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赶紧跑
    朱聿键并不是信口胡说。

    实际上,由于朱聿键是最早一个响应崇祯皇帝移封的藩王,也是出海最积极的藩王,所以很多事情上面,崇祯皇帝都对朱聿键有所优待。

    比如说行军打仗的事儿,崇祯皇帝不仅在陕西的时候亲自带着朱聿键分析战局,还特地让巴特尔、刘兴祚等人指点过朱聿键。

    在战场之上,往往是那些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的人能活下来,而胆小怕死的往往是死的最快的那一波。

    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就更不可能把别人的命当回事儿。

    越是怕死,就越有可能早死,想要苟活下来,墨菲定律绝对会教他们做人。

    朱倬也知道朱聿键说的有道理,但是心中怎么着都是有点儿不爽。

    朱存机却点了点头,赞同的道:“王叔所言极是,毕竟刀枪无眼,若是怕了,便先自己怯了三分,有十成的力也只能使得出一成。”

    说完之后,朱存机又话风一转:“只是我等也不需要亲临战阵,只需要用好人就可以了。”

    朱聿键赞许的看了朱存机一眼,开口道:“存机说的不错,我等藩王只要用对了人,根本就不需要自己亲自冲阵。就算是亲自冲阵,左右也有卫士保护,又怎么会那般的危险?

    再者说了,你我既为宗室,所以有些时候,为国牺牲也由不得你我。”

    一句为国牺牲说出口,朱存机和朱倬的脸皮就是一抽抽。

    狗皇帝一句移封,自己三个就跑来了海上。

    之前遭了多少罪,损失了多少的金银先不说,最起码这小命都差点儿扔在海上。

    如果这还不算为国牺牲,难道就只有把命扔掉才算是为了牺牲了?

    反正朱存机和朱倬觉得小命挺金贵,这花花世界也挺好的,最起码漂亮的小娘子有的是,就这么着把小命丢了不太合算。

    郑芝龙也是这么想的。

    别看郑芝龙刚才安慰朱聿键他们三个藩王的时候说的头头是道,好像真个就没多大的事儿一样,但是实际上呢?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龙吸水来之前,郑芝龙就下令往南边儿跑。

    实际上舰队也完美的执行了这个指令,借着狂风一个劲儿的向南跑,最后跑到哪儿都他娘的不知道了。

    如果说正常情况下,借着航速计算,大概跑了多少也能算出来一些,可是这回坑就坑在不光是有风,还有浪,最后别说自己跑到哪里不清楚,连自己跑了多远也算不出来了。

    最让郑芝龙头疼的,则是水。

    自己带的水掺一半海水是够喝一段时间的,但是找不到陆地的话,这些水早晚都得被喝光。

    喝光了之后怎么办?

    喝海水吗?越喝死的越快。

    更操蛋的是,除了能靠着太阳辨认一下方向,整个大海四面看起来全他娘的一样,哪边是北?哪边又是南?

    郑芝龙甚至于怀疑自己这些人一直向着太阳所在的方向航行,会不会跑到南海观世音菩萨住的紫竹岛去。

    借着打捞被龙吸水给搞翻的尾舰时,郑芝虎也从第二艘福船上来到了郑芝龙所在的旗舰上面。

    而郑芝虎问出的第一句话就让郑芝龙怒了:“大哥,咱们现在在哪儿?”

    斜视着郑芝虎,郑芝龙怒道:“你问我,我去问谁?这事儿你得去问问刚才的龙吸水,问问他把咱们给弄哪儿来了!”

    郑芝虎虽然头脑简单,却也没蠢到家,当下便讪讪一笑,回道:“大哥莫恼,小弟这不也是心中着急么。”

    见郑芝龙脸色好了些,郑芝虎又问道:“大哥,咱们下面往哪里走?”

    郑芝龙气闷的哼了一声道:“不知道!现在连在哪儿都弄不清楚,怎么走?反正咱们刚才是一路向南跑的,再回过头去向西北便是了。”

    郑芝虎好奇道:“咱们不应该直接向北然后去找补给么?”

    同样从别的船上过来的郑芝凤笑道:“咱们要去的是印度,向北不就跑到了南洋诸番了?那有什么用?至于补给,这海上不有的是船?”

