻守辽阳,作为机动增援部队;总兵李光荣率兵一部驻广宁,保障后方交通。

    副总兵窦承武驻前屯监视蒙古各部;以管屯都司王绍勋总管运输粮草辎重。

    而且当时杨镐奏上“擒奴赏格”经兵部尚书黄嘉善复奏,万历神宗皇帝批准,颁示天下。

    赏格规定:擒斩努尔哈赤者赏银一万两,升都指挥使;擒斩其八大贝勒者赏银两千两,升指挥使;李永芳、佟养性等叛将,若能俘献努尔哈赤,可以免死。

    除此之外,还诏令叶赫贝勒金台石、布扬古若能擒斩努尔哈赤,将给与建州敕书并封龙虎将军、散阶正二品。

    若擒斩其余努尔哈赤的十二亲属伯叔弟侄,及其中军、前锋、领兵大头目、亲信领兵中外用事小头目等,一律重赏并且封授世职。

    事实证明,不管是叶赫贝勒金台石还是布扬古,都尽心尽力的去怼建奴了。

    后来的叶赫九部差点儿被老奴给一波流,实际上也是与此有关。

    但是,令崇祯皇帝怎么看怎么蛋疼的是,万历四十七年三月初一,杜松军突出冒进,被老奴努尔哈赤给怼了一波。

    而建奴驻吉林崖的守军在援军的配合下,也打败了明军西路军。

    其中主将总兵杜松、保定总兵王宣、原任总兵赵梦麟,都在战斗中阵亡。

    至此,西路军全军覆没。

    西路军唱了凉凉之后,北路军很快也唱起了凉凉。

    而东路刘綎所率的东路军因山路崎岖,行动困难,未能按期进至赫图阿拉。因不知西路、北路已经失利,仍按原定计划向北开进。

    结果老奴努尔哈赤以少数士兵冒充明军,穿着明军衣甲,打着明军旗号,持着杜松令箭,诈称杜松军已迫近赫图阿拉,要刘綎速进。

    智障一般的刘綎信以为真,立即下令轻装急进。

    三月初四,刘铤先头部队进至阿布达里岗时,遭到伏击,兵败身死。

    然而哪怕是三路大军全部唱了凉凉,南边还有李如柏的一路大军。

    当时杨镐坐镇沈阳,掌握着一支机动兵力,对三路明军没有作任何策应。

    及至杜松、马林两军战败后,才在三月初五,慌忙传令李如柏军回师。

    结果不用多说了,李如柏也凉了。

    而且朝鲜军队元帅姜弘立率领剩余的五千兵向建奴投降了!投降了!降了!

    萨尔浒之战,以大明方面的全面失败、建奴的胜利而告结束。

    此战之后,建奴乘势攻占开原、铁岭。

    老奴努尔哈赤还借着这个机会,把叶赫部给怼了。叶赫部贝勒金台吉、布扬古被杀,余部俱降建奴。

    然而此时的朝鲜还处于光海君的领导之下。光海君于万历四十七年农历五月,派遣使者去建奴一方跟老奴勾搭在了一起,由全面的心向大明而转为了骑墙。

    直至后来的绫阳君反正,把光海君给怼死之后,朝鲜再一次的全面倒向大明爸爸的怀抱。

    其实对于朝鲜光海君的作派,崇祯皇帝虽然齿冷,但是也能够理解。

    像朝鲜这种小国,生存之道在于事大,在于卖。

    不管是卖萌还是卖笑或者是卖身,总之就是各种卖。

    哪怕是到了后世,韩国一样在卖。

    只是卖的目标从大明爸爸转为了手握大棒的美国爸爸而已。为此,甚至于不惜充当美国爸爸财阀治国的实验田。

    当然,这么一对比之下,崇祯皇帝觉得还是现在的绫阳君和朝鲜上下的文人士子们更可爱一些。

    起码这些人对于现在的大明爸爸是忠心耿耿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杨镐这货把萨尔浒之战搞砸了是真的。

    萨尔浒、尚间崖及牛毛寨战事失利消息传至都城顺天府,顺天府米价立即陡涨。

    杜松与刘綎已死于战场,马林也于三个月后在开原战死,明军四路主将四人已失其三,仅有李如柏始终未遇敌,但在战役之后数日即为言官弹劾。一年半后辽事更坏,此事再被提及,李如柏自杀以明志。

    整个萨尔浒战役,除李如柏军撤走未遭惨重损失——损失了一千多,明军共损失兵力约四万六千余人,战死将领三百余人,丧失骡马两万八千余匹,损失枪炮火铳两万余支,整个儿的元气大伤。

    建奴的胜利,不但使其政权更趋稳固,而且从此夺取了辽东战场的主动权。

    而大明自遭此惨败,则开始由主动转而陷入被动。

    到天启年间,辽阳、沈阳、广宁等重镇相继失守,大明退守辽西,完全陷入被动。

    由此也产生了诸如袁都督一类的关宁军阀。

    然而更让崇祯皇帝蛋疼的,则是杨镐的出身。

    一个进士出身的家伙居然能经略朝鲜军务?还能跑到兵部去当个侍郎。

    这也就算了,可是这十几万大军居然就这么交给一个有着诈报战功的货色身上。

    而让这家伙领兵的原因说出来都可笑至极。

    在这家伙担任山东参议负责防守辽海道期间,曾经和大帅董一元一道在雪夜中翻越墨山去袭击蒙古炒花部的营帐,大获全胜。

    而这家伙在朝鲜怼倭奴期间,蔚山一战明明是大败亏输,却与总督邢玠一道虚假地向朝廷告捷。

    当时大明差不多死了两万余,可是这孙子上报的结果只说死了一百多人。

    御史汪先岸曾经弹劾过杨镐别的罪过,但是当时的内阁却选择了庇护他。

    赞画主事丁应泰听说杨镐打了败仗,去向杨镐询问今后的办法。杨镐把张位、沈一贯的亲笔信给丁应泰看,并且扬扬得意地吹嘘自己的功绩。

    丁应泰不爽之下就抗言上书讲了军队战败的情况,说杨镐应当问罪的有二十八条,可羞的有十点,并且弹劾张位、一贯同他共同作奸。

    本来万历神宗皇帝极其恼火,想依法惩处他们,首辅赵志皋这孙子再一次选择了庇护这几个孙子,到最后还算是要脸的万历帝只能罢免杨镐,让他听候核实。

    后来,东征朝鲜的事情完结了,给事中杨应文讲到杨镐的功绩,这家伙又再一次的被起复。

    虽然崇祯皇帝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大败亏输的事儿,给事中却能硬是给这孙子安排些功绩在身上。

    如果不是这样儿,估计后面也就不会有了这孙子在萨尔浒把大明最后的家底败光的事儿了。

    很可能以后也没有建奴什么事儿了。

    但是就算是这样儿,当萨尔浒战败的报告递到朝廷后,京师大震,御史杨鹤上书弹劾杨镐,这家伙却还是没有什么事儿。

    直到后来开原、铁岭又相继失守了,言官纷纷上书弹劾杨镐,这家伙这才被逮进了天牢,判为死刑。

    这么多操蛋的事儿加在一起,如果说崇祯皇帝不恨杨镐那个蠢货,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儿。

    如今温体仁还提到了是不是在议一议杨镐的事儿,瞬间就把崇祯皇帝的火头给挑了起来。

    冷冷的瞥了温体仁一眼后,崇祯皇帝道:“议?议什么?议一议为什么杨镐还能苟活到现在?议一议当年还有谁逃脱了罪责?还是议一议他杨镐到底是应该斩首还是凌迟或者是诛九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