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三百六十七章 这是唯一的办法
    萨摩犬二很开心。

    有了烈酒和福寿膏这两样东西在手里,自己去北海道混的时候,帮助可就大大滴有了。

    唯一头疼的,就是萨摩卫次郎所说的什么远交近攻的策略要修改一番了。

    这两样东西卖给远的,自己赚了钱再去打近的,理论上来说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也仅仅是理论上。

    日本的面积总共就这么大,北海道的面积就更小了。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

    想要绕过离着自己近的大名去跟离的远的大名们交好做生意,基本上就不太现实了。

    这些东西一旦在运输过程中被人破坏了,那损失想想都蛋疼的一逼。

    回去后还是得商量商量,实在不行的话,自己干脆就把这玩意卖到整个北海道。

    然后再联合北海道的那些个大名们,共同去攻打那些个虾夷人,把整个虾夷都打下来之后,就用德川秀忠将军所提议的名字北海道。

    总之心情美的很。

    崇祯皇帝心情也美的很。

    在南京的大杀特杀,把贪起来天都得高三尺还不顾百姓死活的东西们还有东林党的那些个混账统统都献祭给了太祖高皇帝朱元璋之后,崇祯皇帝觉得自己念头都无比通达了。

    尤其是在把那个改名叫李岩的家伙赶到了京城去找施凤来准备去倭国九州岛之后,崇祯皇帝的心情就更爽了。

    你丫的读书多了不起啊!时不时的就跟朕扯什么公羊谷梁还有什么荀子孟子,朕他娘的哪儿懂那么多?

    就知道一个韩非子是荀子一派的学生,剩下的你问朕,朕问谁?

    百度吗?

    朕穿越的时候没带啊混蛋!

    如果不是前身的底子打的好,自己又热爱学习,穿越前又是混过穿越者培训基地的,朕早他娘的就抓瞎了好不好?

    从来就没有想到这个跟着名反贼同一个名字的家伙居然是他喵的一个话痨!

    人设崩塌!

    原本一副文武双全,浊世佳公子的形象就是扯蛋!

    还是朕比较帅!

    南京的官场被清洗过一遍,东林党也凉的差不多,烦人的李岩也被赶跑了,崇祯皇帝开始觉得南京没啥意思了。

    既然南京没意思,那就换个地方继续浪。

    崇祯皇帝把目光盯向了松江府。

    现在秦王朱存枢和庆王朱倬这两个渣渣,加上一个比渣渣们要强一些的渣渣唐王朱聿键,此时就在松江府。

    只是等崇祯皇帝跑到了松江府之后,却发现麻烦大了。

    朱存枢这个渣渣病了,而且很可能一病不起,就此挂掉。

    麻卖批,这个货现在多大?

    三十七,按理说正是壮年的时候,加上怎么着都是个王爷,民间再怎么粮食欠收也跟他没关系,吃的好喝的好,身体应该很好才对。

    可是偏偏这货就病了!而且早不病晚不病,到了松江准备出海了他病了。

    更操蛋的是,整个松江府的医生都已经请了个遍,结果丫的还是没什么好转,现在秦王朱聿键和庆王朱倬两个人都急的满嘴是泡。

    妈了个巴子的,这不是给老子找不痛快么?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这句诗确实是感叹武侯一生壮志未酬,可是实际上,不管怎么说都是出师未捷。

    而且人家是未捷,但是好歹已经出师好几回,跟老曹斗了好几回。

    你朱存枢根本就没有出师呢就先要挂了!

    到时候整个大明怎么看?整个“远征军”又该怎么看?

    好嘛,你崇祯皇帝折腾着什么置换封地,这还没换呢就先死了一个,这事儿到底有谱没谱?

    其他的藩王会不会害怕?置换封地之事会不会就此流产?

    正常情况下,死一个藩王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事儿。

    大明的藩王多了去了,死上一个两个的根本就不叫个事儿。

    可是在这种准备出海的时候死上一个打算出海的藩王,那乐子可就大了,而且还是在出海打天下的这么个紧要关头。

    这种事儿又不是能封锁的住的。

    藩王死了,那不就死,那叫薨。

    到时候藩王的葬礼,远征军的情绪,天下间藩王和百姓们的议论,崇祯皇帝简直想都不敢想。

    再加上自己登基以来砍了多少人?

