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第三百七十五章 达则自古以来
    崇祯皇帝道:“《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我大明立国三年年,今日发现一方新的大陆,不正是应了其命维新?

    明者,照临四方,日月同辉,阴阳并举也。那大岛暂时就唤做新明岛。

    至于唐王所要的,不管是人还是种子,朕一概准了。

    这段时间,就辛苦郑爱卿了,多来回跑几趟,早些把人送过去,让唐王能在那边打开局面。”

    向来不学有术的崇祯皇帝对于给地方命名这部分,实在是有心无力了些。

    这具身体原本的正牌主人是一个面临着国土不断丢失的倒霉藩王,而穿越过来的那货就更扯蛋了一些。

    后世什么鬼扯的地名没有出现过,连万县,万州,万郡这种明显就是单名一个万字的都能在改市的时候被搞成了万县后,足见后世之人在给地方命名时有多操蛋了。

    指望在这么一个环境下成长的程序猿小白能想出多好的地名来?

    反正平头哥也说了,就是暂时叫做新明岛,回去了再找几个鸟大一些的文人们商量商量。

    总之得弄个好听又好记的名字出来。

    想了想,崇祯皇帝又接着道:“还有,六畜及各种生灵,郑爱卿也带一些过去,尤其是牛羊。”

    安排完郑芝龙的事情之后,崇祯皇帝就打算跑路。

    朱聿键还有朱倬、朱存机那三个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倒霉的混账居然没有去成印度,反而跑到了后世的澳大利亚。

    这让崇祯皇帝心中跑过了无数头的神兽羊驼。

    原本想着左手抠屎的印度向来都是个弱鸡,这三个渣渣过去虐菜然后抢地盘也算是自己对于藩王们的恩典了。

    可是不成想一场龙吸水把这些家伙给弄到澳大利亚去了。

    那破地方可是有着几百万平方公里的面积,都他娘的快赶上后世的天朝地盘大了。

    就算是去掉山陵湖泊海滩一类不能耕种的地方,估计还是会有很多地方能耕种放牧。

    这么一样,显得人少而地多的三个渣渣会不会跑马圈地?其他的藩王去了之后会不会有样学样?

    现在是小冰河时期,大明以后的麻烦会多的多。

    可是问题是,如果这三个渣渣不断的招募流民去新明岛,自己的大明还能剩下多少?

    麻卖批,这么一个有枪就是草头王的年代,一旦让那三个渣渣手底下的人比自己手底下还多,到时候会出现什么局面?

    搞不好这些个混账就会想着自己当皇帝,把自己这个正牌皇帝给弄成个藩王。

    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忍。

    施凤来跑路了,带着他的小徒弟李岩还有价值几千万两的好东西跑到了登莱,准备去九州岛上祸害倭奴去了。

    一路快马跑回了京城的崇祯皇帝就把温体仁给诏进了宫中。一同进宫的还有张惟贤。

    崇祯皇帝也懒得卖关子,等两人坐下了之后,便直接开口道:“唐王他们出海远征印度,不料海上遇到了龙吸水,误打误撞之下却发现了一片大岛,其地未必比我大明小多少。

    如今唐王他们已经上书给朕,要求就地开藩建国。”

    两人听到崇祯皇帝的话,脸上先是一喜,神色随之又是一僵。

    如果发现这岛的是海军将领而不是藩王,那这是什么?

    这是开疆扩土,万世不移的大功绩。

    以后任谁来写史书,自己两个人,一个当朝首辅,文官系统的扛把子,一个五军都督府大都督,武勋系统的扛把子,浓墨重彩都是往轻了说的。

    总之无数人求之而不得的青史留名的好机会就砸到了自己两个人的头上。

    而现在这事儿就他娘的成了个笑话!

    发现了一块跟大明差不了多少的国土,结果却要封给藩王,说不好听点,跟朝廷简直就是屁的关系都没有。

    那还有什么好事儿落在自己头上?

    到时候史书上面会怎么写?

