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让天皇背黑锅
    其实德川秀忠所说的找天皇商量一下这种屁话,整个幕府里边都没有人当回事儿。

    元和五年,也就是大明的万历四十七年,后水尾天皇因为宠爱的女官已生下一子一女的事被传到当时将军德川秀忠那里,引起秀忠强烈不满。

    于是在元和六年,后水尾天皇不得不迎娶秀忠之女德川和子入宫。

    宽永四年时,后水尾天皇或者说倭奴朝廷为了财政,事先未同幕府商量,允许大德寺和妙心寺僧侣数十人穿紫衣。

    但是幕府制定僧侣之诸出世法度、京都大德寺及妙心寺之紫衣敕许无效——这让后水尾天皇觉得自己很没面子。

    宽永六年,也就是今年,将军德川家光竟然派他的乳母春日局前往面见天皇——由于春日局无官无位却前往面见后水尾天皇,被后水尾天皇认为是奇耻大辱,觉得幕府没有把他的权威放在眼里。、

    这是因为春日局的义兄是朝廷公卿三条西实条,而且春日局的父亲是明智光秀的部下斋藤利三,前任丈夫是大名稻叶正成,丫的自己不过是个小娘皮,根本就没有官职在身。

    幕府连“万世一系天皇”的脸面抽完了左边抽右边,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过,如今德川秀忠却说要去面见天皇商量一番?

    只是德川秀忠却是真个去了皇宫去找后水尾天皇商量一番!

    等见到了后水尾天皇,德川秀忠便颇为给面子的拜伏道:“臣不知如何是事,请天皇陛下示下!”

    后水尾天皇的脸皮抽了抽。

    这德川秀忠摆明了就是打算把麻烦甩给自己。

    自己同意或者不同意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德川秀忠会不会同意。

    但是这个字一定是要自己来签的,或者说这份条约一定是要以自己的名义来公布的。

    总之黑锅必然是自己来背的。

    再想想紫衣事件和春日局事件,后水尾天皇简直想一刀砍死德川家的这些王八蛋们算了!

    可是后水尾天皇最终还是忍下了这口气——真一刀把德川秀忠给砍了,后果很可能就是万世一系的天皇谱系就此而决。

    蛋疼了半天之后,后水尾天皇才开口道:“那么,大将军的意思呢?”

    德川秀忠早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决定签定这份条约了。

    自己看着那些白皮猪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还不如天朝上国来得顺眼一些。

    最起码,丰臣秀吉到后来无力压制德川家的发迹,与其在朝鲜怼成狗一样有很大的关系。

    这么算起来,德川家是占了大明的光的。

    更何况,德川秀忠觉得日本现在的政治制度早就该改一改了。

    丰臣秀吉无力压制德川家的崛起,可是以后万一德川家也开始没落了呢?

    到时候能不能压制往北条东条西条南条,毛利口利手利足利这些家伙的崛起?

    德川秀忠觉得不能把这个希望放在自己以后的继承人身上,哪怕自己再如何尽心的培养,以后也难免会出一个败家子一样的家伙。

    到时候德川家的下场就会有丰臣秀吉一样,这是德川秀忠所不能接受的。

    而天下间的制度,德川秀忠怎么看怎么觉得天朝的制度才是最好的。

    那些白皮猪为什么不受待见?

    一个是因为他们贪婪无度,另一个就是因为这些混账们的制度跟现在日本的制度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根本就没有值得自己去学习的地方。

    天朝的郡县制才是最完美的——只要天皇成为一个人形玉玺,就让他家万世一系去罢,幕府执政就好了。

    这么一来,就再也不可能出现转封关东这种破事儿了——当年的转封关东把德川家坑的有多惨,德川秀忠觉得自己到死都不会忘掉。

    如今后水尾天皇既然配合,那就是知情识趣的很,万世一系就万世一系吧,自己捞实在的好处就行了。

    想到这里,德川秀忠便拜道:“哈依,臣觉得这份条约其实是对于我日本有大大的好处,至于坏处,虽然有,却可以无视之。”

    戏,要演就得演全套,要不然怎么叫演戏?

