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三百五十八章 让不该存在的人消失
    一时之间,在场之人颇是有些坐困愁城的意思。

    过了半晌,徐宪卿才突然间开口道:“若说大军,其实也未必。魏国公手中可是有一支精兵的。”

    王允城闻言更气,怒道:“方才你是如何说的?徐家不必掺合也是公侯万代,何必要自寻死路?”

    徐宪卿捋着山羊胡道:“若仅仅是我等要举事,只怕我等现在已然遭缚。可是如今徐家却悄无声息,所为何来?”

    徐宪卿的话说完,在场之人都是一愣。

    徐家哪怕是为了求稳,只要把在场之人一捆,交给那狗皇帝,就算是他徐家自己屁股底下的屎也不少,可是终究不会有太重的处罚。

    如今徐家却是一点儿的反应都没有,一副骑墙观望的姿态,确实让人有些摸不清楚头脑。

    王允成却突然惊叫道:“顾锡畴!”

    徐宪卿笑着点点头,接着道:“不错,正是顾兄。顾兄乃是魏国公府的东床快婿,若其有事,魏国公府岂能坐视不理?以某之愚见,徐家如今不过是待价而沽罢了。”

    陈必谦想了想,才冷笑道:“别想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把咱们屁股底下的屎都给擦干净,别指望徐家会因为一个顾锡畴而跟着我等行事。”

    李日宣和熊明遇则是叫道:“为何?”

    陈必谦冷笑道:“你们是被那昏君吓破了胆子,有什么能抓的都想抓住试一试?”

    熊明遇老脸一红,强自辩解道:“一派胡言!难道魏国公府就不怕顾锡畴之事牵连其中?”

    陈必谦道:“为什么要怕?当年的靖难之役徐家如何?那昏君但凡不想背上个万世骂名,他就动不得魏国公府,哪怕是削爵也不过是一时的事情,过后不还是得给?”

    其他人闻言皆是一愣。

    陈必谦说的事儿,在大明几乎是尽人皆知。

    朱老四起兵靖难,徐家两头下注,在南边的一伙儿以徐辉祖为首跟着建炆怼朱老四,北边的一伙以徐增寿为首跟着老四怼建炆。

    最后的结果不用说,老四赢了天下,把自己的侄子给怼死了。

    按理说,南边徐辉祖一伙儿应该倒了霉才是吧?

    偏不!

    人家徐辉祖他姐姐是老四的正房媳妇,而头号马仔徐增寿为了老四把命都给丢了。

    这么一份香火情摆着,老四哪怕是把徐辉祖给幽禁起来,也没能要了他的命,最后还是把国公的爵位还给了南徐一脉。

    北边儿的也捞到了定国公的爵,最后的结果就是徐家一门两国公,南魏北定,整个大明就没有谁家能比徐家更风光的。

    当然,现在那狗皇帝对于徐家只能说是一般般,远不如对于英国公一系看的顺眼——英国公一系如今也是一公一侯。

    不管怎么说,陈必谦的话就像是夺走了在场之人手中的最后一根稻草,逼着众人溺亡一般。

    徐宪卿此时已经濒监崩溃,闻言便怒道:“那又如何!或者你有什么好办法?!”

    陈必谦一副看傻子的神色,淡淡的摇头道:“我要是有办法,现在还在这里跟你们商量?”

    陈必谦的话一出口,众人一时之间皆是有些泄气,干脆就瘫在了椅子上,各自默默的喝着茶水,也不再有人开口说话。

    气氛沉寂了半晌,徐宪卿才咳了咳嗓子,发现嗓子中纵然喝了再多了茶水,依然干涩无比,几欲嘶哑。

    再次咳了咳之后,徐宪卿才道:“罢了罢了,今天就到这儿吧。回头等那几位的书信来了再说。”

    其他几人正欲应下,陈必谦却怒道:“又是这般!总是等等等,等到什么时候?等到那昏君大军到了南直隶,你我人头挂在城门之上么?”

    徐宪卿无奈的道:“那你说如何?大家现在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谁也跑不了。

    可是想反,没兵,不反,等死。你我左右不过是听人吩咐行事,又如何自己做主?”