    两人估计会被骂为当世最大的败家仔,谄君误国的昏庸小人。

    而崇祯皇帝想到的问题,两人同样也想到了当初崇祯皇帝可是说过的,流民随便他们招募多少。

    张惟贤还好一些,总觉得自己大明自己的刀子够硬,皇帝够狠,几个藩王谁敢跳?

    但是温体仁就不一样了,什么事儿都能瞬间想出七八种可能性的文人哪儿有什么好的货色?

    就算是好,那也是针对于皇帝来说的忠心,而不是说这个人就不坏了。

    一如眼前的温体仁。

    沉吟了一番之后,温体仁才道:“陛下,其实这也算是好事儿。宗室们愿意移封到海外,我大明的百姓就有地可种,至于他们所带走的流民,根子还是在我大明,依然是我大明百姓。

    另外还有一桩好处,却是短时间内看不到效果,甚至于是要先伤己,才能再看到好处。”

    先伤己?

    你他娘的是个文人,什么时候练上了七伤拳了?

    心中吐槽不已的崇祯皇帝好奇的道:“什么好处?”

    温体仁咬牙道:“租子!只要百姓们去新明岛的多了,那么留在我大明的百姓自然就少了些。

    一个两个的藩王所带走的百姓看不出来什么,若是天下间的藩王都给弄到新明岛上去,到时候所迁百姓何止千万?

    人少了,地多了,自然就能人人有地种。而那些地主就算是再怎么不情况,也得把租子降下来,要不然百姓干脆跟着藩王出海,谁去给他们种地?

    租子一降,赋税自然就能多收一些以充实国库,这其实是一桩天大的好事,只是一招不慎,就容易先伤到自己。”

    张惟贤已经决定好了,以后跟老温这家伙处好关系,但是又不能走的太近。

    这种老狐狸真他妈坏。

    崇祯皇帝却是好奇的道:“朕记得温爱卿家中的良田也是不少,佃户也是极多的吧?”

    温体仁此时满脸的忠君爱国模样,仿佛神圣:“启奏陛下,臣之家,小家也,大明,大家也。

    大家不安,小家何安?大家满仓,小家不饥。

    臣身为内阁辅臣,自然要舍小家而为大家,以为天下百官之表率才是。”

    崇祯皇帝却哑然失笑道:“罢了罢了。温爱卿看看家里能凑出多少家当来,不行就把地也卖上一些,在新明岛上买一块地,让三位公子还人去打理算了。”

    被揭破了心思的温体仁根本就没有半分的不好意思,反正直接道:“陛下圣明,陛下厚恩,臣必万死以报!”

    一旁还有些懵逼的张惟贤这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

    妈了个巴子的老温,你丫可是一点儿的口风都没给老子透一下!

    你们这些东南的奸贼,果然脑子转的够快,有好处也不说拉兄弟一把!

    只是张惟贤毕竟是个实诚人,说起来倒是比温体仁这样儿的老狐狸更像是个正人君子,闻言便讪讪的道:“陛下,老臣?”

    崇祯皇帝却笑道:“英国公不急,爱卿的身体未必撑的住海上的大风大浪,而且朕打算的英国公封地可是在英吉利之地,虽然远了些,却是极为关键之所在,换了别人去,朕不放心。”

    张惟贤没有再说什么。

    虽然现在就想要弄块封地去浪,但是既然皇帝已经说了要晚一些,那就晚一些呗。

    就算是自己看不到,自己的儿子,儿子的儿子总是能看到的。

    这就足够了。

    安抚了张惟贤之后,崇祯皇帝又接着道:“既然如此,那朕就命宗人府通知其他的藩王,先往新明岛上面多置换一些过去。三家分岛,实在是不妥。”

    崇祯皇帝的想法很简单,老子是个不懂政治的小白,但是知道推恩令和掺沙子是怎么玩的就行了。

    新明岛那块地盘就算是再大,多弄几家藩王过去一分,一个藩国有几个布政使司的面积,那就差不多了。

    再加上以后推恩令实行下去,搞不好一个藩国就会慢慢的变成一郡之地,甚至于一县之地。

    一群小菜鸡一般的藩王还能对大明本土构成什么威胁?