    后水尾天皇便神色凝重的道:“请大将军仔细说明。”

    德川秀忠又是哈依了一声之后,才接着道:“陛下,朝廷的财政向来紧张,不是臣不愿意大力支持,只是天下征战不休,纵然是臣勉力支撑,也不过是维持着不会大乱的情况而已,至于多收税以支撑朝廷,臣实在是有心无力。”

    无视了后水尾天皇略微一抽搐的面皮,德川秀忠又接着道:“如今大明既然许我日本五年一贡,其通商之禁令亦因此而取消,则朝廷财政必然充足。

    而且,大明还许我和国子民前往大明务工,则其中大有文章可做,只要其钱财不发放到他们个人的手中,而是通过我和国朝廷来结算,则又是开了一条财政之路。”

    后水尾天皇嗯了一声道:“大将军所言不错,只是光说了好处,那坏处呢?”

    德川秀忠依然是先哈依了一声,才接着道:“陛下,这坏处其实很明显,无非就是萨摩与奄美诸岛之事。

    可是,臣以为,奄美诸岛之事,正说明了这些坏处不应当称之为坏处的原因之所在。

    陛下想一想,大明可以为了面子上保持着对琉球的宗主国颜面而不顾自己正在辽东用兵之事而派使来我和国进行干涉,岂不是正说明了大明依旧和以前的唐宋一般是要天朝颜面的?

    只要我和国承认其天朝之地位,其租借之九州岛必然会在九十九年之后归还,至于奄美诸岛,还回去也就还回去了,也省得现在每日里为了那个地方层出不穷的叛乱而纠心。”

    后水尾天皇却道:“那萨摩呢?要知道,萨摩可是在九州岛。”

    德川秀忠道:“陛下应该知道当年太阁丰臣秀吉强令将德川家移至关东的事情,如今将萨摩移至北海道便是了。”

    后水尾天皇接着道:“若是大明租了九州岛不还呢?”

    德川秀忠道:“大明之国既然自诩为天朝上国,到租期一到,必然是要归还或者与我国商量续租之事,哪怕是强赖不还,我和国自有武士去讨个说法!”

    说完之后,德川秀忠又语带威胁的道:“陛下久居宫中,只怕还不知道如今郑君已经是大明水师的将领,不久之前,他的弟弟郑次郎还带着水师炮舰来我和国。”

    郑芝龙当年曾经在日本娶了个日本老婆,并且生了儿子的事儿,日本屁大点儿的地方基本上都知道。

    而后来因为幕府和颜思齐等人闹的很不开心,结果郑芝龙等人一度想要推翻幕府来着。

    如今郑芝虎借着送使者任一真等带日本宣旨的机会,先是向幕府方面演示了大明水师的强大战力——火炮齐射,然后又半商量半威胁的要求幕府将郑芝龙的妻子田川氏和儿子交给自己带回大明。

    德川秀忠一瞧自己确实怼不过人家郑芝虎带着的海军——火炮不管是威力还是数量都比不过人家,船也没有人家的高,这还玩个屁?

    干脆,德川秀忠也就卖了郑芝虎或者说郑芝龙或者干脆说是大明朝廷一个面子,把郑芝龙的老婆田川氏或者说翁氏和大儿子田川福松交还给了郑芝虎。

    至于郑芝龙的二儿子田川七左卫门则依旧被留在了日本——全给你了,你他娘的翻脸不认人了咋办?

    如今德川秀忠单独把这个事儿拿出来跟后水尾天皇说,就是向后水尾天皇表明一件事儿:现在咱怼不过人家,趁着把郑芝龙的妻子和大儿子还回去的机会好好的修复一番关系才是真的。

    真他娘的当神风是万能的呢?忽悠一下那些个屁民就算了,咱们谁还不清楚这里面的破事儿?

    闻弦歌而知雅意的后水尾天皇当下也是很配合的道:“啊,既然如此,那就礼送郑君的妻子和儿子去让他们一家团聚罢。

    还有,既然现在我们和国与大明的关系算得上是友好,一衣带水之下,这个条约便签了罢。

    只是,这其中有一点,朕是不会认同的。”

    德川秀忠先是哈依了一声,接着又道:“天皇陛下英明,只是不知道天皇陛下对于哪一条不满意?”