    不算外敌,光是贪官污吏加上东林党的那些个混账东西,再加上被他们牵连的三族九族什么的,多多少少的也得有几万人了。

    大明朝除了开国的太祖高皇帝还有永乐皇帝之外,剩下的全加一起也没有自己杀的多。

    秦桧还有三个好朋友呢虽然这哥四个都在岳王庙前跪着。

    但是人这种社交性的生物,注定了每个人都会有几个朋友,别管这个人有多渣。

    被自己一道道旨意砍了头的这几万人谁没有一些好朋友?

    就算每个人都只有三个好朋友,被自己砍了的人按照十万来算的话,那可就是三十万人。

    三十万人众口相传之下,这事儿就会变成一个大笑话。

    但是自己能怎么办?学习周厉王那个家伙杀人以止谤,最后逼得百姓们道路以目?

    虽然说自己有点儿不要脸,但是这么不要脸的事儿,崇祯皇帝觉得自己干不出来。

    当然,不许生员议政什么的那是祖制,跟朕没有什么关系,朕不过是遵祖制而行罢了。

    最让崇祯皇帝头疼的,则是秦王一系原本答应的好好的出海建国一事怎么办?原本的封地怎么办?

    秦王一系在西安府的封地可是交给了户部的,难道还要退还给秦王一系不成?

    可是就算是自己愿意退还,那已经安置在秦王封地上面的那些流民怎么办?再度变成流民?

    麻卖批,谁知道里面会不会再出一个快递李小哥?

    再退一步讲,就算是自己不怕出个李小哥,也有其他的地方安置流民,户部尚书郭允厚能同意?

    那老家伙现在就跟个貔貅一般光吃不拉,到了他手里的东西还能强逼着他给吐出来?

    那把秦王一系给除爵了呢?

    “天下之大,必建藩屏,上卫国家,下安生民,今诸子既长,宜各有爵封,分镇诸国。朕非私其亲,乃遵古先哲王之制,为久安长治之计。”

    这是朱元璋建国之时就定下的调子,秦王一系还没有死绝,朱存枢没有儿子可是还有个弟弟,秦王的爵就除不得。

    秦王系又是先响应了自己置换封地这事儿的藩王,自己说除就给除了?

    自己可是要脸的。

    总之,说一千道一万,秦王朱存枢这个渣渣病的不是时候,起码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病,更不能在这个时候死。

    崇祯皇帝怎么想怎么头疼,但是自己又不是扁鹊和华佗那种大佬,就算是现在的大明随便哪个医生都比自己更懂得如何治病救人。

    就连正在给金尼阁调理身体的御医都被唐王朱聿键和庆王朱倬这两个家伙给请到了松江病,现在连御医都没有办法,自己能怎么办?

    自己也很绝望啊。

    暗恨自己前世没有学习过医学的崇祯皇帝盯着陈太医,不死心的道:“就再没其他的办法了?”

    陈太医虽然往日里很希望能得见天颜,最好被皇帝看重,到时候简在帝心,平步青云什么的可就是妥妥的了。

    但是陈太医绝对不希望在这种情况下见到皇帝在没有希望治好自己病人的情况下。

    那样儿的话,自己成了什么?庸医?

    真要是被崇祯皇帝给当成了庸医,别说是什么平步青云了,不掉了脑袋就算是好事儿。

    但是现在崇祯皇帝发问,自己敢拍着胸脯保证一定能治好秦王殿下吗?

    很明显不敢,万一自己下了保证而秦王却死了,那自己就是欺君之罪。

    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无奈之下,陈太医只得低着脑袋回道:“启奏陛下,若是再早上一两个月发现就好了。现在秦王殿下的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阶段,臣无能为力。”

    崇祯皇帝闻言,失望的挥了挥手,命陈太医退了下去。

    大明不是后世,消息传递远远不如后世那么发达,远在松江府就可以和京城的御医大佬们开个会会诊一番。

    而且这种关头也不是可以让陈太医放手一搏的时候。

    崇祯皇帝决定自己去看一看朱存枢。

    只是等崇祯皇帝看到了那个躺在床上眼窝深陷,脸色蜡黄的秦王朱存枢时,仍然不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个估计没多长时间好活的家伙就是以前在陕西时兴致勃勃的跟着朱聿键去招募流民的秦王。

    止住了挣扎着要给自己行礼的朱存枢,崇祯皇帝问道:“王兄感觉如何?”