    听到郑芝凤的这般说法,郑芝虎就知道这家伙想要干什么了。

    现在自己兄弟们是大明水师,可以前可是正儿八经的海盗出身,在海上不打劫还能称之为海盗?

    西方蛮子们往大明去的船那么多,随便弄几艘打劫一下再毁尸灭迹,谁知道是自己兄弟们干的?

    茫茫大海,能掩盖掉一切不应该出现于人间的罪恶。

    觉得这事儿靠谱的郑芝虎干脆应道:“那成,这事儿就由我去办。”

    郑芝龙哼了一声道:“办个屁吧你,现在先把尾舰上的兄弟们捞起来再说,能救多少是多少。”

    话是这么说,可是就连郑芝龙自己都不抱多大的希望这回龙吸水太他娘的凶残了,现在连尾舰在哪儿都不知道,只能靠着海面上漂浮起来的漂浮物还有尸体来确认大概的位置。

    最后的结果其实跟郑芝龙预料的差不多,整艘船都被拍到海里去的尾舰上根本就没有活下来。

    一千一百二十名士卒加上三百名水手,一个活下来的都没有。

    连尸首都只打捞到了几百具,剩下的连影子都没找到一个。

    其实打捞不打捞的,意义并不是很大。在海上不同于陆地,在陆地上找到了尸首,还可以火化后把骨灰带回去。

    可是在海上呢?

    如果说一定要带回去安葬的话,基本上都已经腐烂发臭,更容易滋生出瘟疫。

    所以说不管是从哪方面的原因考虑,这些尸首一样是要再葬到大海里面去。

    除非不远处就有陆地,能够及时的火化。

    郑芝龙想了想,还是算逑吧,就算自己一直向北航行,估计也要四五天的时间才能够看到陆地。

    而这时候的天气热成死狗一般,这些兄弟们的尸首到时候还有一个能看的?

    等到太阳西行,已经快要没入海平面的时候,整个海面都被染成了金色,看起来无比的壮阔。

    谁又能想到,在几个时辰以前,这片海面上有一艘一千余人的大船沉没,无一人生还?

    天地之威,乃至于斯,不可说,不可测,一念生,一念死。

    搜寻尾舰的手下也回来向郑芝龙复命了,除了打捞上来七百六十九具尸首外,其他的一无所得。

    或者说还有些船的木板,剩下的就再也没有了。

    一把将脑袋上顶着的头盔摘下,郑芝龙深深的叹了口气后吩咐道:“准备白帛,将兄弟们的尸首裹起来,本督去去就来。”

    这些兄弟们都是要海葬的,现在打捞上来,最后还是要沉入大海。

    只是这船上还有三个藩王,所以这葬礼,还需要向三位藩王请示一番。

    毕竟这些兄弟们也算是为了这三个藩王才死的。

    到了朱聿键所在的船舱之后,郑芝龙就把事情简单的跟朱聿键三人说了,然后才请示道:“如今这些兄弟们的尸首已经打捞了上来,该如何处置,还要请三位王爷示下。”

    如果说从爵位上来看,唐王朱聿键和秦王朱存机无疑才是最高的那两个,至于庆王朱倬,虽然也是一字王,却和唐王、庆王没办法比。

    可是唐王朱聿键的爵位既高,辈份又是秦王和庆王的王叔,所以三人之中,就是以唐王朱聿键为首。

    听完郑芝龙所说的话之后,朱聿键道:“这些将士们毕竟是为了国事,不知道能不能都打捞上来,带回去再安葬?”

    郑芝龙拱手道:“回禀王爷,如今天气又热,离着陆地最快也要四五天的距离,实在是没办法带回去安葬。另外那些找不到的兄弟们,也确实是找不到了。”

    朱聿键嗯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依着郑将军的意思去办罢,本王也去送送将士们。”

    朱聿键没有直接去甲板上,反而是命小太监们准备好了笔墨,挥毫写下了一篇祭文之后,才带着朱存机和朱倬来到了甲板之上。

    此时旗舰甲板上的士卒们正忙着摘下这几百具尸首上面的身份牌,同时再用白布将尸首裹起来。

    葬礼很简单。

    没有三牲祭祀,只有礼炮送行。九艘福船的弦窗打开,加在一起足足有二百余门火炮便依次响起。

    为英灵送行。

    然后就是简单到甚至于可以说是简陋却不失郑重的礼仪过后,将这七百六十九具尸首沉入大海。

    朱聿键打开祭文,连小太监都没有用,自己就直接读了起来:“维大明崇祯二年七月十五,大明海外先遣军海上遇龙吸水而覆船一艘,将士一千四百人遇难,大明唐王朱聿键并秦王朱存机、庆王朱倬,及海军诸将士共祭之于海上,曰:

    呜呼!