    后水尾天皇道:“就是对于租金,实在是太多了,既然明日友好,不如无偿租借罢。”

    德川秀忠原本一听后水尾天皇说要免费租借的时候正想要发怒,可是转念一想,咱日本是什么?

    崖山之后无中国,现在咱们日本才是真正的小中华,礼仪之邦,又怎么能跟那些蛮夷一样张口闭口的就是谈钱?

    多伤感情不是?

    面子一次给足才是最好的!

    想了想,德川秀忠便拜道:“倘若是无偿租借,只怕国中百姓们也不会理解,不如以年租金一两?”

    后水尾天皇点了点头,捏着嗓子道:“可。”

    德川秀忠与后水尾天皇又谈了半天之后,才退出了倭国皇宫。

    太他娘的累人了,如果不是为了让后水尾天皇背这个锅,德川秀忠简直就不想来这狗屁皇宫一步!

    贵人出声即为鹤音——这他娘的就要求日本的皇族说话之时必须要拿捏着嗓子和腔调,怎么听怎么别扭。

    德川秀忠反正觉得自己是听够了这种别扭的说话方式了,还不如关东的乡下口音听着顺耳。

    只是德川秀忠告辞了之后,后水尾天皇却仍然跪坐在殿中,一动都没有动。

    太他娘的憋屈了啊。

    万世一系的天皇,这他娘的能叫天皇?

    看看人家大明的皇帝,那叫一个言出法随,承天受命。

    而自己这个来自于高天原上的神,万世一系的天皇,简直就是个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有用的时候,幕府这些混账们就会用自己的名头去办事。

    没有用的时候,就比如紫衣事件一般,自己这个天皇的脸还不是被他们翻来覆去的抽了又抽。

    可是自己有什么办法?根本就没有办法。

    如今大明的皇帝突然要跟和国通商,其实未必不是自己的机会。

    借着这个机会,是不是可以再派一些谴明使前去大明学习?

    不管是他们先进的技术或者是其他的,天朝上国好像总是很大方,来者不拒,去者不追?

    等到一些忠于自己的学生们学习了大明的制度之后,自己这个天皇是不是真的就能像明朝的皇帝一般一言以九鼎,言出而法随?

    到时候幕府还算个屁?

    想到这里,后水尾天皇又把自己心中不止一次冒出来想要传位给皇女兴子内亲王的念头给压制了回去。

    兴子还太小,自己现在传位给她,也不过是让她当下一个吉祥物罢了,又能有什么用呢?

    而成了太上皇的自己,说话的份量只怕还比不上现在呢。

    为了大和民族,为了大日本,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振作起来。

    重新振奋起了精神的后水尾天皇打消了自己想要传位给兴子的念头,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原本历史上的明正天皇就此没有再成为天皇。

    而至于现在幕府德川秀忠的那点儿狗屁心思,其实后水尾天皇政仁觉得自己看的很清楚。

    不就是想要等德川和子以后生下了儿子之后,让德川和子的儿子即位为天皇么?

    可是现在大家的机率基本上是五五开。

    就算是幕府在一步步的谋划,可是自己也在谋划不是?

    等到谴明使一事成了事实,那以后自己与幕府的力量对比之下,总要比现在强的多,到时候谁能继承自己这个天皇的位置,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退一万步讲,只要德川和子所生的儿子和自己一条心,大日本总有振兴越来的一天,幕府到时候又能有什么好办法?

    根本就不清楚后水尾天皇到底在想些什么玩意的德川秀忠此时还真个以为后水尾天皇完全就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

    其实这么想,原本也没有错。

    日本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儿,天皇在更多的时候都是做为吉祥特的存在的,根本就不会出现像中原王朝的皇帝一样那么大的权利。

    而现在整个日本都可以说是处于幕府的掌控之中,天皇想要做些什么事儿,不是不行,但是一定要通过幕府才有可能实现。

    否则的话就会如同紫衣事件一般,天皇的脸面被幕府反复抽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