    朱存枢苦笑一声,叹息道:“劳烦陛下挂念,臣惶恐不安。只是臣的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

    崇祯皇帝也是叹了一声,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现在自己再问一些什么王兄是怎么得的病,都干了些什么,试试什么方法这一类的民间常见的礼貌性问候,也不过是扯蛋罢了。

    朱存枢突然间恨恨的道:“臣不甘心!”

    崇祯皇帝还以为朱存枢这是后悔玩什么置换封地以至于操劳过度下导致自己的小命要玩完,却不曾想,朱存枢说的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朱存枢恨恨的道:“臣此前碌碌无为三十七载,无功于社稷,无功于朱家,不过是个混吃等死的米虫罢了。

    如今陛下给了臣这等扬名的好机会,却被臣这不成气的身体给毁于一旦,更是会给陛下添无数的麻烦,臣不甘心!”

    无奈之下,崇祯皇帝只得劝道:“罢了,王兄好好的将养身体,早晚会好起来的,到时候朕还等着看看王兄打下一片何等大的江山呢。”

    朱存枢却叹道:“陛下不用安慰臣了,臣的身体如今已经是油尽灯枯,撑不住了。只是必然会影响陛下的大事,臣之罪孽何其之重也。”

    崇祯皇帝心道老子还不如当初在陕西之时寻个由头把你丫砍了算了,现在你说这些还有个屁用。

    朱存枢见崇祯皇帝脸色戚然,却开口道:“陛下,此事未必没有解决的办法。”

    崇祯皇帝闻言,登时来了精神:“王兄请说,是需要什么药物?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朱存枢道:“启奏陛下,臣的身体连太医都没有办法,臣又怎么知道要什么药物?臣也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崇祯皇帝闻言,心中不禁失望之极。

    朱存枢却像是没看到崇祯皇帝脸上那掩饰不住的失望之色一般,接着道:“臣所说的,乃是臣死之后对于置换封地一事的影响,却也不是没有办法消了去,最差的结果也要比什么都不做强的多。”

    崇祯皇帝好奇的看着朱存枢道:“王兄请说。”

    崇祯皇帝也实在是想不出来朱存枢这个渣渣能有什么好办法。

    朱存枢道:“启奏陛下,臣此前行为浪荡,游猎无度又沉迷于女色之间,至今无所出,以至于死后无颜去见列祖列宗。

    臣请陛下现在就削去臣的王爵,废为庶人幽禁,由臣弟存机继爵,继续出海扩土之事。”

    听到朱存枢的办法之后,崇祯皇帝也是一愣。

    这家伙够狠的!

    把自己的爵位让给了自己的弟弟,自己担着个骂名去死,但是对于秦王一系来说,这就是给自己崇祯皇帝一个面子。

    大家出来混不就是靠着互相给面子?今天秦王一系能为了崇祯皇帝的大事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以后你崇祯皇帝能亏待了秦王一系?

    也不怕天下人指着你的脊梁骨骂?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办法是目前唯一比较靠谱的办法了。

    最起码,崇祯皇帝的脸面算是算住了不用一道旨意强行把秦王系的爵除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除了极少数一些明眼人之外,剩下的无论是那些个读书人还是百姓会因为被舆论误导而把无数的脏水都泼在朱存枢的身上。

    而天下间的明眼人毕竟是少数。

    复又叹息了一声,崇祯皇帝才安慰道:“王兄且先好好休息,你的要求,朕知道了,回头再说罢。”

    用眼神示意了朱聿键和朱倬之后,三个便离开了朱存枢的屋子。

    看了看身边耳观鼻鼻观心却掩盖不住焦虑之色的朱聿键还有朱倬,崇祯皇帝开口道:“王叔祖和王叔有什么看法?”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