    至于说这些人骨子里藏在深处的某种基因发作,会不会催生出一个始皇帝一般的人物瞧着藩王太多而不爽,想要统一下,其实崇祯皇帝并不担心。

    体量太小的藩国里边出现一个雄才大略的君主,不是什么好事儿,只会加速其灭亡而已。

    只要大明本土不作死,他们其实屁的事儿都干不成。

    现在的崇祯皇帝忽然之间暗恨自己当初怎么就没好好学习下地理知识了这些玩意初中的地理上面就有了。

    如果当初好好学了,现在就能画幅地图出来,找找哪里没人,然后跑马圈地。

    哪怕是大明最后依旧唱了凉凉,后世子孙也可以指着自己画的地图说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就是我国自古以来的固有领土,神圣而不可侵犯。

    反正穷则搁置争议,达则自古以来,没毛病。

    就像是后世跟棒子们的搁置争议一般,两家划定了线,结果种花家这边捞鱼的船一出动,基本上就没有棒子的什么事儿了。

    等到以后种花家再次君临天下之时,那咱们就得好好讨论一下这片自古以来就是种花家的海域问题了。

    你们他娘的捞了这么多年,把鱼都给捞光了,该怎么赔偿?

    现在就不成了,只能靠着这些家伙自己去找地方了。

    崇祯皇帝想的没错,唐王那些家伙们也确实在找地盘,而且结果让朱聿键很不开心。

    看着眼前的木头牌子,朱聿键头疼的道:“这上面他娘的是什么玩意?鬼画符?”

    跟在朱聿键后面的朱倬和朱存机也是一脸的茫然。

    这破玩意肯定是什么鬼画符一般的西夷文字就对了,可是是哪家的?

    西边那些蛮子们屁大的地方就能称王称雄的,偏偏文字还搞出来好多种,语言也是如此,这他娘的让谁认识去?

    三人现在深刻的理解了当年的始皇帝为什么一定要统一哈了,实在是看着自己不懂的这些个破玩意太闹心了。

    想了想,朱倬道:“莫不是有哪个西方蛮子先咱们之前已经到达过这个大岛?如此一来,这岛究竟归谁所有?”

    朱聿键却是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朱倬道:“这岛上有人?你看见了?除了一些吃香蕉的猴子,剩下的本王是没看见。”

    朱存机也道:“去印度,印度还有人呢!难道因为因为有人咱们就不开藩立国了?不还是要真刀真枪的做过一场,谁拳头大,这岛就归谁呗。反正本王觉得咱们拳头就够大的。”

    朱倬哑然,这两个家伙说的太有道理了,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头疼不已的朱聿键干脆对着李过吩咐道:“去,把这破玩意扒出来烧了,把灰撒海里去,这块地是我大明的。

    刻碑:大明崇祯二年七月,唐王朱聿键,秦王朱存机,庆王朱倬,率军远征,遇龙吸水及狂风而至此无人之地,遂属大明之所有,乃立藩开国于此,永为大明南海屏藩。”

    等到李过带着人去干活了之后,朱聿键才道:“本王曾经听陛下说过,凡是无主之地,占下来后必须要立碑书文,证明其所有权。

    倘若后世子孙不争气,也尽可以先忍让一时,待东山再起之日,就有足够的证据说明这里是大明固有之领土。”

    没错,没毛病,就该这么干。

    朱存机和朱倬觉得崇祯皇帝说的对,现在朱聿键干的也对,本来就应该这么干。

    想了想,朱存机道:“不如这样儿,咱们再挖一些坑,多埋一些石碑木牌什么的,尤其是把永乐年间的物业扔一些进去,就写郑和太监率舰队下西洋之时曾经路过此地。”

    在这么一个比**坏比不要脸的年代,想找出来比朱聿键和朱存机这样儿的藩王更不要脸的存在,估计就只能去大明的京师里面找。

    那里有好几个。

    朱倬听完两人的话之后,已经吩咐自己的侍卫去营地之中寻找永乐年间的物事了。

    反正不管找的到找不到,这石碑是一定要先埋下的。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