    远征海外,拓我疆土。跸路褴褛,以启海上。

    开国之业,其惟多艰。先遇狂风,罹之国难。

    大风泱泱,大潮滂滂。碧血千秋,懿范未央。

    骨化为铁,丰碑为冢。激励后昆,拓土开疆。

    南海风云,雨疾雷鸣,大明英魂,永镇万邦。

    怀者来归,青山葳蕤,悼我英灵,懔懔怀霜。

    在天为干,在地为坤,永志不忘,民族昆仑。

    苍天阴晦而垂泪,四海环顾而素然。

    今昭告英灵,胡不归来兮?

    此心不泯,牲醴为仪,神其有知,鉴我心香。

    灵其不昧,来格来尝。呜呼哀哉,伏维尚飨!”

    一篇祭文念完,眼中已经含着泪的朱聿键将祭文凑在火把之上点燃,直接便投向了海中,喝道:“龙王爷!我大明将士的祭品可还可口吗?!”

    郑芝龙也跟着喝道:“英灵!归来兮!英灵!归来兮!”

    整个舰队里面的人,除了海军部队是郑芝龙麾下的南海舰队士卒,剩下的,可都是朱聿键和已故的朱存枢,还有朱倬三个人在陕西招募而来的。

    一路从陕西到松江府,一路上整训,一路上操练。

    若说是普通的后备民壮一类的百姓们还没有处出来多少感情,可是这些准备真刀真枪上阵去拼杀的士卒们,朱聿键不敢说自己全部认识,却也是大部分都有些印象。

    如今就这么的喂了鱼,心中岂能不悲痛?

    朱聿键如此,其他那些平日里一起摸爬滚打厮混出来的感情,则更加的悲痛不已。

    郑芝龙喊出了英灵归来兮,其他的士卒们更是一起大喊了起来,一时之间,九艘福船上便整齐的响起来英灵归来兮的喊声。

    祭奠完了尾舰上面的士卒之后,天色已经彻底的阴暗了下来。海上航行,若是一艘船也就罢了,怎么着跑都不用太担心。

    但是像这种九艘战舰组成的舰队可就不一样了。

    这时候不是后世,后世之时有着各种乱七八糟的手段,天上有卫星,船与船之间也有各种定位系统,而大明有什么?

    火把。

    白天还能靠旗子来互相传个讯什么的,晚上的时候除了靠着那么点儿微弱的火光来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剩下的基本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而两艘大吨位又满载的福船在晚上撞在一起会出现什么情况?

    反正郑芝龙不敢冒这个险。

    担心有风浪再来,铁索连舟一类的搞法,郑芝龙同样也不敢搞,只能命人传讯各舰停船落索,等天亮了之后再向北航行。

    只是等到天色蒙蒙亮的时候,郑芝龙一行的舰队便向着北方而去。

    在海上,同一个地方遭遇到两次龙吸水的可能性几乎没有,郑芝龙对于这一点还是心知肚明的。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向北方跑,早点儿找到一块陆地。

    别管是找到一个国家,还是找到一个小岛都行,先想办法补充一下船上的淡水还有食物。

    虽然说两艘装载粮食、清水和兵器弹药的福船没受到多大的损失,但是整个舰队却是足足有几千人。

    各个福船自己带的食物仅够一两天之用,补给船上面撑死了也就是多支应个两三天。

    等到这些东西都吃光了喝没了,几千人怎么办?

    吃的还好说,毕竟是海上,鱼这玩意有的是,怎么抓都行,也没有人来找郑芝龙他们收税罚款什么的。

    可是淡水喝没了,可就真的没了。

    真要是到了那一步,也别扯什么海外开国了,等死罢!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