    陈必谦冷笑道:“你们愿意等死你就等,恕陈某不奉陪了!”

    徐宪卿等人皆是又惊又怒,不奉陪?大家都他娘的一根绳上的蚂蚱,你不陪着,难道你还想反水?

    陈必谦一看众人脸色,就知道要糟,当下便开口辩解道:“劝尔等一句,回去之后立即将所有不对劲的东西都毁了去,老老实实的等着天子驾临南直隶,别想些有的没的。”

    王允成嗤笑道:“毁了去?就算是毁了去,那些人手中可还有咱们往来的书信。

    就算是过了这一劫,以后呢?不照样是受制于人?”

    陈必谦咬牙道:“现在咱们无官无职,他们也是,凭什么就得受他们的安排等死?”

    徐宪卿惊道:“你想干什么?”

    陈必谦冷声道:“干什么?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既然这些人不管咱们的死活,咱们还要替他们去死不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陈必谦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反正左右都是个死,不如干脆把那些个混账都拉着一起死算逑。

    徐宪卿等人闻言,一时又是没有了言语。

    很多事情其实就是一层窗户纸的事儿。

    若是没有陈必谦先说出来,哪怕是众人心中盘算着这个念头,却也未必有人敢说。

    此时话头被陈必谦挑破之后,众人眼前仿佛又出现了一条通天大道——在自己死和让别人去死之间,怎么选择是很简单的事儿。

    只是李日宣却道:“陈兄说的未必不是一个办法,只是别忘了,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突然之间死去这么一片,那些个鹰爪孙不注意到才是笑话?”

    陈必谦却冷笑道:“注意到又如何?只要把这些人解决掉,然后再向陛下投诚,到时候公侯万代是不用想,但是命却是保住了。”

    顿了顿,陈必谦又接着道:“这事儿不光是咱们自己命的事儿,都想清楚,哪怕是咱们一死,九族也能活下来,可是真要一条道走到黑……”

    陈必谦的话,又是触到了在场之人的痛脚。

    如果说只是一死了之,那么死则死耳,没什么好怕的。

    但是九族这两个字一出来,众人却是谁也不能等闲视之了。

    实在是九族这两个字的杀伤力太大而崇祯皇帝又真能干的出来这事儿。

    如果只是自己死,死了能搏一世清名直名,这清名直名的好处是谁受了?

    不还是自己的儿孙和九族之人?一个死人有了这个还能上天了不成?

    可是九族之人要是因此而死绝了,再大的清名直名还有个屁用?

    王允成同样冷笑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把脸皮撕破了罢,总不能咱们拿蝇头小利却要担着天大的风险?”

    李日宣和熊明遇也是赞同的道:“那就干了!”

    一时之间,气氛又恢复了最初的活跃。

    徐宪卿揉了揉脸,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一会儿各自先回去把手里的那些东西都给毁掉。”

    众人应了之后,徐宪卿又望着王允成道:“剩下的事儿,就要靠王兄了。”

    王允成笑道:“徐兄放心,此事定然办得妥妥当当的。”

    其他人心下也都了然。

    南直隶有两个王允成,一模一样的姓氏,一模一样的名字。

    只是两个人却是一文一武,一个是东林战将,另一个却是武将一系。同名同姓之下,两人关系走的倒是特别近。

    而徐宪卿的话,就是摆明了让王允成回去之后找到另一个王允成,然后派人去把一些不应该再继续存在的人给处理掉。

    魏国公府,当代魏国公徐弘基冷笑着道:“难怪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就这么些个废物能成了事,才当真是上天不开眼!”

    徐文爵躬身道:“父亲,我魏国公府……”

    徐弘基脸上神色不变,依旧冷笑着道:“魏国公府怎么了?大明二百七十余年的国祚,可不曾亏了我徐家。

    如今天子励精图治,正是我徐家重振武勋一脉的好时机,跟那些个混账牵扯个什么劲?”

    徐文爵却道:“只是妹婿那里?”

    徐弘基冷哼道:“彼其娘之!老子本以为顾锡畴这小子也算是个人物,如今看来,不过是个食古不化之徒罢了。

    这一番老子拼着老脸不要,去跟陛下求个恩典,左右让他以后老老实实的读书讲经就罢了,其他的还是不要想了。”

    徐文爵纠结的道:“只是我魏国公府上下这许多人,难免有些事为陛下所不喜,到时候又该如何是好?”

    徐弦基失望的看了徐文爵一眼,恨其不争的道:“如何是好?你问我,我又该去问谁?陛下御极以来之所为,你不知道?如果你真的这么蠢笨,我魏国公府只怕就真的断在你手中了!”

    徐文爵满脸胀红,讪讪的道:“父亲教训的是,是孩儿太过于着急了。”

    徐弦基叹了一口气,对徐文爵道:“自从大明立国以来,我徐家起起伏伏几次,却始终不倒,所谓何来?”

    见徐文爵一副不解的样子,徐弦基心下更是失望,若不是这徐文爵是铁定的下一代魏国公袭爵之人,只怕是安安稳稳的做的富家翁也难。

    又是长叹一声后,徐弦基才开口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若是不思进取,躺在先祖的功劳簿上吃老本,早晚也有吃光的一天。

    若是先帝,或者其他的君王在位时么,倒也好说。只是当今天子锐意进取,还能容得下我等勋贵继续混吃等死不成?你看不见京城的英国公一脉和成国公一脉?”

    徐弘基将英国公和成国公的对比一说,徐文爵也算是弄明白了——跟着陛下走的有肉吃,不跟着陛下走的就……

    徐弘基又接着道:“陛下此番南巡,带上了新军,京营,蒙古一个万骑随行护驾,可是定国公府却是一个人都没有带,你想想这是为什么?”

    徐文爵惊道:“陛下这是对我魏国公府不放心了!”

    徐弘基嗯了一声,又接着道:“必然是了。若是以常理度之,陛下将定国公一脉带上,正是与我魏国公一脉互相省亲的好时机,陛下也可借此邀买人心。

    只是陛下根本就没有带上定国公一脉,必然是对于我魏国公一脉起了疑心。”

    徐文爵恨恨的道:“昏君!我魏国公一脉忠心耿耿,难道还能夺了他的江山不成?”

    啪的一声,徐弘基便是一巴掌抽向了徐文爵。

    看着徐文爵脸上泛起的五个指印,虽然心痛不已,徐弘基却依然怒喝道:“畜牲!谁教你这般说话的?!”

    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揍了的徐文爵跪倒于地,却依然梗着脖子道:“难道孩儿说的有错么?”

    徐弦基怒道:“那你说要怎么的?难道跟着那些个混账东西去举旗造反不成?!

    你自己想想,陛下明知这番作为会让为父心头不痛快,却依然这么做了,到底是所为何来?”

    徐文爵道:“难道不是想要逼着父亲举起了反旗?”

    徐弘基心下更是失望,就这种心智的混账东西,以后魏国公府要是没有败在他的手里,那才是真正的祖宗保佑,神灵庇护了。

    只是再怎么失望,徐文爵也是下一代的魏国公,如果自己真个要找崇祯皇帝要个恩典换人袭爵,到时候还不知道闹出多大的乱子来。

    身心俱疲的徐弘基无奈的道:“那你反一个试试?南军与北军相争,是火器能胜?还是马战能胜?

    论火器,陛下手中握着京营和新军,这两支都是马上马下皆能战而胜之的精锐之师。

    论马战,蒙古铁骑当年纵横天下,如今陛下手握一个万骑,想要纵横于江南之地很难么?”

    说完之后,徐弘基又是冷冷一笑,接着道:“论当世之人,黄台吉和林丹汗哪个不是一时之选?可是现在的下场你看不到?

    黄台吉且不去说,东江与山海关加上辽东的那些部族几方围困之下生死两难,只要陛下不出什么昏招错招,就算是困也能将其困的死死的。

    至于林丹汗,草原上大小十余座京观是谁铸的?只怕等上个十几二十几年,林丹汗就该走匈奴的老路了。”

    徐文爵听自己的老爹这么一分析,才发现事情江南之地就算是举兵,也基本上是没有一点儿的胜算。

    只是想了想,徐文爵还是想出来一点儿的胜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